164去医院/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向初瑷对怀孕初期的状况还是有一定的了解,毕竟她以前怀孕,她偷偷的查了做了了解,胸部胀痛就是初期怀孕的症状之一,当然这跟个人体质有关,所以每个人的症状也有所不同。

怀孕?

赵佳也直直的看向了温桐。

温桐先是一滞,眼睛的光芒微微亮起,明亮清莹,带有点点的期许在里面。

向初瑷会心一笑,“待会买验孕棒测测吧。”

温桐又拿起筷子夹了菜,恍了一下才恩了一声。

等吃完饭后,已经八九点了,温桐转而把赵佳送到风华酒店入住,风华是国际排名前十的五星级大酒店,国外那些繁华的中心主城,都有它的影子。

哪知一进去,这国际大酒店奢华的大殿居然冷冷清清,除了工作人员偶尔路过,没见有什么人来啊,这就奇怪了。

赵佳犹豫了下问,“小桐,酒店会不会太冷清了。”

“是有点。”温桐答。

但是酒店是宋梓辄安排的,到底什么情况,温桐并不清楚。

走到前台,发现还是有几个要入住的旅客在咨询什么,而前台接待那些姑娘脸上都挂着抱歉的微笑,最后送走了那些来住酒店的旅客。

等温桐带着拖着行李箱的赵佳走到前台,向初瑷跟在后面。

前台小姐瞥向温桐,然后问了一句,“请问是温小姐吗?”

“我是。”

于是,坐班的其他前台接待的目光好像隐晦的投向了温桐,有点探寻的味道在里面。

前台小姐又问,“请问您是来办理住房手续的吗?”

“我有个朋友要住酒店。”温桐说明原因。

接着,前台小姐面向了赵佳,“小姐麻烦您出示一下身份证。”

赵佳连忙翻包找出身份证,没一会,前台接待已经把房卡和身份证一并还给她,又说了她住的楼层和房号。

这时,一直在旁边打电话的一个男人瞧见,神情尤为不爽,冷声质问,“你们风华酒店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她可以入住,我们就不行,有你们这样的服务态度的吗,把你们经理给我叫过来。”

男人的身体有些富态,还算高,身上穿戴的都是花哨的名牌,他眼神有点凶,誓不罢休的样子。

没等前台说明原因,他又恶狠狠道,“信不信我打电话投诉你们酒店。”

有男人出头的缘故,那些过来入住的客户跟着闹了起来,纷纷表示不服,能来住这么高级的酒店,大多数家里条件都是很好的,他们是来酒店享受的,而不是来受气了,其中几个女人目光不屑的扫了温桐三人几眼。

前台接待的班长很快挺身而出,她依然面带微笑极有礼貌,“各位先生女士,咱们酒店这几天已经被微购集团的宋少承包了,如果您们不是他婚礼邀请的客人,这几天您们是没有办法入住我们酒店的,还请见谅。”

整个国际风华酒店被…被承包了?

不禁,有些人心里已经哗然,风华酒店身为国际大酒店,就算你有钱想要承包人家风华酒店未免给你面子,这不光是要有钱,还要有权啊。

于是,全场寂静没了声音。

有钱,又有权,宋家的大少爷,在帝都,还真是唯我独尊了。

赵佳唏嘘了一声,手肘推了推温桐笑声的揶揄道,“小桐,老板为了你两的婚礼,可是够给力的啊。”

向初瑷闻言,宋梓辄那人啊,在宠温桐这方面,真的是费尽心思,不留余力。

温桐淡淡笑,神色自若,不过谈起宋梓辄的时候,那双琉璃眼眸,温柔的不像话,“走吧,我们送你上去。”

赵佳住在33层,看着豪华奢香的套房,啧啧叹了声,以她现在的能力,想住这样的套房一晚得花掉她一年的存款了。

向初瑷却把温桐推向了卫生间,“快去测测。”

温桐在包里拿出在路上药店买的一盒验孕棒,关上了浴室的门。

向初瑷和赵佳在外面等着,过了十多分钟,浴室的门终于开了。

温桐的脸有点红,娇媚的有点勾人,她手里揣着那根验孕棒,扥光照映下,验孕棒上呈现了两根红线,所以向初瑷的猜测没有错,她怀孕了。

“小桐,恭喜你有宝宝了。”

赵佳在不懂,她也明白两根红线的意思。

向初瑷想,以温桐和宋梓辄的情况来看,有宝宝是迟早的事,想不到婚礼在即,又怀孕了,简直是双喜临门,“改天让宋少带你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

温桐眉目笑开,如若细柔的清风,本就气质过人,此刻,更加动人惊华了,“我知道了。”

她在酒店坐下喝了口水后,就离开了。

而赵佳因为一个人在酒店住,她闷得慌,非抓着向初瑷留下来陪她,等温桐走了之后,两人收拾东西往澡堂的房间去了。

温桐刚到家,发现宋梓辄还没有回来,别墅里冷冷清清,不过她心情不错,坐在沙发打了宋梓辄的电话。

宋老爷子此刻正在把玩着宋梓辄的手机,带着老花眼镜,横眉一竖。

他大孙子的手机壁纸就是那个叫温桐的女孩,长温温婉婉,挺顺眼的,砸了砸嘴巴,他没说什么。

等他彻彻底底把手机查了个遍后他发现,他大孙子的手机最多的东西,就是关于温桐的,别的,还真是啥都没…

一个大男人的手机连最基本要有的没有,他哼了两声,突然间,手机铃声一响,吓得他手一哆嗦,掉桌面上了,看了来电显示后,他毫无犹豫的选择了拒接。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

温桐面色平静,倒没有再拨过去。

挂她电话,一向不是宋梓辄的作风。

宋老爷子笑的嘚瑟。

别墅客厅里又沉静了一会后,温桐的手机有一个陌生的电话闯了进来。

宋梓辄坐在沙发上,交叠着腿,白衬衣黑西裤,清俊过人。

在他对面,是嘴里喊着糖果,手里拿着一本耽美漫画的甜美少女,宋烟雨目光时而偷偷的落在她自家大哥身上。

温桐点了接通。

宋梓辄清冽淳淳的嗓音在她耳边响起,“到家了吗?”

“到了一会了,刚才我打你电话,被挂断了。”

宋梓辄闻言,墨眉一挑,开始跟温桐说起他在宋家这边的情况,为了给他爷爷一点面子,他戏都做了全套。

宋老爷子说关禁闭,其实说说而已,要是真的关,宋烟雨也不可能见的到他,不过今晚要是想走,倒有点麻烦。

温桐听着,突然手机震了一下,来了一条短信,短信的内容令她哭笑不得,然她却轻轻的笑了一声。

宋梓辄不明,“什么事这么好笑?”

“爷爷的性子倒是有趣,他用你手机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温桐淡道。

“发了什么?”

温桐倒不避讳直言,“爷爷用你的号码给我发了我们离婚吧,还说离婚的话我可以得到你一半的财产。”不得不说,这已经刷新了她对军人的概念,她认为军人的性子都会比较沉闷稳重,行事作风应该是很严肃的类型,可是宋老爷子的做法,倒是让她推翻了她对宋家人的认识。

这么俗的做法,亏宋老爷子干的出来。

宋梓辄的眸色沉沉,眸里掀起一阵波澜后又沉寂了下去了,以他爷爷的性子做这么幼稚的事不是不可能。

就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温桐一下子转了话题,很正经的,“阿辄,你不在,我晚上会睡不好。”她说这话的时候脸有点发烫。

她刻意放低了声音,本来就软柔的声音,又带有点像小猫那般的挠人的撒娇味,通过电话直传男人耳朵里。

“在家等我。”

温桐笑的嘴角弯弯,叮嘱男人开车要小心。

电话挂上,宋梓辄把手机还给了宋烟雨就出了房间。

宋烟雨愣了一会,起身连忙追了出去。

勇叔在一楼,他见宋梓辄下来,从口袋里掏出了车钥匙恭恭敬敬的递了上去。

宋梓辄接过,披上外套,走了。

宋烟雨尾随下来,“勇叔,你就这么放大哥走了?”

“人老了骨头不中用不抗挨了。”勇叔平静道。

宋烟雨,“…。”还没到年纪就装没用,勇叔你这招用的可真是高明,她叹了口气转身回房,明亮的大眼睛转着,不知在打什么主意。

宋老爷子还不知道勇叔放人离开的事,他发完短信后等着温桐的回信。

一会,信息响了,他点开一看,短信内容是:爷爷,阿辄要是和我离婚,他会变成穷光蛋。

两人登记结婚,男人已经悄无声息的将他的财产全部转移了温桐的名下,温桐也是事后才知道,不过她并不关心宋梓辄的财产有多少。

此等豪举,只有宋梓辄干的出来。

宋老爷子没有被识破的尴尬,反而是被温桐的话给噎到了,他大孙子,把自己的财产全都交给温桐保管了?他脸色变幻无常,一会,他收到消息,他大孙子把门卫给揍了,跑了。

·

宋梓辄到家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左右,他进屋后,屋内还是一室明亮。

房间的沙发上,温桐手里拿着一本书,身上盖着一张不大不小的羊毛毛毯,白皙的小腿露在外面,眼睛微微阖着。

握着她白莹的脚放回去毛毯里,脚是温凉的。

正要抱着人回床上,温桐就醒了,眼底清明的很。

“脚怎么还是这么凉。”宋梓辄蹙起眉,眼底不满,“用姜泡脚不起效吗?”

随后男人想起什么似的,“月事也没来。”会是上次在马铁山冻着了吗?

温桐摇了摇头,手脚冰凉的状况还是有改善的,至于月事…下一秒,她张嘴,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就亲了上去。

她的亲吻,都带有淡淡的喜悦。

宋梓辄反攻为主,身子微微向前倾下,更加深入了这个吻。

对温桐向来没有自制力的男人,只有失控的份。

衣衫渐乱,不知何时被男人抱回床里亲的人儿喘着气,她脸红着,想起怀孕的事,她更贴近男人的身体,叫了一声,“阿辄…”

真是要命。

宋梓辄微微喘着气,带着情动的低哑的嗓音,“恩?”

温桐伸手握住宋梓辄的手,搁在她的小腹上,勾起嘴角。

男人触及到肌肤的柔软细腻,目光落在她平坦的腹部,灼灼的看着那精致的肚脐眼,很想亲一口。

就在他想实施行动的时候,温桐软软柔柔的声音此刻响起,“我要给你生宝宝的愿望要实现了。”

一瞬间的事,宋梓辄抬起了头,有点惊愕,还有点反应不过来…

一个向来冷静自若的天子骄子会露出失态,这个模样,让人瞧了,肯定觉得不可思议,尤其这个人是性子清清冷冷的宋梓辄。

他的手掌还停在温桐的小腹上轻轻的抚了两下,好一会才问,“什么时候的事?”

温桐靠着他,“今天才知道的。”

宋梓辄将人抱坐在了自己的腿上,亲吻落在她的脸上,男人不擅长表达这方面的喜悦,他亲着人,“明天,我们去医院。”

温桐乖乖给男人亲着,点了点头。

然而,在凌晨,微博一个叫江东的微博号发了一篇文章,他微博关注破五百万,他平时传的一些明星绯闻很受网友们关注,不爆料还好,一爆料,都能够上热搜前二十名。

想想,半夜还有谁有空看微博,结果,没出几分钟,文章下面出现了一批水军,立马将帖子的点击刷了上去,一下子挤进了热搜榜,自然而然,就吸引了半夜不睡觉的宅男宅女观帖子。

帖子毫无疑问是和温桐有关。

本来宋梓辄和温桐婚礼就已经备受关注,此刻传出婚礼在即,温桐却遭到宋家爷爷反对这样的新闻。

所以,这婚是能成,还是不能?

早晨,在宋家共同进餐的时候,又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华南寺德源大师的书信。

勇叔拿到信封的时候,皱了皱眉。

“老爷,是德源大师送来的信。”

宋君庭愣住,宋家人也齐齐的看向了勇叔手里拿着的那封信,莫名的有些不好的预感。

德源大师怎么会派人送信来了?

宋老爷子,“把信拿过来。”

勇叔把信递了上去。

宋老爷子抽出手绢擦了擦手,拆开了信,看了后,脸色起了变化。

信中写着,宋梓辄与温桐乃命中相克,命中注定不能结缘,两人万万不得在一起结缘,否则,会遭来大劫,德源大师来信,他们陷入了一阵沉思。

难道他们在一块,后果真的会很严重?

卫湄玉坐在一旁,静静的喝粥。

宋少将将信握在手里,脸色沉重。

在宋家,曾经有位祖宗,他在和自己欢喜的女子在一起后,当时有位大师已经再三劝阻过两人,最后,那位祖宗义无反顾选择和她喜结连理,然,一个月后,他去世了,走的时候就像睡着了一样。

宋梓辄,会不会也是这般情况?

“这婚礼不能举行。”宋老爷子开口说了。

宋老太从宋君庭手里拿过那张信纸,瞧了一眼字,确实与德源大师的笔迹一模一样,她摸了摸纸的纸质,又晃了晃,闻着那股墨水的墨香,眼底闪过一丝异样,她见气氛这么低沉,“好了,一大早的沉着脸做什么,先把早餐吃了,有什么想法待会再说。”

食不语,一直都是宋家吃饭的准则。

有宋老太发话,他们才又动筷了。

送信的依然是叫宣和的和尚,他离开宋宅后,手里又多出了一张支票,他哈哈大笑起来,觉得真他么划算,他在德源大师里没学到什么本事,唯一学到的就是模仿他的笔迹,他写的字,就连德源大师本人也分不清。

宣和摸了摸下巴,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

过不久,他刚开的银行账户又多出了一笔账款,他更乐了,这种差事,要是多来几次,他就成为千万富翁了。

裴夫人在转完账后,眼里满是冷漠。

裴于正,你处心积虑要帮她,要为她付出,我偏不让你得逞,她手里握着一个U盾,力度发了狠似的。

------题外话------

一月份的话,更新时间会有调整,会在晚上十点半前更新。

月底啦,票票不要留着,来吧来吧,我笑纳(羞涩的笑着)

感谢打赏月票花花评价票钻石的宝贝们,(* ̄3)(ε ̄*)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