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5婚礼即将开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早饭吃到一半,宋家人吃早餐的速度似乎加快了不少,宋傲喝了几口粥,拿起西装外套,“我好了,先去上班了。”

他这一动,其他人纷纷跟着动了起来。

“我们也…”

“坐下。”

宋老爷子头也没抬,一声喝,他们不得不硬着头皮慢吞吞的坐了下来,他瞪着宋傲等人,“上班重要还是你们大哥重要?”

宋傲,宋祁几位孙子异口同声,“大哥重要。”

只是,宋梓辄是成年人,就算作为一家人,他们都没有权利干涉他的想法,想必大哥在和温桐一起的时候,不是没考虑过自身因素。

宋烟雨手里拿着平板,一手拿起牛奶杯子,她在逛微博,比起宋傲等人想临阵脱逃,这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令人想抽她。

宋老爷子一副恨铁不成钢,看着他唯一的孙女板起了脸,“小雨,你吃个早饭还拿着平板玩,还有没有点规矩了。”

苗雅在旁,推了推不知道看什么看的入迷的宋烟雨。

宋烟雨回神,机灵的她明白周围弥漫起的一股奇怪的气氛,她眼神无辜,“爷爷,我没有不关心大哥,我刚才就氏在看关于大哥和他媳妇的新闻。”

“网上又乱报道了什么?”

“哦,就是有一个微博博主,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风声,说爷爷反对大哥的婚礼,现在帝都估计都在等着看好戏呢。”宋烟雨道。

婚礼在即,若是成不了,背地里多少人会笑话温桐。

温桐如今身份水涨船高,希望她掉下淤泥潭的人数不胜数。

只是奇怪的是,宋老爷子回帝都的事情本来就没多人知,他反对婚礼的事是怎么传出去的。

所谓家丑不能外扬,宋老爷子就算不想他大孙子举行这婚礼,不是他觉得温桐配不上宋梓辄,而是两人八字不配,相生相克,再说,他们宋家不是被群众观看的马戏团演员。

“爷爷,你不觉得事情很奇怪吗?”宋烟雨问。

卫湄玉喝粥的动作停顿了几秒,突然感觉到坐在她身旁的男人用了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自己,她察觉后抬起头,瞬间坠入了一双有点冰冷的眼眸。

宋老爷子不回答,叫来了勇叔,“去查查怎么回事。”

勇叔点头,转身出去了。

“那你们对阿辄的事情有什么看法,他婚礼…”宋老爷子还是想询问询问他们的意见,不过话没讲完,就被宋老太打断了。

“行了,瞧你这老头心急的,几十年的修心养性一点长进都没,让祁儿他们先去上班,等他们晚上回来再说。”

宋老太发话,宋老爷子只有乖乖顺从的份。

一日忠犬,终生忠犬。

几人就想脱了缰的野马,从椅子上站起来,没一会,走的没影了。

早餐过后。

卫湄玉上了二楼,抿了抿唇,喊住了负着手往书房去的背影,“君庭,你刚才那样看我是什么意思?”

宋君庭回头看向她,面对他的卫湄玉,一如既往那般高贵端庄,然而似乎有什么东西不知不觉间已经起了变化,他看了一会就别过眼了,“没什么。”

“你在怀疑我?”

宋君庭不回答,沉默着脸。

卫湄玉嘴角扯起一个冷笑,捏了捏拳,越过他回房。

宋君庭看她的背影,张了张嘴,还是没有叫住她。

“老婆子,每次我想说阿辄的事你就阻止。”宋老爷子眼神幽怨,心底里还满腹的疑问。

宋老太手里拿着一把铲子,手里还拿了肥料,带着老花眼镜,穿着水鞋,往花圃的方向去,“那封德源大师的信是假的。”

“怎么可能是假的?德源大师的笔迹我可还认得。”宋老爷子明显不太相信。

宋老太回头看他。

宋老爷子狗腿的笑了笑,立马改口,“老婆子,你说说你怎么看出来是假的?”

走到花圃。

宋老太低下身子,拔起一根野草,“德源大师喜欢书法,所以在用墨方面有极高的要求,以往他派人送下来的书信,都会缭绕着一股独特的淡香,持久且不容易消散,而今早送来的那封信,就没有。”

笔迹可以模仿,但是墨香可模仿不了。

仅凭这点,足以令人怀疑,信是伪造的。

到底是谁这么做,就不得而知。

“会是谁要这么做?”

“你派人查查素清那丫头。”宋老太道,最有可能想她大孙子成不了婚的,裴素清是最有可能这么做。

裴素清?

宋老爷子皱着眉,裴素清这孩子,倒不至于吧,至少在他心里,她是个极其骄傲的人,这种龌蹉的手段她应该做不出来,不过万事皆有可能,查查,倒也无碍。

虽然查错了人,但往那方向查是明智之举。

医院。

宋梓辄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阳光缓缓升起,透过玻璃折射,耀眼夺目,那双墨眸,纯净,眉眼轮廓更加生动分明。

来来往往的人,不管是男男女女,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

以他的名气,一个人也许不知晓,但是那么多人,总有一个人认得出来眼前的人是谁。

宋梓辄啊。

他坐着,很安静,却美如一副画,让人有股劲,想去临摹。

然,那气势君临天下,宛如人间太岁神,谪仙缥缈。

不过他就是活生生的出现在你的视角,而且,他所在的医院楼层,他么的是妇产科啊。

没走眼。

就是妇产科。

一会,在穿着白八卦的女医生旁边站着一个温雅的姑娘,她嘴角笑容浅浅。

宋梓辄见到人,起身走了上去,将人搂进怀里,语气关心备至,“怎么样?”

女医生手里拿着报告,“宋先生,你可以随同你妻子一起到我办公室做个详细了解。”

宋梓辄点头,牵着温桐跟在医生后面进了她办公室。

女医生,“恭喜你宋先生,你妻子怀孕将近一个月了…”

这无疑是个值得庆祝的喜事。

女医生说了很多关于和怀孕期间要注意的事项,宋梓辄听得很认真,偶尔还提问了几个小问题。

温桐乖乖的坐在男人的旁边,是一句话也插不上。

“记得要按时来医院复检。”女医生说完,又面无表情的补了一句,“还有,宋先生,在你妻子怀孕期间,三个月内是不能行房事的,因为期间极容易造成宫缩引起流产。”

温桐一手拿着纸杯,她抿着热水,正要喝,听医生提起房事,眨眼,耳根都红了。

宋梓辄侧目,眸里含笑的瞥向她。

只见白皙的颈项,稍微后侧一些,有一个鲜明的吻痕,大概昨晚,是他情难自控时,留下的。

他握住温桐的手坏心的捏揉了她的手心。

温桐有点羞涩,想抽回手。

男人手一拉,迫使温桐更靠近他,他趁机亲了人一口,郑重其事道,“我会忍住不要你。”

于是,男人的腰侧被拧了一把。

宋梓辄心情很好。

女医生,“…”

宋梓辄一手拿着温桐的包,一手牵着她,出了医生的办公室,从妇产科室离开。

没多久,宋家大少爷陪同温桐去医院妇产科检查的事传了出去,有视频有真相,轮不到网友不信,所以关于婚礼能不能照常举行的帖子很快不攻自破,于下午两点多左右,帖子被微博官方删除。

勇叔办事效率很快,很快查明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宋家大少爷在自己公司被宋家派人请回去的照片,是一名狗仔拍的,那名微博博主知道后,将照片买了下来,关于他怎么知道宋老爷子反对婚礼的事,则是因为宋家有个佣人传出去的,新年马上来了,那名佣人家里欠了不少外债,因此,想赚点外快,他很快被勇叔开除。

宋君庭知道的时候,心里极为复杂,不关卫湄玉的事,而他误会了她,沉思了好久,他叹了口气,若不是卫湄玉最近的举止太古怪,他不至于歪了心思怀疑她。

这件事虽然不是卫湄玉做的,然,叫宣和的和尚再次送信来宋家,与她脱不了关系,毕竟出谋划策的人是她。

房里,卫湄玉沉着脸,宋梓辄与温桐的婚礼马上就到了,宋家到底会怎么做,此刻,她心底里却是没谱。

婚礼的前一天,易家人做从樊城抵达帝都,随后被安排在了风华酒店入住,傍晚时分,何向晚也从美国飞了回来,宋梓辄和温桐的婚礼,她没理由不回来参加。

至于温爸爸和温妈妈,在忙完B市的酒席之后才能赶回帝都,安排好时间,倒不怕会错过女儿的婚礼。

谣传宋梓辄在美国的生意做得很大,两人的婚礼备受热议,最令人期待的,莫过于是参加他们婚礼的到底会有谁?

而在帝都,收到婚礼邀请函的心里庆幸着,没收到的,心里都寻思着怎么搞一张邀请函。

别墅。

墙上还有楼梯都贴满了大红的喜字,剪裁的很精致的图案,红蜡烛,门口,古色古香的灯笼高高挂起。

结婚前天,两人是不能见面的。

温桐待在房里,坐在梳妆台前,五官柔和。

赵佳敲了敲门走了进来,“小桐,还没睡吗?”她是伴娘,方便照应温桐,所以她提前做准备。

温桐回神,“还没。”

“是不是想咱老板了?”

温桐不语,嘴边笑容淡淡,她何尝没听出话里的调侃。

“你要早些休息,明一早你就要起来化妆打扮了。”赵佳道。

“恩,知道了,你早点休息。”

赵佳听到这柔柔的声音心都要酥了,难怪咱家老板要把人看的那么紧,这么快就想要抱得美人归,再看看温桐那张雅静白皙的脸,有了爱情的滋润,真是越发的矜贵美丽了。

温桐从梳妆台离开,兴许是怀孕,她很容易就犯困,和赵佳说了说完后,进了被窝,很快她便已经入睡。

------题外话------

新的一年要来了,祝大家心想事成,万事如意。

今天在外面忙了一天,字数有点少,明天将功补过,没有万更,我也要来个六七千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