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6大婚(一)/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31号。

这一天的来临,清晨微光,朦胧的薄雾被光芒射穿,微风一吹,万里晴空,枝头上仿佛还有灵脆的鸟叫声,乃是一奇景。

温度回升,今天只要里面穿件打底再配一件外套就可以出门了,天气非常的好。

河安镇,天刚亮不久,温爸爸就在家门口摆放了很长的鞭炮,缠缠绕绕,家里头贴上了了双喜的红纸,一到点,点燃一支香,在跑过去点燃了大红的鞭炮,几秒后,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彻天际。

镇民都知道今天是温桐大婚的美好日子,有的没忘记,今天还是她的生日。

在年底的最后一天生日继而迎接新的一年,寓意新生。

温爸爸和温妈妈今天穿的很正式,温爸爸穿着西装,头发用发胶梳的很直,整个人看起来精神奕奕,温妈妈穿了复古花式的旗袍,耳带精致的珍珠,上了点口红。

鞭炮响着,镇民躲得远远的看着。

温爸爸和温妈妈手里揣了好多喜字的红包。

其实两人犯不着回来河安忙这忙那的,只是河安镇对他们来说,始终是他们的本家,他们的归属,日后无论在哪颠沛流离的生活,以后安享晚年,就回到这里。

河安又是两人从小长大的地方,他们女儿结婚,这份喜庆拿出来和镇民们一起分享。

等鞭炮声结束之后。

镇民纷纷上前,说着贺词。

温妈妈开始派发红包,手里那一叠厚厚的红包眨眼就没了。

小孩也有。

有些小孩当下就把红包拆了,手里扬着几张红色的钞票,兴奋的找到自己奶奶后,“哇,奶奶,有520!”

小孩的奶奶瞥了一眼,“你这孩子,怎么就拆了,还不谢谢素姨。”

小孩很开心的朝温妈妈说了一声谢谢。

然后,很多小孩都拆了红包,红包的金额都是一样的。

镇民们手里都捏着红包,一个红包里就五百多,听起来不多,但是想想一百多个包,金额加起来就不少钱了。

这出手可真是够大方的。

等温妈妈派发完红包后,很快,她领着大家去了镇上刚新建的篮球场,在那儿,有好多辆贴着喜字的大巴停放着,一排整齐的,看起来十分壮观。

不少的镇民已经穿戴整齐的排好队站在那等着上车。

琳姐,露茜,琪利亚,智腾的员工在维护秩序。

镇里一部分的镇民都准备出席酒席了,据说,虽然不能见到新娘的温桐,但是,新郎会出现在酒席上,有的镇民只是远远的见过宋梓辄,但是大多数人都没见过,所以心里着实好奇。

“素姨。”

琳姐等人见到温妈妈后,都齐齐打了招呼。

温妈妈朝她们笑了笑,拿出红包给琪利亚,智腾的员工每人派了一个,对他们道,“今天辛苦你们了。”

“不辛苦。”他们笑着齐声回答。

温妈妈让司机开了门,每排排毒的人数刚好是车座的人数。

镇民们排队上车。

一辆辆的巴士开出了河安镇,那仗势看起来尤其让人振奋。

等把参加酒席的镇民都送上了巴士后,温爸爸和温妈妈随后开车跟在后面。

黄兰芳因为没有请帖,黑着一张脸在家,嘴里碎碎念着,“好歹以前还是称你大哥,叫我大嫂的,现在温桐结婚,还真是一点情分都不顾,都不请你。”她越说越气。

温海坤闷着脸,他心里确实有点不舒服,但是他心知肚明,以前他们关系闹得那么僵,白芷素还那么讨厌黄兰芳,会请才怪。

他们大门敞开。

正好有一个村民开车路过,他见到里面坐有人就停下摩托往里面喊,“你们怎么不去温桐的酒席。”

两人的面容有点怪。

黄兰芳磕着瓜子,“你不也没去吗,不就是吃顿饭,搞得好像没吃过山珍海味似的。”

“要不是有活干我肯定和我老婆孩子一块去了,你们不知道吧,早上她们派的话红包可大了,520啊。”一个红包就包520,早上去恭贺的镇民就有一两百人,两百多人就十多万了,一趟婚礼下来,不百万千万了。

黄兰芳脸就黑了,心里极不是滋味。

她听说宋梓辄的家世在帝都十分有钱,有钱到什么程度,那肯定比卓家还有厉害个好几倍,看卓飞想巴结的那个样,她心里就有底数了。

反观她女儿,结婚的时候办酒席,礼钱,一趟下来也才上百万左右,要不是她女儿怀孕,卓家又怎么会同意结婚。

温桐不仅因为他爹,从麻雀变成了凤凰,她女儿跟她比,简直输的惨不忍睹。

镇民见他们没有再聊下去的意思,说了一句干活去咯就走了。

B市的那些生意人,都知道智腾的老板今天大婚,智腾老板是谁,宋梓辄啊,帝都宋家的大少爷,就算没有收到请帖,礼还是得送的对不对。

富华酒店,是B市最豪华的酒店之一。

门口站了不少服务员,地上铺着红毯,两边挂着红灯笼,再往上,挂着两副烫金大字的挂,是祝贺宋梓辄,温桐大婚的庆词。

巴士上下来了一群又一群人。

下来的镇民,随后被服务员引领进去。

B市的酒席,除了镇民来参加,有智腾有合作关系的生意人,他们收到的请帖是林子阳派发的,还有智腾的员工,琪利亚的员工,能吃上他们老板一顿酒席,他们也圆满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的车停在门口,酒店经理见到,立马迎了上去。

“情况怎么样?”

来酒席的人太多了,光是温爸爸和温妈妈完全应付不来。

酒店经理道,“有高总,江总,方总在帮忙接待。”

江总,也就是皇家的总经理江云。

方总,则是他们酒店的老板方华夏,宋梓辄在B市的酒席能选在他们酒店,方华夏做梦都能笑醒啊,过了今天,想必以后他酒店的发展趋势,绝对是前程似锦的。

温妈妈笑了笑,“真是麻烦他们了。”

酒店经理带着两人进去,其实员工和镇民不用怎么招待,他们酒店的服务员能够招呼过来。

为了酒席的顺利,酒店不惜下了重本,招了好多有经验的临时服务员来,要不然仅仅只是他们酒店的员工,绝对是忙不过来的。

帝都的情况在按部就班的进行着,相对B市的热闹,它是婚礼开始前的平静。

七点多的时候,赵佳已经把温桐叫醒,两人起来洗漱后,就回了安家老宅。

安老爷子在大宅那边已经安排了司机过来把人接到老宅去,温桐是安老爷子的亲生孙子,所以出嫁前肯定是要到那边去的。

老宅还是第一次那么喜庆,充满了色彩,佣人忙前忙后。

车子停在老宅前,远远望去,大红双喜,门口好多佣人在搬着东西。

对于场景的布置,也是偏温桐的喜好,古色古香,但是又填了一些现代的元素。

司机停车在门口,转而开了车门后,温桐下了车。

佣人见到后,“大小姐。”

赵佳随后下了车,看见他们在搬东西,有小件的,有大件的,裹的严严实实,“这些是?”

“男方送过来的聘礼。”

赵佳心想,真有一套。

温桐的婚礼,细节做得很充足。

这时,佣人提了一只鸡笼出来,里面的公鸡叫的很大声,着实有生气,而送鸡到女方的家,代表了一种生机勃勃。

“爷爷。”

两人进了屋,安老爷子正在沙发上带着老花眼镜看报纸,穿着唐装,面色红润,见温桐进来,严肃的神色立马柔和了下来,“小桐。”

赵佳随后也甜甜的叫了一声安爷爷。

安传瑞看了赵佳几眼,知道她是小桐的朋友,也是小桐身边的伴娘,“你好,你叫小佳对吧,今天小桐就麻烦你照顾了。”

赵佳爽快的道,“安爷爷,你放心得咧。”

温桐脸上勾着笑容。

“你们过来的那么早,应该还没吃早餐,爷爷让佣人准备了早点,先填饱肚子。”

吃过了早餐后,歇息了一会,佣人就带温桐去沐浴了。

洗去风尘,等待出嫁。

而此刻,陆家二少作为伴郎,已经陪新郎官宋梓辄抵达了B市。

卓飞的不请自来,令温爸爸为难了一小会,他不是自己一人来,而是拖家带口的,怀孕将近五月的温月欣也来了。

温月欣手里拿着红包,还有一份四方盒装的礼物,“二叔,二婶,小小心意,祝贺小桐结婚成家。”她嘴里说着,但吐出来的语气却是冷漠的,似乎并不情愿来。

接着,卓飞一家子连忙跟着说贺词,语气少不了恭维。

温爸爸接过,“谢谢了,进去坐吧。”

卓飞等人被服务员带了进去,因为温月欣的缘故,在他们走进去,一路收到不少的注视。

温爸爸就算不是温家的孩子,但是温家养育他长大,与温家有密不可分的关系,因此,他们多少沾了不少的光,这也是卓飞想看见的。

“你哥怎么还没来?”卓亦凡问。

温月欣冷着脸,“我不清楚,不要问我。”她父母没有收到请帖本就尴尬,卓家却硬逼着她来,温月欣心里冷笑着。

卓亦凡脸一横,想要说什么,被卓飞拉住了,“欣儿怀孕,你不照顾着些,又想跟她吵架?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场合。”

最近,两人吵架的频率高达一周五六次,卓亦凡是女人眼里的好情人,但绝对不是合格的丈夫,他更不会包容温月欣。

说到温随风,过不久,温随风提着包装精致的礼盒出现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见到温随风,对他,倒不至于对他父母那样,甚至,宴席,温妈妈还给他打了电话,以前,他和小桐的关系不错,小桐刚上初中那会,他还给补习过。

“二叔,二婶。”

“随风。”

温随风把礼盒递了过去,他看起来比以前多了一股自信,温妈妈接过,今天B市来的那些生意人基本都带了礼过来,豪气的,送小型别墅,送车。

温爸爸和温妈妈跟他寒暄了会,在他进去后,温爸爸递了一张帝都婚礼的邀请函给他。

温随风接过,看了一眼,眼底划过一丝异样,他似乎没想到,自己能够真正的参加到温桐的婚礼,进去后,他找了自己妹妹温月欣,然后往那边去。

温随风和卓家的关系存有点尴尬,他前女友婉莉,在跟他分手后,和王姝的侄子高灏在一起了。

王姝见到温随风,脸上的笑容僵了几分。

“哥。”温月欣见到温随风,脸色好了不少。

温随风嗯了一声,揉了一下温月欣的头发,坐在了她另一边。

收到请帖的人差不多都来齐了,酒店倒不急上菜,但是水果开胃菜已经断了上来,还有红酒香槟饮料,一应俱全,甚至还请了奏乐团表演。

在声声的交谈下。

这时,门口传来一声。

“宋老板来了。”

声音不大,但是清脆,而且连续说了好几声,顿时,里面的人都探头看了过去。

温爸爸和温妈妈就在门口不远。

宋梓辄西装革履,身上黑色的西装裁剪的正好,衬的他身材颀长挺拔,而且本就生的俊朗不凡,他缓缓走进来,清逸谪雅,那种过人的风姿,令人移不开眼睛。

跟在后面的是陆家二少陆成远,桃花眼一勾,不同宋梓的仙气,他是引领风骚的人物。

不过顶着云舟集团二少爷的身份,多的是女人对他投怀送抱的。

现场,有很多生意人带了自己儿女来的。

他们知道智腾集团在B市的强盛,但他们都没有见过宋梓辄本人,此刻一见,不少的姑娘心里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颇有种,一见误终生的感觉,但她们也没忘记,她们来的是,他婚礼的宴席。

从宋梓辄进来,温月欣的目光从未移开,从一开始她就知道,眼前的男人高不可攀,唯一一次接触,留给她的感觉却是淡漠不可接近,没想到,温桐还能与他走进婚姻的殿堂。

“阿辄。”

“爸,妈。”

陆成远咧嘴一笑,趁机跟温爸爸和温妈妈打招呼啊,增加存在感。

他那么帅气的一个人,跟宋梓辄站在一起,宋梓辄就是闪闪发光的金,他就是风一吹就散的灰尘。

宋梓辄能回来B市走一趟,着实不容易,并且结婚的行程本来就很紧。

他来了之后,酒店已经安排上菜了,每一道菜,厨房都不敢马虎,更不敢偷工减料。

高若白一家也走了上来。

“表姨,姑丈。”宋梓辄称呼,看了高若白一眼,又喊了一声高若白的名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