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7大婚(二)/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白安菀笑着点点头,“阿辄,小桐以后就麻烦你照顾了。”

哪知,宋梓辄还没说话,陆成远个二货抢着道,“阿姨,你这就大可放心了,阿辄宠小桐那个劲,千古一绝啊。”

毕竟,国民老公的称呼可不是白来的。

白安菀的笑容扯的更大了,“明白明白,我都关注着呢。”

宋梓辄和温桐的事,在网上都有传,还有传她外甥女剽窃的事可把她气乎了,不过啊,倒没有宋梓辄花个几十亿帮小桐的琪利亚打广告的报道要来的劲爆,就像是一颗鱼雷炸在了湖里,外表看似平静,里面是久久不能平息。

好在他们反对的时候,温桐没有放弃,始终如一。

高若白没说什么,他对宋梓辄这个表妹夫已经有了改观。

很快,江总,方总迎了上来。

“恭喜宋老板今日大婚,日后幸福美满,早生贵子啊。”方总率先道。

江云随后跟着说,眼见他们云舟二少爷是伴郎,他见二东家也来了,“二少爷。”

宋梓辄说了声谢谢,倒没有平时那么淡漠。

几人相谈甚欢后,宋梓辄跟着温爸爸和温妈妈去敬酒了。

来参加宴席的人被分开了,镇民和员工在一层楼,生意人分在一层楼。

镇民们正嗑瓜子吃水果吃得欢,服务员勤快,见哪桌脏了有垃圾立马上去收拾,很快,菜也上了。

“喂,大伙们,新郎来了。”

镇民们抬头纷纷探过去,跟在温爸爸和温妈妈身边的,是一个长得十分帅气俊朗的男人,在他们那啊,都觉得太帅的男人靠不住,可温桐这个老公,却给人无比沉稳可靠的感觉。

书记们是坐在最前面的大桌,在他们眼里,宋梓辄不止是温桐的老公,还是他们镇海边度假景区的大老板啊。

温桐能嫁给这么一个有能力的男人,着实是幸运。

不过他们也听说,温智南的真实身份其实是帝都一户有钱人家的孩子,这样也好,两家门当户对。

“恭喜恭喜。”

“百年好合,婚姻美满。”

镇委会一桌坐满的人都站了起来,举着酒杯,杯杯相碰,说着祝福的词语。

温爸爸和温妈妈,“谢谢,谢谢。”

这时,周书记就颇为遗憾的道,“可惜了,温桐咱没来呢,咱们父老乡亲可是很想看看穿婚纱的新娘子咧。”

宋梓辄仰头喝了一口酒,眼里柔意满满,随后风轻云淡道,“她不能坐飞机。”

恩?

不能回来的原因是不能坐飞机?

“为啥不能坐飞机?”

温爸爸和温妈妈一竿子人没想明白,但是书记他们又满腹疑问,温妈妈只好道,“唉,小桐是太忙了,作为新娘子啊,要准备的东西很多。”

接下来,宋梓辄也不可能一桌一桌的敬酒。

温爸爸手里拿着麦,对他们道,“各位,你们慢点吃啊,有什么需要找服务员,我这边时间有点紧,待会就不能招呼你们了。”

由于吃饭的时间算是过早,所以厨房那边上的也只是开胃的小菜。

镇民们都知道原因,个个扬声说不介意,随后他们桌桌的人都站了起来,手里都拿着酒杯,齐声说了祝福后,大家都干了。

很快,几人又去了那边的场。

他们老早就知道宋梓辄来了,再度见他回来后,他们心里都盘算起怎么跟宋梓辄套关系了。

奈何,宋梓辄对他们不冷不淡,想靠近都有点难度。

谁不知道,他傲的很。

果不其然,能够近身说祝福的机会几乎为零,在陆二少一手拿酒,一手拿麦,他们只能一起起身举杯,一饮而尽。

遗憾,可惜。

卓飞的脸色不太好,整个B市的人都知道他儿子的媳妇是温家的人,哪知,宋梓辄却没有过来和他们敬酒,想想,这里的人会怎么想他们?

温月欣心里很不耐,身为孕妇她本来就尿频的紧,她拿起包包,起身去厕所。

正好,碰上了正要离开的宋梓辄等人。

宋梓辄瞥了她一眼,很快收回了眼神,径直往前走。

温月欣只觉得尴尬。

温爸爸和温妈妈跟在后面,见到温随风和温月欣朝他们笑了笑。

温妈妈想起温爸爸给了一张请帖温随风,道,“随风,你要是去帝都参加小桐的婚礼,现在可以跟我们一块走了。”

温随风听到,点头起身,他为何不去,肯定要去。

这时,卓家人着急了,卓飞眼神不断地示意温月欣。

温月欣咬唇,不想开口。

温妈妈的目光落在了温月欣身上,“月欣,你要不要…”

“不用了,二婶,我怀孕,还是不坐飞机的合适。”

说完,温月欣再度说了去厕所,于是走了。

卓家气急败坏。

此刻,赶去机场的车上,不知是不是人太多,还是喝了酒的缘故,宋梓辄有点热,他看着窗台,最后拿起了手机,打开微信,点击和温桐的聊天的页面,点击了视频聊天的窗口。

安家老宅。

温桐坐在化妆台的椅子上,身上已经穿了由伊诺老师设计的婚纱,刚好合适,层层叠叠,轻纱弥漫,缀满软缎织就的玫瑰和宝石拼镶的婚纱,华丽神圣,尤其是上面镶嵌的宝石,一颗,一颗,环环相扣,闪着夺目的光彩。

伊诺大师是花了重金打造了这套婚纱,上面的宝石同样价格不菲,数目如此之多。

而温桐的身段,本来就达到了国际超模的水准,香肩均衬小巧,白皙剔透,瀑布般的长发倾泻。

真是诱人犯罪的人儿。

此刻,她坐在化妆镜前,化妆师正在给她上妆。

而伊诺老师坐在旁边,和发型师在讨论待会弄什么新娘发型比较合适

妆容浅浅,是温桐自己要求不要浓妆。

然,她面貌本就生的清秀,五官很精致,化妆师只要一上妆,她的五官深邃了很多,眼睛被描了几笔,本就彤彤有神,一拉长,一股妩媚流露,却又不失纯洁。

赵佳穿着伴娘服,V领的灰色小礼服,小清新,但是礼服的设计,新颖独特,另外的化妆师在给她化妆。

这时。

温桐搁在化妆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静静的一个人立马抬起头,手拿起手机,是宋梓辄微信视频的邀请。

霎时间,容颜勾起一抹笑容,倾城风华。

她正要按下接听,哪知旁边的赵佳挂掉了,“小桐,现在你两不能见面。”

温桐定定的看着她。

赵佳又道,“赦免你可以聊天,但是不能视频。”

再说,要是提前让宋梓辄瞧见温桐此刻的模样,多亏呀,那可不行。

于是,温桐拨了回去。

那边秒接听。

“阿辄,小佳说不能视频。”

赵佳竖着耳朵偷听,她感觉到他们老板在怨念着。

“我也想见你,我等你回来。”

等君归期,这种心情挺好的。

安宅,是越发的热闹了,向初瑷赶了过来,还带了她的女儿云云过来。

她还是第一次带着女儿云云在外面露面。

云云似乎又长高了不少,面貌生的本来就可爱,稍微一打扮,立马萌了不少的男女老少。

“云云,跟安爷爷打招呼。”

“安爷爷好。”

安老爷子喜笑颜开,聊了一会,便让佣人带着向初瑷去往小桐那边。

温桐和赵佳见到向初瑷带了云云过来,云云认得温桐,一见到温桐就开心的黏了上去,并甜甜道,“姐姐,姐姐,云云好想你。”

温桐伸手揉了揉她的小脸蛋,“真可爱。”

赵佳在旁道,“小瑷,你带云云在身边没问题吗?”

向初瑷一笑,“有什么问题。”

“你跟姚总说了?”

“说了。”向初瑷释然一笑,未婚先孕,有了一个五六岁大的女儿,想姚单那样的男人,还有他的家庭,怎么会接受她。

姚单的反应很呆,过后她没有等到他的答案就离开了,大概是害怕失望吧。

如果接受不了云云,就算她喜欢那个人,她也不会跟他一起。

感情啊,真是令人幸福又煎熬的东西。

这边欢喜,自然有人心里烦躁不安。

宋梓辄的婚礼,一定会吸引媒体的关注,而温桐作为他的新娘,还是从安家嫁出去的,足以说明什么?

安明辉很烦躁,祥瑞商场那边,虽然他一直派人暗中搅局,只是每回都不尽人意,眼见祥瑞越做越好,人流量越来越大,甚至月底的总结收集的常客反馈意见里面,都对祥瑞的服务态度竖起了拇指。

若是温桐做得比他还好,在下一次股东大会面前,他就处于了劣势。

“明辉,该去大伯那了。”魏晨如叫了坐在沙发上不动的人。

安明辉沉着脸,“妈,我不想去。”

“说什么傻话,你必须出席。”

安典彦弄了弄领结,“明辉,你长大了,不要让家里人为你担心,你看爷爷奶奶为了你付出了多少的心血,别让我们对你失望。”

安明辉听着,只感觉泰山重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而他,对天威集团,也存有野心。

终归是年轻人,他颓废的在心里低咒了一声,重振旗鼓。

现在冲动,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不过好在,安传瑞就算有意让温桐接受天威集团,有不少的股东持着反对票,原因多少是因为她是女儿身吧。

把集团的未来交到一个女人手里,是冒险的。

他们这边行动,安盛乘那边也准备了。

龙夫人着装华丽,三十好几,她的肌肤保养的很好,对着镜子,她眼里一股狠戾横生,一会,稍纵即逝。

安盛乘敲了敲门,“桦敏,好了吗?”

龙夫人恩了一声,闻不见是喜事怒。

他们相继到了安家老宅,安传瑞对于他们的到来,不冷不热,若不是外界的人都知道他们是安家的旁系,怕外界说三道四,他还不想他们参加婚礼。

安家旁系前脚来了,易家后脚就进。

易老爷子一家子都来了。

安传瑞见到易老爷子,尊称了一声大哥。

易老爷子哼了两声,没说话,算是同意安传瑞这么叫了。

安凤坐在旁边,她的老公和儿子也到了,她跟着安传瑞,和易家人打起了招呼。

易家在樊城地位,相当于宋家在帝都的存在。

易秋盈当初嫁进来安家的时候,没有人知晓她的身份,也是她死了之后,安振云才知道她来自樊城易家。

几十年过去,易家发展如今,成为了樊城第一大家族。

安振云心里很沉。

易老爷子等人瞥见安振云等人,静静的看了一眼,就忽略过去了。

易沈长的本来就像去世的易秋盈,此刻站在她们面前,他们脸色都变了不少。

“小桐呢?”

“在楼上房间。”

易老爷子几人也是想温桐的紧,在客厅坐了一会,就上去了。

临近中午,阳光明媚。

帝都机场门口。

温爸爸,温爸爸和宋梓辄下了飞机后,就分开了。

等到了时间,宋梓辄就要去安宅迎接他的新娘,在这之前,当然需要回头再准备一下。

机场门口停放了一排排的黑色轿车,相当的壮观,那是迎接那些前来参加婚礼的客人的车。

跟温妈妈交好的镇民平生第一次来帝都,既觉得陌生又有点害怕,结婚前的派头就这么壮观了,不知结婚的现场会如何。

从机场回到安家,花了半个多小时。

河安的镇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大的房子,吞噎了一抹口水。

白安菀想,她妹妹白芷素嫁给了温智南,真是嫁的太对了,一下子从普通的乡妇成为了豪门的贵太太。

艾玛,值得了。

他们一到,安家就更热闹了,佣人忙来忙去,端茶倒水,有的闲不住,跟着温妈妈上去见见新娘子。

“舅舅。”

温爸爸等人进去,就看到房里的易家人。

易老爷子见到温爸爸和温妈妈回来了,高兴的聊了起来。

房间很大,一眼望去,十分喜庆的红色,床上还撒了玫瑰花瓣。

温桐在旁安安静静的坐着吃东西,听到他们在谈论自己,时而会微微的对她们笑了笑。

而宋家那边什么情况就不得而知了。

卫湄玉从早上开始,就在房间里坐立不安着。

为什么宋家人看到了信,还无动于衷。

她坐不住,从房间里出去。

这时,正好碰上了勇叔,勇叔对她微微笑着,“大夫人,你怎么还没梳妆打扮?”

卫湄玉的脸色很僵硬,没说话。

“太姥爷他们已经着装准备出发去婚礼了。”

“知道了,我刚才看新闻说阿辄去迎接新娘的路上出了车祸。”

勇叔,“大夫人还请放心,大少爷没事。”

迎接的路上确实出了点笑车祸,不过这祸,并不是在他们大少爷上。

勇叔看着卫湄玉走回了房间,心里起了一种古怪的感觉,为什么,卫湄玉对大少爷的事情那么关注,以他在宋家的这些年,他知道卫湄玉是十分厌恶大少爷存在的。

于她而言,宋梓辄是她辉煌的人生里,难以磨灭的污点。

良辰吉时,渐渐的要到了。

一辆辆拉风的迎接新娘的跑车停在了安家的大门口,礼炮礼花,如天女散花般落下,还有小鞭炮的声音,噼里啪啦的响起,热闹非凡。

每一辆紧跟着的婚车,价格不菲,此等豪华,风光不已。

安宅内。

温桐还在吃东西,最后佣人上来说新郎来了后,化妆师,连忙给温桐补了唇妆。

房间里的人除了伴娘,陪嫁的姐妹,其他人都出去了。

温桐坐在床上,在听到宋梓辄来了后,心跳才后知后觉的加快了几分,唇边的笑容愈深。

陪嫁的姐妹有向初瑷,露茜,娄艺,和赵佳一起,刚好凑成双数。

化妆师同样给宋梓辄画了点状,将他俊朗的五官勾勒的更加的深刻,中分的发型,如画的眉,裁剪得体的西装,帅气值爆棚,胸前扣了一朵花,上面刻有新郎二字。

随后,跟下车的还有宋祁,宋傲,宋烟雨陆二少,林子阳,林寒等众多人。

陆二少的裤兜里装了不少红包,以备不急之需。

一路踩着红毯进去。

进到安家大宅的门,里面站了不少人,宋梓辄一一跟他们先打了招呼。

随后,宋祁递了一个红包过去。

据说是礼金。

温爸爸接过。

在中国,婚礼的礼金也是男方要给的,意思意思一下就行。

哪知,易沈从温爸爸手里拿过礼金的红包,“等等啊,我打开瞧瞧。”

宋祁等人笑着,“你瞧,我们只要接到新娘就够了。”

一张支票静悄悄的躺在红包里,易沈拿出来一瞧,笑的贼兮,“不错啊,姐夫,亿为单位的礼金。”

于是,周围的人一阵唏嘘。

后来,安老爷子也回礼了。

宋梓辄继续前行。

哪知,才刚要踏上楼梯口,就被一名佣人拦了下来,佣人手里拿出一张红色纸条,“请问,新娘喜欢吃的一道菜是什么?”

楼下的人怔了一下,随后恍然大悟,不禁哄堂一笑。

新娘的姐妹团可真不是吃素的。

此游戏叫过关斩将,回答对问题方可前行,而且,答对一题后要给红包一个,答错了红包照给,想要提示,红包拿来。

宋梓辄眼眸深沉了一下,嘴角一勾,“宋氏牛排。”

宋氏牛排?

那是什么…

难道是眼前这位宋家大少爷亲自做的牛排,众人心想。

佣人嘴角带着微笑,“恭喜新郎答对了。”

靠。

这样都吃了一口狗粮。

陆二少连忙递出了一个红包。

很好,进入了下一道题。

题目全部都围绕着关于温桐的,她喜欢什么,她不喜欢什么。

客人们跟在后面,看着宋梓辄一路过关斩将,期间,连一道题都没有答错。

温桐的喜好,他了解的一清二楚,并且铭记于心。

能做到这般地步的男人,世间有几人?

最后一关,是赵佳镇守。

赵佳心里有点郁闷,她出的题,宋梓辄是一题都没有答错,真是失策啊失策。

她脸上扬起笑容,手勾了勾,陆二少立马双手奉上了一个红包,他心里庆幸着他带的红包数量够足,但也被榨干了只剩下几个了。

随即,保证书奉上。

赵佳想,保证书这样的东西,虽然不创新,但免俗不了啊。

赵佳准备好了录音。

宋梓辄接过,阅了一遍保证书。

宋家大少傲骨铮铮,为了接走他的新娘,姿态放低三分,泼墨般的眸一转,声音朗朗,如细雨春风,十分有节奏,铿锵有力的响起。

温爸爸和温妈妈不禁有点红了眼睛。

房门没有关好,露出了一条隙缝。

温桐自然是听到了男人的声音,她心情十分雀跃,听到他在念那份保证书,脸上娇媚不已。

化妆师瞧见,笑了笑打趣了句,“温小姐,你在害羞了吗?”

温桐不免有点窘,连外人都看出来了吗?

于是,点了点头。

向初瑷等人跟着笑了起来。

在宋梓辄念完保证书后,签上自己的大名,陆二少等人作势要推开房间进去。

“等等,最后一题,请问新郎,新娘现在心里在想什么?”

题目是赵佳临时想起的,向初瑷知道没有这一道题,便叫温桐说出答案。

温桐低垂下眉,在红色纸条又写下了答案。

向初瑷让云云拿过去递给了赵佳。

透过门缝,赵佳手里拿着纸条,她真是聪明慧智,就不信,他们老板大人还知道小桐现在心里在想什么,稍微心里感叹了一下,顺便褒奖了一下自己。

哪知。

宋梓辄很笃定的说了句,“她在想我。”

咦。

都不知道害臊的。

众人很期待的看向了赵佳,想知道答案。

“确定?”

宋梓辄依旧风轻云淡,“恩。”

赵佳打开纸看了眼答案,她真败给他们了。

温桐的答案居然真的是在想他。

他们老板是不是会读心术啊。

挡在门口的赵佳终于站一边开了门,她的动作证明了,宋梓辄又答对了。

隔着两人的门打开。

在外面的欢呼声下,宋梓辄走了进去。

温桐目光落在门外走进来的男人,笑容扬起,熠熠生辉。

她的美,几乎让宋梓辄感到窒息,他走了过去,先是在她额头上落下一个轻吻,“婚纱很合适。”

温桐反手勾住人的脖子,她似乎很想他,凑上红唇,在他唇上亲了两口,亲完后,在一大票人的惊呼声下,她才反应回来,自己刚才干了什么。

羞窘的埋下头,宋梓辄把人往怀里抱,唇边的笑容愈发的明显。

真是他的宝贝。

出嫁前,顾黎给温桐梳了头,传统习俗里,找有福气的人梳头,寓意着一种祝福。

众目睽睽下,那个清朗的男人单脚跪下,手握着温桐小巧白皙的脚,给她穿着婚鞋,把鞋子穿好厚,他一把抱起床上的温桐,出去。

赵佳手里拿着一把婚伞,跟在身后撑开,幸好她穿了高跟鞋,够高,要不然,伞给她自己撑的了。

随后,花童云云,姐妹,还有化妆师,发型师,收好了东西,连忙跟了上去。

走廊不知何时,已经铺满了红色的玫瑰花瓣。

佳景佳期,佳人如意。

抱着人上了婚车,花童云云被赵佳抱着一块上了副驾驶座的位置。

婚纱拖尾很长,不过并不碍事。

车内的空间很大。

宋梓辄跟着上去,随即关上车门。

举行婚礼的地方,是在风华酒店的后花园内,后花园很大,占地面积足足容纳上千人。

而参加婚礼的人,已经齐齐出现在那了。

有不少的外国人,帝都豪门家族占据一半,还有不少军政两方的官员在此,持有婚贴来参加的人,身份背景不能小瞧,尤其是国外来的。

阳光灿烂,白色玫瑰堆放,还有宋梓辄和温桐的婚纱照的海报到处都摆放有。

人群里,有这么一群人坐在一起,男男女女,大概十几人吧。

上官徐同样在其中。

“嗨,徐,你认识新娘吗?”一个国外金发美女用英文询问。

上官徐晃着酒杯,“不算认识吧。”

“我真不敢想象,我参加婚礼的对象是里森,天啊。”

“Mee,too。”

这十几人,都是宋梓辄国外大学的同学,他们不算是跟宋梓辄交好,但宋梓辄对他们而言,却是特别的存在。

至少,心存畏惧。

上官徐饮了口酒,宋梓辄这场婚礼,不止是国内的人知道,在美国,同样引起了轰动,由K集团发出告知,他们的CEO将会在中国举行婚礼,今天来参加婚礼的,有很多美国的商业大亨。

而婚礼中,打扮的帅气的碧昂斯金身边正跟着一个妖孽不已的男人。

“盖伦,你不要跟着我。”

盖伦简直就像行走的荷尔蒙,女人看到他,眼里就只有他,绝对容不下他碧昂斯。

盖伦的蓝眼睛很深邃,他声音富有磁性,很冷,“在中国,我只认识你。”

碧昂斯炸毛,放他妈狗屁,美国商业大亨哪个他不认识,他才不会对一个对他菊花有兴趣的男人有兴趣。

可恶的牛皮糖。

没多久,婚车远远驶来,停在了风华酒店大门口。

只见门口早已经聚集了很多媒体,婚车一来,闪光灯咔擦咔擦的响起。

其实,在安家大宅门口的时候,已经有媒体随行拍照了。

------题外话------

今天来个七千字先,==

打滚卖萌求礼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