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8大婚(三)/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婚车一排排整列停下后,在婚车后面,还有前来参加婚礼的一行人,远远望去,宛如长龙,在曜日下,抢眼不已。

赵佳率先从车上下来,举起红色玲珑的婚伞撑开。

她牵着云云下车,媒体的摄像机已经咔咔咔的响起。

酒店门口,铺着红毯,左边是西装革履的男人站着,右边是穿着白色小礼裙的女人站着,男人手里拿着礼炮,女人手里则是手里拿着一篮花篮,花篮里装的是白玫瑰的花瓣。

车门一开。

宋梓辄下车,他手往车内一伸,握住了新娘纤细白皙的一手。

温桐另一手微微捏紧了下,长翘的睫毛微微颤了下,撩起拖尾的婚纱,往前踏出了她的第一步。

男人看着她,眸里含笑。

温桐的样貌很多媒体记者已经不陌生,然此刻一看,总觉得她恬静典雅的气质,依然令人惊心动魄。

一字肩的长袖A字裙婚纱,婚纱上既绣有精致的花卉刺绣,又镶嵌了昂贵的珠宝,既是有古典款式的典雅又不失奢华,就连头发,也绣有刺绣。

媒体手里的摄影机一直按个不停,他们都知道,宋梓辄聘请了设计知名大师伊诺为温桐制作婚纱。

伊诺大师脾气古怪,据说曾经一个小国的王族要嫁公主重金聘请伊诺大师为其设计婚纱,最后被脾气古怪的伊诺大师回绝了,回绝的理由是没时间,从这足以证明,他在时尚圈的大牌和威望。

花童云云贴心的站在后面两手拽起婚纱拖尾的尾巴,在礼炮和漫天洒落的花瓣下。

温桐手搭在男人的臂弯,两人往里内走去。

两人进去后。

温爸爸和温妈妈,安家,易家,还有宋家的几位少爷尾随跟上。,

安家,宋家不用说,在帝都已是鼎鼎大名,媒体对易家并不陌生,樊城易家,樊城第一大家族,新娘娘家的人。

最后,伊诺大师在助理的陪同下,脚步飞扬,脸上扬着难得的笑容。

就连伊诺大师都来了婚礼现场。

进入酒店大殿内后,宋梓辄和温桐要分开一小会。

宋梓辄光明正大的当着所有人的视线亲着人,“我在前面等你。”

温桐点头。

在酒店经理的带领下,温桐等人先是到了等待室休息片刻,跟着的除了伴娘姐妹,还有化妆师,发型师等好几个人跟着。

风华酒店的后花园弄得特别好看,绿荫草地,娇艳齐放的花,据说这些花,是空运送过来为了装饰婚礼现场的,空中似乎还飘着淡淡怡人的花香,甚至还造了一个人工湖,湖水清澈,加上明媚的阳光,一眼望去,美景胜收。

随着温妈妈来的镇民,已经都安排好服装师为他们盛装打扮过了,他们被带领到后花园,先行入耳的是放着浪漫不已的钢琴曲,他们差点望之却步,那是他们想象不到的另外一面的世界,奢华,典雅,他们谈笑风生,言行举止都是贵族的范,所以一下子有种丑小鸭闯入了天鹅群的感觉。

好在身边有安家易家陪同,他们对他们和蔼热情,减少了他们的尴尬。

再说,场面十分喜庆热闹。

桌上摆了心形的点心红酒,还有礼饼喜糖供人充饥。

一个女人一生当中,能够有一场这么梦幻隆重的婚礼,还有与你称心如意的男人携手走进婚姻的殿堂,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情。

何向晚身为宋梓辄的亲生母亲,她穿着隆重端庄的百合花旗袍,胸花上刻有新郎母亲的字样,她负责招待客人,忙前忙后,脸上有点红,估计在应付客人的时候,她喝了不少的红酒。

宋梓辄一入场。

宾客手握香槟红酒,上前,“宋总,恭喜大婚。”

陆二少将红酒拿给了他,宋梓辄举杯迎上,“谢谢。”

一路上前,收到了许许多多的祝福。

人群中,裴于正目光一直撇着和宾客周旋谈话的宋梓辄,他大口的喝了口红酒,却难以下咽。

裴素清和裴夫人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和不少的贵妇在聊天。

裴素清笑容淡淡,关于宋梓辄,她仿佛已经释怀。

其实,婚礼现场对于她,难免有绯言绯语,可怜她,亦或是嘲笑她,不过都无所谓了,她没有一点损失。

“裴夫人,我看田家侄儿展博不错,听说他对素清很好,你不妨考虑考虑。”

裴夫人确实听说过田展博的事,“我考虑有何用,还不是看清儿肯不肯。”

裴素清听到她们说起田展博,她尴尬的笑了笑,“我跟展博只是学长学妹的关系。”

说起田展博,身为微购的股东,董事长的婚礼他自然不能缺席。

“田总,宋董事长在美国的势力不容小觑,今天来的美国宾客我查了他们的身份,他们在美国来头不小啊。”有个追随他的股东大汗漓淋道。

事到如今,他才后知后觉,原来那名清傲不羁的宋家大少不靠着宋家,也强大的无法无天。

田展博抿唇,心里很是不甘。

“就连阿比达尔·盖伦都来了。”

阿比达尔·盖伦,只要去过M国拉斯维加斯的都知道这位大人物,黑白两道通吃,资产无数,在美国,据说是连政界都忌惮的存在。

他跟宋梓辄,到底有何关系?

田展博想要从宋梓辄手里抢走微购,真的有可能吗?

再说帝都的生意人趁着此次婚礼能结识到美国不少的企业家,要是能谈的好,相当于推开了另一扇经济大门。

婚礼前奏进行的相当平静。

“宋少,你都已经把新娘给接来了,怎么过了半个小时还不进行婚礼宣誓,这大好时辰可都要过了。”田展博不知何时混入了一群生意人里面,他目光冷然的盯着宋梓辄道,有针对的味道。

宋梓辄抬眸看他,笑容清浅。

田展博继续道,“我瞧瞧,这宋家的长辈可是一个都没来,宋大少,该不会,你家里人,是不来参加你婚礼吧?”

宋家除了年轻的几位少爷,长辈确实没来。

隐约,他们想起网上流传的,宋家老太爷,不承认温桐这个孙媳。

若说宋家长辈不来,完全是得罪了易家,安家啊。

温桐如今是什么身份,就算宋家长辈不来,没有任何人敢说她半句不是。

“在帝都谁不知道,他们宋家子孙妻子要讲究八字相配,若是命中相克,就会折损运气,虽听起来玄乎,可不得不信,他们宋家祖宗好几人违背天伦,都英年早逝了。”随田展博后,有个人跟着说了。

帝都名门,有些听过这个传闻,但大多数是不知道的。

所以听此人说起,不禁面面相觑,哗然不已。

“而且,我可是听说宋大少你和新娘温桐命中相克,不能谈婚论嫁,有折寿命之说,宋大少,不知我听到的传闻可否属实?”

宋家,一直严密保守不流传出去,但是要说想要谁都不知,那是不可能的。

“你胡说八道什么?”

易沈不满,眉目一蹙,隐约有生气的征召。

说这话的人还顽劣一笑,“哟,易家的人,可别生气,我也是听来的,不过就是想问问宋大少爷是不是真的而已。”

折寿,听起来,好像温桐是什么克星,命不好那般。

安老爷子和易家一听,气就来了。

小桐会是命不好的人?

“还有宋少您的亲生母亲,不就是因为这样,在生了你之后,就与宋少将离婚了吗?”

矛头再度落在了何向晚身上,有此前车之鉴,不得不让人不信。

话落,眉目俊朗的男人眼里已经蕴满了冷光,不用他说话,陆成远已经叫来了两个高大冷峻的保镖将他架起,“把他拖出去。”

玛德,满嘴喷粪,就是来惹是生非的。

宋梓辄依旧冷静,他抿了口酒,对林寒道,“找人把他看起来。”

林寒点头,拿出手机,转身打了个电话。

哪知,那个男人像算准了时间那般,宋家的长辈们正好从入口进来。

那个男人见状,两眼放光,他一挣脱,跑到了卫湄玉面前,又重复了刚才的说过的话,殊不知,自己已经大难临头。

他受人指使将宋家的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说,还是在宋家大少的婚礼上,哪能那么容易轻易放过他。

至于为什么是冲着卫湄玉问,怕是早就安排好的。

“确实是有此事。”

卫湄玉回答的是,关于何向晚和宋少将离婚的事,并没有扯到宋梓辄,然这样的回答,已经够了,大家都是聪明人,不会想不到。

宋梓辄和温桐,同样是命里注定相克,有缘无分。

名门众人,凡是颇为讲究,特别是风水命理之学。

宋少将听到已经牵扯了他和何向晚的事情,脸霎时一黑,他同样不明白,卫湄玉为何要在众人面前回答,难道,她对于以前的事,还是没办法释怀?

“宋老爷,不知你这次来你大孙子的婚礼是为了阻止婚礼还是…”

话还没完,保镖已经上前一手将他敲晕,拖了下去。

但大家都听到了重点,阻止婚礼?

卫湄玉站在旁边,脸色无异,事不关己,只是不怎么明显上翘的嘴角,若是有心人关注,还是能看得见。

众人都看向了来到了婚礼现场的宋家长辈。

哪知。

宋老爷子冷声一哼,“我们要不是来参加婚礼的,我那脾气任性的大孙子能放我进来?问的可都是什么屁话。”

在他们来之前,宋梓辄已经问过他们意思了,要是参加,就乖乖的来,不要惹事,不要摆脸色,要不然,就别来,要是硬着来,咱们就对着干。

你有军队,我就顾了一大群保镖恭候你们。

反正,有何向晚在场,就足够了。

搞得他们姓宋的,好像多余的样子。

“那您真的不在乎温桐和您大孙子命理不配的事情吗?”田展博上前又是一问,显得有些咄咄逼人。

“他们在说什么?”盖伦已经看向了宋梓辄那边,他中文学的一般,太深奥的并不懂。

碧昂斯沉默,他也不懂啊。

美国来的大亨同样一脸懵逼,对于参加这种高级的婚宴,他们身边没有带翻译,毕竟婚宴里的中国人,几乎都会讲英文,交流没有阻碍,但是至于他们用中文说了什么,他们是听不懂的。

对于这种事,宋家说不在乎是不可能的,所以一时半会没有回答。

这时,裴夫人从人群中走了过去,她看向田展博,“展博,你是怎么知道温桐和梓辄命理不配的事情,这件事外人并不知道吧,我相信宋家没有和谁说过他们的事。”

她提出疑问。

田展博的脸一僵。

裴于正不知裴夫人为何站了出来说这种话,他脸色一变,“你要作甚么?”

然,他想上前,却又被宋梓辄的保镖拦住,动弹不得。

宋梓辄眸色很深,有种运筹帷幄之中的感觉,仿佛这一切,早已在他的掌控之中。

裴夫人笑容扬起,她要做什么,她要将所有的事情都捅出来,你不是帮着她吗,我看你这次,还怎么帮,还怎么护着她。

“想必前不久宋老爷子您收到了一封来自于德源大师的书信了吧,若我猜的没错,您知道已经是假的了,没错,那确实是假的,是我丈夫命了一个叫宣和的和尚模拟了德源大师的笔迹写的信。”

宋老爷子和宋老太一脸平静。

而宋川等人,有点震惊。

裴于正这么做是为了裴素清吗?不过想想怎么总有些地方不太对劲。

按道理来说,宋梓辄和温桐命理不配,那些看他们不顺眼知道他们在一起,不应该是开香槟庆祝吗,为何却有种想要棒打鸳鸯的感觉?

“想必大家应该都好奇,命理不配,我丈夫应该巴不得他们在一起,却为何反了过来要拆散他们。”裴夫人目光落在了卫湄玉身上,那种逼人的视线,仿佛要将她灼穿。

卫湄玉脸色逐渐有点发白。

宋梓辄轻轻摇晃手里的红酒杯,饮了一口。

答案,就算不用说,已经在他们心中破晓而出。

“我可是好奇,我丈夫是怎么知道温桐这孩子是传说中的凤凰之女,生下来就是大富大贵之相的事。”裴夫人嘴角含着冷笑。

大富大贵之相,福泽过人。

一层层的迷雾剥开,被还原了真相。

凤凰之女,大富大贵之相。

难道,以温桐现在所拥有的,难道还不够证实一切吗?

虽小时候因为父亲而生于平凡,可她哪一处是平凡的,生的落落大方,优雅温婉,知书达理,观其眉目,就知道天生不凡。

虽传她在设计上剽窃了大学同学的作品创意,但是她依然凭借实力混的风生水起,甚至得到了宋家大少,那位清傲不羁的男人,万千宠爱。

再后来,谁不知道她是安家安传瑞,天威集团董事长的孙女,易家易世明的外甥女,光是她的身份,还不够矜贵?

纵使有人花心思在背后摸黑她,但不管怎么样,他抹灭不了温桐的不凡。

于是,端倪露出,他必败无疑。

裴夫人有报复自己丈夫的快感,可眼角残留的却是无尽的悲凉,她嫁给他,忠诚他,为他生儿育女,到头来,她得到的是什么,不过是一段失败的婚姻。

宋家震惊不已。

大富大贵之相,那是和他们宋家天生绝配的啊,若不是阿辄初衷不改,那就失之交臂了。

裴夫人今天爆的料足够多,多的令人有些消化不良。

足够将裴于正推至万劫不复当中。

“我为我丈夫所做的一切深感抱歉,若是可以,我希望你们宋家,不要将裴家的基业毁于一旦,就当是我将事情说出来索要的报酬。”

不用毁了裴家,拉裴于正下台,毁灭他足以,他们裴家不是没有继承人。

宋老太看着她,“宋家答应你这么请求。”

宋家,向来做主的,从来不是宋老爷子,而是宋老太。

军政两方的大事,宋家男儿掌权,家事,自然是女方掌权。

裴素清早已怔晃在了原地,久久不能回神。

裴于正主导了三件事,一是宋梓辄在专会上受伤的事,二是将德源大师的书信偷龙转凤,三是寻了人在婚事上闹事,并且利用了田展博。

田展博一直这么挤兑宋梓辄不是没有原因,正因为这个原因,被裴于正利用了而已。

而裴于正所做的一切,和卫湄玉脱不了关系。

裴夫人这么说,宋少将不会不明白,他眼睛很红,双手紧紧的握着,似乎在隐忍着自己体内喧嚣的怒火。

天上的白云正巧遮住了阳光,在它被风吹走后,暖融融的阳光又撒落,一场婚礼前的闹剧,回归了平静。

裴夫人没有在留下来参加婚礼。

而裴于正,不知何时,已经被赶了出去。

“刚才发生的小愉快还望大家不要往心里去,最好就是自动删除记忆。”林子阳在台上拿起了麦克风笑不露齿的说了句,最后又用了英文道,“刚才发生了点意外,还望各位不要介意,婚礼仪式,马上开始。”

瞬间,恢复了其乐融融的场面,大家对刚才的事闭口不谈。

说来说出,就是裴于正不知出自于什么原因要拆散新婚夫妻,他们想,大概是为了裴素清。

但是知道点什么的人,可不这么想。

特别是裴夫人最后那别有深意的一句话。

安老爷子和易家人见事情处理妥当,就没有在追究。

后又在陆二少,何向晚的引领下,双方和宋家的几位长辈算是第一次打照面。

何向晚向安老爷子和易家人介绍着宋家,她唇角带笑。

很快,三个家族的人已经相谈甚欢。

唯独,卫湄玉,显得格格不入。

在宋梓辄的婚礼,她名义上就是后妈,而且还是坏事做尽的后妈,能有什么面子可言?

是是非非,家丑不能外扬,有什么事,等婚礼结束后再说不是吗?

休息室内。

温爸爸,温妈妈和温桐聊着天,赵佳,向初瑷时而会插上两句话。

温妈妈笑着打趣,“你们几个姑娘,今晚来了不少优秀的男生,若是有看上钟意的,可以让阿辄介绍给你们,你们也不小了,是时候找个对象成家了。”

话糙理不糙。

今天来的青年才俊,十指都数不过来。

赵佳等人就只能笑笑,再帅再多金都不是他们的,要是真能遇上合适的,真是踩狗屎运,大发了,不过她们不是什么有钱人家的小孩,人家看得上才行呀,他们看上,她们要顺眼喜欢才行。

做人要有追求,对选男人,要有质量保证才行。

不然,退货都难。

温桐穿着婚纱,手里拿起一块糕点,安安静静的听他们闲聊。

突然,休息室的门被人敲响了,“新娘,准备出场了。”

于是,他们立马正经了气啦。

婚礼的交响乐已经响起,在婚礼主持的宣言下,伴娘姐妹先走出场,在宾客的掌声下,温桐牵着温爸爸的手臂踏上了洒满了白色玫瑰的地毯,可爱的花童云云在身后跟着。

微风吹起,头纱飘扬,温桐嘴角含笑,梨窝浅浅,清澈大眸亮如晨光。

宋梓辄站在前方不远,目光深情,落在温桐身上。

两分钟的时间,不长不短。

温爸爸把温桐的手给了宋梓辄,“小桐,以后就交给你照顾了。”

宋梓辄握住她的手,与其十字紧扣,“我会的,爸。”早在他诱拐着人去民政局登记,他就有此决悟。

温爸爸深知,所以心甘情愿的将温桐交给宋梓辄。

他相信,在两人的爱情里面,不是只有一方将爱深入了骨髓。

宋梓辄骏颜笑开,他转头看向婚礼主持,“我可以现在掀开头纱亲吻我的新娘吗?”

婚礼主持一下子反应不会,他润了一下喉咙,“当然可以。”

婚礼,要是按常规走,那就太没意思了。

再说,宋大少爷,你确定你那是询问的语气?

温桐有些羞窘,有些慌张失措。

宋梓辄掀开头纱,笑意盈盈。

台下两边的宾客欢呼声,鼓掌的声音,再度响起。

盖伦慵懒的倚在一边,他问一边在跟一个中国美女调情的碧昂斯,“那个真的是你老板?”

就在刚才,明明还是高深腹黑的罗刹面孔,如今眨眼一变,就成了深情款款的清贵公子的模样。

碧昂斯,“你可以认为,在老板娘面前,我们家老板才变得稍微有点人情味。”

好吧。

不止盖伦这么觉得,与上官徐一起来的那十几个外国人同样讶异不已。

宋梓辄手勾着温桐的腰间,温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间,说的直言,说的令人怦然心动,“很早之前,我就想当着所有人的面亲你了。”

想在在所有人面前,宣誓他的独占权。

果真是独裁又危险的男人。

------题外话------

卫夫人下一个章节就可以解决掉了。

怎么说,是个可怜的女人,她将自己平静又安稳的生活彻底毁掉。

卫湄玉利用裴于正,其实好早之前,我就设了个点,就是裴家有一段描写,他们在吃早餐,而那时候,裴夫人就已经不对劲了,o(╯□╰)o,下章再详细说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