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9我们离婚吧/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心漏了一拍,跳的有些杂乱无章。

相处越久,她对宋梓辄就越没有抵抗力,这算好事还是坏事?

音乐轻柔,碧蓝白天。

宋梓辄的吻已经落了下来,温柔的不像话,唇间,是胭脂口红的一种淡香,他坏心的舔掉,然后细细的咬着她的唇不放。

他的吻总是容易让温桐沉沦。

反手勾住他的脖子,微启唇,回应他的情意。

台下的人纷纷用手机拍下这一幕。

上了一点年纪的,思想比较保守的,比如温爸爸和温妈妈,看见他们女儿和宋梓辄亲吻的场景,老脸一红。

明明就是亲吻而已,可却有种十分旖旎的感觉。

太甜了。

宋梓辄有些亲上瘾了。

他亲着人的时候,只觉得身体越来越烫,有点无法控制,只想索取的更多。

温桐喘着气,脸颊烧的红了起来,脑袋混混沌沌,唇齿间还是男人的气息,挥之不去。

“阿,阿辄?”趁换气的空隙,她动情的喊了一声宋梓辄,粉腮红润,声音有点轻颤酥软,她想,再亲下去估计要着火了。

婚礼主持靠的太近,他都不敢仔细看。

他偷偷看一眼的时候,似乎被宋梓辄察觉,吓得他连忙抬头望天。

宋梓辄眼睛有点红,他终于放开了人,眸光微眯,狭长的凤眸倾泻了一股妖孽的味道,他心情很好,在被他亲的微微红肿的唇上又啄了两口,“对不起,我没忍住。”

温桐真是连耳垂都红透了。

陆二少抬哄了,吹了一声口哨。

立马,台下的人轰然一笑。

熟知宋梓辄性子的人都在想,想不到你宋老板也有今日。

化妆师连忙上前,想要看看妆。

宋梓辄却问她要了纸巾,给温桐擦拭唇边残留的水渍。

化妆师手里拿着一只润唇膏,瞧瞧,唇都被吮肿起了,她连忙涂上,又涂上唇蜜,搞定。

婚礼继续。

婚礼主持又润了下喉咙,“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大家好,在这美好的日子里,我们迎来了宋先生和温小姐的新婚日子…”婚礼主持说的激情澎湃,抑扬顿挫,“据擅观天象的权威专家说,今天是成婚的黄道吉日,早晨起床似乎还能听到鸟儿的欢雀,而两位,终于走上了这神圣庄严的婚礼现场。”

在他说完一段话,交响乐队立马奏响了婚礼进行曲。

他问:“宋梓辄,请问你愿意娶眼前这位小姐成为你的妻子吗?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相亲相爱,永不分离。”

宋梓辄目光未曾离开过身边人的身上,他目光幽深,唇角勾起,道,“我愿意。”

婚礼主持看向温桐,他问:“温桐,请问你愿意嫁给眼前这位先生成为你的老公吗?无论是贫穷还是富有,无论是顺境还是逆境,无论是健康还是疾病,相亲相爱,永不分离。”

温桐笑着,“我愿意。”

“在此我代表大家,祝你们花好月圆,天长地久。”

宾客瞬间鼓起掌。

“那么接下来,请新郎新娘交换结婚对戒。”

陆成远的托盘上已经放了两个红色锦盒的对戒,对戒的设计简单,却有它的巧妙之处,现场有些做珠宝行业,一眼撇去,啧啧叹道,这婚戒打造的价值起码破亿元了,他呈了上去。

宋梓辄牵起温桐的手,拿起婚戒,往青葱玉指上套去,正好合适。

轮到温桐,温桐拿起男士的婚戒,在一次的将婚戒套上。

上次绿荫树下,阳光穿透树叶,两人定下情意,这次,众目睽睽,她将婚戒套入了男人的手里,向所有人宣誓,宋梓辄,是她温桐一人的,锁在身边,不给任何人肖想。

两人不约而至的看了对方一眼,然,大抵是男人的目光太炽热,最终还是温桐撇开了目光,不敢再对上去。

他们参加过很多对新人婚礼,但是眼前这对,他们感觉到了他们之间的伉俪情深,是外人没办法插足的。

如今,宋家和安家,还有樊城易家,已是亲家,在帝都,在樊城,他们的势力,日后真是无法想象,所以,心里头稍微起的一点幸福感瞬间被沉重所替代,有点头皮发麻,以后,谁还敢惹这家子人。

交换对戒后,宋梓辄轻吻温桐的额头,温柔缱绻。

赵佳,向初瑷不禁热泪盈眶。

看着温桐嫁给宋梓辄这种感觉真好。

他们之间的幸福很容易感染到一群为结婚的单身女士。

“小桐,恭喜你。”

温桐和宋梓辄牵手走了下去,迎上来的是赵佳,向初瑷,露茜,娄艺。

娄艺对于温桐邀请她在婚礼做她姐妹的时候,着实有点震惊,而她自从被爆出和温桐认识后,身价真是一路飙升,如今从一个三线小明星直蹦二线,且没有哪位金主敢潜规则她。

说到底,是托了温桐的福气。

“谢谢。”

婚礼仪式虽然结束了,但是宋梓辄和温桐还是要招待一下前来参加婚礼的宾客。

盖伦已经摇着酒杯,走到了宋梓辄的面前,宋梓辄见到上前的人,拿起酒杯和他的轻轻撞在了一块。

盖伦喝了酒,“恭喜你,里森,你的娇妻很优雅漂亮。”

宋梓辄听到好友对温桐的赞美,心情很愉悦。

在旁,温桐微笑着,“谢谢。”

温桐的声音说着英文的腔调,甜美却又独特,口音还特别的准。

盖伦高大英俊,本就是很出众的存在,场上已经有很多人在关注他了,他在美国的知名度,没有人不想巴结他。

“小桐,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在美国的好友,阿尔达比·盖伦。”

温桐面朝着他,说了一句你好,欢迎你来中国参加我们婚礼。

盖伦突然敞开双手,“拥抱一下?”

宋梓辄撇过去,深邃黑眸有点危险。

温桐笑而不答。

盖伦耸了耸肩,最后两人用了东方的礼仪握了握手。

不知什么时候,碧昂斯已经挤了进来,他擦了擦手热情无比,“老板娘,你好,很高兴见到你。”

温桐回手一握。

经宋梓辄介绍,碧昂斯是他美国公司的运营总监,以前的职业是名技术顶尖的黑客。

关于宋梓辄在美国成立的公司,名为K,主要做游戏开发,如今在全球都很火热流行的大型网络竞技游戏王者对抗就是他们开发的,游戏开发为主要运营项目,其次是投资,金融等等。

K集团发展至今,对美国的经济有一定的影响,据说,美国有九位不同领域的商业大佬,极其受美国政客青睐,其中,宋梓辄就是其中之一。

美国经济不同中国,至少比在中国还要来的危险。

很快,不少美国来的宾客纷纷上前祝贺。

婚礼上的应酬,是躲不掉的。

美国人自然不敢对宋梓辄的新婚妻子有任何小觑的地方,看她在中国的家世背景,十分强悍。

伊诺老师的知名,有不少混时尚圈的人纠缠着他,一时半会是脱不了身子。

除了跟新郎新娘道贺,还有他们的长辈,父母,当然是少不了一顿巴结。

安老爷子将温爸爸和温妈妈在身边,逢人就介绍,深怕别人不知道这是他儿子和儿媳似的。

要说婚礼开心不起来的,还有安家的旁系,明明不想笑,却非得强颜欢笑,不过他们也不傻,能结交一些有名有身份的人,对他们而言是极有好处的。

安明辉脸色一直很不好,他身边还跟着贺甜甜。

贺甜甜上前,“温桐姐,宋大哥,恭喜你大婚,祝你们新婚快乐。”她嘴巴倒是甜,借着温桐和安家的关系,借着她跟安明辉的关系,叫的是一个热络。

温桐看向了贺甜甜,“谢谢。”

安明辉抿着唇不语,很煞风景,他甚至心里讨厌贺甜甜对温桐的恭维。

“我听说你们明年要订婚,我在这里也提前祝福你们订婚快乐。”

贺甜甜笑着应下。

只有安明辉,听到温桐那么说,脸色更沉,他岂会听不出温桐的话里有话。

于是,场内有更多人知道了安明辉和祥泰珠宝贺家千金贺甜甜的订婚消息,于是,提前收到了不少看起来真心实意的祝福。

不过谁不清楚,他们是商业联姻模式,他们听说了安家旁系,也就是安传瑞的弟弟安振云,在安传瑞病倒住院那会举行了股东大会想要推他大哥下台,此等心思,不是想谋反是啥。

此时。

赵佳和向初瑷已经帮温桐挡了不少的酒,幸好,两人酒量甚好。

何向晚这边还算和谐,此刻,她面对的是国家的几个老干部,只见她和宋家的人站在了一块,与他们谈的正来,卫湄玉站宋君庭的左边,她站在宋君庭的右边。

她以前在部队当军医,部队的人都认识她,所以话聊得就比较来。

宋少将偶尔插上两句。

“来来来,干一杯,眨眼你两的孩子结婚了,明明,你两在我们眼里还是不懂事的孩子。”

宋少将见卫湄玉又往杯里倒红酒,他赶紧阻拦,“向晚她喝的酒够多了,我来陪您们喝。”

几位老干部见何向晚喝的脸已经泛红,“成。”

何向晚倒没跟宋君庭客气,说起来,要不是因为出任务的时候因为某个原因发生了关系,他们以前是拍档,默契好得很,现在,婚都离了,她本身就是直爽的姑娘,别扭了那么久,现在早就放下了。

只是有人并不这么想。

卫湄玉见宋君庭的举动,整个脸色大变,十指的指甲估计都得掐进手心肉里。

老干部们对宋君庭和何向晚离婚多少觉得可惜,命里注定有缘无分那也罢了,他们后来见卫湄玉脸色不太妥,就赶紧放过了宋君庭。

接下来,温桐手里的捧花也该扔了,在婚礼主持又炒热了气氛下,她将捧花以优美的弧线抛出,最终,捧花被向初瑷接在了手里。

向初瑷双手捧着花,有点不知所措。

不远处,一直忙着应酬的姚单目光落在了向初瑷的身上,看着她捧着花,哭笑不得,眼底溢满了柔情。

温桐抛了捧花,不少人要求跟她合影。

后来,在婚礼主持说了仪式结束可以回到酒店内参与下一轮的宴席时,温桐被化妆师带回了休息室换上了礼服,礼服很漂亮,也是出自于伊诺大师之手,十分抢眼的冰蓝色,紧紧的裹着姣好的身段,宛如美人鱼的鱼摆。

温桐看到那七八厘米高的高跟鞋时,“换一双平底的。”

宴席的会场。

宾客们已经回到了场内。

美轮美奂的水晶灯,柔美的音乐。

赵佳一直在喝酒。

作为在场的青年才俊,他们对于赵佳的酒量,着实佩服,并且有点刮目相看。见她这么能喝,玩心大起,一直轮流的跟她敬酒。

新郎新娘不敢捉弄,伴娘总可以吧。

赵佳喝的嚣张,哪会不知道那些人的心思,不过见他们玩的不过,就一直喝着。

“小佳。”

赵佳听到有人叫她,回头一看,是温随风,她记得以前他和温桐的关系还行,而且混学生会的时候,他还蛮照顾自己的,“随风大哥。”

温随风见赵佳已经喝空了两瓶红酒,“你喝这么多?”

赵佳呵呵一笑,应酬的时候喝到吐都有,这还好吧。

“这不是温随风嘛。”

温随风对其中一位人笑着回应,“是我。”

他以前在帝都念大学,碰见熟人并不奇怪。

“想不到你也能来参加这场婚礼,小子,现在混的不错了嘛。”那人道,语气揶揄。

“哪里,雷少说笑了,我只是来参加我堂妹的婚礼而已。”

温随风话一出,其他人的神色微微起了变化。

那位雷少有点尴尬。

赵佳在旁,默默不做声。

过会,温随风终于走了。

称呼雷少的男人朝他旁边的男人吐槽了句,“高灏,他是来向你示威的吧。”

高灏没说什么。

温桐换好衣服之后出现在了宴会里,她站在宋梓辄身边,勾着他的手臂,游走在各界人士中。

这一天里,他们都很忙。

两人的婚礼,举办的有点轰动。

风华酒店是有史以来最热闹的一天,宾客在停车场停放的车子哪辆是不名贵的,单是那阵容,就十分惊人。

门口的记者始终没有离开,有的甚至为了拍取婚礼现场的照片,租用了直升机从上面往下拍。

宴席举行到一半后,双方的亲人都往准备好的休息室去了。

到了时辰,该是给双方父母敬茶的时候了。

很快,温桐又换了一身古色古香的潮绣褂皇,衣服上绣有仙鹤,灵鹊,一针一线,如鬼斧神工,这衣裳又是以盘扣闻名,此等独特的衣裳能驾驭的人少之又少,不过,她穿在身上,十分合适,衬得她肌肤更加的雪白,眉目盈盈,笑容浅浅,很养眼。

宋梓辄同样换了衣服,衣裳上绣有霸气的龙体,映着那张俊朗的面容。

才子配佳人,绝了。

茶准备好了。

安家,易家,宋家,齐齐聚集在屋内,还有与宋家交好的陆家人都在。

两家父母坐在檀香木椅上,正主的位置。

卫湄玉见着脸都绿了,她才是宋家的大夫人,宋君庭的合法妻子,按道理来说,宋梓辄和温桐理应也该给她敬茶,然而,她却被晾在一边,不闻不问。

屋内的喜悦,她是一点都察觉不来。

宋君庭更是不看她一眼。

他们婚礼结束后,她不知道她要面对的将是什么。

眼前的场景,看在眼里,就像一根刺,疼的她连忙移开双眼。

温桐给宋家老爷子和宋老太敬了茶后,接着端茶递给了何向晚,“妈,喝茶。”

何向晚接过,喝了一口笑道,“媳妇的茶,怎么喝都是好的。”

“爸,喝茶。”

宋梓辄同样不例外,给安老爷子敬茶,给温桐父母敬茶。

婚礼一天的行程,进行的七七八八了。

不过洞房的时间还没到。

外头的宾客,有的宋梓辄还没来得及招呼,所以接下来,他还有的忙。

“累不累?”

温桐摇了摇头,与他的婚礼,她的疲惫被激动和喜悦替代了。

不过怀有身孕,体力她多少有些吃不消,忙一会她就得填饱一下肚子。

“你休息一下,酒店顶层房间是我的,等我忙完了,我们就回家。”亲了亲人,宋梓辄道。

温桐点头。

于是,在酒店服务员的带领下,温桐去了原先宋梓辄住的房间,房间弄得也很喜气,她脱了脚上穿的绣花鞋,头上的首饰已经摘了下来,倒在床上,闭上眼睛,没一会,意识沉沦,她已经睡着了。

夜色降临,城市的灯红酒绿,川流不息。

裴素清不知道自己怎么从宋梓辄的婚礼回到家里的,她回到家里,就听到了书房,她父亲和母亲的争吵声。

“金善,你为什么要这儿做,为什么,你毁了我,你开心了?”裴于正像极了一个发怒的野兽,他揪住了裴夫人的衣领,脸色狰狞,咆哮着。

裴夫人觉得可笑,“我以为你不会在乎自己失去的,你气?你是在气我毁了姓卫的那个女人吧?”

裴于正被戳中了心思那般,一时说不出话。

裴素清站在门外,捂着嘴,眼泪一直往下流。

她不明白,明明父母之间相处和睦,怎么一下子就崩离析了。

而有的时候,精神出轨永远比肉体出轨更令人难受。

“你想着她的时候怎么就没想过清儿,没想过我,我是那么的信任你。”

“你以为是我主导的一切吗?你真是太看得起我了。”她,至始至终,也是某人手里的诱饵而已。

裴于正愣着,精神仿佛失常了那般,他眼神麻木,无神,嘴里念叨,“湄玉,湄玉…”

青梅竹马的感情,一喜欢,就再也放不下。

裴夫人听得心痛,很快声音冷了下来,“我们,离婚吧。”

此刻,从婚礼现场回宋家的宋君庭,下了车后,他对卫湄玉道,“你跟我,来书房一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