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0独宠一人/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该来的总是会来,想躲都躲不掉。

宋家人纷纷看向她,心中隐约猜到了什么,甚不是滋味,十分的沉重。

人一旦做错了事情,得花多长的时间去挽救。

卫湄玉拽紧了衣袖,跟着前面的那人,往书房去了。

书房一阵肃静。

宋君庭进房后忍不住抽了烟,烟雾缭绕,层层叠叠,不知是迷蒙了谁,他现在这心啊,真是比扭麻花状还抽疼着。

“你都干了些什么?”冷硬的质问,无奈,愤怒,种种的情绪充斥在心头。

卫湄玉进来,就没怎么说话,她现在喉咙就像卡了一根鱼刺。

“是要我一条一跳的给你数出来吗?”

宋君庭在知道了卫湄玉偷偷的背着自己针对宋梓辄,偷偷搞着破坏,那不是别人,那是他的亲儿子,而他和她,几十年的夫妻之情,怎教他不伤心。

“你早就知道小桐是天生的富贵之命,你却一直和着裴于正,有心隐瞒,有心拆散他们,背地里搞了那么多的小动作。”

“你就占着裴于正对你那点心思利用他,知道他不会拒绝你的要求,你可有想过,他有妻有女,你良心过得去吗?”

“你甚至还背地里私自找温桐的父母,找人挤兑他们,显得你高贵多了不起是吗?”

“这么多年了,你心里到底在想什么,我们宋家哪对你不好吗,我有什么地方委屈了你吗?”

宋少将越说越激动,整个人的神色睚眦欲裂,手背上的青筋因为生气狰狞而起,甚至,就连是眼眶都红的有些可怕。

他更因为自己和何向晚的事情,在她无怨无悔的还选择嫁给他,那时候,他还怕自己委屈了她。

卫湄玉的脸色可谓是惨青,连连被训,她心中的委屈就像是洪水猛兽,堤坝被冲毁,她跟着失控,“我就是看不惯宋梓辄是你的儿子,看不惯你心里头想着的儿子只有他,礼贤在你心中,都没有他一分重量。”

“他就是我心中的一根刺,我就见不得他过得好,因为他跟何向晚,你可知外界的人怎么说我,你为了你的儿子,先是和我解除婚约,娶了何向晚回宋家,如若不是她和你命中真的注定不适合,你们是不是就会这样过一辈子了。”

宋君庭却冷眼看她,他对待阿辄和礼贤,从来都是平等的,宋梓辄小时候被诊治为有心理疾病,那时候为了开导他,他才把重心放在了大儿子身上,可是礼贤,他也没忘记过。

说到底,卫湄玉就是见不得宋梓辄是他和何向晚的孩子。

“你就只看到了自己的委屈,卫湄玉啊卫湄玉,我从来没想过你的心这么小这么狭隘。”

卫湄玉两手紧握,唇已经被她咬的流血了,她踉跄的往后退了一步。

要说最怜的是何向晚吧,他跟她明明没有情,却因为任务为了救他把自己的清白给了他,最后怀孕,“她是为了孩子自私了一回,可她从没想过要跟我过一辈子,她生完孩子就已经打算和我离婚去美国了,我那时早已经跟你说过,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

“从头到尾,都是我愧对了她,而不是你卫湄玉。”

“是啊,我就是妒心重,我就是个妒妇。”她痴痴的嘲讽了自己一句。

“和离吧。”

当下,卫湄玉惶恐,心重重的一颤,不可置信那般,她别过头,“我不会和你离婚,宋君庭,你休想。”

两人大吵一架,吵架的声音从书房穿了出去,闹得楼下的佣人心慌不已。

之后,卫湄玉回了房间,只听到窸窸窣窣的东西碎掉的声音哐哐当当的响起,饶人不宁,哭哭啼啼的声音一直幽幽戚戚,歇斯底里,从未停息。

宋家人叹息。

其实,在宋君庭十岁生辰的时候曾有大师说过,他情路坎坷,颇为多折,虽能儿孙满堂,最终的结果只会孤身一人。

宋君庭不善表达,但在他把卫湄玉娶进门后,他不就是拿自己的人生赌一把吗?

到头来,还是输了。

“老太婆,你说咱们大儿子的情路怎么那么苦啊?”宋老爷子暗自伤神。

宋老太目光深远,“宋家的好命,大概是老天爷看着也嫉妒了吧。”

宋老爷子,“…。”老婆子,你的玩笑是一点都不好笑。

不过兴许是呢。

·

风华酒店的热闹从未间断,陆二少带着一票子兄弟,跟着宋梓辄,兴许是想着过后闹洞房。

宋梓辄找来手机看了看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就过了凌晨了。

新的一年即将来劲。

“宋总,你的心思可不会跑了吧。”

“就是,瞧你这模样怕是想新婚妻子那去了。”

大家喝高了,嘴巴守不住,再说,今天是宋梓辄的大喜日子,开点玩笑,不至于得罪人。

宋梓辄可不否认。

“不过宋总,今晚你想洞房,我们可不会就这么放过你,对吧,陆二少。”

陆成远畅快的又喝了口红酒,一把将酒杯高高举起,笑的淫邪,“没错。”

“宋梓辄你个腹黑狡诈的大奸臣,平时就知道剥削本少爷我,今晚你洞房,看本少不闹个天翻地覆,你甭想安心找温桐亲亲我我去。”

众人面面相觑,艾玛,陆二少这喝的兴致太高了。

“兄弟们,你都不知道,我今年赔钱都陪了两亿多了,全给宋混小子骗了去,贼心疼哟。”

卧槽。

真的喝醉了,开始口不择言了。

酒杯猛的搁在了桌上,“宋家没一个好东西,全都是没良心的。”说完,舒服的打了一个饱嗝。

宋祁,宋傲,宋承泽,宋民航,“…。”

“陆二少你喝多了,可别喝了,再喝你闹洞房的心思就完成不了了。”

“去你的,我没醉。”

通常醉的人向来都不承认自己醉。

宋梓辄墨眉一扬,声音清清朗朗,平平静静,还有几分幽怨,“我洞不了房。”

这又是何解?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宋梓辄笑着解释,“前几天小桐查出怀孕了。”他得禁欲。

众人一听,露出颇为可惜的面容,但是新婚妻子查出怀孕,喜上加喜,是个值得庆祝的喜事,而温桐,宋家大少夫人的位置坐的更加巩固了。

“宋少,恭喜,恭喜。”

“谢谢。”

宋梓辄举杯与众共饮。

林子阳从外面进来,“老板,车子准备好了,可以去新房那边了。”

听闻,过了会,新郎离席。

其实,一整天的交际,大家都累了,有的喝的醉醺醺的,索性就不回家了,留在酒店,继续玩,挨不住了,找酒店经理开个房间,倒头大睡即可。

最累的莫过于赵佳等人,回房里倒头一睡,没了感觉。

而温爸爸,温妈妈还有何向晚,回了纵横槟城的别墅住,他们在清点着今天收到的利是和宾客送给两人的新婚礼物。

温爸爸手一拿摸过一个利是,打开一看是张一千万的支票,他刚已经拆了好几个利是了,哪个都是千万上的红包。

“帝都的富豪出手真是阔绰。”温妈妈叹了句。

“这些算什么,以阿辄和小桐的身份,一千万的礼数算少了。”何向晚笑了笑,回。

除了利是,还有的一些事地契,跑车,珠宝等等,都是些价值千金的礼。

风华酒店顶层的房间,红烛摇曳,空中弥漫着一股馨香,红色大床上的人儿,唇红齿白体透香,风度翩翩晒鹤翔,她睡的正香甜。

宋梓辄一身大红新郎红袍,指腹轻轻描绘着她精致的五官,见她嘴唇微微张着,骄人美艳,令人心猿意马。

他低头擒准人的唇,细细品尝,细细琢磨,轻吮。

睡梦中,温桐感觉有温暖的气息朝她袭来,气有点无法喘过来,睫毛轻颤,湿润的张开,唇齿一张,带着酒香醉人的亲吻铺天盖地的朝她袭来。

唇舌被纠缠嬉戏,温桐抵不住这般热情,她喘着气,忍不住一声嘤咛从唇间逸出,就像鲤鱼跃出了水面,有点无助被动,于是,睡意全无。

温桐平着气息,对上那双泼墨般的眼睛就像兑了水一样,只余留清浅柔和的深情。

“醒了?”

这样还能不醒吗?

“饿不饿?”

温桐摇头,“你喝了很多酒,有没有吃过东西?”

宋梓辄听着怀里人的声音,瞳孔深邃,“吃过了,走吧,我们回去。”

两人的新房依然是在纵横槟城的别墅区,不过不是先前住的那一栋,而是隔了两条街道,比先前的别墅还要大,还要豪华的一处。

车子在酒店门口静等,在不少人的跟随下,两人上了婚车。

紧接着,陪送的婚车一路跟随。

新房的别墅,全都是按温桐的喜好。

“成远不是一直嚷嚷着闹洞房的吗?怎么晚上没有人跟过来。”两人牵手进去,温桐觉得好奇,就问了。

“他醉了。”

宋梓辄心思叵测,他的洞房之夜,就算吃不上肉也不能让陆成远这货给毁了。

温桐恍然,醉了啊,难怪,听了后,笑意浅浅的瞥向了男人。

回了新婚房间,宋梓辄找来湿纸巾,给人卸妆。

温桐的肌肤白皙,没怎么打粉,将眼妆卸去,那双眼睛还是清澈盈盈,漂亮的不行。

“在这里等我一会。”

宋梓辄嘱咐完,就出去了。

房间没有开灯,只点了蜡烛,婚床上的被子,是腾云驾雾的仙鹤,绣的精致,绣的漂亮,坐在床边缘,笑容未曾停过。

伸手一摸,感觉被子下面似乎藏了什么东西,心中升起疑惑,她掀开棉被,发现里面藏着很多包装精致的礼物盒,她数了数,有二十六份,和她的年纪,正好对上数。

她怔了一下。

这时,宋梓辄捧了一个小蛋糕走了进来,蛋糕上的蜡烛微微晃晃,他捧着靠近,她才发现,蜡烛上面雕刻的小人,是她的缩小版,“生日快乐,小桐。”

温桐感觉心口因为男人的举动被扯的更大了,她看着眼前精致的蛋糕,内心难掩的感动,“谢谢,我很喜欢。”

“许愿吗?”

温桐晃了晃头,她吸气一呼,把蛋糕上的蜡烛吹灭了,“吃蛋糕。”

宋梓辄眸里含笑,他拿起叉子,弄了一小块,“我喂你。”他喜欢极了喂她吃东西的样子。

一边吃着蛋糕,她问,“床上怎么会有那么多的礼物?”

“不多,从你刚出生到今日为止的,一份不落。”

温桐一听,恍了恍,随后一笑,宋梓辄对她的宠爱,只增不减,按照这般下去越发不可收拾的样子。

情逾骨肉,也不为过。

“阿辄。”

“恩?”

温桐伸手摸了摸他俊朗的脸,她突然又笑开了,像个得了玩具了小孩开心雀跃,过了会她问,“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吃蛋糕?”

蛋糕,她不能独享啊。

虽然,宋梓辄并不爱吃甜食。

烛光朦胧,眼前温婉的人儿笑的甜美,柔软的唇角站着点奶油,宋梓辄目光一沉,声音低哑的回,“恩,吃。”

听见回答,温桐想要拿过叉子弄一块,哪知,宋梓辄将蛋糕搁在了旁边的床头柜上,再度亲了上去,醇香,甘甜,引人上瘾。

只是这吃,却是吃她嘴里的?

亲着亲着两人的呼吸就乱开了。

忽而男人一手扣住她的腰,声音低沉好听,“坐我身上来。”

一搂一抱,温桐很轻松的横坐在了男人的腿上。

“好香。”

温桐脸一红,今天她洗澡时,浴缸里被放了精油和花瓣。

修长玉润的十指开始觉得温桐的和服很碍眼,他开始一颗一颗的解着盘龙扣,衣衫尽乱,一手溜了进去,触及肌肤滑腻时,他流连忘返,解开最后一层束缚。

亲缠了好久,宋梓辄隐约失控。

床上,摆放整齐的礼物已经弄得乱七八糟。

宋梓辄压着人,呼吸很重,隐约失控。

只是夜色,还早,有罪受。

只能尝鲜,不能深入。

·

隔天一早,国内关于报道宋梓辄和温桐婚礼闹得满城皆知,在美国,照样不例外,已经刊登上了最新一期的报纸。

婚礼的现场的视频照片很快被网友收集了出来。

据网友统计,帝都宋家大少爷花了上百亿娶了温桐回家,千金娶娇妻,喜结连理,此消费的金额,令人叹为观止。

年纪轻轻,岁数未满三十,身上累积资产已经超过千亿,样貌生的英俊朗朗,你说这不是遭人眼红的吗?

光是温桐穿在身上的那套婚纱,已过五千万,水晶做的婚鞋,那天所带的珠宝,还有那一身褂裙,头冠,王中之王,历史价值非凡,世上仅此一套。

不提包下整个风华酒店的会场,数亿改装修的婚房,还有接送的婚车,细数之下,啧啧,吓得人一哆嗦。

纵使先前网上网友因为她剽窃设计创意的事给她破的脏水不少,只是,起不到一丝作用,碾压不过她的风光无限。

由此,温桐的身价,真是蹭蹭蹭的往上升,一举跃为京城最矜贵最具价值的女人,没有之一。

但是有的媒体依旧抓着她剽窃设计作品的事不放,为此,又赚了不少的点击率。

还有媒体发现了,曾传出炎宇集团总裁严楚涯喜欢温桐,还追过她,在温桐的大婚之日,严楚涯没有出席,只派了助理送去了祝福和大礼。

后来炎宇集团做出回应,严楚涯之所以没有参加婚礼,是因为去了国外出差。

紧接着,一组关于宋梓辄陪着温桐去医院的照片流传出来,事后圈内的人出来证实,温桐怀了身孕。

陆二少难得有一回接受了媒体的采访,“给我小侄儿的红包已经准备好了,就知道你们夫妻脚步快,刚完婚没多久很快娃又得出来了。”

不过中国媒体没办法挖出国外来的宾客的身份,要是挖出来了,在帝都绝对会引起更大的轰动。

早上,温桐醒来,穿着睡衣,四肢发软,红色棉被映衬的肌肤,吻痕点点,她坐在床上好一会,脑子才慢慢清醒过来。

房间已经被清扫干净了,她起身下床,腿有点颤抖,站稳后才去浴室洗漱,洗漱完后往换衣间去,偌大的衣柜,一边是放宋梓辄的衣服,另一边则是她的,打开一看,发现里面挂满了她的衣服,她随手拿了一件高领的黑色长款针织套上,往楼下去。

厨房里传来声音。

宋梓辄手里拿着汤勺,将切碎的姜葱倒进了电饭锅里面,他在煮粥。

温桐朝他走过去,进去后,发现垃圾桶有失败品。

“阿辄。”

“醒了?先喝点牛奶。”

温桐眸里含笑,恩了一声。

“阿辄,你真好。”

宋梓辄将牛奶泡好,试了试温度,他才将牛奶递过去,低声笑道,“只对你好。”

独宠一人,足矣。

“家里人都知道你怀孕了,待会我们要过去一趟。”

安家,宋家,易家都知道温桐怀孕,乐的不行,所以一早的就聚在一起商讨给孩子取名的事了,可见热忱的度,有多高。

温桐点头。

因为怀孕,婚后蜜月得暂时搁置在一边,不过可以提前计划,等有时间了再去。

于是,两人在填饱肚子后,两人往先前住的别墅过去。

元旦节,家里人齐聚一堂,热闹非凡,客厅的电视机还开着,里面还重播着某个电视台的跨年晚会。

已为人母的都有生孩子的经验,在温桐宋梓辄过来后,就一直传授着经验,孕妇该忌口什么,平时要注意什么。

一聊时间过得很快,眨眼下午,两人和家里人吃了顿晚饭后,温桐随宋梓辄去见他在美国读书的同学,因为婚宴来的宾客太多,他们难免有地方照顾不周。

帝都皇家休闲会所。

这里的娱乐设施足够他们不会觉得闷。

VIP的室内娱乐房间,既是有保龄球,桌球,乒乓球等室内高级运动,还专门设置了调酒的吧台。

宋梓辄请来的同学,大部分都是外国人,有两三个是美国华裔。

唯独上官徐是地道的中国人。

宋梓辄和温桐携手出现,男才女貌,两人还穿着相同款的黑色毛衣。

与此同时。

和宋君庭大吵一架的卫湄玉没有再待在宋家,一夜过后,她整个人显得憔悴了不少,她坐在安静的咖啡厅里,看着外面川流不息的人群,眼神空洞。

不久。

裴于正出现。

卫湄玉见到他,她开始哭诉,情绪十分激动,“于正,他要跟我离婚,你说我要怎么办,他居然要跟我离婚。”

人在无助的时候大概都想找个人哭诉,而卫湄玉能找的人,似乎只有裴于正了。

“金善,我已经跟她离婚了。”许久,裴于正说了句。

卫湄玉愣住,整个身体已经僵直。

裴于正却突然抓住她的手,“湄玉,你跟宋君庭离婚吧,你跟他在一起,不是从来就没开心过吗,你别管他了,跟我一块过吧,我们去国外,重新开始生活了。”

在金善提出离婚后,他立马答应了下来,想都没想。

本来他对金善就没有感情,心里念着的都是卫湄玉,所以卫湄玉找他帮忙的时候,他很激动,两人终于再次有了交集,他终于又可以和以前一样去靠近她。

卫湄玉突然抽回了手,“于正,你在说什么,我是不会跟他离婚的,还有你怎么就跟金善离婚了,我们都是上了岁数的人,怎么能说离婚就离婚。”

裴于正的脸色有点古怪。

卫湄玉终觉得裴于正的想法有点不正常。

“湄玉,他要跟你离婚你为什么不离,你只要离了婚和我在一起在共组一个家庭,我们一定会很幸福的。”裴于正的语气很急切。

卫湄玉摇了摇头,“你错了,你不该这么想的,于正。”

裴于正心里很生气,他从小唯一的愿望就是娶卫湄玉成为他的妻子,几十年了从未改变,逐渐成为了一种偏执的想法。

哪知,一下子就被心爱的女人否认。

卫湄玉惶恐不已,她抓起包包,“于正,我想你应该要冷静一下,我先走了。”说完,她起身离开。

夜真的深了。

在卫湄玉打的准备离开的时候,一辆黑色轿车停在她面前,门一开,她被扯了进去,争执之间,里面的人用帕子捂住了她的嘴巴,瞬间,她失去了知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