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2气势不能输/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动的婚礼过了两天在帝都热度仍然未消减,因为温桐怀孕的缘故,蜜月推迟,不过工作上的事两人仍然要继续。

两人在家里休息了两天。

宋梓辄的工作一直有属下来安排吩咐,但是有些重大会议还是需要他亲自上阵,动用资金较大的文件需要他过目,他堆积的工作层层如山。

“Boss,你什么时候可以回美国?”

碧昂斯坐在沙发上,询问着埋头工作的男人。

宋梓辄没有回应。

他垂着头,“Boss,你再不回去K那些股东可是有意见了。”堂堂全球前一百强的K集团的CEO不坐镇本部,反而是坐镇小小的中国分公司,那些股东定然是这么想的。

不止如此,Boss在他们心中的形象已经升级为荒废朝政,不务正业,身埋女儿香的昏君。

宋梓辄批阅完一份文件,头稍微往后仰,他用着漫不经心的语气,“谁对我有意见,你让他们呈份报告上来。”

碧昂斯努努嘴,美国公司的股东就算是对你有意见都不敢在你面前吱一声。

在K集团里,能威胁男人存在的根本没有,在那只有一种形态,他是君,而他们是臣,一开始并不是没有人不想谋反,事实上真做了,最后的下场,是他把自己搞的倾家荡产,不过,强强竞争,内部没有隐患,外部施加的压力依然存在。

美国经济界大佬那么多,不难保证他们对K不感兴趣,尤其是,K的CEO,还是一名地地道道的中国人。

在美国,不少的中国生意人,但是发展成如今庞大规模的寥寥可数,谁都会宋梓辄上几分心思,哪知,他们Boss倒好了,在K集团根基稳固没多久就跑回中国。

碧昂斯想宋梓辄回美国,实则他是想减轻自己身上如今的重任,身为运营总监,集团上上下下没有他不操心的,他如此放荡不羁的一个人物,整天被工作缠身。

宋梓辄靠了一会,觉得舒服了,他坐正身姿,瞥向碧昂斯,“好好享受你现在的假期。”

碧昂斯,“·····”Boss一定是魔鬼派来折磨他的,天妒英才啊。

在天和区琪利亚店面的休息室。

琳姐的安排下,B市本部的管理层一度飞来帝都进行了一场重要的会议,长达一个多小时。

新的一年来临,温桐对于琪利亚的发展有了更高的要求。

16年半年来,琪利亚聘请的设计师不再是只有露茜一人,后面陆续入职的设计师有两名,他们都是温桐看过设计作品后亲自挑选的,一名是陈焕善,男性,二十二岁,大学毕业不久,没有太多的工作经验,另外一名是楚肖肖,女性,二十七岁,有五年的服装设计经验。

前者刚出社会,他的思想不复杂,心态放的好,他设计出来的作品,在秋冬季那一期的款式上架一款式发硬很好,不久后成为琪利亚三大热销的服装之一。

后者在职场打滚多年,有很多老道的经验,她上架的款式每款销量都不错。

露茜比他们更有天赋,她已经决定了参加今年春季华美全国设计大赛,如果能晋级前十,则会跟其他国家主办方的前十名进行PK淘汰赛制。

其他国家的主办方还有意大利,英国,法国,俄罗斯,美国。

华美设计大赛一直是时尚圈最为权威的一项国际PK。

而琪利亚半年来的纯利润金额达到了十亿,在微购年度排行最赚钱的店是排在了第一名。

“琪利亚分店的事全权交给琳姐和王菲去处理,焕善,肖肖,春季款式的主题我已经给了你们,好好做,至于露茜你,你好好准备大赛的内容便可。”

露茜心里甚是欣慰,点头。

“大家辛苦了,散会吧。”

“不辛苦。”他们异口同声回答。

待她们出去后,温桐讲的口干舌燥,站的腿微微发酸,她拿起保温杯喝着水,另一手掀了掀眼前堆积的设计稿,旁边文件是财务交上来的财务报表,她揉了揉眉心,当老板真不容易。

幸好,她员工比较积极勤奋,省了她很多心思。

对比同行,琪利亚的薪水福利比大公司的还要好,今年,温桐给员工加薪,就连社保基金都让琳姐去给她们弄了,工作上若是不上心,丢了饭碗,找谁哭去。

琪利亚的影响力,在中国时尚圈已经受到了媒体,同行的高度关注。

在新的一年里,他们隐约感觉,琪利亚会是时尚圈潮流的领军人物。

反观之,刚得了奖项,才刚熬出一点苗头的付涵,瞬间索然无味了。

她抱着文件回自己的办公区域,开始整理堆积如山的设计稿,等她忙了一阵后,想起祥瑞,她有好段时间没有问那边的情况了,于是,执起电话,拨了李助理的电话。

晚上六点多。

温桐拿了文件袋装了不少的资料从店里出来。

宋梓辄伸手拿过,文件沉甸甸的颇有几分重量,他眉目一扬,“老婆大人,晚上你还要看资料?”

颇为戏谑,似乎又颇为不满。

她听到他戏谑的语气,尤其是那一声老婆大人,缭绕耳边,不禁面红耳热起来,大概是今天真的累了,她双手一伸,往男人怀里靠去,五官舒适的展开,真像一只缱绻慵懒的猫咪,“活有点多。”

宋梓辄把资料随意放在一边,于是,双手捧起她的脸亲缠起来,一会过后,“晚上不准看资料。”

困意重重,她脑袋又沉沉的埋了下去。

宋梓辄迟迟得不到回应,回应他的只有轻轻的呼吸,和不太舒服的闷哼声。

他无奈一笑,调整两人的姿势,让温桐能舒服的靠着他肩膀睡,完事后,对司机道,“开车吧。”

司机停车在门口,宋梓辄抱着人进了屋里。

屋里,两家父母在厨房里忙着弄营养大餐,何向晚听到外面传来声音从厨房出来,见他儿子是抱着人进屋的,关心的问,“小桐怎么了?”

“睡着了。”

何向晚笑的温和,“行吧,你抱她回原来的房间歇息一会,等可以吃晚饭了在叫醒。”

宋梓辄恩了一声,转身抱人上楼,轻手轻脚,就怕把人吵醒了。

卫湄玉失踪,宋家已经有所察觉。

宋君庭能感觉有问题,还是小儿子宋礼贤专门打电话问他,为什么他母亲没有接他电话,家里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卫湄玉不会不接自己在军队的儿子电话,思来想去,派人一查,果然是出了事。

电话里,宋少将没有隐瞒宋礼贤他母亲对他大哥做的一切。

宋礼贤知道后,沉默了许久才问,“爸,那你和我妈…”

宋少将沉声回答,“我准备和你妈离婚,礼贤,爸做这个决定,你会不会怪我?”

“不会。”

宋礼贤在军队的磨练,他的心智感情更加的成熟理智,他母亲对他大哥做的一切,错了就是错了,父亲决定的事情,只是在解决他和母亲两人之间的感情事。

两人一起生活,难免分分合合,如果真的没办法在一起了,何必要强行绑定。

就像他对裴素清,他明白了强扭的瓜不甜,你花尽心思,诚心诚意追了她几年,她都还不愿意,以后,更不会是你的。

通话结束。

宋少将派了不少人去追查卫湄玉的下落。

那片,裴于正没有完完全全的占有她。

卫湄玉以死要挟,他最终住手了。

说到底,他在疯狂变态,那也是他爱的人。

金善得知裴于正绑架了卫湄玉,在家里收拾东西的她准备离开的时候,再次忍不住落泪。

她错了,她真的错了。

原来,离婚,他都不曾心里觉得愧疚她,反而是一种解脱了是吗?

两人离婚,裴氏一夜之间乱了,裴家老爷子得知自己儿子做的混账事,本在国外定居养老的他,回国坐镇公司。

裴素清眼眶很红,她母亲的憔悴和心伤,她看在眼里,一时之间,憎恨裴于正的萌芽不停的发酵。

“妈,你别哭了。”

金善拿纸巾擦了擦眼泪,“清儿,以后家里就交给你了,集团是你的,别让你的叔叔伯伯阿姨抢了去,知道吗?”

裴素清沉重的点了头,“妈~”

卫湄玉醒来的时候,她只听到海浪的声音,身处的地方摇摇晃晃。

不大的房间,房内的灯光昏暗,她虚弱的躺在床上,鼻翼间是床枕头发霉的霉味,突然之间,她感觉头发隐约有什么东西在爬,一个激灵,她忍受不了,啊啊啊啊啊的尖叫了起来。

从小养尊处优,她怎么忍受的了周围的环境。

她沙哑的尖叫声,引来了裴于正的注意。

裴于正从外面进来,开了昏黄的灯,蟑螂顿时隐入无形,他过去蹲下来,安抚的拍了拍她,“湄玉,别害怕,只是有几只蟑螂而已,等我们到了越南,我们在坐飞机去泰国。”

在泰国,有他的私人别墅,那是他的私人财产,没有人知晓。

“你先忍忍。”

“忍?你在开什么玩笑。”卫湄玉失去了平日里的高贵的形象,她嘶吼着,眼神发狠的盯着裴于正。

她恨裴于正抓起来对她做的种种,为了防止她逃跑,在她的饭菜里下了少量的药,还差点,羞辱了她。

裴于正很有耐心,“湄玉,你饿不饿,我给你弄点吃的。”

她的愤怒,就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起不到丝毫作用。

卫湄玉发泄般的尖叫。

裴于正出去,还锁了门。

“靠,鬼叫什么,还让不让人睡觉了,臭婊砸。”

隔壁,传来一个男人的怒声,听起来极其不好惹。

这是一艘偷渡的船,不少的人为了躲避警察的追捕,会选择偷渡去到缅甸,越南等地区,到了那边躲藏生活,不过,你想偷渡,还得有人脉关系。

裴于正带着人偷渡去越南,也是被逼的。

宋家断了他的后路,他不想放手,才出此下策,等到了泰国,他会好好补偿卫湄玉的。

没多久,连温桐,何向晚他们都知道了卫湄玉被裴于正绑走,至今没有下落。

裴于正毫无疑问,是个心思极其缜密的男人,他做的滴水不露密不透风,不走正常渠道,追查起来得花不少时间。

警方那边秘密出动。

宋家不可能让这种丑事闹得帝都皆知。

何向晚叹口气,“作孽啊。”不知怎么形容心里头那种复杂的感觉,在知道卫湄玉被绑架的事,当天下午,她飞回了美国,休假结束,她该回医院继续做事了。

·

祥瑞商场。

一到上班时间,祥瑞的员工个个着装整齐,化好妆的化好妆,除了手表,多余的首饰一律不带,气氛搞的那么严肃,是因为今天会有集团的高层代表过来巡查情况。

“唉,自从换了集团的大小姐来管理后,我们商场的好评越来越高了。”

“是啊,人流越来越多了,我这心都舒坦了,终于可以放心今年回家能过上好年了。”如果按以前祥瑞商场那么萧条的话,他们导购员除了基本底薪,分成的钱不高,就只够她们勉强生活,哪里还有剩余的钱可以存。

不像现在,基本底薪虽然降低了,但是分成提高了,人流量起来了,上个月,不少的导购员的薪水达到了七八千,少数破万。

“我也是,不怕跟你说,大小姐没来之前,我辞职信都写好了准备递了。”

几个导购员站在商场一处,小声的谈论起来。

天威集团的高层还有几位股东都来了,他们坐在顶层的会议室,李助理把祥瑞近来的状况弄成了报表给他们看,有的拿起来看了,有的不屑看一眼。

冯副总在旁嬉皮笑脸。

女股东庞琳低头看了看手表的时间,语气颇为苛刻,“已经九点过了十多分钟,温桐怎么还没有来?她不知道她自己今天有这么一个行程?”

李助理站在旁边,笑容不减。

庞琳在上次股东大会投了反对票,此刻,会刻意针对温桐,不是没有道理。

“她这般不负责任,不把事放在心里,谁能放心把集团交给她。”话说的响亮,不知她想说给谁听。

与她同为股东的另外三人瞥了她一眼,不接她的话。

“庞琳董事,我不信你没有会议上迟早过,去年一次股东会议,你迟到了半个小时。”邓彬董事笑呵呵的说道。

庞琳的脸色顿时一变,脸色极其不自然,“我那是机场路塞车。”

邓彬继续笑着,“迟到就是迟到,庞琳董事你也学会给自己找借口了。”

拿迟到的事情说事,不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庞琳恼羞不已,她是忘记自己这茬事了才被邓彬钻了空隙。

会议室门口不远的地方。

温桐拿过宋梓辄手里提的保温瓶,瓶里装的是温妈妈早上熬的党参鸡汤,给她补气血的,“送到这里就可以了。”

祥瑞的员工不敢看的太直白,愣了一会后反应回来,就低头做事了。

宋梓辄目光含笑,缠着人,“先亲一个。”

旁人一听,心里的震惊如狂风海啸袭来。

原来,宋家大少爷在他们大小姐面前,是这副模样的,着实与他清贵禁欲的模样天差地别。

听听那索吻的语气···

面对一下子变换了属性的男人,温桐踮起脚,坦然在他脸颊亲了一口,“再见。”

今早在家的时候,她没有给男人早安吻,怕是被惦记着了。

宋梓辄满意了,“恩,中午再过来带你去吃午饭。”

道了别,温桐把保温瓶交给助理放进她办公室,她则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的门是开的,所以里面的人都听到了外面两人的对话。

温桐不介意他们看着自己,她面带歉意,“不好意思,来晚了。”

集团的高层和股东见她进来先是祝贺她结婚。

温桐笑着回了谢谢。

他们其中,除了邓彬参加了婚礼,其他人都没有收到邀请,自然是无缘参加,他们心里多少有些艳羡,可他们心里清楚,宋梓辄和温桐的婚礼,不是谁都能参加的。

今天,来视察的主要目的,是集团股东吩咐的,坐在会议室里谈了半会,一行人开始巡查商场。

祥瑞,在他们从正门口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有种不一样的感觉,像是焕然一新。

“温桐,你是怎么想到在服务上添加了这么多创新的东西?”

给客人准备更好的休息区,休息区,客人手机没电了可以询问工作人员要充电线充电,甚至区域无线网络都有,巧妙的是,休息区域都是安排在咖啡厅,甜点区的周边,大大的增加了饮食区域的业绩。

“我在原来的服务提升了一个层次,从便民便利这点出发。”

集团高层和股东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从祥瑞的变化,她确实做得比安明辉好太多,安明辉花了半年得时间只是起了色,后面再也没有任何变化了。

在管理上,貌似是温桐比他更优秀许多。

庞琳翻着报告挑三拣四,“上月丢失的充电线达到了三十多条,如果每个月按照这样下去,祥瑞损失的金额只会翻倍,还有大小姐,客人三天内买下来的物品不满意或者有瑕疵可退换退货退款,你知道对商场来说是多大的损失吗?”

温桐面色淡淡,“损失小财谋取更大的利益有什么不妥吗,庞琳董事?还是说,你觉得天底下,有哪个买卖是可以不用付出就可以得到回报。”

气势逼人,杀人于无形。

庞琳被反问一句,无法回答,气势立马弱了三分。

李助理心想,真是霸气。

庞琳吹毛求疵,挑小毛病,被堵的哑口无言怪谁呢,再说,有个词叫废品循环利用,退换货的东西,不代表没有再次销售的价值了不是吗?而且,背地里有人搞小动作,大小姐可都还计较。

这时。

温桐的电话响了,“抱歉,接个电话。”

她看了眼来电显示,是伊诺大师打来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