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6转让股份/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静被保安强制扔出来后,孤零零一人坐在台阶,抬头望天,一脸忧郁,与她嘻哈的打扮形成了一种反差萌。

她真不知道付涵是那么卑鄙的人。

坐了好久,冷风吹来,她一哆嗦,把蓝色帽子戴上,准备打的回家。

想要回家要面对严峻的母亲,她感觉世界末日要来临了一样,回去准要挨皮鞭子。

站在公路旁边许久,她都没能打到一辆车,人生地不熟,她想找地铁口坐地铁回家都没辙,帝都艺术中心,周围都是比较壮观的建筑物,天黑人少,手机没带在身上,绝望。

好多机车的声响从远处驶来,在他们途径朱静呼啸而过的,有几个中途掉头开了回来。

朱静才十七岁,家里平时管的严,外面的世界她一窍不知,瞧着被人盯上,小心肝扑通扑通的。

“小美女,要不要跟哥哥们一块去玩。”

朱静紧张的有点说不出话,她摇了摇头表示拒绝。

“你不会怕我们拐卖了你吧,哈哈哈,真可爱。”

“瞧你眼睛红红的,真像兔子。”

“跟我们一起去呗,现在这个点打不到车了,凌晨我们可以送你回家。”

他们一群机车族,最喜欢晚上一群人出来玩,男男女女皆有,开车兜风压马路,去江边野炊,开PARTY狂欢,酒吧,都是他们爱去的地方。

“不,不用,我有人接。”

朱静的反应很生涩,给了他们不少的新鲜感,继续调戏着她。

再说,一个没有社会经验的小女孩,撒谎,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了。

一辆名车,从艺术中心的道缓缓开了出来。

温桐坐在副坐,她的脸红红的余热未消,唇被亲的微微有点肿。

不经意,她的目光落在人烟稀少的公路旁几个身影,淡眉一蹙,“阿辄,在前面停停车。”

宋梓辄瞥见外面几个穿着黑色风衣骑机车的男人围着一个小女孩,靠边,停下。

机车男都是爱车的,他们的职业大多数都是跟车打交道,随便看一眼就知道停在他们跟前的名车价格不菲,难道车里的人呢是眼前小美女认识的?

温桐解开安全带从车上下来,淡然一撇,问她,“你怎么还在这里?”

朱静愣一下,她对温桐有印象,是她在和保安讲话的时候在门口一旁打电话的女人,她气质温婉清丽,看一眼就能让人记住她,“我,我…”

她幼稚的想,等里面结束后,付涵一定会出来吧,所以一屁股坐在外面等到现在。

朱静还有点吃惊,没想到眼前女人还能记住她。

几个骑机车的男人见到温桐,很快认出她了,那开车的人应该就是宋家的那位爷了吧。

真人可真是生的好看。

“上车。”

朱静犹豫了一会,穿过围着她的机车男,小跑过去,打开后车门钻了进去。

温桐回到车内,对坐在后面的朱静道,“系好安全带。”

朱静哦了一声,乖乖系上,抬起头看过去,小声的说了一声谢谢。

“家住哪?”

朱静报了自己家庭住址,人显得还有点拘谨。

宋梓辄在导航上随后输入。

朱静好奇的瞄了一眼驾驶位置上坐着的人,因为是背对着,看不清面貌,不过他的手,修长又骨节分明,无名指上带着婚戒,原来是漂亮姐姐的老公。

手都生的那么好看,人应该长得也帅。

回到她家公寓楼下,将近一个小时,睡得迷迷糊糊被叫醒,她看了看手表的时间,十一点多了。

她叹了口气,认命的解开安全带,用感激的语气,“大姐姐,大哥哥,谢谢你们送我回家。”

温桐微微笑着,“回去吧。”

朱静哦了一声,下车后头又探了进去,“大姐姐,做好事要留名我好心存感激,你叫什么呀?”

“温桐。”

“我记住了,谢谢。”

朱静在心里念了一遍,把车门关上,往她家的公寓楼层方向走去,等她进去后,车子才开走,看样子真的只是想问个名字而已。

温桐唇角一勾,年轻真好,还是个心思单纯懂得感激的孩子。

宋梓辄,温桐两人又花了半个小时回到他们的住处。

两人住的别墅,不是原先的那套,原先那套已经留给温爸爸和温妈妈住了,平常他们是先过去那边的别墅和温爸爸,温妈妈吃了晚饭,转而回到新婚后的新房子。

好在住得近,温爸爸才没有意见。

宋梓辄那点心思,比谁都鲜明。

“阿辄,你饿不饿?”

“恩。”

在玄关处,温桐脱了鞋踩着与男人同款小号的拖鞋往里面走去,屋内有暖气,不冷,她把外套脱了先放在沙发搭着,往厨房的方向走去。

冰箱里有蛋,有葱,她拿了出来。

宋梓辄走了进来,拿过她手里的葱,“我来洗。”

温桐坐在台上,看着他。

洗了葱切的细碎,锅里烧着水。

宋梓辄切完葱后洗洗手,见她翘着长腿坐在台上直勾勾的看着自己,他靠过去,与她亲吻了起来。

温桐仰着头,很享受和他亲昵的时间,咬了咬他的唇,满足的弯了弯眼睛。

亲吻唇舌交缠的声音有规律的响起,在安静的空间,引人脸红心跳。

一会。

温桐微微喘气推了推宋梓辄,提醒他,“水开了。”

宋梓辄转个身过去把火关了,“我们继续。”

“你不是饿了吗?”再度缠上来的男人,温桐脸上一烫,又道。

宋梓辄目光深沉暗沉,亲了亲她的脸颊,说的倒不避讳,“比起面,我更想你。”

于是。

接下来,是两人亲缠的时间。

“阿辄,不要在这里。”温桐被亲的身体发软。

“要。”

时隔半个小时,水才有继续煮起来。

亲缠完后,温桐落荒而逃,两人第一次在厨房亲热,她心有余悸,回到房间,拿着睡衣进了浴室。

宋梓辄还在煮面,他眼里藏着笑意,意味深明。

而朱静那边,在门口犹豫了十几分钟才拿出钥匙开门进去。

客厅的光很亮,她一进去,就看到朱妈妈,朱爸爸严肃着脸坐在沙发上,等着她。

“朱静,你过来。”

朱静头皮发麻,低着头走了过去,没等她爸妈开口说话,她自己先认错了,“对不起,爸妈,我知道错了,你们罚我跪键盘,千万别拿皮条打我,那贼疼。”

“你错哪了?”朱妈妈问。

“不该不去补习班,不该这么晚回家。”

“你还敢说,你不看看现在几点了。”朱妈妈猛的站起来,声音又提供了几个分贝。

秒变身母老虎。

“妈,我这么晚回家那是有原因的,我打不到车。”

“你打不到车,你当我蠢,在帝都会打不到车,你倒是说说你去了什么荒山野岭的地方,还打不到车,才十几岁你就那么皮,还学会撒谎,连你妈的话都不听,朱静,你是想气死我。”

朱爸爸看自己女儿吓得,“你倒是小声点,吵到邻居了怎么办?”

“房客还敢对我有意见?”

朱爸爸,“……”

“我没说谎。”

“那你去哪里连补习班都不去。”

“帝都艺术中心。”

“你去那干嘛?送你回来的是谁。”朱妈妈在阳台晾衣服的时候,她那个方向看下去,正好看到她女儿从一辆名车下来。

朱静被问的心有点烦躁,“我出来的时候天太晚,是好心人送我回来的。”

“好心人?朱静,老师教你的东西是不是都还给老师了,陌生人的话你也敢听,万一是坏人怎么办。”

朱爸爸说了句公道话,“老婆,我看那辆车好歹上千万,人家那么有钱,还会对咱们女儿有什么心思?”

“咱们女儿长得很差吗?在学校里,不是被人称是班花。”

朱静翻了个白眼,“是个漂亮的大姐姐送我回来了,她叫温桐。”

朱妈妈心一凛,“你说温桐?”

朱爸爸抬头看她女儿,一脸怀疑,送她女儿回来是温桐?温桐的大名现在是家户喻晓,偶尔,她老婆在看新闻的时候看到有她,还会跟自己聊上几句。

“是她啊,我亲自问的她名字,爸妈,你们什么表情?”

朱妈妈想了想,开那么贵的车,也许真的是温桐也说不定,她沉了沉脸色,“没什么,你去洗澡睡觉吧,期末考试就要到了,你好好复习。”

朱静松了口气,披着沉重的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扑在床上,咬牙切齿,付涵那个臭女人,居然拿她的设计作品改头换面说是她的,要不要脸了,要不是她偷偷抽空去网吧上网刷微博发现,她至今还被蒙在鼓里。

·

第二天,果不其然,新闻早报上,已经播出了温桐在接受某传媒记者的采访回应的视频,半个小时候的时间,已经破上百万的点击。

因为是跟伊诺·布朗克大师有关联,网上讨论火热一遍,在伊诺大师的采访中,他留下了给众人无限猜想,到底是为何,会让伊诺大师这么袒护温桐。

那晚采访伊诺大师的媒体记者已经开始秉承狗仔精神,想方设法的去调查了。

付涵那晚在卫生间被关了一个多小时,后来有人来上厕所,她才得救,前期,有几个女人进来上厕所,被她吓跑了,第二天,她已经发烧躺在了医院的病床打点滴了。

安明辉知道她发烧住院后,无比心疼,“小涵,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很难受?”

付涵眼眶红红,伸手抱住了安明辉,委屈的哭诉,“明辉,你说她们为什么要欺负我,我也很不容易的啊。”

安明辉一听,感觉哪里不对,后来把人哄了一会后,找人专门调查了昨晚秀上的事,原来,付涵被人困在了厕所里一个多小时,又被泼了水,他眼神狰狞不已。

他再次回到病房,“小涵,你放心,我会找人教训他们的。”

付涵甜甜一笑,“不用了,明辉,我不想跟她们计较了。”随后她低了低头,“明辉,你下个月是不是真的要和贺甜甜订婚?”

安明辉犹豫不知道怎么回答。

付涵心一紧,安明辉对她很好,要是他跟贺甜甜订婚,以后意味着结婚不远了,她,现在自私的不想放手了。

于美人听说付涵生病住院,眼里的笑容意味不明。

助理,“那下午和黛西总监的见面…”

“推了,就说另有选择。”

助理,“…。”她不是很明白,她们于总不是费尽心思要捧付设计师的吗,尚枫百货看中了付设计师,想要签下她的作品,怎么关键时刻,于总就…不过她没问为什么,她只是助理而已,不关她的事情,她怎么会问,再说,付设计师,表面跟你好相处,私底下傲的要命。

黛西的助理在收到魅凡工作室助理电话的时候,她把话转达给了黛西总监,“总监,魅凡工作室那边推掉了下午的见面。”

黛西皱了皱眉,“原因呢?”

“好像是说他们有意和别的百货合作。”

黛西皱眉,十分不爽,“噢,那就祝他们马到成功。”

“让你查的温桐查的怎么样?”

“目前查到的只知道伊诺大师亲手为温桐设计婚纱,其他的,还在查。”中国,毕竟不是他们的地盘,想要知道点什么,还有点困难。

不过,因为温桐字帝都的出名,助理把温桐的身份背景告诉了黛西,黛西知道后,稍微有点吃惊,若是放在欧美,温桐的身份就相当于他们那边的贵族小姐。

“行了,你出去吧。”黛西揉了揉眉心。

而,温桐,现在正在去天威集团的路上。

祥瑞商场管理的好的缘故,在安传瑞老爷子的要求下,做的一次视察,很多股东的嘴被堵住,如果敢吹毛求疵,安老爷子怎么想,而且这段时间,集团里不少人被开,而开的那些高层,基本都是有异心的股东的心腹,不过还是有个别股东对温桐刮目相看。

“小桐,你来了。”安老爷子一早的到了集团,见孙女已经来了自己办公室,脸上的严肃减了几分。

“爷爷,爸爸让我带的汤,中午你让助理热一热喝,补身子的。”

安传瑞点了点头,接过,“怎么样,怀孕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温桐摇了摇头,她除了不能闻吃腥的,也没有孕吐的状况,肚子还不怎么明显,“没有,身体很好。”想了想,她又加了句,“最近挺爱吃。”

爷孙两聊了一会。

高层会议的时间也到了。

这次举行会议的原因,玉温桐有点关系,就是安老爷子想借此祥瑞的事,先将自己百分之十五的股份转给温桐。

来参与会议的人不少,宋振云没有参加,不过安盛乘,龙桦敏有参与。

在众多股东的见证下,温桐在股份协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不多不少,可绝对凌驾很多股东之上,同样,这件事就像是对有心人的一个提醒。

安盛乘颇为开心,“恭喜你,温桐。”

龙桦敏在旁边,笑着跟着说了一声。

温桐淡然的接受他们的恭贺,从容,冷静。

安典彦和魏晨如明显不是很开心,笑容都有几分假意,想来他们背地里已经跟安传瑞闹得不愉快,今天安传瑞转让了百分之十五的股份给了温桐,他们已经着急了。

“大伯,上回你住院犯人的事,警方那边有没有查到点什么?”安盛乘带着关心问。

“没有。”见他眼里带着关心,安传瑞回答了。

安盛乘感觉大伯对他虽然冷淡,但是能回应他,他已经很开心了。

在安家,他应该是最安定的人了,虽然他对财产有点心思,但是窝囊的却不敢做什么小动作。

警方那边确实查不到什么,杀害了那个女人的凶手犯罪做的很干净利落,据警察推测,凶手应该是个惯犯,有过杀人经验,是属于高智商犯罪。

------题外话------

姓名:宋梓辄

年龄:28

身高:187

体重:75公斤

个人爱好:与温桐亲昵。

最喜欢做的事:与温桐亲昵

最令你焦躁的事:温桐的生理期(怀孕)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