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7助纣为虐/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盛乘突然提起先前凶犯的事整个会议室的气氛好像凝结了一样。

不过他们的表现并没有异常,看不出有丝毫的破绽。

然,安传瑞老爷子在医院差点遇害,被锁定嫌疑的黄英最后在潮海区江边发现尸体,警局那边不是没有做出对策,只见,安老爷子沉稳道,“警方那边已经高度重视这个案子,已经让顾深来参与此案。”

顾生的名字非常陌生,至少会议室里的一群人是不知道的。

温桐莞尔一笑,“是破了很多高智商犯罪案子的顾深吗?”她还大学的时候,听过他的授课,讲的是关于大学生在外旅游的提升自我保护意识的一门课,挺实在受用的。

安传瑞点了点头。

每个领域都用每个领域的天才,在犯罪侦查方面,他无疑是佼佼者,他尤其喜欢破高智商犯罪的案子,去年,破了十几年前一团高智商犯罪份子抢劫银行的案子,在社会,还引起了一阵狂潮。

安盛乘笑了笑,“社会真是人才辈出啊。”

其他人纷纷附和。

“高智商碰高智商,就不知道谁更厉害点了。”

“是啊,哈哈哈。”

安传瑞老爷子故意在他们面前透露顾深参与此案的信息,分明是怀疑了想要害的人就在这些人里面。

没有聊太多,过一会,会议室里的人都出去忙和自己的事了。

温桐在公司呆了一会,就回去了。

而另一边,在付涵打完点滴出院回到魅凡,得知自己和尚枫的合作可能泡汤了,她像受了很大的刺激,质问,“于总,你分明知晓我只想个尚枫签约,为何你要推掉我跟黛西总监的见面。”

“付涵,我这么做当然有我的理由,我觉得,天锡百货比尚枫更合适。”于美人风轻云淡的回了一句。

付涵咬着唇,“于总,你在开什么玩笑,天锡,会比的过尚枫,如果能跟尚枫签约,我将会走在国际一线品牌的道路,那才是最适合我的。”

于美人,“你这是在跟你的领导抗议吗?”

付涵感觉到于美人话里的一丝冷意,她浑身发冷,脸色更加的苍白,她不明白,为什么在她即将走进国际大门的时候,轨迹一下子转了个弯,太诡异了。

而于美人,就像一只操控着她的黑暗,使人可怕,她生出了一种想要逃离的冲动。

“总之,我不会将我的作品和天锡签约。”

于美人,“你会后悔的。”

付涵无话可说,摔门而出,出了于美人的办公室,她从包里拿出手机,还有黛西总监的名片,她相信,与尚枫的合作,还有挽回的余地。

于美人双手撑着下巴,眺望着窗外,“真是耐不住的孩子。”

敲门进来的助理看到这一幕,浑身鸡皮疙瘩一起,他们于总,有时候就像个变态的女魔头,喜欢玩弄人于鼓掌之间,所以说,以前她当国际超模实在是太屈才了。

果不其然。

在付涵打电话给黛西总监,黛西总监表现的很意外,但是在听她解释之后,她还是答应了和付涵再次约见,首先,她很满意此次的设计创意,其次,她要证明,她看中的人,在未来一定会像金子一样发光,她要向布朗克证明,证明付涵比温桐更有维护的价值。

当天下午。

付涵去了黛西总监住的酒店拜访,谈两者间合作的事。

黛西总监笑着,“你的选择很明智,尚枫绝对是比天锡好,如果你愿意,尚枫也是愿意栽培你的。”

付涵一愣,心花怒放的感觉从心底溢出,“黛西总监,这,这是真的吗?”

“Yes!我承诺的事情从来是说到做到。”

天下就像又丢下了一块大馅饼,砸的她七荤八素,付涵表面冷静,内心已经掀起一阵惊涛骇浪,但她同时又面临了一个问题,迟早有一天,她会将朱静给她的设计作品给用完,到时候,她该怎么去面对,有那么一瞬间,她真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朱静的天赋,没有温桐的才华,她现在所得的一切,都是她偷来的。

“我给你考虑一晚的时间,希望你明天能给我答复。”

付涵勉强的扬起微笑,“我会认真考虑,黛西总监。”

朱静回去学校上课,可没想到因为她成绩下降不少,上课走神的问题,班主任把朱妈妈请来喝茶了。

朱妈妈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朱静哆嗦的坐在一边。

班主任,“朱静的妈妈,朱静这段时间上课一直走神,其他任课老师对她已经很不满,说她上课老是拿着画笔画画,你说,明年九月就已经进入高三了,以她现在的成绩,是考不上重点大学的。”

朱静开始头皮发麻,还觉得有点委屈。

朱妈妈面色平静,“班主任你放心,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孩子。”

“画画只能作为兴趣爱好,朱静,你不能将它成为你重心,再说,画画能有什么出路。”班主任语重心长。

“我不是单纯的在画画。”朱静受不了班主任的轻视。

朱妈妈,“你给我闭嘴。”

朱妈妈在办公室喝了半个多小时的茶,回去后果断将朱静画画的东西全部没收扔掉,“你在房里好好给我反省。”

朱静感觉人生是一片黑暗,为什么就没人能理解她。

第二天。

付涵回到魅凡,递交了辞呈。

于美人不做挽留,“看来你另有选择。”

付涵眼里冷漠一现,“谢谢于总近来的栽培,我很感激你。”说完这句话,她毫不犹豫的回去收拾自己的东西就走了。

真是一个势力的家伙,哪里的山高,她就往哪里爬。

温桐最近将工作规划的井井有条,临近过年,年会还是要举办的,她让琳姐和王菲整理了员工的想法给她,好做出满意的决策。

就在她思考之际,手机响了,没有看来电显示,她接了。

“嗨,中午一起出来吃个饭如何?”

温桐听到声音,微微扬眉,“中午和阿辄约好吃饭了。”

“我不介意当电灯泡。”

“我介意。”温桐直言。

电话那头的女人被堵的心塞,几秒后,她又应对自如了,“下午茶,我会带甜品过去探望你,我的好朋友。”

温桐,“我想吃绿之森林那家的蛋糕。”

回应她的是嘟嘟嘟的挂断的声音。

中午,宋梓辄过来带温桐出去吃饭,每次吃饭的地点都不一样,但是很适合温桐的胃口。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有种反胃的感觉。

宋梓辄见她今天的饭量不如平时,“小桐,你要再吃点。”不管温桐怎么吃,她都没有吃胖的迹象。

温桐摇了摇头,打了一个隔,“吃不下,有些反胃,我想睡觉。”

宋梓辄皱了皱眉头,过去把人搂进怀里轻轻的给拍着背,递热水给她缓解一下,随后去结了账,带着人回微购。

车上,温桐已经靠着睡着,呼吸轻轻的,淡眉还蹙着。

林子阳接到宋老板电话的时候在接待一个客户,“不好意思,有个电话进来。”

“预约妇科的医生来公司,我回到公司要见到医生的影子。”

Boss,你太强人所难了,突然来的一个谕旨,让林子阳手忙脚乱。

林子阳哪里敢怠慢,立马着手安排,请了帝都好几个知名的育婴医生请了过来。

知名的育婴医生的行程都是排的满满的,但是知道是宋家那位爷呼唤他们,没办法,放下手头的工作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去。

微购的前台接待迎来了好几个育婴医生,气氛一下子严肃。

微购顶层,几个知名育婴医生坐在接待室大眼瞪小眼。

等宋梓辄动作轻柔的抱着人放在了他休息室的床上,让育婴医生给温桐做了一个例行检查。

“宋先生,您妻子今天有什么不适的症状吗?”

“反胃打嗝,想睡觉。”

“宋先生,那都是怀孕期间有的症状,您不用担心,少吃多餐,不要吃油腻辛辣的食物,就可以了。”

“是啊,温小姐的状况很好的了,有的孕妇没养好身体,孕吐连胆汁都吐出来了。”

于是,宋老板开始接收几个育婴医生传递的孕妇怀孕知识,总而言之,医生的建议,比起在书上看,更节省了时间。

育婴医生们讲的口干舌燥,在开了维生素B6后,终于解放,从微购离开。

下午两点多,温桐的电话响了,是宋梓辄接的。

电话是于美人打的,她去了琪利亚得知温桐出去和宋梓辄吃饭没有回来,便特地打电话又问了,哪知,接电话的是宋少,不过,知道温桐身体不适后就算了,女人怀孕真麻烦。

等温桐四点多醒来的时候,她才缓缓响起自己和于美人约的下午茶。

宋梓辄从外面进来,他坐在床边,亲了亲人的额头,“醒了,还反胃吗?”

温桐摇摇头,“我手机呢?”

“在我办公桌放着,于美人给你打的电话我接了,我说你不舒服,她说改天再和你约。”

温桐没有再问,想必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付涵会进魅凡,是你安排的?”宋梓辄凑近,这次他亲的是眼睛。

温桐微微眯眯眼睛,她靠着男人,诚实的点了点头,那时候付涵走投无路,她需一个人将她从淤泥里拔出来。

将她捧高,再狠狠的摔下来,从头到尾,整件事都事她在主导,而于美人,是她主导整件事的帮凶。

“那接下来?”

“以其人之道还至其人之身。”

整件事就像是一个棋局,温桐就是那个下棋的人。

温桐善于玩心计,她之前不屑于玩,但不代表不会,她阴险晦暗的一面赤裸裸的被宋梓辄知道了,她看向宋梓辄,“阿辄,你会不会觉得我阴险心狠?”

宋梓辄翻身将人压在了身下,她的双手被扣住举到了头顶,两人缠亲了起来,口水濡沫的声响暧昧的响起。

温桐,不管是什么样子,他都喜欢。

“小桐,我是那种肤浅的男人,恩?”

炙热的呼吸逼近,温桐脸别去一边,她现在完全是被男人掌控了。

“你是我的人,我只会助纣为虐。”

要轮阴险心狠,宋老板才是那个第一人吧。

他对外人,从来都是无情的。

温桐脸红红的,她承认,男人真的很会撩人。

·····

付涵离开魅凡的事,像是有人故意走漏了风声,外界引起一阵热议,瞬间,在一个帖子,大批水军批判她是个见利忘义,不懂感恩的人,不想想,她离开QM没有工作室愿意收留她,是魅凡工作的于总收留了她,不报恩就算了,现在还要跳槽?

“付小姐,你最好解释一下这次报道?”

付涵没有上网,她接过黛西总监递过来的平板,上面是一个娱乐节目在报道她抄袭的事,魅凡工作室的于总接受媒体采访,亲自证实了关于付涵剽窃的新闻。

她脸色一惊,心里隐隐惴惴不安,她解释道,“黛西总监,你知道的,我跟魅凡已经闹掰,魅凡的于总想要对付我,她想要我身败名裂,所以才闹的这一出。”

黛西总监听过于美人的传闻,在她还是担任维多大师模特的时候,她就听过,于美人抢了不少超模的代言,风评很差。

所以付涵解释后,黛西总监已经信了七分。

“我会帮你解决。”黛西总监道。

付涵说了一声谢谢。

黛西总监亲自出面澄清,然而,她遭受的是广大网友的抨击,可见她的号召力,是一点影响都没有。

朱静像个木头人一样上课,下课,下课后参加补习班,像个傀儡木头一样。

在她从补习班回家的时候,她一出电梯,就看到了在她家门口的付涵。

“付涵,你个贱女人还敢出现在我面前。”

付涵看着她,“小静,你的设计天赋很好,但是以你现在的年纪,没有人会欣赏你,我采用了你的创意,就是在证明了你的优秀啊。”

朱静瞥着他,“你当我三岁小孩那么好骗吗,你就是个不要脸。”

付涵见她抓狂,“你好好想想,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和我合作,你设计作品,我以我的名气帮你在世人面前展现,我会把我得到的佣金分给你一半。”

“滚。”

第二天。

传出了QM集团严楚涯和工作室员工接受采访的视频,他们一致的说了,付涵如今所创作的作品,与以往的风格不大一样,严楚涯甚至还嘲笑,“她以前可设计不出来这样的作品。”

不过仍有有人站在付涵身边帮她说话,既然说她抄袭创意,那总有是她抄袭的对象吧,她抄袭的设计创意的原主是谁?

那些帮着付涵的人如潮水一般涌来,想必也是某人顾了水军在为她撑腰。

要弄一个被付涵抄袭的对象出来对于温桐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

然而,在事情闹得十分轰动的时候,有件事更引起了广大民众的注意力。

有个十六岁的女高中生,在临江大桥,想要自杀轻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