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间幽暗,地板上全都是揉的很乱的白纸,付涵咬着指甲,没有卸妆,都能看到她眼底下浓浓的黑眼圈,她执着电话,“于美人,是你对不对,消息全都是你弄出来的,你到底···要怎么样才肯放过我。”

搁在桌上的平板散发着油光,她跟朱静谈不妥,她没想到那个年轻的少女有那么高的提防心,不好骗更不好哄,最后还被那女孩的朱家抓破了脸,回来后看到网上的新闻,直至一夜没睡。

摆脱了QM,惹了一个蛇蝎心肠的于美人。

于美人身穿着浴袍,刚从浴室出来,她有早上醒来洗澡的习惯,她翘着长腿,戏谑的语气,“放过你?我玩的正起劲,怎么办···”

她欠温桐一个人情,答应将付涵弄来自己的工作室,应了她的要求,捧她,后面,完全是她自己耍上瘾了。

“我是明辉的女人,你不能这样对我。”付涵把安明辉抬出来,意图想要谈判。

“安明辉?我还不把他放眼里,你该不会真以为我是因为他才把你安排进魅凡?他还没那么大的面子。”于美人说完这句话,果断利索的挂了电话。

付涵气的把手机摔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吼了一声。

她在房间里寂静了一会,把手机捡起来打了黛西总监的电话,打不通,随后打了黛西总监助理了,她的助理说话很圆滑,“付小姐吗?黛西总监现在暂时不方便接你电话,你晚点再打过来吧。”

没等她问关于签约的事,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黛西总监已经犹豫了她到底要不要跟付涵合作,中国这边实在是太多人对付她了,她硬是把自己推到了一个很难堪的位置。

一月十三的早晨,雨淅淅沥沥,灰蒙蒙的天空,人们已经换上了厚点的大衣,围了围巾。

临江大桥。

本应该是去学校路上的朱静,跑到了临江大桥,攀过了安全护栏,她很绝望,伤心俱灭,昨晚一夜无眠,她起来的念头就是想死。

她攀过了安全栏,晨跑的人路过发现后立马报了警。

“小姑娘,你别乱来,你要是从这里跳下去就真的会死的。”

“你还年轻,感情的事你还不懂。”

朱静脸色无异,“都别过来。”她嗤声反驳,“我想死,才不是为了什么渣男。”

“那你是为什么?”

朱静不回答了。

路过的行人越来越多,就连经过大桥的车辆因为瞥见这一幕,好心人违规停车,跑过去劝说她,顿时,临江大桥平时都不会堵车的,应是堵的跟长隆似的。

年轻的生命,怎么就想轻生呢。

在看看,那女孩穿着不像是穷人家的孩子,细皮嫩肉的,长得漂亮。

见那么多人围过来不敢上前,朱静蹲下来,开始嚎啕大哭,凄厉的哭声,招人心疼。

没多久,警察,救护车都来了,带了心理辅导师。

心理辅导师想要靠近她说话,无奈,朱静竖起的刺,她没办法进入她的世界。

因为朱静内穿着校服,所以警方直接打电话到学校,让校方联系朱静的父母过来。

校方那边收到消息,看了朱静的照片,立马召开了班主任会议,朱静的班主任看到朱静在临江大桥的时候,脸都白了,赶紧打电话给了朱静的父母。

“朱静的妈妈吗?是这样的,朱静今天没有来上课···”

“什么,朱静没有去上课?那个死孩子,又跑哪里去了。”

“朱妈妈,你先冷静听我说,朱静她现在在临江大桥,她要跳江自杀,你跟朱先生得赶紧过去看看怎么回事,我现在已经赶过去了。”

朱妈妈手里拿的铲子哐当的掉在了地上,她现在思绪乱成了一团,是不是她平时管的她女儿太严格,所以一时想不开…

挂了电话,她把围裙摘下,匆匆拿了钱包钥匙手机出门。

朱爸爸在公司收到了消息,马不停蹄的从公司赶了过去。

温桐在厨房里做早餐。

宋梓辄起来去了厨房,手臂一勾,缠了上去,“早安,老婆。”声音微微沙哑的性感,仿佛带了种酥麻的电流。

温桐正在小火煎荷包蛋,她感觉耳朵一阵湿热,转身亲了人一口,把人推了出去,“你出去,我在煎蛋,有油烟味。”

还没待上一分钟的男人被拒绝在厨房内晃荡。

宋梓辄靠在厨房的门边上,门雕刻有漂亮的花纹,他穿着睡衣,领口微微敞开,露出精瘦的胸膛,嘴角一勾。

早餐很简单。

温桐做了两份吐司夹培根,蛋夹在里面,也煮了粥。

在家里,她玩手机的频率被减少,平时是用平板看新闻的,如今为了胎儿健康,她换成了报纸,一手拿着吐司,目阅报纸,十分悠闲。

朱静跳江自杀的视频,被网友传上了微博,因为跳江的年轻女孩长得漂亮,微博帖子很快被顶起来了。

媒体那边为了新闻,跑到了现场,做起了调查。

与此同时,媒体还在努力的寻找关于伊诺大师和温桐之间的蛛丝马迹。

朱静在临江大桥呆了一个多小时,她站着脚发麻,冷风吹得她的唇都冻紫了,她现在对大人有种莫名的畏惧,所以拒绝了他们的靠近。

记者查出。

要跳江的女高中生朱静完全是因为学习压力大,家里逼得紧才想要轻生的。

青春期的少年本来就敏感,如果没有适当的教育,很容易就引起心理问题,朱静的事,像是给学生的家长提了个醒,别忽视孩子内心的想法。

过了一会,朱静对心理辅导道,“我死之前,我想见一个人。”

心理辅导连忙问,“你想见谁。”

“温桐。”

朱静单手从包里拿出一副卷起来的画,“我画了一幅画想送给她,本来不想的,但是我死了,留着画也没有意义了,还不如送给她。”

心理辅导以为自己听错了,温桐?是她知道的那个温桐吗,为了确定,她拿出手机搜索出温桐和宋梓辄的照片,手臂一伸,“你说的是她吗?”

朱静视力很好,两人距离离得远,但还是看的很清楚,“对,就是她,哈哈,她老公真的帅爆了。”上次没敲到人正脸,现在看照片,朱静赞了句。

心理辅导师砸砸嘴巴,想要见温桐?这···算了,她转身告诉了警察大队。

吃过早餐,宋梓辄已经出门了。

温桐留在家里,穿着毛衣,外面下着毛毛细雨,她不怎么想出门。

“喂。”

在书房的她意外的接到了严楚涯的电话。

严楚涯手夹着香烟,“恭喜你结婚。”他语气带着真心诚意的祝福。

“谢谢。”

他两手夹着烟,拧灭在烟灰缸的时候,他又道了,“我跟怡心,领证了。”

温桐没有丝毫感觉到意外,以严楚涯的责任心他做这样的决定很正常,他在对自己的行为还有谢怡心肚子里的孩子负责,“恭喜,什么时候举行婚礼?”

那边沉了一会,“过段时间吧。”

挂电话前,严楚涯提到了付涵的事,他知道温桐要做什么,“付涵的事你交给我吧,我会以QM工作室的名义起诉她盗走了我们工作室某个设计师的创意作品,我母亲对你做过的事,我很抱歉。”

温桐笑了笑,“我跟你母亲的事与你没有关系。”

严楚涯明白,但是他内疚令他不安。

两人聊着,突然门铃响了。

温桐和严楚涯说了拜拜挂了电话,转身下楼,往猫眼一看,是她父母,还有两个警察。

开了门,她疑惑,“爸,妈,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没事,是这两位警察先生说要找你。”温爸爸回道。

一名警察上前,“是这样的温小姐,在临江大桥,有个十六七岁的姑娘要轻生,她说临死前想要见到你,她有东西要送给你,我希望你能过去劝劝她,阻止她自杀的行为。”

警察的语气小心翼翼的询问着。

十六七岁的姑娘,轻生?

温桐蹙了眉,“当然我可以,我先回楼上换件衣服,你们稍等一下。”她转身上楼。

爽快的答应,警察同志愣了一下。

他们本以为想见到温桐会很难,又经常听说有钱人心思都是很冷酷的,可没想到,温桐答应的这么快,她的父母都很热情。

温爸爸和温妈妈招待人进了客厅,倒了杯水给两位警察同志。

换衣服很快,温桐随后跟上了警察同志的车,去临江大桥。

温爸爸和温妈妈叮嘱温桐小心些就让她去了。

朱妈妈和朱爸爸去到临江大桥,看到女儿朱青危险的站在护栏外,只要她一松手,她就会掉下去,两人脸色惨白,跑过去。

朱青见到她的父母,情绪更激动了,“你们把我父母叫来干什么,叫他们来亲眼看我跳下去吗?”

心理辅导解释,“不是,是因为你的事都上新闻了,你爸妈肯定都知道,你看他们多担心你,你真的要自杀吗?”

“他们根本不能理解我,我不想见到他们。”朱静的语气很难过。

“温桐呢,她来了没有。”

“在路上了。”

“好吧,我把画送给她再跳。”

心理辅导,“······”

她在临江大桥的时间又过了一个小时,她看起来更加的脆弱,随时有可能会晕过去。

朱静的爸妈在知道朱静并不想看到自己后,一脸错愕,尤其是朱妈妈,差点都站不稳。

时间滴答滴答的过去,淅淅沥沥的雨下的更大了,围观的人群只多不减。

一辆警察从另一头开了过来。

停下后,警车门一开,从车上下来的女人撑着一把白色透明的伞,穿着很生活化,可她身材很好,像模特,最普通的衣服穿在她身上都很有味道,加上气质使然,众人里面,她显得尤为醒目。

围观的群众大喊,“温桐来了。”

顿时,不少人拿出手机拍视频,照片。

温桐越过警方设立的黄色绳子,在车上,警察已经跟她解释过轻生女孩的身份。

朱静见到温桐过来,她很激动,“温桐,你来了。”

温桐靠近她。

“你别离我这么近。”朱静。

“不离得近怎么说话。”然后走了过去。

朱静抿着唇,没拒绝她的靠近,把画递给她,“这是上次你送我回家的谢礼,我画的。”

“我可以打开看看吗?”

朱静恩了一声。

温桐打开,是一副很漂亮的素描,画的的人正好是她,不管是神态,眼睛,画的都非常传神,像有了灵魂那般,“很好看,我很喜欢,谢谢你的礼物。”

“也知道你这么说而已,我有位同学生日,我亲自画了一幅画送给她,她一点都不喜欢,甚至拆都没拆过,还有我母亲,她总是说我不务正业,最后还没收了我的画画的工具。”朱静对温桐带有好感,一下子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

心理辅导严重受到了伤害。

“我相信不止我欣赏你,你再想想,还有谁说过你画的好的。”

朱静开始回忆,确实有不少人赞美过她,对,还有付涵那个臭不要脸的,想要利用她,然而,最令她受伤的还是母亲的态度。

“有,有个臭不理要脸的女人,拿着我设计的东西说是她的,太过分了,气死我了。”

“你不想让她得到教训吗?”温桐很耐心的在跟她聊天。

“想啊,可是我没办法,哦不对,我昨天抓花了她的脸。”

“只要你不想轻生,我可以帮你教训她。”

朱静沉思着,她看向温桐,眼前的女人淡然自若,美得不像话,没有质疑她的话,她其实知道温桐应该是帝都有钱人家的大小姐,那晚载她回家的车子价格不菲,身份矜贵的女人今天还能过来见她,温和的陪她讲话,她心里感动的一塌糊涂。

“真的吗?”

温桐点头,“把你手伸过来。”

朱静眼眶里泪水打着转,已经有些看不清了,她动了动已经发麻的脚,却不知怎地,像是踩空了一样,她整个身子往后一仰。

伴随着众人的尖叫。

温桐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朱静往后倒的重力,她身体往前,像是要随着她往下掉。

心理辅导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抓住了温桐,用力,抱着她,免得她也掉下去了。

局势,已经发展成,只要温桐一松手,朱静就会沉入江里。

警察们心里跳的飞快,大队更是一个哆嗦,“快,你们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上前帮忙。”

要是温桐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

谁都没有忘记,温桐是宋家儿媳,宋家大少爷最宝贝的女人。

在警察的帮助下,合力将朱静拉了上来,等真正脱离了危险,温桐才松了手,她的手很冰冷,有点脱力使不上力气。

朱静哭的厉害,样子滑稽不已。

温桐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别哭了,真丑。”

朱静的妈妈已经晕了过去送去了医院,朱爸爸见女儿没事,却依然不敢上前,因为朱静先前说过不想见到他们。

朱静吹了两个多小时的冷风,体力透支,已经发烧,赶紧送她上了去往医院的救护车。

警察大队,“温小姐,你也一起去医院检查一下手臂有没有拉伤。”

温桐点头,随着朱静一起上了救护车。

烟雨朦胧,临江大桥的人已经散开,也已经恢复了正常了交通行驶,不过,网上依然津津有味的讨论着。

有媒体纷纷报道,更有网友的高清视频,是温桐救朱静的那一幕,她整个身体向前,若是心理辅导再慢一步,那么两人都有可能会一起掉进江里。

网友纷纷对温桐路转粉。

继而,没多久,媒体又抛出消息,关于,伊诺·布朗克大师为何如此维护温桐的事,原来,温桐在圣安德鲁斯大学留学,伊诺大师是她服装设计的授课老师,她的设计才华深受大师的喜爱,甚至想要收她为徒,哪知,温桐选择了回国发展,有的记者为了更深入了解,专门去了圣安德鲁斯大学挖掘才知道的。

大学时期就被伊诺大师看中的学生,会剽窃她人的作品创意?

------题外话------

下一章,就能解决了付,我会狠狠虐的。

临近过年,有点忙,等卷卷放年假了,字数会努力的上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