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彻底毁灭/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细心的网友找出温桐曾经设计的作品,包括琪利亚她设计的衣服款式,与付涵以前设计的作品和现在设计的作品,一翻对比下,她比温桐不是差了那么一截,是根本没有对比性。

付涵设计的太空洞,太平凡,而温桐设计的作品,像拥有灵魂,总是能令人眼前一亮。

总而言之,只有一个可能,那便是温桐在QM担任设计师的那段时间遭到了陷害,而QM的高层,肯定有参与进去了。

四面八方的攻击开始一致的攻击了付涵。

网友1,“我真是瞎了眼了,以前我黑了温桐女神,我现在跪搓衣板去。”

网友2,“宋大人果然是慧眼如炬,我们果然都是肤浅的银~”

网友3,“为温桐感到委屈,付涵就是个白莲花biao子,太会装了,幸好当初我没有瞎。”

······

温桐不知晓网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医生正在给她做手臂检查,手腕的皮肤因为用力摩擦了铁栏杆上,磨的有点红,轻微拉伤。

“温小姐,这样扭转会痛吗?”医生抬起手臂,让温桐试着转一圈。

温桐蹙着眉,转了一圈,“有点疼。”

“休养几天便可,温小姐,回去可以用药油搓搓,这样恢复的更快。”医生道。

“谢谢。”

温桐做了手臂检查,随后又去了妇产科做了胎儿检查,孕妇情绪过高或者受到惊吓,对胎儿都会有些影响,一系列检查下来,胎儿健康,并无大碍。

检查方面,医院不敢怠慢,让妇产科的副主任亲自给温桐做的检查,还有辅警在旁边跟着。

朱静发烧,她打了针,情绪已经稳定了下来,经过心理医生的辅导,她已经想开了很多,没有在那么偏激了。

她母亲晕了过去,现在都还没醒。

朱爸爸坐在旁边,“小静,你肚子饿不饿,爸去给你买好吃的。”

朱静摇了摇头,当下又咬了唇,好一会才声音哑哑的开口,“我想吃永福记的酸菜卤肉饭。”

朱爸爸见女儿理自己了,他挺开心的,连忙站起来把外衣带上,“好,爸爸现在就去买。”

朱静知道父母是真的担心她,并且爱她,她在幸运自己没有掉下去,没有死,如果她死了,她失去的会更多,她懂了,她真的懂了,等母亲醒来,她一定当面好好地跟父母道歉。

“温小姐,需要我开车送你回去吗?”辅警陪着温桐从妇科出来,问了句。

“朱静在哪个病房?”

年轻的辅警姑娘有点不好意思的道,“朱静住在b栋七楼,我带你过去,不过我能不能先去上个厕所。”

温桐善解人意的笑了笑,“今天谢谢你,我在这里等你。”

年轻的辅警姑娘羞涩的笑了笑,转身寻找洗手间去了。

温桐坐在椅子上,交叠起了双腿,温爸爸的电话很快打了过来。

“爸,我没事。”

“我在医院,做了身体检查,孩子也没事,你跟妈不用担心。”

“爸,我还没跟阿辄说,他应该还不知道。”

温爸爸和温妈妈看了网上的新闻,自然看到了温桐差点跟着朱静掉下江里的画面,幸好有惊无险。

不过,一向紧张温桐的宋梓辄会还没有得到消息,不太可能吧···

她聊着聊着,起身到了窗边,望着外面的烟雨蒙蒙,窗,她呼了一口气,在上面作画。

辅警的姑娘还没回来。

突然之间,她搭在窗边的手,被温凉的手给紧紧的握住,猛地,整个人被拽进了怀里,她心漏了一拍,下意识的抬起头,目光对视,她坠入了一双灼火深沉的黑眸,轮廓,显得坚硬,那薄凉的唇,紧紧抿着。

“小桐,小桐?”

温桐听到耳边传来温爸爸的声音,她才缓缓回神,微微困窘的道,“爸,阿辄来找我了,我这边先挂了。”

温爸爸哦了一声,阿辄在温桐身边,他也放心了,于是,电话一挂,和温妈妈说了情况,两人很快就各忙个的事了。

温妈妈很闲,她在给自己的外孙织毛衣。

一层楼的人都在盯着窗那边,只见一个眉目清朗,身材颀长挺拔的男人,眨眼之间,把怀里的女人搂的实实。

此刻,无声胜有声。

温桐不知道说什么安抚男人的情绪,只好乖乖的任由他抱着。

林子阳后面跟了上来,见不少人看着,他赶紧驱散,“别看别看了。”

见他赶人,那些人才心不甘情不愿的收回目光,没有在聚在一起。

他心里捏了一把汗,温桐,你可把咱老板又吓到了。

前脚两人在家里分开没多久,后脚宋老板就看到他心爱的女人在临江大桥,差点随着朱静掉下去,能不吓的人心都提起来了吗?

抱了一会,温桐觉得浑身都热了,她心中藏有疑惑,在男人耳边道,“阿辄,你怎么不说话?”

宋梓辄依然不说话,他放开人,拉着就走,他似乎有着满腹的情绪,却无从发泄。

医院走廊的安全出口的楼梯,他推开,拉着人往里走去,然后,利落的合上,隔绝了外面一切信息那般。

楼梯口的灯很暗,静悄悄的。

她知道,男人由此得劲举动,是想吻她。

在临江大桥的时候,她有那么一瞬间,真的以为自己要随着朱静一起掉下去。

她当时没想得太多,只想抓住她。

如果她真的随朱静掉下去了,那她肚子的孩子,会保不住,而她,或许还会有生命危险,尽管,在临江的水底里,已经有救生员潜伏在下面了,但是离江面的高度,不是普通人能承受的。

“阿辄,我没事。”

“你差点就掉下去了,看到那一幕,我差点以为我要失去你了。”那画面,还挥之不去。

“温桐,如果可以,我真想禁锢你。”

太在乎,所以计较。

他的想法很自私没错,但宋梓辄没有多余的心思放在别人身上,他眼里,只有温桐。

温桐想,也许是铁马山的事给了宋梓辄这般强大的男人有了不安全的感觉,加上这一次,她算是经理了两次有惊无险,以他对温桐在乎的程度,不疯魔都要差点走火入魔。

她捧着他的脸,语气柔柔,“阿辄,我还要跟你长长久久的,我还在这里,你看着我,不要想刚才的事了。”

说完,双手攀上了宋梓辄的脖子,主动的送上了红唇,她的吻,没有太多的技巧,磕磕碰碰,直闯而入。

宋梓辄反扣住她的脑袋,化被动为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温桐背靠着墙,被男人困在身下,忽而感觉后背一凉,她的内衣已经松松垮垮,她整个身体忽而僵直了。

以她的角度,能看到外面走走往往经过的人群。

要是有人突然进来怎么办?她在脑海里想到了很多可能性。

“阿辄,我们不能在这里做亲密的事。”温桐耳根红着,伴随着男人大手的游移,她两手抵在男人的胸膛,分开两人的距离。

宋梓辄的声音很低哑,强势,不容拒绝,“要,就在这里。”

搭在腰间的手收紧,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近,“亲我,小桐。”

温桐一阵心悸,“恩。”

于是。

她感受到男人身上热烈的渴望,眼里闪过一抹柔光,她只好跟着他一同沉沦。

不管在要强的人,在冷静沉稳的人,如果重要的人出了事,他也会有情绪,会哭,会悲伤,会难过。

事实上,在宋梓辄拉着人往楼梯口去的时候,林子阳大概想到了什么,所以叫了人,已经封住了楼下一层,而他们这层的入口,。

厕所回来的辅警姑娘找不到温桐,后来请示了警方总部,那边叫她直接回去就可以了,她也没多想什么,直接走了。

过了二十多分钟,温桐帮宋梓辄拉好了裤链,脸红烫的可以,她头靠着男人的肩膀,缱绻的眯了眯眼眸。

宋梓辄拿出温桐包里的湿纸巾,给她擦手,擦完手又继续搂着人不放。

好一会,两人从楼梯间出去,宋梓辄顺便将占有他白灼的纸巾扔进了垃圾桶。

温桐脸还红着,“我要去看看朱静,阿辄,你来不来。”

宋梓辄面无表情,“我跟你一块。”纵使,他对那个轻生的小女孩很不爽。

·

朱静睡不着,朱爸爸买了热腾腾的饭菜回来,她正吃着。

“爸,我要是想吃桔子,我自己剥就好,你歇一会吧。”朱静道。

朱爸爸点了头,没说什么,过了好半会他才道,“小静,以后别再让爸爸妈妈担心了,我们承受不了失去你。”

朱静眼眶一红,点了点头。

病房的门敲响,温桐和宋梓辄站在了门口。

朱爸爸见到温桐的时候,神情很激动,“温,温小姐,谢谢你今天救了小静,真的很谢谢你。”

两人走进去,温桐微微笑了笑,“我接受你的谢意。”

朱爸爸愣了一下,在他们面前,是做不到面对自如的。

朱静躺在病床上,一瞬间她感觉宋梓辄看她的目光不禁浑身一颤,如同身在寒潭,害怕的缩了缩脖子,她明白温桐的男人为什么会这么看她,如果不是心理辅导及时抓住了温桐,温桐可能会为了救她跟她一起掉江里。

她嗫嚅了一下,想要说什么,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你还好吗?”温桐淡淡的询问。

“恩,我没事。”

“你说的那个人是谁,我答应过你要帮你报仇的。”既然应诺的事情当然要做到。

朱静顿了顿,原来温桐说的是真的?她咬了咬唇,不知道要不要说,她真怕说出去别人会不相信,以她的现在的年纪,犹豫了一会,她还是道了,“温桐姐,你认识付涵吗?就是那个帝都现在挺有名的那个设计师。”

“还算认识吧。”

付涵高中,并没有经常上网,所以并不知情她和付涵的是是非非。

“其实···”她噎了噎口水。

温桐静静的看着她,静候她接下来要说的。

朱爸爸在旁,一脸茫然。

“她在米兰得奖的作品,还有上次她在naga秀展示的作品,都是窃取我的设计创意,你们可能觉得不可思议,但那真的是我自己画的,她稍微做了一些修改而已。”朱静气鼓鼓着一张脸。

“她昨天晚上还来找我,希望我能跟她合作,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越说越气愤填膺。

温桐心里多出一丝惊讶,朱静才十六七岁,在服装的领域上就具备了如此优秀的才能,若是能好好培养,将来,一定可以称为一名知名的设计师。

但是,以她的现状,却并不能好好画画,甚至被父母以为是不务正业,也难怪,她这个年纪,一般都是以学业为重。

她第一次见到朱静的时候还疑惑她怎么会和付涵认识,原来还有这一层关系。

她真是死性不改。

朱静眨眨眼睛,她拿出自己的包递了一个MP5给温桐,“哦,对了,我昨晚有偷偷用MP5录了和她的聊天记录,希望有用。”

“录音你好好保管不要弄丢,我会帮你找法律顾问,以剽窃你设计创意的正式起诉付涵,她会得到教训的。”

她已经坠落了谷底,再也没有爬起来的机会。

温桐和宋梓辄只是在病房里停留了十多分钟,两人很快离开了医院。

等两人离开后,没多久,朱妈妈醒了,朱爸爸才疑惑的问朱静刚才要起诉的事。

朱静不想把事情隐瞒父母,只好把她跟付涵的事告诉了他们。

朱爸爸和朱妈妈震惊不已,想不到他们房客付涵拿着她女儿设计的作品去米兰参加大赛得了奖,她得奖的原因,全是因为盗取她女儿的设计。

他们沉默了许久,同样觉得愧疚不已,他们不知道,原来他们的女儿在服装设计这方面居然是如此有天赋,如果好好培养,以后说不定···

没等付涵剽窃朱静设计创意的事公诸于世。

隔天,许久没有在炎宇集团路面的古夫人突然召开了记者招待会,“关于当年温桐窃取付涵设计创意的事,背后的主使的人是我,当初我的儿子十分喜欢温桐,一直追求她,为了让温桐离开QM,让楚涯死心。”

“当然,付涵答应了配合我,她并不能算无辜。”

事情一爆出来,付涵又被一波浪推到了尖端。

------题外话------

发现今晚写不完,明天继续==不要打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