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0痴情人种(已修)/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古夫人站出来彻底澄清了当年的事,她这么一站出来,是顶着炎宇集团的名义。

媒体很快找出了各种小道消息,在外界抨击付涵的同时,也有不少人说了古夫人的坏话,说她见风使舵,知道温桐现在得罪不得,所以以前做过的事情,怕遭到报复,自己好脱身。

不过对她而言并没有多大影响,古夫人的身份就摆在那,她依然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四大集团之一的炎宇集团的董事长夫人,再说她当初那么做,豪门中人不是不能理解,在他们的世界,豪门联姻,名当户对才是至关重要的。

那时候温桐还只是家境普通的一个小姑娘,谁知道她是安家的孩子?

但古夫人是该骂,本来一个人在大城市混就不容易了,好不容易干的出色有了成绩,硬是给折翅。

最关键到头来,付涵抢走了她所有的荣耀,顶着她的光环在设计圈混的风生水起。

那时,有多少人说温桐的不是,现在反过来,就有多少人说付涵的不是,甚至更严重。

付涵整个人犹如丧家之犬,她在华丽的酒店门口堵住了要离开的黛西总监,她脸色无精打采,“黛西总监,你听我解释,事情真不是你想的那样的,我是被陷害的。”

黛西总监一脸高冷,有多名助理护着,她根本近不了她的身,“付小姐,你不用跟我解释,我对你失望之极。”

她在中国真是脸都丢尽了,当初站出来为付涵说话,她是沾了不少的晦气,行业内的人对她议论并不少,说她有眼无珠,错把鱼目当珍珠。

温桐的事,是彻底的给她四十岁的人生给了个教训。

去往机场的车已经在酒店门口恭候了,黛西面无表情在众多助理护着走出去,上车。

付涵整个人的脸色惨白不已,进进出出的人群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她,她站了好一会,终于保安看不过眼,提醒她别挡在回旋们。

她真是一夕之间失去了所有,连她自己都没感觉怎么回事,一连串的事情就开始向她袭来。

“真可笑,哈哈哈哈~”

温桐洗刷了冤屈,她这个罪魁祸首,公诸于世,愤怒,委屈,不甘,怨恨,一直充斥在她心里,付涵笑完,在她身后,有几个男女走了出来,其中有个打电话没怎么注意她,手臂一撞她的肩膀,她身子往前一扑,直接从不是很高的台阶上摔滚了下去失去了意识。

人倒霉,就连喝水都能被呛。

·

此刻,机场。

温桐正在送机,伊诺老师要回英国了。

伊诺老师发现温桐身边跟了几个保镖,他说了句,“Wing,看来里森很在乎你。”

温桐笑容淡淡,却带着一股淡淡的甜,她出门在外,有保镖跟着确实不太方便,不过因为最近帝都她的事广为火热,有不少的媒体记者想要采访她,所以男人给她安排了额近身保镖,以免发生不必要的意外。

“老师,欢迎你常来中国。”

伊诺老师点头,中国,是个非常有意思的国家,美食不错,他非常喜欢这里的食物。

吃了这里的东西,他真的对西餐没有食欲了。

“行了,等你孩子出生,老师会抽空过来探望的。”

两人轻轻拥抱一下,伊诺大师,就登机去了。

黛西总监没想到来的路途,会塞车,她好不容易打探到伊诺大师今天回英国,还买了和伊诺的航班,她脸阴沉沉的从商务车下来,她身后的助理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临近过年,飞机场的人流量越来越多,安保检查越来也严格。

温桐出来的时候正好碰到从正门急匆匆进来的黛西总监,她看了一眼。

这黛西总监,据说她对男人很是挑剔,不知什么原因,她看上了伊诺·布朗克,在英国,想尽一切办法要接近伊诺大师,不过伊诺大师向来爱憎分明,不喜欢的人他是好脸色都不会甩一个的,她又死缠烂打,伊诺大师更讨厌她了。

黛西总监见到温桐,脸色一僵,浑身不自在。

她极其看过眼的温桐是伊诺·布朗克最喜爱的学生,在她知道消息后,是后悔了一晚上的。

她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

温桐就这么越过她,神色淡淡,离开了机场。

付涵被送去医院就诊,因为有狗仔跟踪她,她当众摔倒的事情又上报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是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付涵头昏的要炸了,惊恐的问他,“你是谁?”

西装革履的男人手里拿着文件,见付涵已经醒来,他脸上扬着公式化的微笑,从公文包里拿出一张律师函,“付小姐,我是来通知你,你被起诉了,我是朱静的律师,我姓元,最近几天我都会联系你的,请你手机保持畅通。”

律师函放在了她的手上。

付涵唇丝毫无血色,“起诉什么?”

“剽窃罪,法院已经受理。”也就是意味着,付涵接下来还有一场官司要打。

元律师感觉到付涵身上的绝望,不过他可没心情去同情他,将事情做完,他就走了。

付涵手拽着律师公函,面如死灰。

·

时间过去一个星期,温桐的事还香悖悖的被媒体报道着,在天威集团,自从温桐接管了老爷子给她的百分之十五的股份后,她在集团里的权利越来越大,安老爷子光明正大的放权。

除了在祥瑞挂着董事总经理的名义,在集团总部,还挂了一个人力资源部副经理的牌子。

这个部门的重要性,就是为集团广招贤才,协助总经理进行骨干员工进行选拔培训等等,当然,这些事,轮不到她做,她每天去集团转悠一圈就离开了,年假在即,除了财务部,其他部门都不是很忙。

此时,琪利亚的首次年会已经举行。

B市的员工和帝都的员工分开,不过享受的福利是一样的。

温桐和丢丢琪利亚的员工在酒店吃了顿饭,给她们所有人发了一个红包,没逗留多久就回去了,员工吃完饭后去了皇家休闲会所,连带家属。

琪利亚员工某位家属的男朋友,“你老板不错啊。”

“那是。”

宋梓辄见她一回家洗漱完就躲在书房里,在电脑前敲打,明明已经困得不行,他进了书房,一手将人搂起,抱起横坐在他的腿上。

温凉的手撩起衣服看了一眼她的小腹,有点微微隆起,不过并不明显。

细皮嫩肉,宋梓辄覆手上去,眉眼一勾,不知想什么。

温桐感觉到一阵温凉,睡意醒了几分,她把男人的手拿开,柔柔叫了他一声,“阿辄。”

宋梓辄轻轻的恩了一声。

一会,温桐道,“我要写报道,你在这里,我没办法专心。”

报告的诱惑力能有男人的大吗?

宋梓辄看了一眼屏幕上的wps满满的字,不过条条框框分排的很好,在电脑旁边,还放了一本厚厚的关于人力资源管理的书本。

人力资源,温桐大学的时候没有选修,所以在这方面经验不足,她才就职几天,如今上面让她写一份关于人力资源管理现状调查报告,摆明了是有意刁难。

天威集团水太深。

安老爷子知道,但并不好说什么。

宋梓辄咬了她耳朵一口,极为不满,“你已经呆了快将近三个小时。”

加上温桐还怀孕,十一点,早该上床睡觉休息了。

温桐稍微有点不好意思,她的报告其实写的七七八八,不过有些地方她自己并不是很满意,所以一直在修改。

没等她回话,宋梓辄已经将她横抱了起来,突然的凌空让她下意识伸手抱住他的脖子。

“该睡觉了。”

温桐没办法拒绝,这个点,她确实该休息了。

被男人抱着回了房,被窝还残留有暖意,她轻轻呼吸,有男人清冽的味道,混着沐浴露的香味。

宋梓辄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准备起身又出去。

温桐觉得疑惑,扯住他袖领,“阿辄,你不一起吗?”

“你先睡,我去给你关电脑。”

然,过了二十分钟左右,宋梓辄才回来了,温桐睡得迷迷糊糊,感觉有人手搭在了她的腰,她一转身,靠了过去,相拥入眠。

第二天,温桐起来,做了早餐,准备抽空再看看自己的报告,哪知,她打开一看,那份报告她不满意的地方都有做了修改。

想想,宋梓辄抱她回房后又出了卧室,是为了给她修稿子。

有一个大神般的老公,温桐的心情,不言而喻的愉悦。

她也不会觉得宋梓辄给她修稿子有什么不妥,报告的事,不必太较真,认真你就输了。

“老公,谢谢。”

宋梓辄醒来就收到了一个热情的早安吻,那一声老公令人心驰荡漾,他翻身将温桐压在身下吻了起来。

两人吃完早餐,一起出的门。

温桐去到炎宇集团,高级经理见到她就问,“温桐,你报告写完了没?”高级经理三十几岁,名牌大学毕业,短短三年的时间就混到了高级经理的位置,此刻,他显得很铁面无私,一副公事公办的感觉。

温桐随意的把报告给他。

高级经理伸手接过,瞧了她一眼,就回自己办公室了。

期间,付涵打电话给安明辉,电话接通,一个女人冰冷的声音响起,是安明辉的母亲,她道,“付小姐,麻烦你不要再给明辉打电话,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安明辉知道付涵出事,网上上关于他负面的报道太多,他雇了一批水准帮她说话,但是并没有能改变什么,反而,被家里人知道,知道他花冤枉钱在付涵身上,气得安典彦把他关了禁闭。

“妈,你就让我见见付涵,她现在很需要我。”安明辉心里想的都是付涵,可他心里还有顾忌。

魏晨如可不会心软,“她已经跟你分手,明辉,甜甜比那女人好太多了,你别再执迷不悟,后天就是你们的订婚典礼,你别让爷爷奶奶对你失望。”

安明辉很生气,摔门,进了房间,很快,里面传来一阵东西碎裂的声音。

夜晚的酒吧。

付涵喝的脸红薰薰的,她连最后的筹码都输掉了,还有古夫人,她跑出来澄清当年的误会,最多外界就骂她两句,她根本没有任何损失,而她呢,在时尚圈,再也没有立足之地。

这还不够,朱静因为跳江的事,出名了,哪知,她被朱静起诉剽窃罪的事,外界再度哗然。

“温桐,是你,绝对是你···”朱静一家根本没有那么多钱请元律师给出面打官司,元律师是帝都最贵的金牌律师。

好个不要脸的付涵,设计创意的作品还是抄袭一个十七岁的小女生的,当晚她说的话,被朱静录音当成了证据呈上了法院,然后她打的官司输的一塌糊涂。

江郎才尽,她在帝都再也没有立足之地,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

当初有多风光,现在就有多落魄。

她咬着唇,拿出手机,跟酒保不知说了什么,酒保点了点头,按她说的打了个电话。

安明辉在房里生气。

没多久,魏晨如拿他手机敲了他的房间们,“明辉,肖江找你。”她只是不允许付涵找她儿子,不代表他的朋友不可以找他。

安明辉阴郁着一张脸,通了电话后,他很快穿戴整齐,“妈,我去肖江家里一趟。”

魏晨如心疼儿子,已经关了他三天禁闭了,不可能一直关着不给他出门,“那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早点回来。”

可她不知道,肖江只是付涵和安明辉见面的工具。

安明辉去到先前两人经常去的酒吧,付涵喝的烂醉,趴在桌上,他内心更加自责不已,在他心里,关于付涵最近的总总,他总是认为是有人在背后操控,让付涵身败名裂。

付涵见到他,直接伸手抱住了他,“明辉。”

一下子,在他怀里就哭了起来。

“明辉···”

“别哭了,我心疼,你放心,我会给你报仇的,绝对。”安明辉道。

付涵是醉了但是还保留着清醒,她一度怕安明辉会因为外界的事对她的态度会有所改变,但没想到,安明辉,还相信她,一时之间,她不知道说什么。

爱情使人盲目。

“我送你回去。”

付涵却摇了摇头,身子贴的更紧,“明辉,今晚和我在一起好吗,我不想回去。”

安明辉心里自然是开心的,自从他跟付涵分手后,两人的关系一直处于暧昧,他舍不得放手,所以想选择挽留,贺甜甜的事,他想过,反正,两人只是订婚,又不是结婚。

在附近的酒店开了一间房,深夜,进了电梯,两人就在电梯拍不到的角落亲吻了起来,出了走廊,等进了房间,两人一路拥吻,男女之间的荷尔蒙一直在散发,两人身上的衣服也越来越少。

在两人纠缠的火热,贺甜甜出现在了酒店,身后还有她几个光鲜亮丽的姐妹跟着,她们都是家境富裕的姑娘。

贺甜甜是泰宇珠宝的千金小姐,她怎么可能容忍的了快要成为她未婚夫的男人和别的女人开房,还被她朋友看见了,最重要的是,那个女人,据说是安明辉的前女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