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1输的一塌糊涂/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明辉的前女友?

竟然知道她贺甜甜即将要跟他订婚,在知道的时候也识趣的放手了,怎么两人还纠缠不休。

不管是安明辉还是他那个前女友,都让她厌恶。

跟在旁边的经理神情痛苦而纠结,酒店不能侵犯客人的隐私,但是贺甜甜和这一班富家女来到酒店,就开始威迫前台给出安明辉今晚订下的酒店房间号,前台不给,硬是给抽了几巴掌。

“开门。”

到了1508房间,贺甜甜语气漠漠的道。

经理手哆嗦着,拿出房卡滴了一下,门咔的一声开了。

里面房间两人打的火热,自然没听到外面的动静。

门一开,贺甜甜和几个富家女走进去,隐约就听到了男女之间呼吸急喘的声音,地上,还有脱下的外套,领带,女人的高跟鞋之类的。

“甜甜。”

几个富家女叫了一声贺甜甜的名字。

贺甜甜眼神示意了一下,她们立马推开了半关的门,十分用力,一眼入目,她们笑了起来,啧啧的叹了几声。

付涵和安明辉一下子从情欲中脱离了。

安明辉反应很快,用被子立马遮住了付涵的身子,他冷眼看着闯进来几个女人,“你们是谁?”

“安少爷,你的前女友就是她?”

“可真不怎么样你的眼光。”

大概,见到付涵,这些富家女已经认出了她,眼里的鄙视不屑更甚。

“我的事,轮不到你们叽叽歪歪,滚出去。”安明辉正火大中,他好不容易才有何付涵相处的机会,硬是被几个陌生的女人给打搅了。

这时,贺甜甜从外面走了进来,“安明辉,你可真有种,后天就是我们的订婚典礼,现在,还有心思和前女友共度春宵啊。”

贺甜甜不是一般娇生惯养的富家女,她从小就叛逆,不过伪装的好,在学校,她一直是大姐大的类型,她一说话,满满的气势。

安明辉自知理亏,贺甜甜说的是事实,他无从反驳。

今晚贺甜甜来闹,真是出乎人意料。

付涵,咬了唇,眼里闪过一丝慌乱,她垂下眸子,“贺小姐,我跟明辉,是真心相爱的。”

贺甜甜冷笑,真心相爱?

她能看出安明辉对她也许是真喜欢,不过,付涵她自己,可不一定。

?“付涵你真不要脸,就你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安明辉,就是她付涵落水,急需攀附的水莲,她现在的惨败,还想着利用人吧,其中,一个富家女很尖酸的说了句。

付涵很懂得利用处境,那些富家女攻击他,她也不反驳,安安静静,只是眼睛在控诉,好像她很无辜。

安明辉听到付涵说爱自己,整个心都满足了,他道,“贺甜甜,我跟你的事都是双方父母安排的,我知道你不喜欢我,所以我的事情,你最好不要管。”

“安明辉,你可真他么恶心。”贺甜甜一脸嫌弃。

几个富家女在想,安家的少爷真是无药可救了,贺甜甜要不是真的对他有那么丁点好感,会来这里吗?会答应家里的联姻吗?

安明辉脸色变得很难看。

?这时,贺甜甜突然上前,一手揪住了付涵的头发,猛地一巴掌落下。

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包括安明辉。

伴随着一声惨叫,几滴红红的鼻血落在了白色的棉被上。

“小涵!”

贺甜甜,那一巴掌,她浑身的劲都给用上了,一个字,爽。

付涵被抽的七荤八素,她倒在床上,脸色发白,她最近本来就缺乏睡眠,上回摔了医生说有点轻微脑震荡,这一打,她耳朵跟着耳鸣了起来,还流了鼻血。

安明辉眼里急切,他愤怒的看向她,“贺甜甜,你个疯子,你是不是脑子有病?”

贺甜甜不理,她继而对付涵道,“贱人,你给我小心点,在帝都,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她从不食言。

说完,她潇洒的一转身,走了。

几个富家女笑呵呵的跟了出去,要不是和贺甜甜有关,她们真想开直播,直播现场的劲爆呢。

贺甜甜出去后,拿出手机就给自己的父亲打了电话,“爸,订婚礼取消吧,我不想和人渣扯上关系。”

贺明蹙了蹙眉,“你这孩子怎么说话的,开口闭嘴人渣人渣。”

贺甜甜吐了吐舌头。

贺明沉了沉心思,他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于是,贺甜甜把刚才发生的事情都跟贺明讲了一遍,贺明脸色变了变,好一会道,“你要不是不想跟他订婚,那就取消吧。”

“恩,谢谢爸。”

贺甜甜倒没想到她父亲居然会那么快同意了,意外的惊喜。

其实贺明怎不是聪明人,他在天威集团占有的股份不少,打天威集团的主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可没想到,会冒出一个温桐,温桐如今可真惹不得,可跟安振云早就商量好的事情,他没有个理由好推脱了。

现在好了,他终于有理由跟安振云一家脱了关系,再说,安振云想要抢走天威集团,他明显不够分量。

第二天。

贺明就以这件事彻底和安振云一家闹掰了,然后撇清关系。

安振云知道后,勃然大怒,“明辉是怎么回事,你们看看你们生的好儿子,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失去了贺家的支持,就少了一分成功的可能。

“父亲,等明辉回来,我会好好问他是怎么回事。”安典彦道。

安振云却甩出一沓照片,“还用得着问,这是记者偷拍的照片,要不是我压了下来,今天早就乱成一套了。”他的孙子,真是成不了大事。

那一沓照片,是付涵和安明辉亲密纠缠的照片。

魏晨如看见,指甲都深陷进了肉里面,那个付涵,居然还敢纠缠她儿子,真不把她的警告放在眼里。

等安振云走后,巫以娟不知藏了什么心思,对他们道,“你们好好说说明辉,别再让你们父亲失望。”

安典彦觉得不太对劲,“妈,你这话什么意思?”

巫以娟叹气,“你爸以前在外面风流的女人,给他留了后代,你爸一直瞒着我,私底下还花不少钱培养了他孙子赴国外留学,据说已经学成归来。”

“等过完年,你们父亲会把他安排进集团里工作。”

安典彦和魏晨如一听,抽气了,感觉到了危机,“爸太过分了。”

巫以娟不说话,事已至此,抱怨也没用。

等安明辉回到家中,他立刻被父母训得狗血淋头,安典彦一生气,还打了安明辉一巴掌,“那个女人有什么好,值得你念念不忘,贺家的事,都被你搞得一塌糊涂,爷爷知道,对你很失望。”

安明辉咬着唇,承受着父母的怒气,他自己也是一肚子的怨气,其中,更多的是来自于对温桐的,如果不是她出现,他和付涵会好好的,而天威集团,会如爷爷所希望的那样,早已掌控在手里了。

很快,贺甜甜和安明辉订婚取消的消息,在豪门里流传而出,大家都知道,安明辉和前女友在酒店开房,被贺甜甜抓奸在床,很快,他的名声,也被付涵搞臭了。

至于付涵,被安明辉送去医院后就失去了消息,有人说她被人送出了帝都,有人说她被送进了精神病院,各种小道消息,不知真假。

20号,小年。

今天是天威集团最后一天上班的时间,温桐去开了最后一个会议。

“温桐写的分析报告,我觉得写的很好,大家认为呢?”安老爷子看到报告的时候,很满意。

好多个股东都看了,写的真不错,挑不出毛病,有些专业术语,他们还得上网查才知道什么意思。

“我也认为这份报告写的不错。”

“是啊,董事长,温桐真的非常有管理的头脑。”

“我记得温桐是艺术生吧,她写出这么优秀的报告,真是令人意外。”站在安振云那边的某位股东话里带刺的说了句。

不仅如此,温桐还是能被挑出行为上的毛病,比如,有的股东说她太不把上班当回事,说她花费太多的心思在自己的事业上。

很快,会议上暗潮汹涌,话语里争锋相对。

会议结束后,温桐依然笑容淡淡,她回到安老爷子的办公室。

“小桐,你的报告是自己写的吗?”安老爷子问,他孙女不是艺术生吗,写出这么完美的报告,当然会让人有所怀疑,连他都在想,是不是他孙女婿写的。

“爷爷,是我花了快三个小时写的劳动成果,不过,阿辄帮我稍微做了点修改。”

安老爷子听到,有点意外,写繁杂的报告可不容易,他孙女没接触过,还只是用了三个小时就写出来了,有的人,就算经验老道,可未必能这么快就写的出来。

“哈哈哈,小桐,你真让爷爷感到骄傲。”

温桐跟着笑了笑,“爷爷,你过奖了。”不过眉宇之间,是淡淡的自信。

过了好一会,她和安老爷子告别,打算回去了。

出了集团,安明辉见到她,咬牙切齿,显然是故意等在此处恭候她,“温桐,是你对不对,是你诬陷付涵,还让她身败名裂的。”除了温桐,他想不到还有谁和付涵有仇。

温桐稍微和他站开了一点距离,“你说错了,是她自己搞得自己身败名裂的。”

安明辉听她一说,面目显得狰狞,“胡说,你嫉妒她比你有才华,所以你找人陷害了她。”

温桐莫名觉得好笑,这个安少是分不清现实还是有臆想症?

他还想逼一步上前,突然,一股重力按压在他的肩膀,他想动都动不了,他回头,是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男人,瞬间,感觉到了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宋梓辄瞧了他一眼,松了手。

温桐看到他出现,有点惊喜,唇角愉悦的一勾,她走了过去他那边。

宋梓辄一松手按住安明辉肩膀的手,就把人抱进了怀里,冷漠的眸眨眼有点柔溺的味道。

“阿辄。”

正常情况来看,这几天,宋梓辄应该有一堆报表要看。

安明辉没了钳制,见到宋梓辄,明显有些忌惮。

“走吧,我们回去了。”说完,带着温桐上了车。

车内很暖,宋梓辄握着温桐的手感觉很凉,揣着她的手往口袋里捂着,又亲了亲她的眉眼。

温桐也习惯了。

宋梓辄亲人,是不分任何场地的,“安明辉跟你说了什么吗?”

“他一直在说付涵。”温桐的语气有点无奈,付涵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让安明辉喜欢她吧,温桐是这么认为的,然后她又问,“今天不忙吗?”

宋梓辄双眸看着她,似笑非笑。

“小桐,我不忙。”

“安明辉要是想靠近你,你不要对他客气,等年后回来,我会安排一个助理在你身边照顾你。”

保镖之后又是助理?

温桐想了想,想说什么,哪知,宋梓辄覆身而至,将她要说的话又吞回了肚子里。

一吻过后,男人道,“亲吻的方法不错,你的手不冷了。”

温桐红着脸。

两人回到家接了温爸爸和温妈妈,转而往宋家的方向去,街道冷冷清清,很多店都已经关门了,大城市,寂冷的很。

小年,宋老爷子和宋老太,都把子孙叫了回去吃小年饭。

卫湄玉的事,最近谁都没说,裴于正很聪明,他一直带着人躲避追踪,都快半个月了,她被裴于正囚禁在身边,应该吃了不少苦。

宋礼贤为了她,特地带了一批人一直追踪,听说已经查到了点下落,等确认后应该能把人救回来了。

这一年,温爸爸和温妈妈打算留在帝都过年,温桐嫁了人,理应当跟着宋梓辄一起,他两老会去河安镇,冷冷清清,想想不想回去,等过完年,到了初九,再回河安,初九,是河安镇的年例,每年,都会很热闹。

------题外话------

等年后,就是和安家旁支的戏了。

谢谢乃们送的月票,评价票,钻石,花花,亲一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