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祥瑞闹鬼/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老爷子对安盛乘送的玉麒麟还挺喜欢的,一直拿在手上,另一手拿着放大镜看的很仔细,嘴里还连连称赞。

“你这玉麒麟从哪里淘来的?”

“大伯,这是我在国外一个古董店淘来的,年代挺久的了,据说是西域那时从汉朝流传出去的。”

安盛乘见状,心里欢喜至极,忙回了一句。

安典彦则被冷落了在旁边。

杜勇端着茶从外面进来,安典彦看到他,脸色隐晦一变,藏有不满。

“老爷,两位堂少爷,茶来了,请慢用。”

太阳逐渐落下,两人从安家出来,安典彦气不过,阴阳怪气的道,“你倒是舍得下狠手,送那么贵的玉麒麟讨好大伯。”

这不是反衬托了他的小气了吗?

安盛乘闷着脸,“你这说什么话,要是你想送,比我还贵的礼物都送的出手,是你自己没那个心而已。”说完,他上车就走了。

安典彦不同,他从小知道安传瑞没有后代继承,抱着这想法,还有安振云对他的教导,他一直野心勃勃想要上位,哪知半路蹦出了一个程咬金,一波三折,也不为过。

上了车,司机见安盛乘连连叹气,不知为何,跟着心酸了一把。

他做安盛乘的司机也都十几二十年了,知道安盛乘没那个心思打天威集团的主意,最多是想安老分布财产的时候能分他女儿多一点,身为父母,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儿女过得幸福无忧。

初八,温爸爸和温妈妈早早就坐飞机回河安了,而白安菀一家人在那天也回去了河安,回去后,路过菜市场,一路都是人,新鲜的蔬菜肉类,水果,买了不少提回去。

白安菀提着一篮提子,“今年回河安的有钱人不少啊,我刚都看了好几辆上百万的名车开着经过了。”

河安镇有钱人不少,但有钱之后就搬出去了,不过为了显摆,在河安喜欢买地建豪华的房子,但基本每年过年,都没怎么回来过。

“奇怪,怎么今年赶着就回来了。”她又道。

高奕围虽然是老师,但对经济还是很有研究的,“河安不是搞开发吗,有前景,谁不想回来分一杯羹。”前不久他看过新闻报道,政府公开了,他们有意将周围的几个小镇都开发了,其中重点就是河安,河安沿海,风景漂亮,要是弄得好,成为旅游景区小镇,提高镇民收入,是件好事。

“既然如此,阿辄可真有眼光,去年就把河安重点开发的区域给买了下来。”

说起这件事,他们不得不被宋梓辄的经商头脑给折服,不过身为生意人,宋家又是搞军政的,这种事估计早就收到了风声。

归根结底,宋梓辄这年轻人啊,真是不简单的人物。

高若白沉声不说话,河安这边的地,对普通的开发商而言,也许会是很赚钱的地方,但对宋梓辄而言,未必。

他不得不怀疑,宋梓辄会在B市创立公司的目的就是冲着他表妹来的。

买好了菜,他们一路回到住处。

河安大街小巷,灯笼结彩,烟火鞭炮的碎屑随处可见。

街坊知道他们回来,关系好的跑来和他们唠嗑了。

年初九,天还没亮,外边的鞭炮声震耳欲聋,街坊纷纷去了庙里烧香拜佛,很快,舞狮的队伍每户人家的上门了。

一早,温妈妈,白安菀起来洗菜了,白安菀见此情景,想起什么,“还记不记得上回我们去南山寺,有个老和尚给小桐算的命,感觉挺准的,过了年初九,你跟智南要不要跟我再回去还福?”

那老头可是说过小桐是大富大贵之命,照此情况一看,可不是吗?

“行,等过了初九,我们就跟你去A市南山寺一趟。”温妈妈道。

很快,温家已经很热闹了,来的人,都是白家那边的亲戚,还有白安菀的一些朋友。

白家的亲戚都听说了,白芷素的老公温智南,其实是帝都大户人家的孩子,不是温家亲生的,他们不清楚情况,不过听河安的镇民说,贼有钱。

这是多大的福气啊,怪令人艳羡的。

小孩很多,白芷素派了不少的红包。

高若白在和几个叔聊天,他挺健谈的,长的又帅气,老有镇民带着闺女往这边跑。

“老高,你看我女儿怎么样?今年大学刚毕业出来实习。”

“我外甥女也不错啊,也在A市工作的。”

高家真不错,高若白是大公司的总经理,人又帅,他父亲又是人民老师,一家人好相处,白安菀的妹妹的一家,更有背景,要是能结成亲家,大喜事。

高奕围笑呵呵的喝茶,“若白确实不小了。”他这么一说,来说亲的镇民更卖力了,口水满天飞。

温爸爸在厨房里忙烧菜,穿着短袖,红光满面的。

此刻,帝都,纵横缤城高等别墅区,温桐白皙的脚从被窝里探了出来,往小腿上去一点,都有隐隐的吻痕。

她睡的很熟,睡颜恬静。

很快,宋梓辄从外面回来,手里提着药,一路回房,他叫醒了人。

“阿辄,你在让我睡会。”昨天她回医院检查,回来后,两人又缠绵的晚,她起不来。

宋梓辄听到那沙哑有点软的声音,拿过上衣,熟练的给人换上,“上飞机再睡。”

听到飞机的字眼,翘长的睫毛抖了抖,惺忪睡眼睁开,他们要坐飞机?

收到温桐的疑惑,他道,“回河安。”昨天陪温桐去产检,事后他问过医生,温桐现在适不适合坐飞机,以她怀孕的状况,医生的回答说短程的飞机并不碍事。

温桐怔了一下,眼睛很快亮澈,她起身,在男人脸颊亲了一口,“阿辄,谢谢你。”

她许久没有回河安,怕也是想回去看看了,初九又是河安的年例,宋梓辄知道这点的。

宋梓辄眸里笑意很深,他给人换好了上衣,手一钻进蚕丝被里,“我帮你上药。”

“我自己来。”温桐夹紧腿。

两腿一合紧,她感觉了内侧两边有点发疼,那种方法用多了,腿也会吃不消。

她在被子倒腾了一下,伸手,“你把药给我。”

“让我看看。”

宋梓辄手里拿着外伤的药膏,声音轻柔,藏着心疼。

温桐红着脸,哪还有平时淡然温婉的样,她双手抱住了宋梓辄的脖子。

于是,男人直接伸手把人抱起侧坐在他的腿上,她的小腹微微有点凸起,却并不影响她的美,双腿修长光滑。

他分开一点,温桐双腿内侧红了,皮肤还有些出血,宋梓辄挤出药膏,轻轻的抹上去。

“要是我想要你了,你就阻止我。”

把药涂完,宋梓辄面不改色的道。

他揉了揉她的发丝,尝过温桐的味道他就上了瘾,想要她的冲动每回都压过了理智,实在不像他,然,他却心甘情愿受她控制。

温桐唇角一弯,嗯了一声。

至于会不会阻止,那就不一定了,不过这个办法用多了还是会行不通,毕竟,始终不算真正的做。

不过男人的肆无忌惮,说到底,是有她纵容的因素在里面。

温桐起来洗漱好。

宋梓辄已经把要带的东西准备好了,两人去了机场,有两个保安亲自带着,先是简单的检查,很快就放行了。

一架湾流型的豪华飞机停在机场的停机坪上,林子阳跟着。

这是宋梓辄的私人飞机,温桐还是第一次乘坐。

飞机内有宽大的沙发,吧台,酒柜,休息室,一应俱全。

“飞机是昨晚才降落帝都机场的,估计是老板为了方便温桐你回河安,才叫人把飞机从美国开回来。”林子阳道。

宋梓辄以往去哪都是坐机场的飞机,私人飞机,都是留给K集团董事去办事用。

温桐微微一笑。

一系列检查完毕,准备好后,飞机起飞了。

将近中午,河安镇更热闹了,在温家家门口前,舞狮队一直在卖力的舞着狮子头,二楼阳台用绳子吊了一个红包。

狮子头一跳跃,把红包咬在了嘴里。

更绝的是,一盆清水,温妈妈把钱扔进了水里,一个光头小孩倒立,把头伸进去,硬是把钱给叼了上来。

这等好绝活,众人纷纷鼓起掌声。

“阿素,安菀。”

一声热情的叫声从院子外响起。

她们抬头看过去,认得来人,热情的迎了上去,“小莲,还有伟业。”

双方热情的拥抱了一下。

赵佳在旁,把手里的一箱水果和几个礼盒递了过去,“素姨,菀姨,新年好。”

温妈妈笑着点头,忙把她递过来的东西拿起,“小佳,新年好。”

“来就行了,怎么还带那么多东西。”

“上谁家都得带的,我们可不是客气。”赵妈妈道。

白安菀转头看向了赵佳,先前小桐婚礼,赵佳也跟着忙前忙后,她没有机会见她,现在认真一看,赞道,“小莲,你女儿随你啊,长的可好看了。”

街坊听到,忙跟着应是。

赵佳脸皮虽厚,听到长辈夸她,多少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赵妈妈语气嫌弃,“哪里,就是个野丫头,到了这岁数,连个男朋友都没有。”

天天和那些男生称哥们,不见哪个跟她来电的。

在院门口聊了一会,温妈妈招呼着人进去坐了。

赵佳的父母,每年初九都会回来,并且都会到温家坐一坐。

赵佳年纪不算小了,跟温桐一样的岁数,也26了。

她随着父母一同进去,抬头一看,就看到了高若白。

高若白是个很有男人味的男人,又有能力,即使板着脸,还是有好多女人喜欢他那款的。

只见街坊都带了自己侄女外甥女来说媒,她们看高若白的眼神,明显是喜欢的,一直找话题聊。

她抽搐了一下嘴角,倒没说什么,她最近躲他躲得十分勤快,相信他应该知道的。

高若白见她进来,目光沉沉,不过很快就别过了视线,和别人相谈甚欢起来。

有的后面来的,没有见到温桐,就问,“小桐今天不回来吗?”

“路上了,这点,估计也要到了。”

至于,温海坤那边,据说今年年例搞的很大,请了市里的厨师,来的客人已经吃了一轮,上的菜都很丰盛。

自从温老太病倒住院,温海坤变了个人似的,对温老太尽了做儿子的义务,请了人照顾她,每个月都给不少的赡养费。

黄兰芳更会做人,知道那些有钱人回来,已经跟她们打的火热,带着她们到处看地。

不过温岳林自从腿好了,依然没有从帝都回来,就连过年,也不肯回,性子变得十分古怪阴沉。

这时,河安的广播响了起来,是通知镇民今天在刚修建好的篮球场有表演节目看,晚上八点。

“以往每年都有表演节目,不过今年的排场好像很大,我可都看了,镇委会的人一直在摆凳子,听说其他镇的领导还有市领导要过来。”

“嗯,我也看见了。”

“不过奇怪的是,每年的歌舞团不都是要大伙捐钱的吗?怎么今年就不用了。”

“我还想看咋们镇那些有钱人今年会捐多少,看来是没戏了。”

以往请歌舞团,捐的多的,前一百名都会被镇委会贴在公告栏,为此表示谢意。

但请来的歌舞团的人,除了露肉,唱歌又难听,实在没什么看头。

不过镇民都知道今年的不一样,经过的镇民看到说有人在排练唱歌,唱的很好听。

他们坐在温家的院子门口,一边闲聊一边磕着瓜子。

高奕围和几个大人,在旁边的空地堆起黄泥,准备窑鸡,烤地瓜。

快到了中午,温桐和宋梓辄回到了河安。

两人回来,更显得热闹了。

“回来的时间挺准的,很快就可以吃饭了。”温妈妈高兴道。

“妈。”

温桐下车,整个人显得精神奕奕,完全没有坐飞机的疲惫,她相继和长辈们打着招呼。

大伙以为温桐嫁了豪门,可能多少会有些距离感,不过显然他们的想法错了,温桐还是那个温桐,淡雅温婉的人,别人问什么,都会回答。

不像温月欣,听说她回来摆着一张脸,躲在房间里,都不出来招呼客人。

后来听人说,她跟她那老公相处的不好,在她怀孕期间,还跟别的女人有牵扯。

宋梓辄跟在旁边,牵着人,眉目俊朗的男人,在阳光下,更显得玉树临风。

新婚夫妻,一眼就能感受到他们之间流露的真情。

对于河安的镇民,他同样抱着礼貌对待的态度。

有小孩上前说新年好,宋梓辄还准备了红包,派给了他们。

宋梓辄准备的红包,自然少不了哪里去。

“谢谢大哥哥。”

温桐唇角一弯,原来他们出门前,宋梓辄什么东西都备好了。

他的用心,温桐挺感动的。

一轮短短的交谈,没有哪个长辈小孩不喜欢谦谦有礼的宋梓辄的。

林子阳还是第一次感受了过年的氛围,他手里拎了不少东西,笑着搬进屋。

又一个年轻帅气的小伙,上回他来过,有的知道他没女朋友,等他一闲,“我记得你叫子阳,对吧,今天来了不少好姑娘,有没有看上的,阿姨给你说媒。”

赵佳从厨房出来,见到林子阳,跟他打招呼,“子阳,你来了。”

林子阳点头,“要不要帮忙?”

赵佳见他被三姑六婆包围着,“哦有,你来帮温叔叔忙吧,我去找小桐聊聊。”

林子阳喜极而泣的给了赵佳一个大大的拥抱,“好。”

别人一看,难道这两人有什么?

赵妈妈都狐疑的看了好几眼赵佳。

很快,菜都上了桌,摆了五个圆形桌子,每一桌都坐满了人,夹了菜的人都夸温爸爸的手艺更好了。

吃过饭,到了下午,赵佳因为和林子阳聊的很来,还勾肩搭背的,被赵妈妈叫上了楼谈话。

温桐家没多少柴火,高若白去隔壁家借了一些,他今天不怎么说话,把柴火扔下后,想抽支烟,不过,手倒是脏了,蹙起了眉。

一个长相甜美的姑娘把纸巾递了过去,“高大哥。”

高若白瞅了眼,“不用了,纸巾擦不干净。”转身,往屋里去。

那姑娘是街坊带来说亲的,她咬了咬下唇,有点不甘心。

高若白洗手出来,就看到赵佳在楼梯拐角下来。

等赵佳下来,他一把拉着赵佳就往厨房的门进去。

赵佳心跳骤然快了几分,“高若白,你干什么?”

外面那么多人,要是看见了怎么办?她可不想别人说她跟他有什么。

高若白板着脸,他逼近一步,赵佳后退一步,过了会,他问,“你在躲我?”

“没有,我躲你干什么,我两没什么可以让人误会的。”赵佳忙否认。

没有什么可以让人误会的,确实没,但凡有,都被她忽悠过去了。

想到这,高若白就有点火大,“那就制造。”上前,将赵佳压在了墙面,一手抬高她的下巴,吻了下去。

高若白是个很清楚自己要什么的男人,他对赵佳并不是玩玩而已。

赵佳有点吓到了,男人的气息夹着淡淡的烟草味朝她袭来,那是一种陌生又无法说清楚的感觉。

高若白的吻技不算好,却霸道的温柔。

赵佳毫无防备,唇里被肆意的扫荡,她被吻的有点迷糊了头,腿差点站不稳了,心跳也……不正常的厉害。

有点危险。

突然一个声音,把赵佳的魂给吓了回来,她睁开眼睛,余光就看到一个姑娘,眼里惊慌藏着嫉妒的看着她。

是某个街坊的侄女,特意把她介绍给高若白的。

高若白看过去,目光很冷。

她脸一白,没说什么就跑了。

赵佳脸红着,她用力的挣脱着,眼眶有点红,最后不知道自己气什么,伸起手,朝着高若白的脸打了一巴掌。

声音很响,好在外面够吵闹,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

高若白脸色一直不变,不过,那双眼睛,冷若冰霜,他问,“你讨厌我亲你?”

赵佳没说话,她自己已经理不清思绪了。

“我知道了。”

“对不起,以后这种事,不会再发生了。”他的声音沙哑而冷漠。

高若白说完,就出去了,眼睛里难得闪现一抹颓废感。

赵佳站在原地,神情快哭了那般。

外面依然热闹的厉害,她在厨房呆了很久才走出去,等出去的时候,看到了向初瑷带着云云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向老师在院子门口和镇民聊天。

“小佳,你怎么?表情不太对。”

赵佳晃晃头,“我没事,就是刚才吃太撑,有点难受。”

她面无异常,“云云,要不要吃糖,叫姐姐,我给你糖吃。”

云云胖了不少,不过很可爱,她天真浪漫的看向了赵佳,咧嘴,“姨姨…”

赵佳,“…”



院门口。

“周书记,你怎么来了?”温爸爸见到,疑惑的问。

“不对,该叫镇长了,周书记可是升职了。”镇民道。

周书记笑了笑,“新年好。”

打了招呼才道,“我这不是听说温桐和宋老板回来了,不知宋老板在哪?我想当面跟他说声谢谢,要不是宋老板支持,河安的开发哪有那么快批下来。”

经过周书记的解释,原来河安镇去年一直在建修新的马路,新弄的广场篮球场,都是宋梓辄出的钱。

温爸爸和温妈妈听到,一脸意外,他们还真不知道宋梓辄在背后做了这么多。

“他在楼上和小桐休息,周镇长,你客厅等等,我去喊人下来。”

周书记一听在休息,忙晃手,“那就不麻烦了,晚上八点的歌舞会,到时候你们一起来就成了。”

“那也行。”温爸爸回,本来今晚他们也打算搬凳子过去看的。

晚上七点,已经不少人拿起板凳齐齐往篮球场去了。

远处一看,就看到了五彩的灯光在黑夜的空中照亮。

温爸爸和温妈妈一行人准备出发。

夜晚的路,宋梓辄牵着人,两人走的慢,散步的形式走过去。

到的时候,已经很多人了,密密麻麻的,还有不少的小贩在卖荧光棒。

舞台建的很大,并且很专业,一看就知道花了不少钱,台上,一男一女的主持人在说话,炒热度。

“请了我们星耀歌舞团的宋老板携他妻子来了,万分感谢啊,河安镇有这么大一个老板,未来的发展一定会更好的,来,我们鼓掌欢迎一下。”男主持人说完,台下的镇民随着热烈的掌声落下。

这个,也是宋老板一手包办?

镇民们看过去,那个男人很年轻俊逸,人多,他护着温桐。

瞧见这一幕,镇民只能感叹,温桐真是嫁了一个好老公。

想必,温桐一家,已经成了河安镇最大的大财主了。

对于那些投过来繁杂的目光,宋梓辄面色淡淡,不骄不躁。

温桐莞尔一笑,叫了宋梓辄一声。

宋梓辄侧头看她,心有灵犀那般,“要做,就做全套。”再说,他把钱花出去,并不是没有收益的,身为生意人,他不做亏损的买卖不是吗?

很快,他们被镇委会的工作人员请到了前面。

前面不少的领导,还有和领导在打交道的几个有钱人。

他们是在别的市赚了钱,然后从河安镇搬出去了,听说今年河安镇要搞开发了,纷纷就回来了。

温月欣站在卓飞身边,卓飞身边站了不少人,对他语气颇是恭敬。

卓飞见到宋梓辄,笑着迎了上去,“温桐,宋侄儿。”

卓亦凡跟着道,“你们好,我是月欣的老公,卓亦凡。”

温月欣手臂挂在他的臂弯,笑的甜甜,“二伯,二伯母,高叔叔,菀姨…”

赵妈妈见,“月欣都快要生了吧。”

“还有三个多月。”黄兰芳道,见她女儿不在跟卓亦凡闹别扭,心里就舒坦了。

黄兰芳今天打扮的很财大气粗,手上金镯子,金戒指,还学人花了妆,乍看之下,难掩的俗气。

宋梓辄夫妻两笑容淡淡的打了招呼回去。

不过对黄兰芳,招呼过了,大家也心知肚明。

自从她跟卓亦凡的婚礼,温月欣好几个月没见过温桐,但毫无疑问的是,她过的很好。

本来对卓飞很客气的那几个人见卓飞对比他还年轻的男人如此客套,顿时面面相觑。

一问,才知道,原来,那年轻的男人是河安镇最大的开发商,据说背景很厉害。

几个市领导显然是认得宋梓辄的,帝都宋家大少爷,身份尊贵的很。

于是,那些当官的,自然就不敢给脸色河安镇委会的人看了。

客套几番,周镇长上台讲了十几分钟的话,看表演的时间正式开始了。

歌舞团确实比以往请的要高好几个层次,台下的镇民的掌声从未间断。

看了一会,坐在前面座位的卓亦凡接到一个电话,就从位置离开了。

隔了十几分钟,温月欣见他还没回来,沉着脸,挺着大肚子走了出去。

温桐对歌舞团不太感冒,和宋梓辄坐的很后面,家里比帝都还要暖着,两人偶尔聊几句,气氛挺愉快的。

没有什么事情比和家人待在一起更愉快,她的家人平安,她的爱人,在她身边陪伴着她。

她眸光流转,余光意外瞥见卓亦凡,拿着手机快速上了一辆黑色轿车,路灯下,隐约看见他和别的女人在车上纠缠,估计是那个女人开车来河安找的他。

温桐看了一眼,就别过去了。

为了金钱为了欲望,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那是一种不幸。

你不幸福,再怎么装,都是假的。

歌舞团一直表演到十点多,一结束,烟花一放,黑夜的天空,被烟花点缀了不同的色彩。

那一晚的烟花,据说花了上百万。

河安,是越来越繁荣了。



河安的年例一过,隔天温桐和宋梓辄就回帝都了,温爸爸和温妈妈和白安菀去了A市。

这时候,大城市,已经很多返乡的年轻人都回来工作,继续新的一年奋斗,没了刚过年那会的空荡。

天威集团,初十,已经恢复了正常上班模式,而这个月,对温桐而言,极为重要。

最后一个考核月。

祥瑞商场一营业,搞了活动促销,人流量开始爆棚,人满为患。

而琪利亚,在新的一年,已经开了五六家分店了,在不同的城市,不同的地区。

温桐要兼顾天威还有琪利亚,刚回来,事挺多的。

不过,祥瑞才营业没几天,就传出了半夜有鬼的传闻。

一个保安,在晚上进行例行巡查,在三楼,说是撞鬼,当晚被吓得从扶梯上摔了下来,后被同事送去了医院,整个人精神有些恍惚。

因为这事,温桐有去医院探望,李助理陪同。

探望员工,从病房里出来,她问,“有查出什么吗?”

李助理手里拿着笔记本,调出当晚的视频监控,保安的目光直视一个地方,他眼睛瞪得很大,像真的撞鬼一样,他一直跑,好像后面真的有什么跟着他。

“监控并没有异常。”

伴随他的尖叫,好像真的挺阴森恐怖的。

温桐眯了眯眸,受伤的保安并不像是被谁派来指使的。

这种怪异的想象,一定会造成恐慌。

“把事情压下来,员工那边,尽量不要流传出去,然后再仔细查查,看是不是有谁动了手脚。”

“好的。”

在祥瑞视察完,温桐赶着回天威集团那边,安老爷子说,今天要介绍公司几个大客户给她认识,听她爷爷的语气,似乎对这几位大客户很重视。

------题外话------

==今天掉了好多收,我在想,是我写的东西出了问题,还是被我昨天的更新吓到了?

好忧桑。

文里过年的内容写完了,继续走安家的剧情了。

=。=

我开虐,来怡情一下,可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