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6男友力爆棚/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清俊谪雅又出色的男人,对妻子还温柔体贴,怪令人羡慕的不是吗?

林倩说不羡慕是假的,她跟他老公只是一张结婚证的关系,不关情爱,后来她生了孩子,她老公才对她好点,可惜,没想到出了车祸,她是继承了他的所有财产,但心里总有东西是空的。

是的,她渴望爱情。

“倩总,你也该找个男人照顾你了,这样米米也不用天天想着要爸爸了。”站在林倩身后的助理道。

林倩何尝不想,她如今是台湾首富,身居高位,挑选男人的目光自然也眼高过顶,要挑合适的,哪有那么容易。

最重要的是,不能介意她的女儿米米的存在。

女人现实,男人有的时候更现实。



两人从天威集团离开,就去了大型的超市买东西。

“阿辄,我们家里还缺什么吗?”昨天,阿姨才把食材给填满了。

超市,人满为患,情人节超市一般都搞活动,而且,情侣也很喜欢一起到超市约会买东西。

宋梓辄牵着温桐,护着她,“家里不缺,我们今晚不在家过。”

温桐想,男人应该是有计划的,所以,今晚她是不是可以期待一下?

想着,她弯了弯眼睛,“嗯。”

两人一路前行,经过水果区域的时候,有个小孩站在那,扁着嘴,他手里拿着充了气的那种玩具,一直很野皮的在甩。

路过的行人要是不注意,就会被甩到脸上,或者手臂上。

当然,被甩到的人也不能跟一个小孩子计较什么,看了一眼就走了。

“妈妈,妈妈,我就是想吃草莓,你给我买嘛。”那小孩嘴里一直嚷嚷这个。

在他的前面,他的母亲正在挑选苹果,“你赶紧过来,草莓不新鲜。”

他母亲不肯给他买,他就一直站在那,生气的甩着手里的玩具。

“嘶。”

温桐感觉脸颊被什么东西扫过,麻麻的,刚才她已经专注的躲了过去,但没想到那小孩,又使劲的挥着手里的玩具甩。

小孩被娇惯,大多数事后都很难伺候,他母亲似乎对他也没办法,所以对他的举动选择了视而不见。

温桐还没来得及说什么,男人在她旁边,眉目低垂下来,瞥见这一幕,眸里寒光一现。

那小孩很敏感,感觉到一丝害怕,脖子缩了缩,脚步一后退,想要回到他母亲那边。

哪知,他的衣领被宋老板一把拎住,低沉的嗓音缓缓而起,“小朋友,跟我老婆道歉,不然我就把你的脖子给拧下来坐。”

温桐一怔,侧目,直勾勾的看向了男人。

宋梓辄,还是第一次显得这么野蛮粗暴。

不过她相信,应该有很多少女被他的样子圈了粉。

果不其然,经过的人纷纷看了过去,不少小女生目光眼里充满了崇拜,然后很嫌弃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男朋友。

小男孩十岁左右,他已经听的懂男人的意思,吓得眼泪都出来了,“对…对不起,我,我再也不敢了。”

他的母亲似乎买好了东西走了过来,知道是自己儿子的不对,加上很多人看着,她怪不好意思的,拉些人就走,也没道个歉。

超市人多,宋梓辄眯着眼睛,松了松领带,他把温桐护的更紧,手突然放在了温桐凸起的小腹上道,“以后我们的孩子不能这样,要是这样,我就打断他的腿。”

当然,男人相信他跟温桐的孩子,不会有这样的一面。

还没出生的宋宝,“…”

对于小孩的教育,宋梓辄很重视,并且,严格。

温桐听到,愣窘了一下。

意外的插曲。

宋梓辄去了蔬菜果肉区,买了煮咖喱的食材,烧烤的支架等等之类的。

两人大包小包的出了超市,车子停在车库,后车厢一开,里面装了很多东西。

温桐已经隐约猜到今晚是要去哪里了。

从超市拐出来,在路边,就看到了陆成远大爷的倚在了车的一边,开了一辆黑色路虎。

“你们买个东西怎么这么慢?”陆成远摘下墨镜,埋怨了句。

他的车上,还有一个漂亮火辣的女人,她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低头玩手机。

温桐见到陆成远,扬眉,“成远和我们一起去吗?”

买东西的过程,她已经猜到了多半是去露营。

宋梓辄道,“他不会打扰到我们。”

温桐不淡定的,手拧上了男人的腰,“谁问你这个了。”

宋梓辄握住温桐的手凑近嘴边亲了一口,心情不错的样子。

陆成远黑着脸站在外面。

“出发了。”宋梓辄瞥了他一眼说,踩油门,扬长而去。

陆成远又嘴角抽搐了一下,上车,追了上去。

露营的地方似乎距离帝都有点距离,不过庆幸的是一路没有塞车。

两个小时,才到了露营的地区。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晚上来露营地的情侣不少,来的晚的,正在忙着弄帐篷,把摄影机给搭起来。

天空的星星已经冒出了不少,等再晚一些,夜晚的星空,应该会更璀璨夺目。

温桐想要帮忙,但是稍微重一点的东西,宋梓辄都不给她弄。

她只好把食物拿去洗东西的区域洗干净。

相对这个,温桐算好得了,陆成远带来的那个女人,拿着防蚊子的喷雾,一直在喷,反而却更招蚊子了,咬的她在原地蹦跳,显得颇为滑稽。

陆成远也不管她,还对她翻了一个白眼,然后拿出手机,对着她派了一个小视频,然后把视频发给了他的母亲。

想来这漂亮的女人应该是他母亲给他安排的相亲对象。

不远处,一对情侣正在自弹自唱,欢快轻松,他们的音乐,似乎感染了不少人。

半个小时左右,帐篷已经搭了起来,温桐已经煮起了咖喱。

咖喱煮好,四人吃了点。

到了九点多,在附近收费的澡堂简单的做了洗漱。

温桐坐在帐篷外面,手里举着单反拍下了一组银河系的照片,漫天闪烁的繁星,如同宝石,一颗一颗。

而她们,仿佛身至在这漂亮的夜空下。

宋梓辄从车里拿了外套披在了温桐的身上,在她后面坐下,轻轻一拥,就把人抱在了怀里。

两人的影子,在星空下拉的很长。

“这里很漂亮。”

玩了好一会单反,温桐终于抬起了头。

一眨眼,便坠入了一双宛若星辰的眼眸,原来,她的阿辄,一直在默默的看她。

情人节,有情人终成眷属。

温桐自从怀孕后,她那张脸更有了一股女人的雅韵,眼尾一勾,就会有一股妩媚风情。

“嗯,你也好看。”

宋梓辄说完,自己也怔了一下,他别了下头,竟然也不好意思起来。

他是病魔到了什么地步,有时候,他都很好奇,自己对她,究竟是有多深爱。

温桐耳根微微热起,她弯了弯眼睛。

“照片拍好了吗?”过了会,宋梓辄又问。

温桐点头,“嗯,差不多了,怎么了?”

“想亲你了。”撩人心弦的声音响起。

“好巧,我也是。”

收到温桐回应,宋梓辄小心翼翼把人转向面对自己,亲了亲她的眉眼才转移阵地,吻住了芳泽。

温桐闭上眼睛,然后就听到周围有很多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原来,这个时间,别人早已经按耐不住一夜春宵了。

在这个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个人,心甘情愿,想方设法的讨你欢心。

陆成远就惨了,最近,他真的是心力交瘁,对女人的恐惧一日比一深。

上次,一个身材超正的名模撩他,他居然没有反应。

今晚,他母亲给他安排相亲的女人一直想方设法勾引他,他嫌弃的自己跑回车里睡了。

妈,你果然害惨你儿子了。



情人节过去,宋梓辄许久没有回美国的公司,每次视频会议,那边一直有人抗议。

后来因为有一个重要会议,需要他回去一趟主持,他转而飞回了美国。

宋梓辄回美国的事,没多少人知道,本来,他的去向,没有人摸的清,除了自家人。

天威集团,温桐下了楼,司机已经在楼下等她回去了。

司机见到她下来,从驾驶座下来给她开了车门。

温桐说了谢谢,准备进去。

这时,两三个集团的高层从外面回来。

“桐小姐,今天宋少没有来接你吗?”他们脸上带着好奇,眼神瞄进车里,发现宋梓辄确实不在。

宋梓辄每天来公司接温桐下班,不是什么奇怪的事,但好几天没来了,难免有些人多想。

温桐回头瞥向他们,淡淡的道,“他有事,抱歉,我先走了。”

司机把门关上,也面无表情的上了车。

车走了后,“我数数,有四天没来了。”

“你知道的倒是挺清楚的。”

“可不是嘛,我每天可都关注着,他们两人结婚,举办的有多轰动,关注的人就有多少。”

关注两人的动向的肯定不止他们,像感情这种东西,最容易变了,指不定现在恩恩爱爱,再过个半年一年,味道就变了。

有人看好他们,自然也有人不看好他们。

有哪个男人真的能做到一辈子宠爱一个女人的,在现在的时代,少之又少,更何况是有钱有权的。

而这几天,露茜从B市过来帝都这边了,她参加了华美全国设计大赛,她已经通过了初赛,如今要面对的选手,更具有挑战性。

谁都知道她顶着琪利亚的设计师光环参加比赛的,可她确实有实力,一时之间,在时尚圈,她受到的关注颇多。

临近月底,祥瑞那边的气氛似乎更压印了。

关于祥瑞闹鬼的事,员工早就知道了,胆小的,连上个厕所都得拉着另外一个同事去。

九点十分,休息日。

温桐刚醒来,就收到了来自于李助理的消息,她把祥瑞的大小事务都交给了他管理。

“大小姐,商场这边出事了。”李助理的语气很是严肃。

上次保安出事,他一直在巡查原因,但幕后的人似乎知道他在查,安静了好几天,但闹鬼的事,对员工的影响不好,而且经常有员工说在哪里撞鬼了什么的,晚上值夜班的保安还说,扶梯凌晨的时候还自己动了。

直到今天,一个中年男人从三楼无缘无故摔了下来,已经送往医院急救,他的家人已经闹到了祥瑞这边来了,而且媒体和网络,都纷纷报道了这件事,要死出了人命,之前祥瑞上升的良好印象,直接滑跌,而温桐在总公司那边,肯定会有人拿着这件事说事。

兴许,这就是幕后者的目的。

“发生事故的现场封锁了吗?”

“已经封锁了。”

“我马上过去。”

温桐简单的吃了点东西,没多久,伊芙琳过来了,她陪同温桐一起去了祥瑞,身后还有保镖跟着。

“你先去医院,我随后就到。”

去到医院,保镖起到了作用,温桐一到,已经有不少的记者等候她多时,都想着采访她对于今天事故的看法。

“抱歉,现在不接手任何媒体的采访。”

她出现在了手术室的外面,李助理站在旁边不远,受伤的事故者家属情绪很偏激。

“你们商场的安全措施是怎么回事,我爸,好端端的一个人,怎么会从三楼摔下来。”受伤的事故者的女儿一直在训斥着。

“令尊的事我们深感到抱歉,警方那边已经接手调查,王小姐,您这边有任何需要的地方,我们祥瑞都会负责到底的。”

“负责?我爸要是出了什么事,你们拿什么来负责?钱?我们才不稀罕。”

说完,那名王小姐做势就要抽李助理的脸,李助理也不躲避,就站着。

理亏的是他们,李助理心里清楚,家人出了事的心情,他能理解。

只是,那一巴掌却迟迟没有落下。

温桐伸手,接住了王小姐落下来的一巴掌。

王小姐收回手,不客气的看向她,“你谁呢?”

“王小姐,你好,我是祥瑞的负责人,我姓温。”

听到是商场的负责人,王小姐嘴巴一张,把刚才的话又重复说了一遍。

事故者的其他家属见王小姐的举动可能过分了,就让她脾气收敛点,毕竟,事故怎么发生的,还不是很清楚。

李助理对温桐的挺身而出,还是挺感谢的,他见到温桐过来,心里松了一口气。

手术进行了两个多小时,终于结束了。

医生从手术室里出来,“我们已经尽力,病人现在情况并不是很稳定,之前因为小肿瘤还动过脑部手术还没有完全治愈,而这次他摔下来脑部受到了轻微撞击,24小时后还不醒来,很有可能会永远也醒不来了。”

脑瘫?

三楼摔下来,由于下面是儿童娱乐场所,摔下来并没有多大影响,就是腿部骨折,最严重的,还是脑部的手术。

医生的话,对于事故者的家属来说,毫无疑问,是一个重击。

温桐站在旁边,皱着的眉头一直没有松开,两方都有责任,毕竟发生事故的地点是在祥瑞,如果是有人故意而为,查了出来,她一定不轻饶,为了争权利,这些伤天害理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啊,都是你们的错,你们这些该死的资本主义家。”王小姐一边哭喊,一边想要捶打在沉思中的温桐。

有王小姐的蛮横无理,事故者的其他亲属纷纷埋怨起来了。

伊芙琳和李助理看王小姐的举动心惊胆颤,上前想要阻止···

“这里是医院,安静。”

季泠穿着白卦,不知何时出现在在温桐身前,挡住了王小姐捶下来的一拳。

王小姐见是医生,长得也帅,不过看她的表情很不爽。

从手术室出来的医生护士见到季泠,恭恭敬敬的朝他打了一个招呼,“季少爷。”

这个样子,让他们更不敢造次了。

“你是耳聋了?这种事完全怪别人,医生刚才怎么说的,你没听见吗?”季泠说话十分不客气。

王小姐张了张嘴巴,眼里莫名的心虚飘过。

事故者其他家属没说话,他们父亲出事,有一部分还是她们的原因,刚过完年,公司都很忙,他们忙着工作,今天,本来他父亲想跟他们一起去商场逛逛顺便吃吃饭,大病初愈的人就想到处跑跑,但是被他们以太累的理由拒绝了,父亲在家里坐不住,自己一个人出去了。

“在敢闹,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资本主义家。”季泠的语气充满了警告。

季家,医学世家,可也很有赚钱的头脑,医院,开了一家,又一家,但是他们的医院,向来是以就医的技术好闻名的。

然后,季泠问主治医生,“病人醒来的几率是多少。”

主治医生忐忑了一下,“百分之六十五。”

“那你还敢把话说的那么严重,这个月的奖金,扣了。”

主治医生,“······”

李助理见状,立马上前安抚事故者的家属。

温桐意外季泠会出现,多看了他两眼。

季泠被看的浑身不舒服,“你看我干吗,我没你男人帅。”

“谢谢。”温桐说了句。

“行了,一家人,客气什么。”季泠说的大气,过年那会,他姑姑回季家,还有他那侄子,没少说温桐的好话,加上先前他对温桐说的那些话,他觉得自己是有些过分了,却一直没机会道歉,现在人情还了,心里舒爽了。

很快,在美国的宋梓辄知道了发生的事,温桐还在医院,他的电话打了过来。

“恩,没事了,我会看着处理的,我处理不了,再让你来。”

“我也想你,等你回来。”

温桐跟男人打电话,也不嫌弃别人听到她说了什么,光明正大的甜腻别人。

挂了电话,她兴许是站久了,醒来的时候,吃的东西不多,营养跟不上来,差点就摔了,幸好伊芙琳在旁边,扶住了她。

“夫人,你没事吧?”

温桐晃了晃头,“没事。”

季泠是医生,他又看了看点,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走吧,我带你们先去吃饭。”

温桐也没拒绝,她打电话给伊芙琳的时候,伊芙琳还在睡,但却很准时的过来接她,速度飞快。

李助理没有跟着去,警察那边一个电话,他就先回祥瑞商场那边了。

“大小姐,伊芙琳,你们先去用餐,我回去吃就行了,我老婆早上给我做了便当。”

季泠回了自己的办公室换好了衣服,眨眼就开了自己骚包的跑车从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耀眼的红色跑车,陪他那外貌,够嚣张宣扬。

“上车。”

他停车后,还绅士的开了车门。

伊芙琳对他印象不错的样子,进去后,还给他抛了一个媚眼。

温桐唇角翘起,跟着钻了进去。

季泠抿着唇,开车离开。

他们走后,医院门口站有人。

林倩带着米米,米米嘴里叼着棒棒糖,靠着她,很害怕医院似的,旁边是她在中国的助理。

“刚才那个男人是谁你知道吗?”林倩问了一句。

她助理激动的回道,“刚才那位是季家的公子,这医院是他家开的,帝都五大钻石单身汉之一。”

季泠的脾气火爆,对女人一点都不客气,很多人想上他的床,都很难。

林倩看着跑车消失的背影,再度蹙了蹙眉,温桐,吗?

“没想到桐小姐跟季泠也挺熟悉的,林总,你知道炎宇集团的严总吗,我听说他追求过桐小姐,真令人羡慕,在桐小姐身边围绕的都是富有又出色的男人。”

“她确实是个不容小觑的女人。”



------题外话------

各种求,求评论,求票票,作者需要点信心?_?

快过年了,你们都没时间看文了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