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你想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倩突然说了这么一句,语气明显对温桐有什么成见。

她的助理听着感觉语气有些奇怪,但是却又说不出来。

医院人来人往,两人的注意力很快又放在了米米的身上。

米米头拱在林倩怀里,嘴巴一撅一撅,“妈咪,我要爸爸,我要爸爸···”

林倩摸着米米的头,眼里对她既是无奈又是心疼,自从上次司机把米米送来公司找她,米米见过那个陌生男人后,就一直念念不忘着,每晚睡觉都会呢喃爸爸两句。

“米米…”

看来她的女儿,确实是需要一个父亲了。

“妈咪,我要爸爸,呜呜…”米米红着眼睛,很快,眼泪又把林倩的外衣给弄湿了。



祥瑞发生伤人事故的事,新闻一直跟踪播报着,人民集体关注度极高。

好在祥瑞第一时间把病人送去了帝都最好的医院抢救,全程负责医药费,第一时间,外界的印象还是好的。

在以前不少超市商场曾经发生过扶梯出了问题造成客人死亡的事件,有段时间一直造成恐慌,如果处理不好,肯定会引起商场的人流量问题。

温桐吃了午饭,和季泠在医院分开,与伊芙琳回了祥瑞。

李助理回去后动作很快,立马安排了一场媒体招待会。

温桐是祥瑞的负责人,她必须出面。

在几个保镖的跟随下,她淡然的站在了媒体面前,“对于真正造成事故的原因还有在查,警方那边还没有准确答复,事故者那边,祥瑞会全权负责到底。”

“桐小姐,请问事故者如今怎么样了?”

“有没有生命危险?”

媒体记者关心大众该关心的问题,医院那边,封锁了消息,事故者的家属,也采访不到。

温桐眯了眯眸,她眼角微微弯了一下,眨眼之间表现的很沉重,她没回答。

这个表情,难道事故者伤的很严重,甚至有可能会死吗?

伊芙琳见状,示意了李助理,李助理上前,公式化的微笑,“不好意思,采访的时间到了,我们失陪了。”

温桐欠身,转身离开,留给了一票人浮想联翩的悬念。

阴暗处,一个面黄肌瘦的男人眼里黑暗一片,他一直咬着指甲,像是寻思着什么。

“李助理,商场的监控视频在让安检人员细细看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李助理点头,他问,“大小姐,要不要找个法师来看看?”

他对鬼神之说半信半疑,以前小时候听大人说碰过很多奇怪的事,加上,他盘查过员工,有些员工总说商场阴暗的地方特别阴森,难免真想歪了。

温桐怔了一下,莞尔失笑,“就我们这地理的风水,鬼估计都不愿意来。”

从风水理论学看,这绝对是绝佳的一处宝地。

再说,把那些法师请过来,有心人拿来说事不可避免,传出什么不好的谣言,还有客人敢来她这家商场购物逛街吗?

李助理摸了摸鼻子,他出的这馊主意。

一边说着,三人往保安室去,去到的时候,有两个警察,保安经理调出了事故者出事的视频。

事故者在三楼那坐了一小会,站起来的时候他似乎感觉头顶有什么,于是,一抬头,表情变得很惊悚,吓得他连连后退,脚被桌椅一绊倒,就摔了下去。

出事的过程只有短短的十几秒,看完后,温桐道,“秘密找人上去查一下通风口。”

下午,她被集团总部叫了回去,花了点时间,路上顺便买了蛋糕,孕妇少吃多餐,她很容易就饿了。

伊芙琳手里提着蛋糕,同她一块进去。

一路,朝温桐看过去的目光不少,见她漂亮的外国助理手里还拿着甜品,甜品还是绿之森林的。

从祥瑞出发回到集团,路是直的,要去绿之森林买,得绕一个圈。

所以,不少人感叹温桐这时候了还有心思吃甜品,要知道,集团里跟她争股份财产的虎视眈眈着。

好比现在,祥瑞一出事,股东那边立马有了动静了。

去了会议室,温桐推开门,就发现里面坐满了人,就好像所有的人等她上刑场那般。

她一坐下位置,安传瑞都还没发话,立马有安振云那头的股东发话,“桐小姐,祥瑞至今没发生过这种事故,如今,在你管理没几个月就出事了,我很怀疑你根本没有用心在管。”

“我看桐小姐这样恐怕有心无力去管。”

“桐小姐一直尽心尽力,都是有目共睹的,要不然祥瑞怎么会那么好的销售的业绩,纯利润就比安明辉管理的时候两千万。”

“对,桐小姐在策划方面,能力也非常的优秀。”

双方各有各的说辞,还有一部分股东保持缄默。

“但发生这种事,就是职责的失误,而且桐小姐怀孕,这段时间确实不太适合在集团就职。”

安传瑞脸阴沉沉的,他敲了敲桌面,“好了,你们吵什么,你们很了解意外事故的起因?”

此刻,安振云一副和事佬的模样,道了,“董事长,我相信他们只是实话试过而已,毕竟,大家都是站在集团的出发点去思考问题的。”

温桐面上带着微笑,静静的听着他们辩论。

而在她走了后,祥瑞那边,李助理安排了几个清洁工上了通风口检查。

正好,今天又是发工资的日子,李助理看了财务出的工资报表,他指着冯副总的那一项,“冯总得工资金额明显不对,他上个月,放假前,还有早退,不打卡的迹象。”

在祥瑞,所有的人都是一视同仁,李助理他不管上班下班都会打卡。

“我马上改。”

发放工资后,冯生手机收到了通知,但他在看到自己两万的薪水少了两千块三千后,脸都绿了,立马找财务的人算账。

“你们怎么回事?算个工资还能算错?”

“冯总,你的工资并没有算错,是这么多。”

财务一说完这句话,冯生的眼睛闪过一抹厉色。

这时,从出纳会计办公室出来的李助理道,“你的工资单我看过了,财务没算错,你有不打卡,早退的现象,按商场的条例,超过次数是要扣工资的。”

“你说的这什么话,我早退是为了陪经销商饭局。”明显是在为早退找的借口。

“那你事先可以跟公司交代一声。”

“难道我去哪还要跟你报备一声?”冯生的语气显然极为不屑。

这几天,他的态度比年前嚣张了很多,李助理明显感觉出来了。

不等李助理说什么,冯生冷哼一声,甩甩袖,走了。

他发完脾气走了,李助理转而把这件事告诉了在集团开会的温桐。

集团的会议还没有结束,李助理打电话跟伊芙琳报备了这件事,转而伊芙琳进会议室告诉了温桐。

伊芙琳进去,就听到集团的股东要把温桐在祥瑞的职位撤了。

“夫人,冯生那边…”

温桐眸里微微一眯,“炒了,李然升为副总经理。”

冯生在祥瑞,第一,他就是个吃闲饭的,第二,他还是安明辉的人。

最近祥瑞发生的事,有一半肯定和安明辉脱不了关系。

“好的,我知道了。”

于是,众多股东看着温桐和她的助理不知说了什么。

安传瑞见状,道,“既然如此,在这件事警方没查清楚前,我暂时罢免他在祥瑞,集团的职务,各位还有意见?”

“股份的事…”

“在事情查清楚之后再说股份的事。”

股东们不在说话。

“既然没有意见,那就散会。”安老爷子率先起身。

谁都知道,这只是一个权宜之计。

安振云心情似乎很不错,他经过温桐身边的时候,道,“小桐啊,叔爷爷还是建议你在家安心的养胎,怀孕,不宜跑来跑去,多危险。”

温桐瞥了他一眼,眼前面善的老头,背地里肯定不简单,至少,跟道上的人肯定有联系。

“叔爷爷,你还是多关心一下明辉吧。”她道。

“你是我大哥的孙女,叔爷爷关心你,也是应该的。”安振云戏做的很足。

还有他把韩非安排进公司,并不是说如果公司到手后,他往后会给他继承,只是想刺激一下安明辉。

今天出的这一桩事,他猜应该是自己孙子安明辉做的,做的不错。

利用韩非刺激他,果然起了作用。

此刻,安明辉在家,看了新闻后他一直在等安明辉给他电话。

在他按耐不住的时候,冯生终于打电话给他了。

“明辉,我被炒了。”冯生的语气极其的愤怒不满。

安明辉皱眉,语气变得紧张,“怎么回事?难道你被发现了?那个坠楼的人真的死了吗?”

“不是,那个温桐因为一点小事就把我炒了,太不可理喻了,你放心,我找人做的事都很严密的,不过这次的事,他索要的报酬多了十倍。”

“至于那个事故者,可能挨不过今晚。”

安明辉知道没有被发现,就松了一口气,至于报酬多了十倍,完全不介意。

“你放心吧,只要我回去祥瑞,副总经理的位置,依然是你的,薪水,也给你加。”

冯生听到,非常开心,说话的语气都带有一股讨好。

果不其然,晚上,安振云一家吃饭的时候,他道,“明辉,今天的事,你做的非常好。”

“爷爷,我不会输给一个女人的。”

“有没有留下罪证,这个一定要小心点,知道吗?”

“知道,爷爷。”

安明辉被夸,安典彦和魏晨如为他感到高兴。

冯生被辞职后,李助理硬是成为了祥瑞的副总经理,他知道这件事后,心里记恨着,偷偷花钱雇了一批水军,把祥瑞给招黑了,说什么有不干净的东西,风水不好,经常出事,

这件事,他当然不敢跟安明辉说。

在温桐被罢免职务两天,祥瑞的生意确实萧条了不少。

而,事故者,在隔天凌晨,已经醒了,没有生命危险,不过被温桐封锁了消息,外界并不知道。

她也不着急,每天找向初瑷出来喝下午茶逛逛街,日子过的轻松惬意。

“小桐,你老公什么时候回来?”

温桐吃了一块点心,“可能还要几天,阿辄在美国,好像被什么事困住了。”

“哦?你估计很想他了吧。”向初瑷语气揶揄。

“嗯,想了。”温桐倒是实在的坦诚。

她在家的时候,就喜欢和宋梓辄开着语音,即使不聊天,都开着,有时候那边白天男人明明工作要开会也不挂语音。

他们在一起之后,没有分开过这么长时间,眨眼已经一个星期了,三月份就要来了。

坐了挺久的,两人便去逛街了。

向初瑷来兴致,想给没出生的宋宝买婴儿衣服,虽然说这些宋家的佣人可以准备,但是,最重要的是享受买东西的过程。

周六,帝都著名的中心路。

一家育婴儿童店,逛到一半,向初瑷突然接到电视台领导电话,她得回电视台一趟。

“你去吧,我自己逛逛就回去。”

“那你小心点,注意点安全。”

向初瑷走后,温桐看着眼前一堆育婴用品,目光柔和,手不自觉的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从店里出来,买了不少的东西。

“小桐?”

温桐准备离开,司机已经过来接她了。

她抬头,就看到了严楚涯,他穿了一身便装,称的整个人随意了些,没有那么严峻。

不过外貌出众,总是引人瞩目着的。

“好久不见,你怎么来了?”温桐与他打招呼,不过奇怪,以严楚涯的性子,应该不会来人多的地方。

“我来接怡心,你买的东西挺多的,要不要一起,我顺路送你回去。”闻言,温桐笑容浅浅的。

“不用那么麻烦,司机已经过来了。”

两人的聊天方式,就好像许久不见得老友。

“我陪你等等吧。”严楚涯皱着眉,似乎不放心温桐一个人,还把她手里提着的东西拎了起来。

温桐挑眉,其实,严楚涯是个面冷心热的人,她也是认识他之后才知道他这一面,如果他没有说喜欢她,说不定两人现在依然是很好的朋友,可惜,没有如果。

她要是再跟他客气就显得自己矫情了,于是,不说话,两人一起出去了马路边等车。

一转身,就看到了林倩和她女儿从一家kfc出来。

林倩见到她的时候,明显表情一愣,转而把目光投向了她身边的男人身上,眸光一眯。

“温小姐。”

“林总,真巧。”温桐倒没想到,这一天内,撞见了两个认识的人。

林倩嘴角一勾,可不真的是巧吗,她,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撞见了温桐,而且,在她身边的男人,都不同。

眼前给她拎着东西的高大冷峻的男人,毫无疑问,就是炎宇集团的的总裁,严楚涯。

真是不安分的女人。

林倩微微笑道,“温小姐身边真是美男如云,好福气。”

恩?

温桐眉眼一勾,美男如云吗?

想想,她身边确实不少美男,不过,她却只钟情宋梓辄不是吗。

再说她跟那些美男都是朋友关系,眼前这位林总,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米米见到温桐,明显是认得她的,眼里满满的敌意,“妈妈,我们走了,我们去那边···米米要吃糖葫芦。”

“不好意思,失陪了。”林倩歉意一笑,拉着米米,走了。

正好,司机的电话来了,问温桐要坐标,她直接说在kfc附近。

严楚涯眉头一锁,刚才温桐声称林总的那个女人说的话,明显是充满了贬义的。

很快,司机就过来了,忙接过严楚涯手里的东西。

温桐和他道别,和司机一并离开。

下午五点多,李助理那边传来了消息,“大小姐,清洁工在通风口找到了烟头,现在已经送去警局化验DNA了。”警方那般要是能找到DNA配对人口,一查,什么都清楚了。

“什么时候出结果?”

“明天。不过商场这边因为网络上的风评变得很差的缘故,人流量已经减少了不少,要是在这么下去,很快就会恢复到以前的状况。”要是那样的话,前两个月做的计划措施等于白费了。

一开始风评还是好的,突然涌出一批人说祥瑞的谣言,明显是有人顾了水军恶意使坏。

“不要急。”温桐道。

李助理自是懂得这道理,只要警方那边出结果,一切将扭转乾坤。

春意焕然,三月份,天空很蓝,这时,只要穿一件单薄的外套在外面防风就不冷了。

温桐就算被罢免了职务,三天两天还是会去集团。

安老爷子今天的心情明显不太好。

“爷爷,怎么了?”

安传瑞叹了口气,“人果然是老了。”

温桐嘴甜,“没,爷爷一点也不老。”

一问,才知道安振云把公司那几个大客户带去云游太明湖了,原本,安老爷子今天是打算带着他们去打高尔夫,顺便谈谈合作的,怪不得安老爷子要拉着一张脸。

那几个大客户,说不定已经被安振云那边的人笼络了心去。

“爷爷,你还记得我跟你说过,那次我被劫持,我在那个赌场,曾经见到过叔爷爷吗?”那时候灯很暗,但温桐绝对没有看错,那确实是安振云。

事后,她有些事想问清楚劳勇,但没想到劳勇会那么快回澳门。

安传瑞的表情变得更深沉了,“记得,你说了后我就派人去查了,但查不到什么。”

“我认为我爸为什么会抱走,与爷爷你失散几十年,和叔爷爷拖不了关系。”

这层纸一捅开,若是找出了真相,那么,等待安振云一家的,是抹杀。

“爷爷一早就猜是他了,这几十年,一直以来都在找证据,”安老爷子要是能有证据证明,一定不会就这么算了。

所以,想要知道真相,关键,还是劳勇?

再说下去,也得不出个好结果。

如今,温桐要做的是,先把安明辉给解决了,过后,不担心安振云露不出马尾。

晚上,温桐洗完澡,开了电脑,和宋梓辄开了视频。

这边晚上,那边已经是白天。

响了一阵,终于接通。

窗口一开,宋梓辄就见到温桐穿着单薄的睡衣,头发微湿,眼眸氤氲,唇红齿白,锁骨的肩窝,是他最喜欢留下痕迹的一个地方。

“小桐,你在诱惑我。”男人控诉的声音闷闷的响起。

温桐见男人的目光变得深沉灼热,她心微微一紧,唇角翘的老高,“你想了?”

宋梓辄能不想吗?

喉咙一阵发紧,眸底的欲望更声,他很赤裸的表现出他对温桐,真的是,想念的紧。

温桐低垂下眉,柔柔的声音继续道,“第四个月,可以了。”

------题外话------

唔,唔,唔,唔,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