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等我回来/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双漠色的墨眸情欲不减,对于一个才初尝到甜头的男人来说,禁欲,让他不碰温桐,真的无比煎熬。

如今两人分又是隔两地,温桐还撩拨着他,染着情欲的眸深不可测,他看着温桐微微泛红的脸,“小桐,你不要低估我对你的自制力。”

淡淡的警告,会令人血气一冲。

很早之前,他应该就说过的。

温桐脸更红了,刚才说的话是她坏心了,想知道男人会是什么反应。

在男人越发肆无忌惮的眼神下,她自己先自乱阵脚了,在聊下去,就走火了,“那个,我要去睡了,晚安。”

不过宋梓辄对她的喜欢和不自制,她心底里是高兴的。

“晚安。”

宋梓辄唇角露出了笑意,道了别。

“等我回来。”

“嗯,早安。”

于是,两人不言而喻的笑了。



一觉睡到天亮,外面的阳光刚刚好。

温桐早上起的早,会出去外面散散步,多走动,对她身体有益处。

走在绿荫的道路,阳光穿透树叶的缝隙打落在地面上。

走了半个小时,她回到别墅,发现她放在房间里充电的手机,有好几个未接电话,正要打回去,伊芙琳的电话又进来了。

“喂,伊芙琳?”

“噢~夫人,你终于接电话了。”伊芙琳松了口气。

温桐听她语气不太对劲,“怎么了吗?”

“今天早上开会的时候,董事长晕过去了,现在在医院昏迷不醒,医生说情况不太乐观。”伊芙琳眯着眼角,语气略重,看来安老爷子晕倒的事并不简单。

不过,安老爷子大病一场难免落下病根,人老了,身体状况大不如从前。

他一倒,就像古时候的皇帝,卧病在床,而他的子嗣想着要怎么争权夺位,如今,在天威集团,就是这种情况。

温桐听伊芙琳说着,原来,早上有一个会议,是关于策划方案的事,因为金额过大,所以需要股东投票到底要不要决策哪个方案好,然后再进行投资。

一番争议,安老爷子选的那个方案却被安振云一行人公开反对,明显摆着要对着干,如此猖獗,怕是不用多久,集团之间的战争,就要打响了。

她眉头紧锁,抿着的唇,有些煞人的沉冷。

安家的旁支,确实是过分。

老人生气,一怒之下,血压升高,就出事了。

“夫人,你收拾一下,我现在过去接你去医院。”伊芙琳又道。

温桐嗯了一声。

挂了电话,她披了一件外套,踩着平底鞋,没多久,伊芙琳就到了,去到医院的时候,安家旁支的人已经都在病房里了,还要不少的股东。

温桐打开门,里头人看向她。

“也不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才来。”安右琪语气挑着刺。

温桐不管她,走了进去。

倒是安盛乘用眼神刮了安右琪一眼,这时候,他们保持缄默才是要紧事,他更不希望他们家牵扯进什么董事长位置之争,然而,手持股份的他们,不可能不参与进去的。

“医生,我大伯公什么时候能醒?”安明辉问。

医生表情严肃,“暂时还不情况,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安董事长的身子已经越来越差了,已经不适合在操劳任何事情了。”

在安老爷子这个年纪,哪个老人家不是已经退休在家里好好养老,哪还有安老爷子这样整天想着公司的事情。

有人喜出望外,有人愁眉苦脸。

安明辉听到医生说,明显眼里激动高兴闪现,本来,就已经半只脚踏进棺材的老人,还死抓着天威集团不放,都这把年纪了,要是走了,真是天助我也。

温桐见躺在病床上,要靠着氧气罩维持生命的老人,心里微微泛酸。

很快,代表安传瑞的律师来了,律师道,“在安老爷子昏迷的这段时间,安老爷子的工作行程由直系亲属代替完成,至于代理董事长,需要股东之间投票选举。”

新更改的遗嘱没有签字,说起这事,还是他的错,有段时间一件大案子让他十分头疼,安老爷子见他太忙,就说过阵子在办理。

直属亲属,也就是温桐。

温桐倒没意见,很快,安老爷子身边的助理给她一份行程安排表,行程安排的不多,但对于安老爷子一个年迈身子骨又不好的老人来说,确实,还是挺辛苦的。

众人在病房一会,很快,护士进来赶人了。

相继出去后。

“桐小姐,还希望你不要太难过,安董事长的事,真是令人感到意外,而且难过。”

“是啊,节哀顺变。”一时口快的股东说道。

接着,整个气氛的氛围都变了。

节哀顺变这个成语可不能乱用,搞得好像已经要准备后事了那样。

温桐抬头看向他们一群股东,“是吗,我怎么听说我爷爷死被气晕的,气晕我爷爷的那些人,还真是狼心狗肺。”

没有指是谁,但参与进去的人听到脸色都一变,但却只能憋着气不能撒,谁让,温桐,并没有指名道姓,要是顶嘴了,岂不是间接的承认,他们真的是狼心狗肺。

可不回应···不免,一等人呵呵的笑着。

安振云脸色不变,他知道温桐牙尖嘴利,说话就十分膈应人,他若是在意,岂不是恰好中了她的计,他都这把年纪的人,稳的住,完全可以无视她当着别人的面,骂他的话。

安典彦一家子自然不爽,在他们的认知里,是安老爷子年纪大了,身子废了才出的事,可跟他们扯不上关系。

很快,护士进来病房赶人,他们戏也唱完了,是时候该离开了。

温桐从病房离开,准备找医生在详细问问安老爷子的请款,哪知安明辉上前,拦住了他的去路,用挑拨的语气,“温桐,很快你就会尝到落败不堪的滋味了。”

温桐冷冷的扫了他一眼,淡道,“看来你知道那是什么滋味。”

安明辉一怔,好一会才反应回来,他阴沉着脸,“我爷爷说你牙尖嘴利,果然如此,你不是手段了得了,有本事真正的把集团占为己有啊。”

“你不要搞错了,集团本来就是我爷爷的。”温桐很烦他,“你没什么事麻烦让让。”

安明辉气闷。

他很想说很快就不是了,但这种话在这种时刻是万万不能说的,咬牙切齿,他看着温桐离去的背影,猛的一脚踢在了走道的垃圾桶上,刚好,一个护士长经过见到,厉声就骂,“你这人有病啊?医院的垃圾桶是你家的吗,说踢就踢,有没有点素质了。”

安明辉被训的面红耳赤。

远处,韩非看着,不屑的笑了一声,说到底他也只是一个被惯坏的少爷,能有什么作为。

可是,在他知道安振云无心提拔他,而是想利用他刺激安明辉的事后,他怎么会甘心。

“病人的胃,还有肝的问题相对严重一点,如果病人能醒来最好动个手术,手术成功后期要好好样,还能有几年的命活。”在医界极有权威的一个专家医生道。

生老病死,谁也打破不了常规,人,迟早会有死的那天,想是这么想,但温桐知道结果后,却依然觉得沉重。

她握了握拳,“我知道了,我爷爷麻烦你们了。”

权威专家十分客气,“应该的。”

纸也是包不住火的,外界很快知道安传瑞晕倒送医院的事,也都登报纸了,温爸爸和温妈妈,从A市赶了回来,易家那边,易沈也坐飞机过来了。

飞机上,温爸爸一直叹气。

“别想那么多,老人家生点病正常。”温妈妈安慰道。

“希望如此。”

温桐问清楚情况后,出了医院门口,等伊芙琳从地下车库开车出来送她回去。

韩非下了车,往温桐的方向走去,“桐小姐,有件事我想跟你谈谈。”

温桐记得韩非,在公司里办事能力不错,挺多高层夸奖他的,最主要,听说他跟安振云的关系不一般,“你有什么事?”

韩非递了一个u盘过去。

温桐并没有接。

他又道,“实话不相瞒,其实我是安振云的孙子,不过是没名没分的那种,一直以来,他都没怎么注意过我,前些日子突然找我,我还以为他相通了终于要放弃他那不成器的宝贝孙子了,但是结果却不尽人意。”

“算一算,我们还是有点亲戚关系的。”

温桐听他说,觉得挺意外的。

原来韩非跟安振云还有这么一层关系,那现在他找自己的目的,是反目成仇?

温桐一笑,事情总是戏剧化。

“这里面的资料足以毁灭安明辉了,我想把资料给你。”韩非说完,脸上闪过一抹阴狠。

温桐接过那个u盘,握在手里,韩非,也是个聪明人,借她这把刀去杀人,若是能够受安振云重视,好好培养,一定是个狠角色。

不过就算没有这份资料,她也能够教训安明辉一顿了。

安振云害他爷爷出事,那她也让他尝尝,他重视的人出事的滋味。

警方那边,已经将收了巨款逃跑的犯人抓住了,并且审问一番,他已经什么都抖出来了,祥瑞传出闹鬼的事,是冯生吩咐他干的,他扮鬼吓人,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

可把人吓得从三楼坠了下去死了,那是个意外,那个老头那天坐在那挺久的了,兴许是察觉天花板上有什么,他抬头一看,而他那天,画了一个鬼妆,尤其吓人,那老头被吓得脚都没站稳,被椅子一绊倒,整个人往后仰,摔下去。

冯生被抖了出来,很快一查,整件事是跟安明辉脱不了关系的,有充分的证据,不怕被他钻空子跑了。

?韩非见温桐接过,笑了笑,示意了一下,转身即走。

晚上,温桐回去跟宋梓辄通视频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跟他说了,并问他,“阿辄,据我所知,K集团规模比天威的还要大,你每天跟那些老狐狸斗来斗去,会不会累?”

“有异心的,我会立马除掉他们。”宋梓辄道。

在美国,要注意的,是那些美国各行各业的大亨,他的资源,和人力资源,应该受到不少人的觊觎。

“时间不早了,你该睡了。”

“恩。”温桐索性不想那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伸了伸懒腰,表情慵懒。

视频那边,宋梓辄的眼眸又深了深,喉结一滑,用低沉的声音说了晚安。

·

隔天,天威集团选取代理董事,会在安振云,贺明,温桐三个最具有代表的人之中选取,三人之间,温桐显得最弱势。

安振云有备而来,集团里几个大客户给他笼络了心去,站在他那边给他打通人脉,集团的股东不少,有些股东,甚至连露面都没露过。

一早,天威集团就充斥了一股严肃的味道,名车一辆接着一辆的开过。

温桐踩点进了会议室。

她的风轻云淡,那种浑然潇洒的气魄,令人猜不透她的想法,怎么,事到如今,温桐还这么有恃无恐,太奇怪了。

安右琪嘴角撇着,她也有集团的股份,少,所以安排坐的很后面。

她很烦躁,因为她父亲让她把票投给温桐,她为什么要投给他,可是,她二伯公,她也不想投。

“妈,你投二叔公还是贺伯伯?”

龙夫人脸看不出喜怒,平平静静,实在是冷静的很,“你想投给谁就投给谁,不用问我的意思。”

安明辉今天穿的很帅气,就他身上那西装外套,起码价值十几万,不少小股东言语间对他是少不了的讨好。

选举代理董事,开始之前,都是一种漫长的等待。

就在股东们将自己手中的票投了,到了公开宣布代理董事长的时候,会议室的大门被推开,外面站了一票子的警察。

警察的到来,令人好奇,又令人心理有点害怕。

外面跟着的助理很为难,“警察先生说要找明总。”

“哪位明总?”

“我们公司有姓明的股东吗?警察是不是找错地方了?”前面主持会议的总经理道。

“没有找错,我们就是要找安明辉。”

警察要找的人是安明辉的?

安明辉一怔,心里立马敲响了一个警钟。

“安明辉先生,麻烦你跟我们走警局一趟。”警察走向了安明辉。

安明辉脸都白了,犹豫了一会,最后把目光求助的看向了他爷爷,安振云脸色很沉,“警察同志,不知我孙子做了什么,你们要来找他。”

“关于祥瑞坠楼一案,我们警方抓捕了嫌疑犯,他已经招供,此事与你孙子本人脱不了关系,还要,十年前,孙晓丽跳楼自杀死亡一案····”

警察说出来的事,足以让人瞠目结舌。

祥瑞坠楼一案,其实大家早猜测是与他有关系,所以并没有惊讶,可是,安明辉居然还有犯罪记录,这就令人匪夷所思了,并且感到震惊不已。

安明辉听到孙晓丽三个字,浑身一怔,情绪变得不稳定起来,“那关我什么事。”

“关不关你的事,是证据说的算,抓走。”

警察队长懒得跟他废话了,直接叫人把他给带上了手铐,把他从椅子上拉扯起来,带走。

“爸,妈,爷爷…”

安典彦和魏晨如面如死灰,今天明明应该是值得庆祝的日子,他们都知道,安振云,一定会成为集团的代理董事长,可没想到,安明辉被警察带走了,硬是给了他们一个当头棒喝。

魏晨如紧张儿子,她目光蛇蝎如毒的看向了温桐。

温桐眯了眯眸,完全不理会。

其他股东面面相觑。

会议室的氛围沉闷一阵,选举代理董事继续进行,“让我来宣布,代理董事长的得票数最高的是···”

“慢着,我放弃甄选代理董事长这个职位,由此,我将我所得的票数全数投个桐小姐,不知道投给我得股东们有没有意见?”贺明突然站起来道。

------题外话------

一阵酸爽,今天陪妈妈出去逛街,小城市就是人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