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温总有宋少就够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贺明要把得到的票数都给温桐?把票数投给贺明的那些股东眸里藏着不少的疑惑,至于那些支持安振云的人,脸上扬起一股异色。

贺明在天威集团的呼声和支持都挺高的,若是给了温桐,安振云岂不是要跟代理董事长的位置失之交臂了?

“既然各位都没有意见,那贺某就把票数都让给桐小姐了。”贺明又道。

对于突然之间发生的变化,显然这也不在温桐预想的范围内。

安振云终于急了,他脸色一横,“贺总,你放弃就放弃,把票数都让出去貌似并不合理吧?”

“可不就是,太不符合常理了。”

“我认为不可。”

随着安振云发话,站在他那边的股东连连跟着道。

贺家与安振云一家因为订婚礼取消的缘故,取消了合作关系,但也不至于,贺明要帮着温桐跟他作对,所以,贺明这般,他尤为不满,有可能,贺明被收买了?

贺明老神在在,“可并没有规定不可以?既然没有,为什么会不合理?”

安振云坐在椅子上,背坐的很直,放在会议桌下的双手紧握,脸色显得狰狞,他的道行,比温桐高出多少,而他,居然明抢也抢不过温桐,实在是滑稽至极,传出去,恐怕被人笑话。

今天,他孙子被警察带回警局,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已经丢尽了脸,想不到他一直肖想的位置,都要失去了。

“麻烦章总经理宣布票选结果吧。”

负责会议的总经理又重新计算了票数,贺明把票数全部转让,温桐已两票,胜任了代理董事长的位置。

“代理董事长的人选是桐小姐。”

章总计算后,把票选结果公布了出来。

贺明很满意这个结果那般,率先带头鼓掌,“恭喜桐小姐。”

于是,一干股东跟着鼓掌,不过,云里雾里的人怕是不少。

温桐站起身子,朝他们淡淡的笑了笑,“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厚爱。”

结果已出,安振云没了法子,面无表情的离开了会议室,安典彦,魏晨如忙追了上去,回到他自己的办公室后,茶几上摆放的一套茶具,被他砸的稀巴烂。

该死的贺明。

乌云密布的气氛笼罩了在那不大不小的办公室。

“爸。”过了好一会,两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声。

魏晨如担心安明辉,“爸,明辉他要怎么办?”

安振云正气头上,可是又不能弃自己的孙儿不管不顾,安明辉在怎么不成器,愚笨,也是姓安,“行了,你们现在赶紧去警局看看怎么回事,我联系一下老朋友。”

他在帝都几十年,总会认识一些有点背景后台的政治家。

此刻,贺明那边,在会议结束后就准备离开了,有几个股东跟在他后面,忙追问原因。

“哎,你们也别问为什么,光是温桐这后台强硬的,安家那旁支,在怎么损,都争不过的,我不过是雪中送炭,咱们也是有好处的。”贺明道。

他这么一解释,别人听着,挺有道理的。

贺明这招雪中送炭,用的也真是高明。

得知了贺明是有心思想要讨好温桐,他们便不再追问,可实际情况,他并没有说。

贺明笑着晃了晃头,比起天威集团这块肥田,但有人愿意用更令他心动的条件,他为何不选择更肥沃的田地。

这时,有股东道了,“你们发现没,宋家那位爷许久都没出现过了,我听外人说他们吵架发生不愉快了。”

“是啊是啊,我也听说了。”

“难道是真的?”

贺明回过神,瞅着身后的股东们一眼,“你们不知道谣言不可信吗?宋家那位少爷,你们别忘记了,他的本土生意,是在美国。”

外人说的,全都是屁话。

人家宋总可是宝贝妻子的很,要是他女儿能找到一个这么好的女婿给他,他也知足了。

宋梓辄为了给温桐斩草除根,给他提供更有利的一桩生意,贺明要是不接受,那他在商界混得几十年,白混了。

下午,温桐处理完事务后,又去了医院一趟。

医生说,要是有时间多跟老人说说话,他的意识有时候是清醒的,可以听得见,所以温桐把今天发生的事都跟安老爷子说了,安老爷子没有反应,不过,手指头好像无意识的动了动。

短短两天,天威集团内部就发生了大变化,多名高层职员被公司裁掉,公司内部一下子空出了好几个职位,温桐直接将干了好几年,工作经验相当丰富的老员工提拔上去,那些老员工心里是很感激温桐的。

有一名股东的亲戚怒气冲冲的就找温桐算账,他理直气壮,“凭什么裁我,我又没做错什么事情。”

温桐言简意赅,“浑水摸鱼,占着茅坑不拉屎,再说,我要裁你,还要给你理由吗?”

那被裁的员工扭曲着脸,回自己的办公位置收拾包裹离开了公司。

这个现象,正好被经过的魏晨如看见,她脸色很差,“哟,代理董事长,顶着这名头挺上手的啊,都不怕得罪人,再看看公司这几天乌烟瘴气的。”谁听不出她话语里的讽刺。

安明辉的事,对魏晨如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十年前,安明辉那会年少轻狂,经常和一些纨绔子弟混在一起,喝酒玩女人,有天晚上,他喝的酒里放了一种使人兴奋的药物,最后强迫孙晓丽与其发生关系,孙晓丽不愿意,两人纠缠扭打了起来,最后,他失手将孙晓丽推下了楼。

明明找了人顶了罪,没想到十年后被翻案了。

安振云要找的那些政客,知道安明辉做的那点事是和温桐有关,干脆对他闭门不见,安振云算什么,能跟宋家比?要是惹毛了宋家,他们还要不要混了。

“不劳烦魏总的关心,还希望魏总快点解决安明辉的事,毕竟他姓安,对集团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温桐说话气死人不偿命。

魏晨如没话说了。

安明辉姓安,经过报纸一登,谁都知道了他曾经杀过人,又是一名富二代,安明辉很快被网络的语言给攻击的惨不忍睹,过后,温桐让集团的媒体公关做出回应,事不关己的态度,高高挂起。

安振云一家知道后,又吃了一肚子的气。

不知道为什么,伊芙琳总觉得夫人有着温雅的形象,实则是个腹黑不能得罪的主,她已经深刻的领悟了。

晚上,温桐必须出席一个有名的国家慈善基金举办的宴会,据说这个晚宴,各界知名人士,还有其他市的一些富豪来参加,她略施胭脂,高腰宽松型的浅绿色薄纱裙,踩着单鞋,但腿长白皙秀美,发尾稍微吹卷,看起来,十分的有女人味。

四个月的身孕,她的身材居然没有变化,依然那么苗条,短短的时间呢,她身上的气质,精雕细琢的更完美了。

车子停在举办宴会的大白宫前,红毯,已经有不少的名流走了上去。

温桐的出现,引起了不少人的关注,外界不少人都知道,她成为了天威集团的代理董事。

今天她代表的是集团,自然不能失了脸面,一到,温桐嘴巴几乎没怎么停过,有很多人过来跟她敬酒交谈。

“温总,不知安老人如何?”

“最近要安排一个手术,爷爷需要静养。”

那也就意味着,天威集团真正的掌权人要换人了,换成温桐,虽是一介女流,但说不定是一介女枭雄。

“温总管公司,肯定能越做越好。”

温桐谦虚,“哪里,还要向各位前辈学习。”

“哈哈,温总身边有宋少一个人怕是足够了吧。”

有人揶揄了起来,不一会,知道宋梓辄的生意人跟着打趣。

谈起宋梓辄,温桐的表情确实愉悦,唇角翘起,低垂的眼眸里,带着对男人的一丝挂念。

一伙人听到,有的纷纷赞同的点了点头,不过也有的别的市的生意人不清楚情况,又好奇便问,“不知温总的结婚对象是?”

“阳总你也太孤陋寡闻了,咱们温总的老公是帝都宋家的大少爷宋梓辄,那可是年轻一辈的翘楚啊,听说在美国生意做的很大,对吧,温总?”

不过他们也只是听说,没得到证实。

温桐,“阿辄,在美国确实开了一家公司。”至于做得如何,这种事没必要在他们面前说。

“在美国做生意,那已经很厉害了。”

“是啊,像我们,不是想方设法的要把生意扩展到国外吗,投资资金要是不足,可做不起。”

“不过温总,宋少今天怎么不陪你来,他怎么放的了心啊?”不少人挺关心踪影难寻的宋梓辄,所以话里都在打探宋梓辄的下落。

温桐笑了笑,只好把宋梓辄在美国的事告诉了他们。

外界传两人不和的谣言,不攻自破。

到处造谣的人,怕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

这时,不知谁想提起关于生意上的事,“温总,我听说你们公司有几个大客户要跟千艺集团合作,不知,可有此事?”

千艺集团,不大不小的公司,不过谁也不知道千艺背后的老板是谁,神秘的很。

而且今天,与天威集团合作的那几个客户也来了,都没见温桐上前跟他们说过话,这也奇怪了些。

温桐喝了口橙子,解解渴,在她旁边,伊芙琳用英文道,“确实是有几个客户没有太想要跟天威再合作的意思,不过他们也算不上什么大客户。”

在伊芙琳眼里,他们确实不算,就算不合作了也没关系,她认识不少欧美鞋子大品牌的CEO,可以联络看要不要合作,再说,天威集团是一家有质量保证的大集团,不缺客户。

很快,他们把目光放在了温桐带在身边的伊芙琳,看一眼,他们便知道,温桐身边的这助理,不容小觑。

此刻。

从美国飞回来的一辆航班降落了帝都机场,下飞机的人群里,有着清俊的外貌的男人格外引人瞩目。

“老板,温桐还在宴会,你要过去吗?”林子阳跟在后面,问。

宋梓辄侧眸看了他一眼,“过。”

林子阳内心在自我检讨,他不应该问早应该知晓的答案。

来接宋梓辄的车,艾琳娜已经派人准备好了。

大白宫门口。

林倩下了车,她身形很瘦,腿也很长,有台湾女人的性感和清纯,穿着红色的V领礼服,一头栗色的大波浪长发,她皱着眉,车门开车,“米米,妈妈还有工作,我让助理姐姐带你先回酒店,可以吗?”

米米嘟着嘴,大眼睛里全是水雾,“妈妈,你又失约,你明明说过要带我去迪士尼的。”

林倩很头疼,“妈妈下次一定带你去好不好。”

然,不管怎么哄,米米就是不肯走,林倩又怕刺激米米,她要是发病,会比现在更难缠。

今晚大白宫的宴会,她也收到了邀请函,如今人也在门口,这么重要的宴席,没办法不出场。

而这时,大白宫门口很快又停下了一辆车。

宋梓辄下了车,灯光剪影,和红毯的衬映,男人来的有些风尘仆仆,可言行举止间,少不了谪雅的贵气。

他一路往宴会的方向去。

只是一眼,林倩似乎发现了他,她看宋梓辄,有一瞬间,晃了神。

米米不知何时松开了紧握她的手,奔跑了过去。

“爸爸,爸爸···”

米米的语气很轻快,她扯住了宋梓辄的衣服,睁着一双大眼睛。

宋梓辄低下头,眸里一点波动都没有,是在天威集团遇到的那个小孩,谈不上讨厌喜欢,但对她嚷嚷的爸爸,极为反感。

林倩站在原地一会,就踩着小碎步走了上去,“米米···”

“妈妈···”

林倩看向宋梓辄,嘴角一扯,她的口吻,有点台湾腔的甜美,若是声音控的人,很容易迷醉在她的声音里面,“不好意思,宋总。”

宋梓辄恩了一声,对她道,“能让她松开手吗?”

冷漠,并且很淡。

林倩怔了一下,点头,她低下头,“米米,松手了。”

米米不太愿意,但是触及了宋梓辄过于平静而冷漠的眼神后,她怯怯的松了手。

这时,助理上前,“米米乖,妈妈还要工作,等忙完了再陪你好不好,姐姐带你去吃好吃的。”一阵哄骗,把米米拐带上车,带走了。

林倩松了一口气,随后对宋梓辄展开一个笑容,解释道,“米米似乎很喜欢你,不过真的很抱歉,米米很早就失去了父亲,所以经常会把别人当成是她爸爸。”

宋梓辄淡道,“我没有放在心上。”

“你不介意就好。”林倩又伸出了她的手,目光盈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林倩,久仰你的大名,宋梓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