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一起洗?/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称呼宋总,而是宋梓辄,想必林倩应该有派人查过男人的背景。

宋梓辄平静的看着她伸出手,手指挺长,做了漂亮的指甲,不过,在他眼里,只有温桐的手指最好看,葱葱玉指,干干净净。

林倩在这种过于平静的注视,内心隐约的忐忑了起来,她已经很久没有跳动过的心此刻有点剧烈。

这种感觉,她知道不太微妙。

迟迟,宋梓辄都没有伸出手回握的意思。

林倩明白宋梓辄是个不太好相处的人,她再度扬起笑容,伸回了手,语气略微遗憾,“传闻你是个难以靠近的人,看来还真是真的。”

“那倒未必。”他对于林倩的搭话,唇角抿了一下,传闻只是传闻,他对温桐,还是热情如火的。

林倩听到回答,唇角扯开了下,她的漂亮,和财富,男人对她都是很热情讨好,偏偏这时候碰壁了,由此,她想到了第一次见面,宋梓辄对温桐那种自然而然的柔宠,真是天差地别。

不过,温桐于她而言,配不上这么清俊谪雅的男人。

“你是来寻温桐的?”

宋梓辄恩了一声,如画的眉目下,那双泼墨的黑眸蕴藏着对温桐浓浓的思念。

林倩看她,眼里藏着点意味不明的东西,她酝酿了一下情绪,又咬了咬唇角,“看得出来你很爱她,不过我想说,如果她对你,并没有那么忠诚,你还会继续爱她吗?”

温桐对他不忠诚?

林倩的口吻分明就是在试探他。

听到这句话,宋梓辄本来就漠色的眸忽而看向了她,冷的宛如坠入冰窖,天寒地冻。

“林小姐,下次要是还凑巧遇见,还希望你不要在我面前说关于温桐不好的话。”宋梓辄的语气里,充满了警告。

林倩的背后一凛,唇边带着的笑容有点牵强,她是个很识趣的女人,知道宋梓辄是生气了,如果在乎温桐,他肯定会生气,她立马道,“很抱歉,我不是有意要说这种话。”

但她这么一说,应该能引起宋梓辄对温桐的疑心了吧。

她三番四次碰见温桐和不同的男人在一起,而且都是那么出色的男人,她不相信,他们之间没有什么,还有在中心街遇到的严楚涯,不是喜欢她的吗,那天,两人分明聊得很愉快。

宋梓辄没心思跟她闲扯,温桐对他忠不忠诚,他自己最明白,他往大白宫的大门方向去。

林倩低垂下眼眸,紧跟了上去。

大白宫,真的是富丽堂皇,建筑修建的是欧美系,有种异国风情。

陆二少,面带异色的出现在了温桐的面前。

在他后面,分明还有几个女人望着他,满眼的幽怨。

温桐瞧他一脸恐慌,“你这是?”

陆成远黑着脸,“你看的还不清楚吗,自从你跟阿辄结婚后,我妈天天逼着我跟陌生的女人相亲,看着我的那几个,都是我见过面吃过饭的。”

温桐一脸恍然大悟,笑意更深,打趣,“阿姨的眼光不错,长得都好看。”

陆成远嗤了一声,长的好看有什么用,个个都不对他胃口,“行了,拿二少我来寻开心,行啊,温桐,你这黑心思,跟宋梓辄有的比了,不过你倒是放心他在美国那样的花花世界,不怕别的女人看上他扑倒他。”他比了一个扑倒的姿势。

温桐白了他一眼。

陆成远悻悻然一脸,最后摆出一个江湖救急的姿势,把温桐带去了舞池,两人跳起了双人舞。

此刻。

宋梓辄前脚进去,林倩后脚就跟了上来,不过,众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男人的身上。

“宋总居然来了。”

“不就是,可没听温总提过今天宋总要来啊。”

“是来找温总的?”

很快,一些眼尖的生意人见到他来,立马举杯迎了上去。

男人目光灼灼,穿过人群,一眼就看到了在舞池里和陆成远跳舞的温桐,眉黛如画,漂亮细致,唇红齿白,他沉了一下,也没别过眸光,从酒侍那拿来了一杯红酒,与那些迎上来的生意人碰起了杯。

林倩的目光随着他望了过去,就发现温桐在跟一名陌生的男子跳舞,那陌生的男子同样帅气,有着一双会放电的桃花眼,轮姿色,确实也不比宋梓辄的差。

她不太满意的皱起了眉,很快,眸中带有厌恶的神色。

难道,宋梓辄不在意她跟那么多男人有接触吗?

“宋总,我可是听温总说你在美国的啊。”

宋梓辄淡淡道,“刚下飞机。”

刚下飞机就急着赶过来了?

于是,一行人不约而至的笑了起来。

“宋总,要不要吃点东西,这里的红豆糕挺不错的。”林倩突然出声,她手里拿着一个碟,上面装了几块红豆糕。

恩?

林倩跟宋梓辄认识?

众人面面相觑。

宋梓辄客气生疏,“不用了。”

林倩不勉强,她把红豆糕的碟子又放了回去。

“原来林总和宋总认识。”

林倩笑了笑,看向了宋梓辄,“宋总,我想我们应该算认识了吧?而且,我女儿米米,还很喜欢你,讲起来,我们还是挺有缘分的。”

这关系套的,真是明显。

众人心里啧啧叹道,是个说话圆滑的女人,而且成熟知性的女人,很多男人都欣赏这种类型的,此刻,见她一笑,难免有些心猿意马。

用台湾那边的话来说,就是正点?

瞧她还拿点心给宋梓辄吃,真是艳福不浅。

不过这林倩不是天威集团的大客户吗?很快,大家心照不宣。

只是,宋梓辄的脾气,还没见过他对谁客气过。

宋梓辄抿了一口酒,“对我而言,林总你只是天威集团的客户,仅此而已。”

没有刻意强调,很平淡的铺述。

言下之意,你若不是天威集团的客户,你什么都不是,他更不会搭理她,跟她客气,都是看在温桐的面子上。

林倩心里很明白他的意思,当着那么多人,一点面子都不给她,是个心狠的人。

她心里很不舒服。

这时,在宴会现场的伊芙琳发现了宋梓辄的存在,她过去了他的身边称呼了一声,“总裁。”

宋梓辄恩了一声。

“需要我通知夫人吗?”

“不用了。”

伊芙琳又看了一眼林倩,发现她对自家总裁大人的目光有点不太一样,依女人的直觉,怕是对她们总裁有意思。

呵呵…

本来她在天威集团就摆脸色给他们夫人看,伊芙琳对她更是没有好感。

那些生意人听到温桐带在身边的助理居然称呼宋梓辄总裁,有些吃惊。

那就是说,伊芙琳实则是宋梓辄美国的助理,是他特意安排在温桐身边的。

此时,一舞结束,温桐出了点汗,不过比干站着,舒爽多了。

陆成远不知何时已经从舞池里退了出去,切确说,是溜了。

温桐莞尔失笑,独自出了舞池,准备打道回府,她抬眸寻找伊芙琳,伊芙琳在现场还是特别显眼的。

因为,她比中国的女人都要高出一个头,然而,伊芙琳旁边站着的熟悉的身影,温桐眼前一亮。

宋梓辄放下酒杯,迈步走向了舞池,一会的时间,他已经双手揽住了人儿的腰,往怀里揣了。

他的动作轻柔,就怕挤压到温桐的肚子。

“阿辄,我出了汗。”身上怪黏腻的。

宋梓辄不在乎,身子往前倾,搂的更紧,凑近在她的颈项处嗅了嗅,眸色深沉,声音喑哑,“还是香的。”

旁若无人的亲昵,温桐耳根子一热,唇边的笑容更甚,甜甜的,任由他抱着。

有的时候,难免会亲不自禁。

更何况,两人分开的时间足足半个月了。

人多,宋梓辄只是抱了一会,就带着人和那些生意人打了声招呼,领着人就离开了今天这场豪华的宴会。

林倩一直追随看着他们离开。

过程,温桐似乎感觉到,抬头看了她一眼,两人的目光不由的撞上,很快,温桐眉目一扬,这个林倩,看她的神色,真是非常奇怪。

不过不是很重要的人,她并不会在意,只要,别打她的人的注意。

林子阳在外面的车里恭候着,见自家老板已经带了人出来,他从车里下来。

伊芙琳开车出来,他则上了伊芙琳开的那辆车,把大好的晚上时光留给有情人。

“再见。”

“拜拜。”

道了别,温桐抬眸看宋梓辄,声音柔柔,“你刚下飞机饿不饿,要不要吃点东西?我给你煮。”

“你抓主意。”

“那我们回去吧。”

家里的冰箱是满的,不过太晚,吃太油腻的东西显然不适合,做一个清淡点的盖浇面应该适合男人的口味。

回到家,温桐把宋梓辄回来的消息告诉了温爸爸和温妈妈。

聊完电话,她进了厨房,开始煮开水,弄配料。

宋梓辄回来,脱了外套,转身进书房处理两个文件,等他出来的时候,已经可以吃宵夜了。

“你吃,我去洗澡。”

温桐把围裙脱下来,准备上楼,放水洗澡,出了汗,不太舒服。

宋梓辄放下筷子,目光依然灼灼而深沉,“先别去。”

“恩?”

一时半会,温桐反应不回来。

宋梓辄也直接坦然,“等我,一起洗。”

温桐脸红的像火烧一样,心跳骤然加快,秋水剪眸,波光盈盈,极是惑人,她抬步要上楼,不答,容许她冷静一下,好好考虑这个问题。

哪知。

宋梓辄放下了筷子,起身,横抱起人,眼神深邃,“现在就洗。”

啊~

温桐已经双手捂住了脸。

上了二楼,在房间门口,两人已经亲缠了起来,唇对着唇,急切而热烈的想要触碰对方。

宋梓辄的体温好像越来越烫。

温桐感觉内衣有点松掉的迹象,她忍不住喊了男人的名字一声,“阿辄···”胸口,好像有阵阵暖流在激荡着,让她有些迷恋这种舒服的感觉。

那一声叫唤,引得男人的情意更深,亲吻的力道重了些,尽情的攫取属于她的甜美。

一边亲着,一边往换衣间的方向去。

好一会,两人的气息都有点喘。

温桐的衣衫凌乱,脖子处的白皙肌肤又留下了鲜明的吻痕。

“小桐,我很想你。”在美国的日子,没有一天是不想的,男人哑着声音,性感的要命。

温桐唇边梨涡浅浅,“我也是。”

宋梓辄在她耳垂轻咬了两口。

就在两人亲昵的时候,温桐怔了一下。

宋梓辄明显感觉到,“怎么了?”

温桐摇了摇头,“刚才,好像宝宝动了。”

这几天,一直都有感觉,不过不是很明显,但刚才那一下,非常的明显,她显然很开心。

宋梓辄低头,看着那凸起的小腹,抬手覆在了上面,生命,真是一种神奇的东西。

不过,很快,男人不太满意温桐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肚子里的宝宝身上,争宠的心思隐现,于是,又把人吻得气喘吁吁。

过了会,他拿了两人换洗的衣服,抱起人,往浴室的方向去。

······

过了两天,她才回集团继续处理业务。

伊芙琳说起林倩的事。

“夫人,那个林总,怕是对总裁有意思。”

温桐一听,有些意外,她笑道,“她应该才见了阿辄两次吧?”

“是的。”

公司一次,宴会一次。

不过,林倩要是真在知道宋梓辄是她老公的情况下,还把情意表现的明显,显然,她是根本不在意结婚证这层东西的,台湾,地方风情始终不一样,听说,他们那儿,比中国要开放的多,那儿的富豪,听说还有情妇跟妻子住在一栋房子生活的新闻。

那还真的是不得不防。

如果林倩真是那般,温桐想,她是没有办法在继续跟她合作。

刚到公司,温桐没得清闲,好几个股东又聚在一起闹了。

“桐小姐,最近好几个大客户说要跟集团不在续约,这事,你要怎么处理?”

“他们一直都是公司的固定客户,要是不继续续约,对公司而言,是个损失。”

他们聚集在了温桐的办公室,说起了这个问题。

“我会解决。”温桐道。

“那敢问桐小姐有什么办法处理?那几个客户不在续约的原因,好像也是出自桐小姐的身上。”

前几天,安老爷子已经醒了,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处理股份转让的事,相信不用多久,真正执掌天威集团的人就是温桐了。

“哦?我的身上?”温桐反问他。

“他们是因为觉得桐小姐没有能力能管理好天威集团,所以才另选别的公司合作。”说这话的股东语气特别埋怨。

温桐抬头看他们,“那真是他们的损失。”

不满意的几个股东气的脸都白了,难道他们说的那么明显,温桐还不明白吗?分明在装糊涂。

在股东走后,魏晨如又来了,她比上一次两人见面时,显得更疲惫落魄。

“温桐,我们谈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