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老公我要喝水/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罪证确凿,安家旁支想帮安明辉脱身都脱不了了。

托了各种关系都没起到作用,眼见法院那边就要给安明辉定罪了。

因为找的替他顶嘴的男人还是用钱用权威逼利诱的,不算个人自愿,二次开庭又被反咬一口,有可能法院那边最大的可能是再判无期徒刑。

还有安明辉身边的那个帮手冯生,他是帮凶,最后警方查出来,他买通了人在网络上散布不属实祥瑞商场不符合的谣言,被祥瑞起诉。

关几个月或者一两年有可能,不过花点钱就可以出来了,不过他就算出来,恐怕在帝都已经混不下去。

温桐像是知道她会来找自己似的,淡定的道,“坐。”

伊芙琳给她泡了一杯茉莉花茶搁在她面前才转身出去顺带关上了门。

魏晨如就这么一个儿子,她不可能放弃他,“我知道是你把明辉送进监狱的,你要怎么才肯放过明辉。”

在这种情况,只有温桐才能够救安明辉。

“你是聪明人,我只要股份。”

魏晨如听到,眉头蹙起,来找温桐之前,他预想过了,她能跟温桐谈条件的资本,恐怕是她跟安明辉身上的股份了。

她咬着唇,眼里明显隐藏着不甘。

温桐看她在犹豫,不逼她,凡事都要循环渐进了,而且她相信,魏晨如今天找她,安振云他们铁定不知道内情,“你还有两天时间考虑。”

魏晨如恍恍惚惚的从集团离开,带着浑身的疲惫回到了家里。

安典彦和安振云不知道在房间里谈论什么,很晚才出来,安振云随后离开,都没有提安明辉的事。

“典彦,明辉的事,还有希望吗?”

安典彦沉着一张脸,他好一会才道,“晨如,爸可能要放弃明辉了。”

魏晨如脸一阵惨白,“典彦,难道你也要放弃明辉吗?”

安典彦不说话了。

“他是你儿子,你怎么可以放弃他。”魏晨如很受伤,说话的声音都尖锐了不少。

“我们什么方法都试过了,你觉得还能行得通吗。”花再多的钱都不可能把安明辉给救出来了,加上曝光率太高,他们哪还敢有什么大动作。

“明明还有一个办法你都···”

“不可能。”

魏晨如还没讲完那句话,就被安典彦给否决了。

天威集团,比起安明辉,果然更重要是吗?只是,和温桐争下去,有赢的希望吗?她内心涌出一个绝望的想法,有可能他们会输的一无所有,可安典彦,安振云,是不会听她的,他们对天威集团的执着,过深了。

魏晨如知道自己内心里有了答案。

次日,她去了警察局给安明辉带吃的,看见他儿子,一夜之间,瘦骨嶙峋。

“妈,难道我要一辈子都关在监狱里面吗?”

“妈,我不想坐牢。”

“妈···”

魏晨如红着眼,“明辉,妈问你,如果把你的股份转给温桐你愿意吗?”

安明辉怔了一下,“妈,是不是只有这个办法了?”

···

过了一个星期,天威集团传出了各种谣言,就连本部的员工,都有种内心惶惶的感觉。

天威集团,一直传出可能要崩盘的消息,不少大客户离开,洗数如果没有他们,损失达到了几十亿,更有人力资源,机密文件被流传了出去,一下子,天威集团的股价降低了不少,若在下去,真的有可能面临被吞并的结果。

而突然冒起想要想方设法收购天威集团的是一家叫千艺的集团,名声不响,但是听说资金雄厚,背地里一直在搞鬼。

“知道要分走天威集团资源的人是谁吗,他怎么敢啊?”

“听说是安家旁支干的,不过没证据,你可别往外说。”

“胆子不小啊。”

“你们说,安家那些人能够安然无恙的在帝都继续生存下去吗?”安明辉不就是一个例子吗,十年前的事都能挖出来,旧的罪名加上新的,他这一生,毁了。

外面的人一直讨论的热火朝天。

不过天威集团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倒,百年基业的大公司,一倒,可是有好几万人是没有饭吃的。

安明辉的案子终于结束,魏晨如把自己的股份还有属于安明辉的那一份,通通转让了温桐的名下,他没有被判无期徒刑,不过依然要坐十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混账,混账,你居然把股份转给了温桐。”安振云脸色涨的通红,狰狞不已。

“爸,我也迫不得已,要不然明辉真的一辈子都得待在监狱里了。”魏晨如道。

“那个不成器的东西,还救来干嘛,干脆在监狱里呆一辈子算了。”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话,明辉再怎么样也还是您孙子啊。”

“我孙子,说出去,我都嫌弃丢人。”

纷纷扰扰的声音一直在他们之间响起,安振云,理智已经被愤怒带走,说话,尤为刻薄。

安振云本来就是想要通过某个渠道收购天威集团的股份,偏偏,事情,总是偏离他的轨迹。

“够了,吵什么吵。”

巫以娟站起来,对他们吼了一声。

她生气还是有些作用的,最后安振云气的甩袖,和巫以娟一起离开了安典彦家。

安振云,巫以娟回到他们自己的住所,他一回来就打电话给韩非,对他的态度明显比以前热忱了不少,不过韩非不受他那套了,毕竟,谁也不愿意,被当成一个备胎给利用。

巫以娟则是让佣人给她放洗澡水洗澡。

然而,在进浴室准备洗澡,却出了事,半个多小时,佣人发现巫以娟没有出来,叫也没反应,后来打开浴室的门一看,巫以娟晕倒在了厕所里,送去医院抢救,被宣告抢救失败,去世了。

这消息,简直是晴天霹雳。

好端端一个人,因为突发的心肌梗塞,就这么去了。

一边准备后事,安振云依然不忘惦记着天威集团,某天下午,温桐和安振云在公司某个楼层碰见。

“叔爷爷,节哀顺变。”巫以娟突然去世的消息,温桐收到了风声,她觉得挺意外的。

对于生命,她再次感叹,世事无常,有些事情发生的时候,会令人措手不及。

安振云两手负着,对她没好脸色,“收起你的假惺惺,我们可不稀罕。”

温桐倒没生气,“叔爷爷,现在收手还来得及,不属于你的东西,怎么都不会是你的,你是老一辈的人物了,应该明白这个道理。”

“哼,收手,说的倒轻巧,就你一个丫头片子我还应付的来。”

安振云自然是不愿意的。

“叔爷爷,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想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安振云阴沉着一张脸,双拳紧握,眼神一利,温桐指的是,她父亲出生时失踪的事吗?还是···别的?

就在气氛沉寂的一瞬间,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龙总,您怎么站在这呢,我差点撞到您了。”

龙夫人面无异色,从走廊拐角处走了出来,对温桐和安振云笑了笑,“抱歉,刚才见你们谈事情,就没有过去。”

于情于理。

只是,她可以离开,却为什么一定要站在原地听呢?

温桐意识到这个问题,瞧了她一眼,龙夫人她,给人的感觉,就是不简单。

·

这几天的时间过得很快,又过去几天。

十点左右,温桐躺回去睡又起来了,宋梓辄已经去了公司,她下楼往冰箱一看,发现家政阿姨已经把冰箱又填满了,一时做菜的兴致来了,她开始动手做菜,放进了保温饭盒,再去洗了个澡,去了微购。

“喂喂喂,你说,带了个漂亮小女孩来找咱们董事长的女人是谁啊?”

“是啊,你说那小孩会跟董事长什么关系?一直哭闹,说着要爸爸什么的,一大早的,挺闹腾的。”

“该不会···”

“不会吧!”

两人都没明说出来,但是谁都知道她们话里的意思。

前台,两个文员聊得非常兴致,就连,温桐什么时候站在他们面前的都不知道。

温桐微微眯着眼睛,很快,林倩和她女儿米米闪现在她的脑海里,她居然还带着她女儿来微购找宋梓辄?眉目一扬,稍微带了些不满,不过眨眼平复了不少。

这时,似乎有人认出了温桐,“董事长夫人,你来了。”

瞬间,两个前台文员吓了一跳,连忙站了起来,“董事长夫人。”

温桐恩了一声。

“我们立马通报董事长您来了,稍等片刻。”

“不用了,我自己上去就行了,你们继续上班。”

说完,温桐做了高层职员的专用电梯上去了。

宋梓辄情绪不太对,那张脸,冷漠的没任何表情。

安保部的经理,还有行政部的经理颤颤兢兢的站在他面前,大气都不敢喘一声。

林子阳在旁边训话,“你们怎么做事的,什么人都放进来。”

两位经理似乎觉得很憋屈。

“特助,事情是这样的,我问过今早前台接待的员工,她说她没有放那位林小姐进来,是刘付经理,认识这位林小姐,就把她带上去了。”行政部的经理忙解释。

林子阳润了润喉咙,又把人训话了好一阵子才道,“好了,你们下去吧。”

这时,宋梓辄才冰冷的开口,“你去给这位刘付经理带个话,自己辞职。”

行政部经理,“是,董事长。”

林子阳只能说,那位刘付经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活该被辞,等宋梓辄说完,他跟着两位经理一起出去了。

出去后,正好碰到了和助理们聊天的温桐。

林子阳喜出望外,“温桐,你今天居然来了。”

“是啊,做了点吃的给阿辄带过来了。”

“董事长夫人。”两位经理赶紧打招呼。

温桐恩了一声,给予回应,给人的感觉是极好相处的。

在特助办公室跟林子阳聊了一会,她提着保温饭盒进去,发现男人并没有在办公室里,于是,把手里的保温饭盒放在桌面上后,往他专人的休息室去。

门打开。

温桐抬头一看,发现男人正在解着衬衫的扣子,在换衣服。

黑色衬衫的扣子解掉,是男人极好的身材,结实而均称的胸膛,紧致修韧的腹肌,看的,很容易让人,脸红心跳。

宋梓辄发现了她,停住解扣子的动作,冷硬的脸色终于缓下了不少。

“怎么要换衣服?”温桐走过去问,这身衣服,还是她给男人配的,穿的。

“不干净了。”

温桐听到,没有追问下去,而是从衣柜里拿出一件新的白色衬衫,给他慢慢的换上。

“阿辄,你别乱动,衣服的扣子扣不好,唔···”

过了会,温桐红着脸将乱动的手从自己身上拍掉。

宋梓辄安静了,双手安安静静的搭在她的腰间,让她给自己扣好衬衫得扣子。

“你知道了?”

“恩,一来就听说了。”

宋梓辄沉了一下眸子,亲了亲温桐的嘴角,语气讨好,“没有下次了。”

温桐双手捧起男人的脸细细观摩了起来,想想,一路来,出现在男人身边,喜欢他的人真是不少,然而别人喜欢男人,是她不能阻止的,眼眸一眯,不能阻止,那就扼杀。

“我带了饭过来,一起吃吧。”

于是,从男人的怀里离开,转身要出去。

宋梓辄神色晃了一下,跟着出去,眼里,笑意很深。

打开保温盒的时候,色香味俱全,不过,温桐发现自己拿少了一双筷子,她略微不好意思,“你先吃吧。”

宋梓辄唇角翘起,“我喂你吃。”

吃饱了饭,温桐懒洋洋的躺在了沙发上。

宋梓辄冲了一杯柠檬水过来,挨着旁边坐下,目光柔和,“小桐,喝水。”

两人在一起的时光,他们都很享受。

温桐喝了柠檬汁,有点昏昏欲睡,打了一个哈欠。

这时,宋梓辄的电话响了,是个陌生的来电显示,他看了一眼,见响了好一会,才接了。

“喂。”

听到来电的声音,温桐的眉目挑了一下。

宋梓辄的唇抿着,显然,两人都听出来了,来电的人是谁了,林倩。

“宋总,真的不好意思,今天冒昧的带着米米到你的公司,引起了不必要的误会,其实我可以解释,是因为米米的病发作了,我实在没有办法,才带她来找你,她一直惦记着你···”林倩的声音说的很动听,莺莺丽丽,她似乎是真诚的想要道歉。

“这是米米第一次那么执着的认一个人为父亲,如果造成了你的困扰,我真的很抱歉。”

过了会,还是没有回应。

“宋总,你有在听吗?”

温桐躺在宋梓辄的怀里,嗤笑了一声,把手机贴近了耳朵里,“抱歉,我是温桐。”

林倩听到回应自己的是温桐的声音,她脸色难看了不少。

“哦,原来是温总,不知宋总在不在,我有些话想跟他说。”

“如果你是为了说今早发生的事,那你不用在强调了,阿辄并没有在意,林总不用放在心上,不过,我希望林总明白,这种事还望不要来麻烦我老公,毕竟传出去,对林总你自己的名声不太好。”

林倩被说的一阵无语,无从反驳。

只是,温桐有什么资格说她,她自己还不是一个对婚姻不忠诚的女人。

好一会,她道,“如果我说,我不介意呢。”

温桐语气风轻云淡的,“林总做人要有点自知之明。”

“温桐,你是一个怎么样的女人你自己心里也清楚,你没资格说我,你自己还不是在宋总不在的时候,和别的男人有接触吗,上次我在中心街撞到的严总,他喜欢你吧。”林倩道,话语里全是指控。

她自己也清楚,宋梓辄应该在旁边,那他应该能听到自己说的话吧?

温桐眯了眯眸,抬眸看向了宋梓辄,“老公,我还要喝。”

宋梓辄喜欢温桐称呼他老公这个字眼。

电话对面的林倩一怔,下一秒便听到了宋梓辄的声音,他心情很好,在温桐的唇上啄了一下,“我再去给你倒。”

霎时之间,林倩脸色难看不已。

“林总,我想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不过没关系,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任何事。”

于是,利落的把电话给挂了,挂了后,顺便把林倩的电话号码拉黑了,做完这一切,温桐心情畅快。

次日,又传出来温桐与林倩解约,赔偿了一亿违约金的事。

不过,林倩损失应该更严重,她的货流一旦停止生产,那么市面上,就会出现缺货的现象,在这一段时间内,她损失的金额,起码达到了五亿上,兴许更多。

温桐要是还跟她继续合作,那才奇怪。

为了宋梓辄,一亿的违约金,并不算什么,反正,她用的是男人的钱。

只是,集团股东对于温桐做的这个决定,更加不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