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几位爷不省事/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皇家休闲会所,以服务一流,娱乐设施方面齐全,一直都受到众人的喜爱。

几人的车才停在皇家门口,下了车,就看到了不少豪华名车陆续的停放在门口,一眼望过去,尤为豪华壮观。

他们身份特殊,又是陆家二少爷的朋友,加上上面一早就通知了皇家的员工,要是他们到了,直接带到二少爷订的包厢。

一路,皇家的经理接待他们进去,加上他们都是优秀出色的年轻男人,吸引了不少目光纷纷投了过去。

除了温桐,来的人还有宋傲的未婚妻小巧,她学成归来,已经不用在回新加坡,她回国之后,在警局里找了一份工作,平时只要整理尸检的照片即可,这份工作,普通的女孩子估计会吓得半死,她倒好,做的很上手,从这点,就看出她和别的女孩子不太一样。

“宋傲,你不要牵着我,我自己会走。”小巧脸红红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跟宋傲走在一块她还是很不自在。

宋傲心里有点不悦,他道,“小巧,你是我未婚妻,我牵着你一块走,有什么不妥吗?”

小巧急的想跳脚,宋傲这人,就是不能跟他较劲,可这次她也没办法反驳,“可是·;·;·;”

“可是什么?”

小巧张了张嘴,看了宋傲一眼,最后低垂下了眼眸,她要怎么说,宋傲才明白。

宋傲见小巧的表情,心里挺烦躁的,“你要是不喜欢,不牵就是了。”于是,索然放了手,往前走去。

小巧眼眶红了一下,站在原地好一会,才紧跟他们身后进去。

包厢里头,陆成远正借酒消愁,见他们进来后,拿出酒杯,又从酒柜里拿出一瓶好酒,满上。

“兄弟,瞧你最近,过得好像不尽人意啊。”季泠上前,接过酒,揶揄了一句。

“季少爷,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今天我可没心情跟你贫嘴。”

季泠耸了耸肩膀,“火气不小,今晚大家得悠着点。”

“阿姨给你找的姑娘长得不都挺美的吗,你挑剔什么?”宋祁紧跟着坐旁边,同样端起了一杯酒。

陆成远继续翻了个白眼,“你看上哪个?我把她联系方式告诉你,要是知道你是宋家二少爷,眼睛发绿就扑上去了。”

“免了,我无福消受。”

陆二爷心情不爽,他们在挖苦他,恐怕他就得挽袖子动手了。

宋梓辄鲜少有时间能跟他们聚在一块喝酒聊天,这时和他们玩起了拼酒的小游戏。

脾气有点暴躁的宋三少心情貌似也不太好,眨眼,酒瓶罐子堆了好几个。

此时此刻,和陆成远倒有一种同病相怜的错觉。

小巧和温桐在聊天,不过她目光也是频频的看向了宋傲,有时候,连温桐说什么都没听清楚。

温桐是过来人,发现小巧的心思极其容易,“小巧,你跟宋傲还没有坦白心迹吗?”

小巧晃了晃神,从小她就被认定为宋傲的未来媳妇,只是她从未听过宋傲承认过,后来两人都懂得叫感情的东西,宋傲十几岁的时候,都不怎么跟她接触,不爱搭理她。

“嫂嫂,我不会跟他告白的。”小巧道,“家里人从小就把我许配给了宋傲,给他当命定的妻子,凭什么我还要跟他告白,而且,他说不定,只是理所当然的把我当成他的未婚妻,而不是真的喜欢我。”

小巧一直在意的,一直都是宋傲喜不喜欢她这件事。

温桐挑了挑眉,想不到脾气温和的小巧也有固执的一面,而宋傲,看情况倒不像是对小巧没有感觉。

宋家的人,心思向来不好猜。

小巧突然又问,“嫂嫂,是宋大哥向你表的白吗?”

温桐想了想,恩了一声。

“那他是怎么告白的啊?”小巧有点好奇。

温桐看向男人,淡道,“他表现的太明显,想装糊涂都难。”

宋梓辄图谋不轨后,待她,跟对别人向来不一样。

甚至,流氓的不行…

小巧眼里难掩的羡慕,她耷拉了一下眼神,拿起果汁,咬着吸管,慢吞吞的喝着。

过程,喝了不少的果汁,两人一块出去想上个洗手间。

外面很安静,这一层楼的包间,只有提前预定了才能约的下,一路,碰见了几个服务员手里端着食物送进那些包间里面。

这时,有个服务员敲了门,才推开门,就听到了有东西摔在地上的声音,还有不少的辱骂声。

“关睿,你发什么疯找人把我带来这里,你有病吗?我跟你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向初瑷,不就是请你过来玩玩,何必生气,这么久不见,我还以为你应该很想我这个老朋友。”

“滚!别少他么在这恶心。”

向初瑷的脸色很难看,甚至与以往形象不同的爆了粗。

年少时候,她做的最愚蠢的一件事就是叛逆的认为自己喜欢他,如今,后悔莫及。

本以为不会在和他有牵扯,没想到,在帝都,她和他又遇见了。

“关少,你瞧她那张嘴巴,真是说不出什么好话,要不要我帮你教训教训她。”倚在关睿身边,是个穿着皮衣皮裤身材火辣,胸口处有玫瑰纹身的女人,她看向初瑷的眼神,带着一种不爽。

关睿身材高大,是个长相不错的男人,他手里夹着一根雪茄,“宝贝,你想怎么教训?”

“只要关少舍得,我自然有手段教训。”

关少抽了一口雪茄,眼里冰冷,向初瑷对他而言,只是他很多女人之中的其中一个,不过令他印象深刻的是,这个女人把他甩了。

以前的过节,他还记忆犹新。

“我没有什么舍不得,宝贝。”关睿语气轻佻。

向初瑷看着真是恶心,很快,几个女人朝她围了去,她一脸警惕,要是几个女人甩她好几个巴掌,那她得多疼。

“向初瑷,你倒是拿出以前你打人的那股劲啊,装什么斯文。”

在她高中的那段时间,她确实不是很乖,甚至很野很狂,这件事,知道的人很少,可以说是她的秘密,连,温桐,赵佳都不知道。

现在过去那么多年了,早已物是人非。

那个服务员端着食物进去,发现情况不对,一愣,见里面的人不太好惹,一看就像是道上混的那种,皇家有一条规矩就是,客户不得在此惹是生非,服务员有警告的权利,可他却不敢了,把食物放下去后,准备走了。

门外经过的温桐,隐约听到里面的声音格外熟悉,所以停下来一听,有些意外,是初瑷?

“嫂嫂怎么了吗?”小巧问。

温桐抿着唇,“我朋友在里面,好像出了什么事。”她准备推门进去。

“嫂嫂,你有身孕万一出了什么事就不好了,我进去看看,你去找宋大哥他们一起过来。”小巧道。

“那你小心一点。”

温桐转个身,往回走。

小巧推门进去,瞧见那一幕,喝声一道,“住手,你们要干什么。”

“哪来的嫌命长的,不想死的赶紧滚出去。”里头,有个凶巴巴的声音就道了。

小巧拿出自己警察局的证件,“我是警察,把人放了离开,否则,你们等着蹲牢子。”

“唷,女警,一个人来,胆子不小啊。”

“我们可什么都没做,只是在玩个小游戏罢了,怎么,女警同志,你也想来一起玩吗?”

听到是警察,他们也不慌张,反而是有模有样的在做戏。

一时之间,小巧跟不上他们的节奏了。

向初瑷咬着唇,她不认识小巧,只以为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路人,不想牵扯别人进来,便道,“你快走吧,我没事。”

“走?既然来了不妨一起玩玩呗。”关睿道。

顿时,两个女人上前,搂住了小巧,“女警同志,你怎么会来这种地方,该不会是假装的吧,呵呵,我们一起玩。”

所以,现场的人,根本没有人会觉得小巧真的是一名女警察,毕竟这种高级的场所,又是正规的地方,警察根本不会来,他们都以为小巧是假扮的。

小巧气的脸红,“放开我,什么假的,我是真的警察。”

“哈哈哈哈,还害羞了,真可爱。”关睿见状,言语上充满了轻佻的逗弄,眼神赤裸。

向初瑷看,真是不妙。

另一边,温桐是小跑着回他们的包厢,推门而入,气有点喘。

宋梓辄率先发现不对劲,“小桐?”

“你们快跟我来。”温桐来不及跟他们解释,一个转身,跑出去了。

几人知道可能出了什么事,宋傲见小巧没有跟着回来,紧跟宋梓辄身后,追了出去。

陆成远眉头皱的老高,拿出电话,打给了皇家的负责人,在他的地盘,还有人敢闹事?

等宋傲他们跟着温桐去到的时候,那边的场面已经混乱了起来。

“玛德,关睿,你敢找我女人麻烦。”

姚单红着眼睛,双袖已经挽起,他握着拳,不过被几个男人拦着,他没办法靠近关睿。

关睿大老爷们模样,“姚少,好久不见。”

向初瑷愣在一边,姚单认识关睿?太不可思议了。

然,没等到答复,门口那边传来了动静,宋傲一脸阴沉,阴雨骤来,目光直直看向了关睿那边,大吼,“他么的放开你的猪蹄。”

他冲进去,马上有人拦了上来。

宋傲一拳就送了上去,一点都不客气。

关睿脸一黑,朝门口的方向看去,发现,站在门口那几个走进来的人,似乎来头不小。

小巧吓到了,她呆呆的,她知道宋傲脾气不太好,但这次,好像好生气···

宋傲都动手了,没理由,宋祁,季泠,陆成远,他们会不帮忙。

西装外套一脱,挽起袖子,松了松领带,加入了打架大军的行列。

温桐一脸尴尬,看见里面的场景,有些哭笑不得起来。

“小桐,你就在外面站着,等结束了再进去。”宋梓辄捧起人儿的脸就亲了两口,他缓缓道。

温桐嗯了一声。

“我进去看看。”宋梓辄说完就走进去了,他一进去,立马有人抄着酒瓶子砸了过来,男人一个闪躲,抬脚一踢,那凶狠的劲,看着令人发毛。

他们都是练过的,身手与那些只会蛮力打的家伙不一样,三两下就撂倒好几个。

关睿的脸色很差,没想到一个声称自己是小女警的女人会招惹来这么多身手了得的男人,还有姚单,他打架的技术,跟以前一样没有退步,他狰狞着脸,嘴里一直咒骂着。

如今,想要叫停手,都已经扼住不住了。

等皇家的负责人带了安保人员过来的时候,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温桐,他立马尊敬的称呼了一声,“桐小姐。”

“恩。”

皇家的负责人转而把目光放了进去,立马就看到他陆家二少爷,脸上挂彩了两下,顿时心惊肉跳的,这房的客人,居然还有的带小刀,顿时,感觉事情隐约不妙起来。

关睿被宋傲又打了一拳,他吐了一口血,“你们二打一,算什么男人,有种单挑啊。”

哪知。

姚单一脚踹向了他的肚子,完全无视他说的话。

“你们进去吧,好好处理这件事。”温桐道。

“是是是,会的。”

这个区域的皇家会所负责人带着人进去,立马朝着陆成远几位爷打了招呼,“几位爷,您们没事吧?”

关睿本来还想找皇家的负责人麻烦的,听他那么一声称呼,顿时愣住了,敢情他莫名其妙招惹来的全都是厉害了不得的?

陆成远捂着被揍了一拳的下巴,“把他们都丢出去。”

皇家的负责人自然不敢不从,“是的,少爷。”

丢出去是小事,他看这几位爷的脸色,不弄死这个关少,恐怕事情还结束不了。

很快,关睿这一群人被皇家的保安抬着真的扔出了后门,哪敢扔前门啊,那么多人进进出出,可不敢把麻烦惹大。

“小瑷,你有没有事,那个王八蛋有没有对你怎么样。”姚单的语气很着急。

向初瑷愣着,“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姚单,“很早之前,我在你的手机里装了定位系统,要不然我怎么知道你会出现在哪里。”

向初瑷一听,“你跟踪我?”

“你别生气,我也不是有意的,我发誓我没怎么用,最近你不是老躲着我,我觉得有些事必须跟你说清楚,才···”

“姚单,你个变态。”

姚单脸一黑,“小瑷···”他怎么就成了变态了?

反观之,小巧和宋傲两人的情况还好些,“有没有伤到哪?”

小巧的手一直在宋傲身上摸着,宋傲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本想生气要说的话,此刻一个字也憋不出来,他退后了几步,“你,你别乱摸,我没事。”

小巧愣了一下,哦了一声,语气营业有些失落。

等关睿他们都被清走了之后,温桐才走了进去,“初瑷。”

向初瑷见到进来的温桐,“小桐。”

宋梓辄都来了,没道理温桐会不咋。

“你怎么会被那种人缠上?”温桐问她。

向初瑷咬了咬下唇,果然,有些事,纸是包不住火的,“有时间找个地方我再跟你解释,现在不太方便。”

“好。”

之后,众人又回到了之前的包厢,皇家那边准备了医药箱,季泠又是医生,给他们做了个检查,受了皮外伤的直接给清理包扎,等处理完,他们才分道扬镳,各自回家。

他对小巧轻浮的行为,还有他和向初瑷之间的纠纷,怎么说,没道理,任由放着一个危险搁置在身边。

事后,向初瑷和文通过说了她跟关睿的事。

“小桐,高三那段时间,我不是离开了河安吗,其实,说起来跟关睿脱不了关系···”

她一直有段不为人知的秘密,她十七岁的时候,在学校表面上很乖,很好学,但她那时候,其实还是个不良少女。

每到周末放假,她都会去城里,跟那些不良的少男少女一起喝酒打架闹事,飙车,多疯狂的事她都做过了,也就是那时候因为一个飙车的比赛认识的关睿,他从帝都来的,那会,她们那群人力很多人都喜欢他。

那时她是真心想跟关睿在一起,在一起一段时间,她才发现,原来关睿就是彻头彻尾的一个人渣。

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和不同的女人搞在一起。

她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就是,去帝都找他,甩了他一巴掌,然后分手。

然而也就是在那一天,她失去了她的第一次。

关睿那个人渣,给她下了药,不过,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和关睿上的床,因为她第二天醒来,关睿已经不在,后来,就像消失了一样,找不到,她起来后,立马离开了。

而,云云,就是那时候来的,一次就中招,她那时的人生,感觉太晦暗了。

“小桐,这样的我,应该没有资格做你跟小佳的朋友。”向初瑷回忆起往事,脸上带有一股嘲讽。

温桐听她说完,拍了拍她肩膀,“初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过去,这跟你和我们之间的友谊没有任何关系,说起来当时我们只是怪你不辞而别的就离开了。”

向初瑷一声不吭的离开,才是最遗憾的事。

“我也是害怕你们会看不起我,未婚先孕就算了,云云的父亲还是个人渣。”向初瑷苦笑着。

“你不是说你自己不知道是不是跟关睿上的床吗,说不定不是关睿的。”

“我倒希望他不是,不过幸运的是,我妈,从没想过要放弃我,所以就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一直觉得自己对不起她。”

她的母亲,陪着她度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日子,她真的很庆幸,自己能够有所改变,有了信心面对未来的生活。

可关睿突然之间又出现了,实在太令人糟心了。?

“小桐,关睿的身份不简单,以前我听那些朋友说过,他父亲,好像是混道上的,而且势力不小,我记得好像叫什么麻雀,还是玄雀什么的?”

“玄雀?”

听到向初瑷说到了玄雀,温桐眸中寒光一现。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