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你喂我/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安盛乘沉默片刻。他抽了好几根烟,一时之间,整个房间里都被烟雾缭绕。

视频里,他的女儿满眼的恐慌,在害怕挣扎着,不管是谁要集团的资料,他怕是都会去做,下定了决心,他才回了短信,“别伤害我女儿,我会帮你把资料盗出来的,你给我点时间。”安盛乘回了他。

很快,那边传回来了回复,“我给你一个星期的时间,期间你最好不要有什么歪心思报警。”

为了利益,绑架安右琪威胁他们的事都干的出来,要是他惹急了他们,说不定安右琪会遭到他们的报复。

反观之,龙桦敏收到了短信并没有回复。

安老爷子在动手术之前,他已经将自己的股份转到了温桐名下,她已经是名副其实,实至名归的天威集团董事长。

繁城帝都的的夜晚,盛会酒楼。

温桐既然已经成为了天威集团的董事长,白天,集团人事已经宣布了,晚上也需要准备一个晚宴祝贺,那是集团准备的,她只要参加即可。

晚宴除了公司的人参加,还有商业圈的那些企业家,不少名流圈的名人明星。

温桐身穿条纹,极其正式的职业装,不过款式宽松,小腹凸起,却并不影响她身上那种淋漓尽致的雅气。

“温桐,还真是人生赢家,事业,家庭,人生,样样美好。”

“就是啊,真是令人羡慕。”

周围的人的赞美,作为天威集团股东必须出席的安典彦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虽然别人都还是称呼她温桐,但谁都知道,她应该是姓安了,得叫安桐,是安氏真正的名门大千金,身份高贵。

安氏很久以前就把嫡系庶系分得很清楚,一直以来,只有嫡系才能继承安家,所以,他们这些庶系才想要争夺财产,到了他们这一辈,也不例外。

温桐这个女人还真是狠心,把他儿子和老婆该有的股份吞了,他儿子现在还在蹲牢,越想越不甘心,安典彦不禁红了眼睛。

才二十多分钟,她浑身沾了不少旁人的酒气。

“夫人,休息下吧。”

“恩。”

已经快五个月的身孕了,站久了腰,脚都会很酸,她应了声,和伊芙琳一同往休息间的方向去,一路,收到的祝福不少。

晚宴,进行的愉快。

温桐在休息间里坐着喝水,在生意人的圈子,真是三天两头就得参加一个宴会饭局。

此刻,在酒楼外面,几辆黑色豪车相继停在门口,一看,哪辆都是价值几百万,中间的那一辆,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下来给开了车门,一个挺瘦,五官柔怜的女人下了车,她看起来很诗文,又高高在上。

酒楼门口的人进进出出,发现那些豪车下来的全都是牛高马大的保镖,这架势,颇让人觉得她霸气侧漏。

“这位小姐,麻烦进去前出示一下请帖或者天威集团员工的工作证即可。”在二楼,宴会门口的服务生说道。

他语气还是客客气气的,然,他为何有种眼前这位大小姐是来惹事的呢?

下一秒,不用她说话,跟在她身后的保镖已经抓起了他的衣领,恶狠狠的看了一眼,然后用力一推,“小姐,请进。”

她看也不看一眼,就进去了。

她一进去,霎时之间,吸引了不少目光,毕竟,她来了后,跟在她后面的保镖随同跟了进来。

她是谁?

怎么来参加个晚宴还带了这么多人?

董栋见来的人十分陌生,不像是今晚集团邀请来参加晚宴的客人,他上前便问道,“这位小姐,你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我没走错。”

接着,她开始东张西望,像是在寻人。

“那你是在找人?”

“温桐,我找她,她在哪,让她出来见我。”

董栋沉默了一小会,“不知您贵姓,找我们董事长有什么事吗?”

来找温桐的,没有别人,是劳瑜语,只瞧她被问的一脸不耐烦,红润的嘴巴嘟的老高,她来找温桐干什么?当然是来见识,见识,是什么人,能让劳勇受伤了还想着要去保护她的女人是谁,若不是一直有事耽搁了,她早过来了,何必等到现在。

“先生,我脾气不太好,你要是知道温桐在哪,就给我把她叫出来,你要是不知道的话,就别废话,给我站边去。”劳瑜语表面温柔可人,如江南烟雨那般柔水的女人,实则,她生在一个混道上的家族,怎么可能会是温柔的人,此刻,她暴露了她野蛮彪悍霸气的性子。

董栋一瞬间被她身上的气息所迫到。

还真是与外表不符合的姑娘。

一旁的保镖还带着墨镜,但是有那么一瞬间他的表情扭曲了一下下,自从他们小姐告白被拒绝自己关在房间三天三夜,整个人性子就像变了一样,或者是说,在劳勇不知道的地方,她暴露了自己的本性,狂,拽,酷,霸气。

不过,温桐想不知道都难,外面有人嚷嚷着找自己,她很快就收到了来自别人的传话。

出了休息室,便看到一张圆桌上,一个挺漂亮,有着瓜子脸的女人翘着二郎腿,磕着瓜子,真是清新又诡异的画风。

“听说你找我?”

温桐单刀直入,不跟她啰嗦。

劳瑜语愣了一下,抬起头,站在她面前,是一个小腹隆起,很淡雅高贵的女人,她嗑瓜子的动作一愣,“你就是温桐?”

“我是叫温桐。”

哪知,她一掌拍在了桌子上,瓜子撒落在地方,“你是孕妇?”

温桐不理解她的讶异,淡淡道,“如你所见。”她确实是个孕妇没错。

而此刻,在劳瑜语脑海里围绕的却是,温桐怎么会是个孕妇?怎么会是个孕妇?一个孕妇的魅力,居然都比她大。

“带走。”

很快,劳瑜语唇齿间挤出了两个字。

于是,在她身后跟着的保镖,面无表情,“温小姐,失礼了,麻烦你跟我们来一趟。”

他们虽然是混道上的,但可不是丧尽天良的犯罪分子,至少,他们是有职责操守的。

温桐没说什么,只是看了他们一眼,缓缓恩了一声。

等温桐和他们离开后,霎时之间,场内的人都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

“怎么办?”集团的人面面相觑。

“打电话告诉宋总啊,说有个威武霸气的女人来把她老婆给拐走了。”

伊芙琳,“······”

此刻,海边一栋小型别墅。

温桐打量着这栋别墅里的高科技设备,时而好奇的研究下,她坐在了沙发上,眼前,是一个抱着纸巾在痛哭流涕的女人。

她无奈失笑,眼前这位居然就是澳门青龙老大的千金小姐,果然,不同生活圈子养出来的人,性子特别不一样。

而她,居然以为劳勇喜欢她,所以一路从澳门寻过来。

这直接火爆的性子,真是可爱。

“你还要哭到什么时候?”温桐问她。

劳瑜语无法遏制的伤心,她知道真相真是太难过了。

“你还不让我哭了,原来…勇…勇哥并不是因为你才不喜欢我。”

而是根本不会喜欢她。

于是,哭的更伤心欲绝。

劳勇,确实是个很有人格魅力的型男,再说他还很会撩女人,不奇怪劳瑜语为什么会喜欢他。

“那你哭吧。”

劳瑜语,“…”

在难过的时候大哭一场是发泄的好办法。

夜晚,海边别墅区,难免会冷上一些。

“恩?你到了,好,我现在出来。”温桐接到宋梓辄的电话,声音柔柔的跟他讲着话。

她跟劳瑜语走了之后,宋梓辄收到风声,电话就进来了,温桐已经跟他解释清楚了原因。

劳瑜语在旁边一脸艳羡,老气横秋,“平时我跟勇哥也是这样讲话的,他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男人心,海底针,猜不透啊。”

“我陪你够久了,我该回去了。”

劳瑜语没说什么,她找温桐也并不是要用什么下三滥的办法找她算账,那太俗了,她做不来。

温桐给她的感觉还不错,长的温婉动人,身材很好,性子,也特别对她胃口,“那个你家有没有客房可以住?”

“你要住我家?”温桐抬眸看她。

“当然,就住几天,等我心情好点了我就回澳门。”劳瑜语一脸保证。

还真是不客气。

温桐沉思了一会,应了下来。

劳瑜语要住她那并不是不可以,正好看看能不能来个引蛇出洞。

“那就打扰了。”劳瑜语厚着脸皮。

收拾了东西,劳瑜语把保镖安顿在别墅,她跟温桐一块出去了,只见外面,停了一辆车。

一个姿色清俊的男人倚在车身边等着,画风美成一副画,在温桐过去后,给她套上了一件外套,给她捋了捋被风吹乱的头发。

我勒个去,真是虐狗。

劳瑜语想爆粗了。

“阿辄,这位是劳瑜语小姐,她可能要住在我们家几天。”

随后,温桐又向她介绍了宋梓辄的身份,“我老公,宋梓辄。”

“你好你好,宋帅哥。”充满了痞子气息的话。

宋梓辄抬眸看了她一眼,淡淡的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帅。

然后十几分钟的接触交流,劳瑜语是发现了一个现象就是眼前这优质谪仙的男人,他只对温桐一个人好。

她其实就是希望,劳勇只喜欢她一个人,只对她好,然而,她尝试了几年,还是做不到。

她对温桐,突然多了几分崇拜。

就这么的,劳瑜语,住进了温桐她们家。

温桐照常要去公司,全权负责公司,她还有一阵子要忙。

劳瑜语更是跟在她身边,像个小跟班一样,跟她出双入对的,温桐去到哪里,她跟着去哪里。

而宋傲那边,办事真的是雷厉风行。

千艺集团,被查了。

它发展的太过于迅速,千亿集团有一些资金渠道,来的并不光明,不止这些,非法笼络资金,这才是大罪名。

突然被突袭检查,对于关禾来说,简直是措手不及。

连带关禾,一起被查。

安振云有关注经济新闻,所以知道千艺集团出事,“关禾,你不是说过一切在计划中吗,这就是你的计划?你都快自身难保了。”

关禾去了警察局一趟,被律师保释出来后,就收到了安振云的电话。

关禾被质问,“云先生,我一直做的很严密,不知是谁泄露了我得身份。”

警察局那边,一直在收集证据,要是查出了什么他关家就完了。

关禾,毕竟还是玄雀的幕后大老板,他身份被爆出来,那么就代表着,很多黑料要被曝光出来了。

“警察查你了,你最近小心一点,千艺集团没了,还可以在造一个,反正就只是个空壳公司,可你不能有事。”

“我明白的,云先生。”

然而,就在关禾想尽办法要查是谁暴露了他的身份后,警方那边又有动向了。

他是玄雀老大的事,居然被警方收集到了证据,那简直就是天打雷劈。

“警察先生,我只是一个普通的生意人,你们是不是搞错了?”

“关禾,你以为整容了就不知道你是谁了?你真正的名字是曾有斌,十六年前警察追缉的一等通缉犯,关禾的名字,是你杀害了你的好友,易容成他的样子,代替了他的身份。”

在关禾还想要强词夺理,一个漠然的声音响起。

“顾先生。”

警方的人见到他,称呼了一声。

顾深恩了一声。

就这样,关禾被抓了了,他一被抓,玄雀那边群龙无首,警方到处抓人,剿了他们的窝,在越南,缅甸等地方缴获了他们不少的毒资。

还有关睿他逃不了被抓的命运,他十几岁的时候又是吸毒又是飙车,手头里也害了几条人命,不过都被关禾解决了。

两父子一同入狱,一时之间,成为帝都又一畅谈的话题。

等关禾知道自己祸害上身的原因,是因为关睿的时候,他真是恨不得一手掐死他。

安盛乘得知了新闻,心里咯噔了好一会,他的女儿被道上的人抓了,那现在呢,玄雀出了事,他女儿呢?

就在他犹豫要不要报警,陌生的电话打进来了,“我给你的期限就要到了,天威集团的机密文件,你偷到手了吗?”

劫持他女儿的歹徒,居然不是千艺集团?那会是谁?

“我会拿到手的,你别乱来,我要听听我女儿的声音。”

过了一会,安右琪的声音从那边传来,“爸爸,救我,救我…”

安盛乘听的很着急。

“安先生你女儿的命就握在你手里,你自己掂量掂量。”歹徒的声音做了修饰,听起来非常的诡异。

此刻。

安振云那边,他气的一把把东西扫在了地上,发出破碎刺耳的声响。

安典彦来找他,“爸出了什么事?”

安振云一脸狰狞,“该死的,都是一群吃里扒外的狗东西,居然敢背叛我。”

安典彦不是很明白他父亲话里的意思,难道,他父亲背后还有什么人给他做事?

“爸…”

“典彦啊,我们真的输了,没了,没机会翻身了。”

话里,甚是悲凉沧桑。

纵横滨城别墅区。

劳瑜语吃了嘴鼓鼓的,“温桐,你烧的菜真好吃,看不出来,你是个有钱人家的千金小姐。”

“好吃就多吃点。”

“恩恩,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在旁边,宋梓辄浑身散发着冷气,他同意有人住进来他们家,真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劳瑜语,24小时的时间,除了休息的时间没有跟着温桐,其余的时间都跟着,简直…

晚上,趁劳瑜语在房里洗澡,温桐拿了一杯榨好的西瓜汁进了书房。

快五月的天气,已经非常热了。

“阿辄,解解暑。”

“嗨,夫人。”突然传来了碧昂斯的声音,原来男人跟碧昂斯开了语音,在交接美国的工作。

“嗨,碧昂斯。”

“夫人,你榨了西瓜汁?真好,我讲的口都干了,只能自己倒杯水喝。”

这就是有媳妇跟孤家寡人的区别所在啊。

“恩,你要是愿意,你也可以找一个和自己过日子的。”

就在碧昂斯还要聊的时候,宋梓辄把语音给掐断了。

宋梓辄伸手就把人揽在了怀里,抿着唇,“他太啰嗦了。”

“他很热情。”

“劳瑜语也天天跟着你。”

“她偶尔会自己出去玩。”

“小桐,你在帮他们说话。”宋老板的语气十分不满。

温桐侧坐在男人的腿上,笑了笑,“恩,不说她们了,给,不会很甜。”

宋梓辄不想动手,并且无视了那吸管,“你喂我。”

恩?

她拿起吸管,递到他嘴边。

“不是这样。”宋梓辄板着脸又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