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怎么让一个人如此深爱你/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是这样,那是哪样?

温桐清丽的眸闪过一丝疑惑,低头,看向了男人,只见他的双眸很深邃深沉,她并不陌生他这时看她的眼神,分明是想把她拆之入腹了。

她脸微微一红,如此聪慧剔透的她,怕是已经猜到了他的意思。

宋梓辄把人更搂靠近了自己一些,他修长的指碰了碰杯子,发出了铛铛的清脆响声,他缠着人,嘴角一勾,“我要你用嘴喂,当补偿我。”

用嘴?

温桐心一悸,光是那画面她都不敢想了,他,还真的是流氓到不行,调情的功夫也是越发的厉害和肆无忌惮。

“你自己喝,阿辄,不准得寸进尺。”她把西瓜汁放在了桌面上,一手拿开覆在她腰上的手,因为怀孕,男人抱她并不是很用力所以很容易挣脱。

见温桐已经起身,脚步有点慌得要出去书房,宋梓辄终于忍不住轻笑了出声,低醇的声音爽朗富有磁性,他起身追了上去。

离书房的门还有点距离,宋梓辄追了上去,把人再度抱在怀里,亲了亲人有些发烫的耳根,“好,我不得寸进尺。”

可说着不得寸进尺,那有点温凉的手已经开始不安分起来了。

温桐无奈失笑,这好多天里,劳瑜语一直跟在她身边,以宋梓辄的性子和对她的占有欲,怕是早就心生不满了。

这么大的热天,温桐穿的是很轻薄的睡衣,是一条有着简单荷叶边的青碧色吊带睡裙,不失小性感,皮肤又白又细腻,小腹凸起,但并不影响美感,更衬托出玲珑柔美的曲线,那大长腿又直又长,简直让人爱不释手。

怀孕了也没有发胖的迹象,而且养的脸色白里透红。

一会后,宋梓辄已经抱着人就跌在了书房安置的沙发上。

两人有好多天没有亲热,此刻,唇齿相依,紧分不舍,密密缠热的吻一直席卷着温桐,两人的喘息在安静的书房里回荡着。

沿着光滑的脖子,吻一直密密麻麻的落下。

裙子的吊带已经滑落下来,隐约的春光可见。

宋梓辄眸里已经染上了情欲的味道,不过,眼前这活色生香的一幕,真是太撩拨他了,十分难耐。

有着一发不可收拾的趋势,温桐突然醒起一件事,她喘着息,软柔道,“阿辄,书房的门我记得…唔…”

她脸色通红,想要说的话全数吞没入腹,想起进来的时候书房的门并没有关好,若是两个人,倒并没有多大关系,可是劳瑜语在,总得避讳。

不过…

宋梓辄沉毅的轮廓线条突然多出了一种冷酷,他亲的人气喘吁吁又道,“小桐,你不专心。”

“我只是担心…”

“不管她。”任性的言语,用着有些清冷的声音,“如果她真进来了,就当给她上一堂课。”

不要随便住进有老公的女人家里。

温桐怔了一下。

宋梓辄埋头,在她的耳垂轻舔一口,诱惑道,“小桐,我们继续。”

沙发不是很宽,灯光明亮,照着在亲密着的两人。

果不其然。

劳瑜语洗完澡出来后,手里拿着平板,她很着急的样子,从房间里出来,嘴里嚷着,“温桐,有IPAD数据线吗?我的找不到了,啊啊啊,快没电了,我要超神了啊。”

她叫嚷的大声,只是没有回应,双手还在操作着屏幕。

风风火火的去了主卧室,发现里面开灯却没有人,见书房那好像有点动静,跑了过去,于是,空出一手推门,“温…桐…”

脚刚要抬进去就缩了回来,并且给关上了门。

艾玛,打扰别人恩爱是要遭雷劈的。

不过宋帅哥看她要进来的那一瞬间的眼神太特么恐怖了,劳瑜语心还慌慌的。

刚才,温桐娇喘的声音还萦绕在她耳边,于是走神的下场,就是游戏挂掉了。

不敢逗留下去,落荒而逃。

事后,温桐找了新的充电线过去给劳瑜语,劳瑜语见她,把人拉进了房里,“温桐,你没事吧?”

温桐微微一笑,“我很好。”

男人并没有很过分要她,目前的状况都是浅尝而止。

劳瑜直接问她,“你能不能教教我怎么虏获男人的心啊?”

她彻底的了解了一个情况,宋帅哥,简直就是个妻奴。

她好像知道,温桐是怎么做的,让一个男人如此深爱她。

想起了劳勇,她一阵伤神。

“你还小,劳勇说不定并不适合你,以你的资本条件,可以遇到更好的人。”

与其爱一个不爱你的人,倒不如找一个爱自己人。

劳勇也是个聪明的男人,劳瑜语对他的那点心思说不定早已经察觉了。

早就知道,在劳瑜语跟她表白心迹拒绝了,说不定真的无感。

“我不小了,十九岁了。”

“劳勇三十一了吧。”

两人之间差了十一岁,说不定还存在代沟的问题。

劳瑜语抿了抿唇,在她眼里,年龄根本不算什么,“你就回我,到底教不教?”

温桐抬头看过去,笑容不减,“我不会。”

劳瑜语难掩的失望。

“不过我有一个朋友在电视台做情感节目的主持人,也许你可以问问她。”



又到了周一下午,今天阳光明媚,风和日丽。

今天,集团每个周的例行会议,温桐作为董事长要出席此次的会议,会议很顺利,只是一周的总结和讨论下个季度的工作进度。

在会议结束后,董栋找了温桐,“董事长,今天我还要向你报备一件事,就是集团资料库那边,丢失了一些文件。”

哦?

温桐蹙了蹙眉,“重要吗?”

“不是很重要的文件,但是文件突然丢失,难免让人觉得奇怪。”董栋道,好在那个程序员是个诚实的人,丢失的文件并不重要,可他还是汇报了上来。

“你让他多注意多注意,要是怀疑有人碰了电脑,多找些人盯着,看是不是有人背地里想要窃取资料。”

即便不是重要的文件,但细节不能忽视,往往,失误的原因,就是在细节上出了错。

“好的董事长。”

其实,安盛乘那边,已经在担心,他去了资料库那边用电脑,不小心删了一个文件,心情紧张,加上他电脑的操作并没有年轻人那么理所,虽然文件里的内容不重要,但难免会令人起疑心,就是不知道程序员有没有上报了。

可是,集团里一直没有消息,难道那个程序员没有发现?

安盛乘第一次干偷鸡摸狗的事情,难免心虚。

明天就是最后一天的期限了,要是再不把机密文件窃取到手交给绑架了她女儿的人,后果不堪设想。

可要是集团的机密泄露出去了,恐怕会·;·;·;

安老爷子前天出院了,在家里休息两天时间,为了更好的养好身体,温桐为他预约了澳洲一个著名的养生专家,不过,前提是要道那边去,温爸爸和温妈妈知道后,就提议陪同安老爷子过去澳洲那边住半年,好照顾他。

温桐和宋梓辄把人送上了飞机,晚上,她把向初瑷请到了家里吃饭。

“你好,我叫向初瑷。”

劳瑜语见出现在自己面前是个御女型的大美女,“你好,向大美女。”

“嘴巴挺甜的,不过你年纪应该不大吧,我听小桐说你为情所困?”

一语就猜中了,劳瑜语有些尴尬。

好在,温桐在厨房里叫她们帮忙洗菜,忙碌一阵子,向初瑷大抵了解了情况,豪迈道,“不就是男人,姐姐教你怎么撩。”

在没遇到姚单那牛皮糖前,不知道多少男人想要潜规则她,甚至起了想娶她的心思。

于是,在厨房里,传授起她撩人的经验。

一顿饭菜做好,劳瑜语已经受益匪浅,不过更重要的是实践。

·;·;·;

“报警了吗,好,我马上过去。”温桐挂了电话,准备去公司了。

昨天,董栋找安保的警察在资料库安装了一个隐形的监控器,第二天去到公司,他心里一直惦记着这事就找人把昨晚的录像给调了出来,果不其然在凌晨有人偷偷潜入了公司,将公司里的机密文件全部拷贝了。

那个窃取机密的人居然是拥有股份的安盛乘。

安盛乘为什么要窃取公司机密,难道,除了安振云,其实,安盛乘也有想要争抢集团的念头?董栋看他在公司挺安分的…

回到公司,看见董栋,还有龙桦敏在跟警察做笔录,并且把监控视频给了一份警察。

“龙夫人,请问你先生最近有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龙桦敏一手抱着肩,“他最近表现的很正常,我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的。”

“其实我很意外今天的事,我没想到他会这么做。”

“如果没什么事,我回去处理工作了。”她眼神里,难掩的疲惫,备受打击那般。

一番盘查,最终什么都没问出来。

温桐觉得,龙桦敏这女人情绪隐藏的太深了,同时今天的回答太过于严谨。

“桐小姐,警方已经开始追查安盛乘的下落。”

“麻烦你们了。”

“温桐,那个龙桦敏绝对有问题。”等温桐送警察出去后,劳瑜语从办公室里出来跟她道。

“哦?怎么说。”

“她太无情了点,虽然装着很疲惫的样子,但是完全感觉不到她情绪的波动,通常丈夫要是出事,她不是应该会紧张不安吗?最起码也要问问,如果她丈夫被抓住了,会怎么样吧。”

温桐点了点头,这么一解释,确实有点道理。

就在温桐和劳瑜语中午要出去吃饭,两人身边都没有带人,伊芙琳在忙工作的事。

这时在集团一楼的大厅,突然,一个浑身酒气,手里拿着锋利小刀的男人迅速的朝温桐刺了去。

“温桐,我要…要杀了你。”

突然这么一幕,大堂瞬间恐慌了起来。

温桐听到声音,瞳孔猛的一怔,手立马抓住劳瑜语的手,看准时机要躲过去。

怎么喝的醉醺醺的安典彦突然拿刀就要伤人了?还光天化日下。

劳瑜语反应过来,瞬间一个身子迅速的挡在了温桐的温桐,一手抓住了刺过来的手腕,不过,安典彦用了很大的力气冲过去,小刀还是刺进了劳瑜语的身体。

劳瑜语一声不吭,她身手不凡,一手钳制住安典彦拿刀的手,不知按了他手哪个位置,他手立马松开了刀,接着,她一脚踹向了他的小腹,随后握拳,直接击向他的下巴。

安典彦连连后退,整个人站着摇摇晃晃,他脑袋嗡嗡作响,眼前模模糊糊一片,他甩了甩头发现没用,接着,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集团的保安上前把他架了起来。

温桐见沾了血的刀子被劳瑜语扔在了地上,她上前,“你没事吧?”

劳瑜语龇牙咧嘴,“就是有点疼,不过死不了,刺得不深,我可救了你,该怎么感谢我啊。”

温桐没理她,转头对着大厅的前台道,“打电话叫救护车。”

大概十多分钟,救护车来了,温桐陪同她一起去了医院。

安典彦在天威集团拿刀刺人的事,很快传来了,大家都以为他是因为得不到天威集团而怀恨在心才这么做的。

不过警方那边查到,安典彦的尿液化验里证明他当时的精神出了问题,吸食了大量的兴奋剂,还酗酒。

意图谋杀的罪名不小了。

魏晨如收到通知的那一刻,万念俱灰,安典彦怎么还染上了毒瘾?

安振云当场气晕吐血了,毕竟是老了,本来最近受的刺激就多,没睡好,血压一高,难免的。

医院。

一排的保镖站直,“大小姐,是我们没有保护好你,请责罚。”

那一个画面,实在是壮观,频频引起关注。

劳瑜语嫌丢脸,“够了,不关你们的事,我不会告诉我父亲的。”

再说这点伤医生说不用住院,过两天她就可以生龙活虎了。

“大小姐,我们已经把你受伤的事告诉了劳先生,劳先生那边,已经吩咐了勇哥过来接你回去。”

“什…什么?”

劳瑜语听说劳勇已经来帝都的路上,说话都结巴了。

就她这副模样,还想撩劳勇那个心思深沉的男人吗?

“先回去吧。”温桐说了。

“哦,成,走吧。”劳瑜语察觉自己的失态,敛了下情绪,她不能乱了方寸。

跟温桐上车回去,温桐跟她说了谢谢,刚才,她不保证一定能躲得过去,但当时的情况,真的是很危险。

劳瑜语,仗义的性子,跟向初瑷一样。

而此刻。

安盛乘在把机密窃取后,跟那神秘人取了联系,两人约在了某个广场的商场里见面。

人多,是好谈判的地方。

他已经带着帽子和口罩坐在那里了,时而张望看一下四处。

这时,电话响了。

“喂,你在哪。”

“把东西放在那里,你可以离开了。”

“我女儿呢。”

“你放心,你只要回到家,就可以见到你的女儿。”

说完,对面的电话挂断了。

安盛乘把东西放在桌上离开了,等他走后,果然有个人经过,顺手把东西带走了。

“怎么样,有没有定位跟踪到他的位置?”车内,安盛乘转而打电话给了一个黑客。

“你放心,跟踪到了,不过这个人应该是不是你说的神秘人,应该只是他顾得人。”

“你给我点时间,等有消息我给你回话。”

和黑客挂了电话,他立马赶回了家。

回到家里,果然看到她的女儿已经被送回了家里,她的双手被绑着,头发凌乱。

“琪琪。”

安右琪呜呜叫,在安盛乘把她贴嘴里的胶布撕开后,她大哭了一场,“爸!”

“乖没事了,不哭了不哭了。”

从澳门到帝都,只需要一个小时的时间,五点左右,劳勇穿着深蓝色的衬衫,西裤出现在了帝都机场。

带着墨镜,帅气魅力值爆表的型男。

这副打扮,根本不像是混道上的,一路,有些行星饭还以为遇到了哪位明星。

有劳瑜语身边的保镖过来接机,“勇哥,先去酒店还是?”

“去大小姐那里。”劳勇声音沉沉,有些冷漠。

此时,劳瑜语躺在温桐家里的沙发上,手捧着漫画书,笑个不停。

温桐在厨房,烧菜。

宋梓辄把她们接回来后,上楼就开始要找人算账了,不管是安盛乘的事,还是安典彦的事。

劳勇很快出现在了别墅门口,下车,按门铃。

温桐在厨房听不见,宋梓辄在二楼的书房打电话,只好劳瑜语去开门了。

门铃按的次数太多,劳瑜语一脸不耐烦的起身去开了门,然后转身,没看来人是谁,就又躺回去沙发上了拿起漫画书了。

劳勇眯了眯眼睛,刚才给他开门的是劳瑜语吧?只是,跟在澳门的样子,完全是两个人。

温桐出来,正好看见外面进来的人,她瞅了一眼,淡定的把菜放下。

自马铁山后,劳勇就再也没有见过温桐,留话给迪厅,希望借那件事把人勾引去澳门,毕竟,温桐,是个挺有意思的女人。

可没想到人没来,而是忙着结婚去了,现在孩子都有了。

劳勇看着她,眼神,颇为不是那般滋味那般。

在旁边,劳瑜语见她出来就说了,“温桐,有客人,应该是来找你们的。”

“是吗?我怎么觉得是来找你的。”温桐回道。

劳瑜语拿漫画书的手一顿,整个人身子从沙发上坐直,想拿出以前对劳勇的温柔乖巧的模样,可坐直后,她身子僵硬了不少,脑中开始闪过向初瑷说过的话。

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做好你自己。

她深呼了一口气,转头看向劳勇,语气随意,“勇哥你来了啊,怎么速度那么快。”

劳勇的目光终于又落在了她的身上,眼神,变得有些奇怪。

他恩了一声,“你躺下吧,听说你受伤了。”

“小事一桩。”

于是,两人又聊不下去了。

劳瑜语心里挺难受的,劳勇对她,总是那般,冷漠。

这时,宋梓辄从楼上下来,“既然来了就吃个饭再走吧。”

劳勇抬头看向从二楼下来的男人,他还是第一次跟温桐的男人正面接触,他笑道,“宋梓辄,久闻你的大名了。”

------题外话------

最后一天啦,兜里的票票不要忘记拉,我要开始拉票啦,喜欢宋少的不要忘记投免费票票哦,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