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要生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前段时间不是一直在传他如何的权势滔天,如何的宠妻成狂。

不过,他是因为温家跟他父亲的事注意力放在了温桐身上,所以得到的消息全部跟他有关。

然宋梓辄他确实只对温桐情有独钟,他挺羡慕的,能找到自己心爱的女人。

劳勇不全然是花心,只是看上他的女人,大多数都是情场厉害,想找个稳定床伴,跟那些人谈不来爱情。

再说,他的职责,哪个正经人家家里敢跟他有任何接触。

两人目光对视一小会,宋梓辄淡淡的恩了一声便移开了。

“竟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劳勇又道。

劳瑜语坐在旁边,抿了抿唇,偷偷又看了劳勇一眼,最后把注意力放漫画上了。

劳勇,你等着接招,我是不会放弃你的,如果,这次努力还得不到回报,那她就放弃。

温桐说的确实没错,她年轻,怎么可以在一棵树上吊死,稍微自我安慰一下,她心里舒服了些。

温桐倒没有意见饭桌上多一双碗筷,转身又进去厨房了。

“随意。”宋梓辄说完,跟着她的背影进了厨房。

只要探个头就能看见,宋梓辄背后抱住了温桐,两人的身高刚好相配,远远一看,十分温馨。

温桐将自己做的水果沙拉,用筷子夹了一块水果递到了他嘴里。

宋梓辄张嘴吃进嘴里。

温桐眉眼一弯,嘴边的梨涡浅浅,她自己也尝了一块。

劳瑜语是习惯了他们的相处模式。

不过劳勇不小心看见,难免有些唏嘘,不过脸上并没有什么异色。

劳勇收回了目光,坐在了劳瑜语旁边,一坐下来,她神经一紧绷,不免有些紧张,于是,拿着漫画书的两手,越来越靠近自己的脸。

离吃饭的时间还长,客厅里一阵静谧。

自从劳瑜语戳破了她喜欢他的事后,他并不是很在意,因为,劳瑜语的年纪实在是太小了,她这个年纪,能懂什么爱情。

时间点点滴滴的过去。

今晚的菜,温桐做了不少,红烧排骨,清蒸鱼,青椒炒肉丝,酸醋土豆丝,还有清淡的小菜,饭后做了沙拉,还煮了一个鱼头汤,一时之间,香味四溢。

劳瑜语坐在饭桌前,拿起筷子夹了一块排骨,一脸美味,“小桐,你做的菜真的太好吃了。”

温桐朝她笑了笑,“好吃你就多吃点,你回澳门后,可没得吃了。”

接着,她递了一碗汤给劳勇,“请吧。”

劳瑜语一脸遗憾,她的胃口要是被养刁了怎么办?

第一次这么正经的坐在饭桌前,劳勇确实有点不太习惯,不过很快他释然了,以他的岁数,这种场面,还是稳得住。

劳勇尝了点鱼肉,滑嫩爽口,一口下去,那味道在嘴里一直蔓延,然后,他目光朝向宋梓辄,真会挑女人。

温桐确实是那种易娶的类型。

宋梓辄给温桐盛了鱼汤,两人都坐了下来。

晚饭,真愉快的进行当中。

劳瑜语面无异色的夹了一块排骨到劳勇的碗里,“勇哥,你尝尝排骨,味道很好。”

先前两人都处于一种尴尬的状态,怎么劳瑜语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他看着碗里得票排骨眸色沉了一下,不过发现她面色无异,就恩了一声,“你顾自己就行,不用给我夹菜。”

劳瑜语哦了一声。

很快他们又见识了宋梓辄的另一面。

清蒸鱼有刺,他把鱼肉里的小刺给清理了才放进温桐碗里。

“阿辄,我自己来。”温桐抬眸略显无奈的看向了男人。

宋梓辄道,“有刺我给你挑,而且我喜欢为你做这种事。”

在微不足道的小事也好,他就是想方方面面的宠着她。

再说劳勇怕是在他两人没结婚之前是觉得温桐不错的吧,起码那会至少处于一种感兴趣的状态。

“你要多吃点,而且孩子在跟你抢养分。”

宋宝还没出生,他的父亲已经在嫌弃他了,等出生那天,说不定会更嫌弃他。

“你也吃,不要光顾着我。”声音柔柔,她夹菜往男人的碗里去,甜甜的感觉正在心里发胀着。

“恩。”

两人之间,这时候不用再说任何言语,光是看着,就感觉有种甜蜜的气氛存在。

劳勇和劳瑜语看在眼里,一时之间,停顿住了吃饭的动作。

温桐察觉,默默朝他们露出了一个淡淡的笑容。

吃完饭,劳瑜语自动的收拾碗筷进厨房洗,一开始她并不会洗碗,还砸烂了温桐家里不少的碗,好在洗了几天,她洗的很麻利了。

“小语她在你们家一直都洗碗?”劳勇是很难想象,从小金汤匙出身的劳瑜语会自己动手洗碗。

温桐拿了水果沙拉,还有橙汁出来招呼他,听他问起,微微一笑,“有什么问题吗?”

劳瑜语是个实在的人,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的道理还是懂得。

劳勇,“不,没什么。

温桐随之坐了下来,“你今天来正好我有问题要问你。”

劳勇一副坐等下文的样子。

“关于你父亲跟温老爷子之间的仇恨,我想你应该是知道最多的人,能不能告诉我,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们,需要知道当年的真相,想必,她爷爷应该是想证实到底是不是安振云干的。

谈起过往,劳勇并不太愿意,那会让他想起他小时候悲惨的人生,他看了温桐好一会才沉道,“以前的事,我也是从我父亲那听来的,他喝醉酒总会抱怨,是温尚锋把他的人生给毁了。”

当年安家在帝都,已经是做生意的大户人家了,家产过千万,是家喻户晓的大家族。

大家族有大家族的规矩,安家只有嫡子才能继承安家的所有家业,因为如此,到了安传瑞这一带,安家旁支起了要争夺家产生意的念头。

那时的年代,治安说不上有多好,至少混道上的十分猖狂,最为势力的便是青龙。

到了温爸爸刚出生的那天,是个晚上,谁也想不到,本来顺产的易秋盈突然大出血,抢救无效,去世了。

而就在那天晚上,因为欠了赌债的温尚峰为了能还钱,答应了青龙老大一件事,那就是去医院偷一个婴儿出来。

偷的婴儿正是温爸爸。

“我父亲正是负责接应温尚峰的青龙帮派成员,后来大概是他知道就算他把婴儿偷出来了青龙的人还是会反悔,还是会要他还钱,一气之下,就偷偷的把小孩抱走,之后再也没有任何踪影。”

从那次任务失败后,他父亲就受到了青龙的惩罚,断了一手一腿,从此变成了残疾人,那时他的父亲还非常年轻,十八九岁的年纪。

“是安振云吗?”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安振云是当年青龙的老大,他藏的够深。”

要不是最近青龙出了那么多事,他还查不到,言下之意,安振云确实是那个吩咐人把温爸爸抱走,但没想到,过程失算了。

可是温桐还是有疑问,“当年夭折的孩子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我父亲提起过,他跟温尚峰亲眼看到一个护士偷偷用枕头把他给捂死了。”

所以极有可能是,当年还有人是对他父亲不利得?可阴差阳错,捂死的并不是他父亲,那会是谁如此心狠手辣。

劳勇皱了皱眉,“以前的事就说到这里了。”说到底,他都是听他父亲打他的时候说的话,具体的他并不清楚。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温桐喝了水,惯了一下脸色。

劳勇朝她笑的迷人,漫不经心道,“就当是晚饭的报答。”

宋梓辄只是觉得温桐脸色不太好,轻轻的把人拥进了怀里。

劳瑜语洗完碗出来,感觉气氛颇为沉重。

劳勇见她出来,“小语你什么时候跟我回澳门。”

劳瑜语并不想那么快回去,“晚几天,勇哥,你要是有事可以回去,我爸那边,我自己跟他说。”

“你父亲让我过来带人,我就必须亲自带你回去,几天的时间,我还是可以等你。”劳勇回她。

劳瑜语看向他,好一会,才恩了一声,对劳勇而言,她最多只是义务上的照顾,若不是她父亲让他来,劳勇怕是也不回来帝都找她。

...

温桐清楚当年的事后,告诉了安老爷子还有易沈一家,安老爷子知道后同样很震惊,当初他自以为是安振云凶犯,没想到,居然还有人要对他的孩子不利?

“爷爷,当时你还有没有得罪过谁?”

电话里,温桐问已经在澳洲的安老爷子。

安老爷子想了想,“当初那个年代,做生意都不敢太过于嚣张,安家亦是如此,倒是没有什么大仇恨的仇家。”

安振云如今,已经败了,他的儿子,还有孙子,锒铛入狱,除了他一个年迈老人,过不了几年,他的身体不在健康,以往他做的事要是被查出来了,兴许逃不了要进监狱的可能性。

“怎么样?”

宋梓辄问了挂了电话的温桐。

温桐晃了晃头,“爷爷说当年没有什么大仇家。”

而此刻,警方那边有顾深协助调查,关于黄英死亡的案件,似乎有了进展,警方那边盘查了那天晚上极有可能出现在江边的人民,不停搜集资料,终于有个夜跑的女人报案,那天晚上,看到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女人,似乎跟黄英发生了斗角,夜跑的人远远看见,不想管闲事,就走了。

据证人说,那个女人至少有一米六八,齐肩的短发,重要的是,她小腿上,有一个类似蜘蛛的刺青,并且还带了一个七的字号。

关于蜘蛛的刺青,顾深说,那很有可能是一个犯罪集团的标志和代号。

至于是什么犯罪集团,还需要把那个刺青画下来拿去搜查才能知道结果。

另一边,安传瑞在把自己的女儿安抚入睡,龙夫人已经从外面回来了。

“今天,有警察来公司找你了。”

安传瑞恩了一声,想必不用多久,警察就能查到,他已经回家里了,“要是我出了什么事,你照顾好琪琪。”

龙桦敏点头,转身上楼。

过了一会,在一楼抽烟的他收到了他雇佣的黑客的电话,他进了厨房,拿出手机接听,“安先生,我已经定位到那个人的行踪,并且窃取了他的手机信息,我现在把他的资料传给你。”

“那u盘里的资料?”

“安先生,你放心,u盘里的资料只要他一打开就会被我设好的病毒入侵,半个小时候后就会自动删除并且还原不了,就算他拷了备份出来,也全都是病毒。”

听到他说的话,安盛乘大喜。

“这个时候,他应该察觉文件不对劲了,现在只要报警,就可以抓住他了。”

“我等会就去警局里报案。”

黑客那边敲打键盘的声音响起,“对了,安先生,他似乎有共党,我窃听了他们的通话,你要不要也听听?”

“成。”

哪知,黑客把声音放出来后,安盛乘的脸色都变了,惨白不已,跟那个神秘人聊电话的声音,他非常熟悉,很快,他的神色变得尤为狰狞,十分可怕。

龙桦敏那把冷漠的声音,一直传入他耳朵里,原来,这件事,他的妻子,居然是共犯。

滔天的愤怒席卷他的理智。

安盛乘一直知道她妻子背地里做过的一些肮脏的事情,比如,黄英的事,又比如,她十几岁时曾经给大伯嫂下药的事,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只不过他爱她,所以,对她做过的事情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他心里很明白,他的妻子还有很多事情隐瞒了她。

但安右琪是他们的女儿,亲生骨肉,她怎么能联合别人一起害安右琪···

他心如死灰。

那边通话结束了,安盛乘挂了电话,黑客把文件都发在了他的邮箱里,他思绪了很久,终于把文件发送到了110警局的邮箱。

龙桦敏不仁,就别怪他不义。

夜色清幽,警笛的声音一直在响,每次路过什么街道,都能引起一阵回看。

警察还是来了。

就在龙桦敏察觉不对,要逃走的时候,直接正面的就被警察逮捕了,而安盛乘,安然无恙。

龙桦敏笑了,第一次尝到了失败的滋味。

在她上警车前,安盛乘问她,“你到底对我们安家有什么不满,为什么要一直充满仇恨的活下去?”

龙桦敏道,“你错了,一开始我是怨恨安家的,后来我并不怨恨了,我所做的一切,不过都是为了我自己。”她从来,就不喜欢安逸平静的生活。

后来一查才知道她是一个叫M蜘蛛的犯罪集团里的人,在她在那个遍地都是杀人犯的集团里待着的时候,她杀害过七个无辜的人,那七个人里面,包括刚出生被捂死的那个小婴儿,她杀人,统统只是为了寻求刺激,由于她的高智商和娴熟的犯罪手法,警方一直找不到证据。

如果不是这次安盛乘背地里找了黑客追查,也许都查不到龙桦敏的身上去,她的败笔,是安盛乘,那个爱她的男人。

龙桦敏落网之后,幕后的神秘人被抓了,共犯,曾经也是M集团里的人,后来加入玄雀,一直在玄雀里做事,本来,安右琪,是安振云吩咐关睿绑架的,后来被他背叛。

都是十恶不赦的坏人,很快两人都被判了死刑。

这件事过去三天,温桐挑眉,“庆幸她落网早,要不然,集团的损失,估计要超过上百亿了。”

损失的资金,运转不过来,整个天威集团恐怕硬是搭进去了四分之二了。

原来,龙桦敏,贿赂了海外投资部的经理,两人私底下要把资金吞了,携款潜逃,做的是那个不声不响。

如今水落石出,大家都送了一口气了。

“夫人,乘总找你。”

“让他进来。”

安盛乘进了办公室,递了一份文件给她,“这是龙桦敏持有的股份,我已经要回来了,对于大伯,我一直觉得愧疚,这股份,你就收回去吧。”

温桐看了一眼,“股份你留着吧,你跟安右琪要生活过日子,我这时候把你们的股份都要回来,怎么说都不仁义。”

安盛乘坚持,温桐同样坚持,于是,股份的事,就这么放着了。

三天过去,劳瑜语最终还是跟着劳勇回了澳门,关于他两之间的事,又是一次爱情的长跑。

至于露茜,经过两个月的比赛,夺得了中国华美大赛亚军,有资格参加全球华美大赛的资格,她又一次,给琪利亚品牌打响了名声,并且,开始在时尚圈走红,露茜的名声,越来越响了。

温桐,再把集团的工作都交代好了后,开始了养胎之路,她参加了胎教,还抱了瑜伽班,就希望生的时候能够顺产。

时间穿梭,很快要到了她的预产期。

温桐午觉起来,脸色白里透红,丰满了不少,她舔了舔唇,想要喝水。

一动,躺在她旁边,手轻轻搭在她身上,宋梓辄跟着醒了过来,“小桐,你要去哪?”

温桐起身,声音哑哑,“想要喝水。”

宋梓辄很快把她按在了床边,往她脸上一亲,“我去给你倒。”

温桐恩了一声,她实在也是不想动,现在是走一会,她腰就酸了,不满的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小家伙,怀你真是累人。”

而且还贼闹腾,天天踢她,一点都不安分。

哪知,手一拍,肚子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瞬间,温桐的脸色就变了。

------题外话------

第二卷得剧情要跟着来了,第二卷主要是讲美国的事,艾玛,大情敌要出现,娃要出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