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亲着亲着/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剧烈的宫缩带来的疼痛,宛如撕裂般,一波接一波的袭来。

没到预产期,小家伙就要出来了吗?

记得医生说过,宫缩疼痛到一定的频率就意味着可能要生了,她忍着痛,数了数,怕是真的要生了。

这时,宋梓辄拿着水杯进来,他看到温桐痛苦的样子,连忙上前,手上的水杯猛地便搁在了一边,水杯一个晃荡,杯里的溢出来,湿了一地。

“小桐。”

宋梓辄跟着心都紧张起来,泼墨般的瞳孔里全是无措慌乱。

温桐一手扯住了男人的衣领,一阵疼,她已经疼的冒汗了,“宝宝要出来了!”

男人懵了一圈,好一会反应过来,立马横抱起她,拿了车钥匙夺门而出。

跑车一路狂奔,宋梓辄带人赶往医院。

本来,过两天才是温桐的预产期,想说那时在住在医院,万一要生了直接联系护士医生接生就好了。

宋宝他的好儿子,真的是给所有人来了一个措手不及。

把温桐送到医院。

下午,医院人很多,便看到一辆跑车直接违规的停在了医院大门口,一个衣着凌乱,却十分俊帅的男人抱着他老婆下了车,俊颜紧绷着,他大步流星往医院里去。

季泠和妇产科的医生早就恭候多时了,见宋梓辄抱着人来了,立马推车过来。

“不要担心,妇产科医生有几十年的接生经验,瞧你的脸色,还以为是什么生死离别。”季泠安抚道。

然而,以宋梓辄在乎温桐的程度,是一点痛都不想她承受。

温桐咬着唇隐忍着,柔雅的脸上全是难受,她扯开一个笑容,手握住了他的手。

宋梓辄更不顾她脸上出了汗,低头就在她脸上乱亲一番。

季泠在旁看见,就道了,“通知叔叔阿姨他们了吗?”

“没有。”宋梓辄出门的急,看温桐不舒服他的心全放在她的身上了,“你帮我通知一声。”

“为什么要我帮你通知?”季泠一脸疑惑。

宋梓辄抬眸看他一眼,“我没带手机。”

季泠这才注意到,眼前的宋大少爷,身上除了车钥匙,钱包手机统统没拿,就连穿的鞋子还是居家穿的那双,“好,我去。”

之后,护士医生推温桐进了接生的房间,宋梓辄跟着换上了护士递过来的衣服,跟了进去。

隔壁产房,一直传来那孕妇分娩时的尖叫声,那歇斯底里的声音,让人疙瘩的慌。

于是宋梓辄的脸色更沉了,乌云密布,雷霆滚滚。

怀孕,就是拉锯战,有的生孩子时间有长有短,长的长达二十四小时,短的几分钟,孩子就出来了。

通常时间过长都怕有难产的迹象,怕是要剖腹产,不过温桐坚决顺产。

进去产房,季泠在外面一一打电话告知了从澳门回来的温爸爸温妈妈,宋家的人,半个小时后,产房走廊外面,已经站满了人。

“小桐进去多久了?”温妈妈赶到,就问。

“半个多小时了。”季泠回答。

“怎么一点动静都没有。”

“是啊看隔壁的孕妇叫的多杀猪,听着我浑身都发疼了。”宋民航两手抱臂。

“没事,阿辄在里面陪着小桐。”季泠道。

宋家的男人显得都比较着急,不过生过孩子的温妈妈,几位嫂,显得比他们淡定多了,毕竟有经验,知道生孩子是不易得事。

此刻,温桐咬着牙坚挺,顺着医生的节奏,她有节奏的用力和呼吸,不过那种阵痛,搞的她浑身哆嗦。

她不喊,明明很痛,不过她用力的时候,握住男人的手也会用上力。

宋梓辄的手撩开她已经被汗水弄湿的发丝,拿纸巾给她擦汗,“老婆,我爱你。”

说完,他又柔柔的亲着人,紧紧的握住温桐的手。

温桐甜甜的笑了,心里暖暖的,她喘着气道,“好巧啊,宋先生,我也爱你。”

有人说,爱不一定要表现出来或者说出来,但是在某种时刻说出来,那一定是最动人暖心的话语。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时间滴答滴答,剧烈的阳光慢慢收敛了它一天的热情,夕阳很红,火烧云的风景,美如一幅画。

产房里,宋梓辄的脸色越发的沉,轮廓沉毅,眸里全然都是对他老婆的紧张。

就在气氛越发的严肃的时候,一声清脆的婴儿的哭声响亮在整个产房。

医生轻手轻脚的抱着小孩递给护士,护士擦掉他身上的血迹后用质地很好的布包裹好。

婴儿很小,他哭着,依然非常带劲洪亮。

护士把孩子递过去给刚顺产完的温桐看,“恭喜,是个男孩。”

温桐轻轻的笑了,眼里余下的全是满满的疲惫和温柔。

宋梓辄看了一眼护士臂弯抱着的婴儿,小小的,肌肤柔嫩,呈现玫瑰红色,不过很快,他的目光就分在了温桐的身上,“身体还好吗?”

温桐抬头亲了男人的眉眼一下,“恩,不用担心,我很好,现在好想补个觉。”

男人目光轻柔,跟医生确定温桐身体没问题,他才放下心。

“三天内不能吃油腻高热量的东西,一定得吃清淡点知道么?多补充蛋白质。”

这时,护士把孩子给温桐抱了一会。

“阿辄,你要不要抱抱孩子?”

宋梓辄没说什么,一旁的护士会心一笑,开始教他怎么抱孩子,宋宝哭了好一会,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温桐看着男人抱着孩子的画面,又是嘴角一弯,笑的清浅。

宋梓辄抱着孩子,产房门一开,他们一见宋梓辄抱着孩子出来,立马凑了上去,其中要当外公外婆爷爷的最为开心了。

“乖祖孙。”宋老爷子宋老太瞧着孩子,十分高兴。

“大哥跟大嫂的孩子,生的真好。”宋祁由衷说句。

“是啊,皮肤真漂亮。”

这时,护士推着轮车出来,转而宋君庭等人对温桐一阵嘘寒问暖。

温桐醒来的时候,意识还没有完全清醒,就听到周围有一阵议论声,她侧头一看,就见到了她好友围着孩子在说话。

“宋宝睡的真香。”

“啊,看着好可爱,我好想要一个。”赵佳。

赵佳也在,她特地从B市赶飞机过来探望,向初瑷带着云云在旁边。

云云看着小床里睡着的人儿,嘴里嚷着弟弟弟弟。

向初瑷打趣她,“你想要找个男人生啊,不过你以为生孩子容易啊,疼死你,我生云云的时候足足疼了十几个小时。”

赵佳吞了一抹口水,一脸悻悻然。

温桐瞧着这一幕,笑而不语。

“小桐,你醒了。”病房门一开,温妈妈从外面进来发,发现温桐醒了。

温妈妈进来,给温桐垫高了枕头,削了苹果,切成片,用热水烫了一下,“来,先吃点苹果。”

“人生赢家醒了。”

“人生赢家有没有什么感言说出来让我们听听?”

听见温妈妈的声音,两人过去病床旁边坐下,开始调侃。

人生赢家?好像真是那么一回事,有孩子,有爱人,有事业。

温桐扬眉,吃着苹果,淡道,“姐只是一个传说。”

赵佳,向初瑷,“……”于是,很成功的噎了两人一脸。

“阿辄呢?”吃完一片苹果,她问。

温妈妈笑道,“他啊,你睡着后就回家给你熬粥了。”

说曹操,曹操到。

宋梓辄手里拿着保温瓶进来,见温桐醒了,墨眸满是柔宠。

两人相视一笑。

生完孩子,依中国的传统习俗,她还要坐月子,因为是顺产,二十四小时后,她已经可以轻微走动了,医生建议不要太长时间卧床,所以,她会经常在室内走动。

宋宝的名字已经取好了,大家一致认为宋君逸这名最好,所以一经决定,宋梓辄立马吩咐人上了户口。

这时,产后一个星期,温桐已经出院回家了,宋宝在哭,哭声依然嘹亮,宋宝出生一个星期,皮肤养的更水嫩了,五官看起来漂亮。

温桐抱着孩子,脸红红的,她道,“阿辄,我要喂奶,你,你先回避一下。”

都怪男人的眼神太赤裸,温桐衣服都不敢撩起来了。

宋梓辄坐在床边,眼神直勾勾盯着温桐臂弯的宋宝,眼睛越发幽沉,深不可测。

宋宝哭的更响了。

宋梓辄只是问句,“孩子什么时候可以断母乳?”

“要八个月。”

八个月!

男人深呼吸了一口气,起身穿鞋出去。

温桐想,难道男人还在跟他儿子吃醋不成?

一个星期的孩子母乳吃的不多,很快就饱了,吃饱喝足,蠕蠕嘴巴,他又睡着了。

温妈妈和温妈妈时常过来照看孩子,所以温桐有时间可以做别的事情,除了适当的运动养身体,她已经开始在家里处理天威集团工作的事了。

刚生完孩子,她的身体倒没有像别的孕妇那般虚胖的厉害,整个人看起来丰满了不少,要恢复以前的身材,其实还是挺容易的。

一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既是温桐出月子的日子,又是宋宝满月酒的时候。

这时,帝都上上下下都知道,站在权利金字塔顶峰的宋家多了一位小少爷,身份尊贵的很。

十月九号,宋宝的满月酒是在宋家大宅举行,宋家办的是那个风风光光,人尽皆知。

时辰还早,可宋家已经来了不少人,名牌豪车一辆接着一辆进去,还有不少政军两方的大人物。

跟温桐关系还行的,温桐都给派了请帖。

胖墩墩的宋宝醒来,他睁着眼睛,他眼睛非常大,彤彤有神,骨碌一转,发现有很多人在看着,腿一蹬,仿佛被吓到了一样,可是对外界又充满了好奇,好在没哭着寻妈妈。

“我们的小宝贝醒了,来,外婆抱抱。”温妈妈笑着把人抱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垫着的尿不湿,“该给他换尿布了。”

“放在哪,我去拿。”宋烟雨问。

“抽屉里有。”

温妈妈抱着外孙,在他滑嫩嫩的脸上亲了一口,再度把人放回了婴儿床,把他垫着的尿不湿给脱了。

光溜溜着屁股,小短腿,宋傲带着小巧进来,小巧瞧见宋宝,“啊,嫂嫂的孩子真可爱。”

满月的宝宝已经开始辨认人的轮廓了,对外界的实物有一定的新鲜感。

小巧很喜欢孩子,拿起床边挂着的铃铛开始逗小孩。

宋宝目不转睛,好像咿了一声,又蹬了一下腿,快乐了。

宋傲看着宋宝,用手弹了一下他的小东西,并道,“真小。”

于是宋宝对宋傲弹他小东西似乎不满,又发出软软酥酥的啊的一声,下一秒却尿床了,一举明亮的擎天柱划过。

顿时周围的笑声不断。

“宋傲,你也太贼坏心了。”

“要是是你的儿子,说不定只有被你玩坏的份。”

宋傲无辜脸。

这段时间,他跟小巧的关系迅速发展,他揽住小巧的肩膀,“小巧,我们生一个玩玩。”

小巧一听,害臊了,忙推开宋傲,“谁…谁要给你生。”

宋傲手臂一揽,直接把人抱进怀来,“你啊,小巧。”

“宋宝,你还真让外婆不省心。”宋烟雨把尿布拿了回来,准备给宋宝换上的温妈妈见状,哭笑不得。

宋宝感觉湿湿的感觉不是很舒服,咿呀咿呀的叫了起来。

这时,新晋妈妈的温桐从外面进来,刚生完孩子的她,腰肢似乎更柔软了,走起路来,有种风情万种,她穿着露肩碎花小礼裙,踩着凉鞋,画了点淡妆,温婉中带着女人有的小性感。

她跟大家打了招呼,随之把宋宝抱起来。

宋烟雨瞧着温桐的身姿,“嫂子,你身材真是越来越好了,我大哥真是有福气。”

生完孩子,她的胸部是大了不少,别的,不都一样吗?

果然,看身材,首先还是看胸部?

宋宝已经认得温桐,在温桐抱他亲了一口后,短圆的小手快乐的挥舞着。

温桐笑了笑,她的儿子,还真是活泼,倒不认生,要是认生的孩子,见到那么多人,早就哭了,省了她不少的麻烦。

温妈妈则是把给宋宝尿湿的床垫给换上新的,之后,温桐用热毛巾给他擦干净屁股,熟练的换上了尿不湿。

在宋宝的房间呆了一会,勇叔说,已经快要开桌了。

既然是宋宝的满月酒,自然宋宝这位主角不能缺席,多少要带着去给人瞧瞧。

宋宝的满月酒,足足开了十几桌。

众人一块下了楼,宋宝很快被祖奶奶抱走,美名其曰,秀祖孙子。

养了一个月,宋宝白白胖胖,招人疼,不少人对他赞誉夸奖少不了,宋宝感觉都是人,脑袋一歪,往祖奶奶的胸膛口拱着。

开桌再际,温桐发现,宋梓辄却不在一楼,问了佣人,“大少爷招呼完客人,上二楼了。”

温桐一听,转身又上楼寻他。

宋宝的满月酒,可惜的是,何向晚因为有个大手术,必须得手术结束了才能回来。

房里,宋梓辄脱了西装随意的放在了椅子上,从阳台那传来声音,温桐往前走去。

正好男人结束了通话,衣领的扣子被解开了两颗,脸色漠漠。

“阿辄。”温桐靠近他,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浑着男人清冽的气息,只是,宋梓辄并不怎么爱抽烟,也没有烟瘾,她又问,“你抽烟了?”

宋梓辄恩了一声,倒是大方的承认了。

“怎么了?”

听温桐关心的问起,宋梓辄倒没说什么,他总不能说,这一个月,温桐的心思全在孩子身上,他因此,有稍许不满。

那混小子,等养大点了,他就踹一边去。

宋梓辄没说什么,一手搂着她的细腰送进怀里,然后勾起她的脸,俯首,狠狠的吻了下去。

混着淡淡烟草气息的吻,宋梓辄想念人的紧,吸吮舔咬的有些用力。

温桐由着他,双手勾住他的脖子,开始回吻。

亲吻吸吮发出的暧昧的声音在响起,一路,两人双双跌入沙发,忘我的亲吻着,过了好一会,宋梓辄才放了人,他的呼吸有些乱开,喉结一滑,身体,似乎烫了起来。

两人整整有四个多月没有身体上的碰触。

温桐的唇被吻的有些红肿,极是惑人,她牵起男人的手,柔声道,“我们下去吧,现在该吃饭了。”

手柔软的触感,宋梓辄触碰到,就舍不得放了,声音暗哑,头低着,“我不想吃。”

“你今天忙了一上午,不饿吗?”她问。

好一会没有回应,温桐觉得奇怪,她终于目光看向了宋梓辄,只发现,男人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他的眼神,她一瞬间明白了。

不知为何,在那样热情灼灼的目光下,温桐的身体逐渐发软,有些招架不住。

宋梓辄更是用行动证明他对温桐的想念,一个横抱把人从沙发上抱了起来,往床的方向过去,“比起吃饭,我现在···更想吃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