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他们很识趣的/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吃你,吃你这句话在温桐脑海里重复了好几遍,并且心跳如雷。

她回过神的时候,整个人已经被放在了床上,身体陷入了软软的大床,直至男人挺拔的身躯倾覆而上才恍然回过神来了。

宋梓辄并不是在开玩笑,而真的是要开始所谓的吃她了?

两人许久没有亲热,因为男人的靠近又是大白天,特别是楼下还有很多客人,要是他们没有下去,有人上来找他们,那岂不是…

温桐除了心跳加速猛烈,整个人都像被抽去了力气。

宋梓辄看她的眼神,灼热露骨,甚至,她已经感觉到他的隐忍难耐。

“阿辄,现在是白天,楼下的人在等着我们。”温桐有点犹豫。

男人薄玉般的脸带着绯色通透的红,他直勾勾的看着怀里的人双肩处白皙的肌肤,目光一路往下,是诱人遐想的乳沟,非常漂亮的弧形。

“他们不会上来,我想亲你,没有一刻不想。”亲她,在她身上的都想要留下属于他的印记。

他吻上那张甜美诱人的唇,撩拔,索取,有些霸道的占有着。

带着浓烈感情的一个吻,更像是引发一波波的汹涌的欲潮。

许久没有碰触的身体,对于相爱的两人来说,身体此刻都产生了一种强烈想要的冲动和饥渴。

想要相互碰触对方,想要的更多…温桐的眼逐渐迷离。

宋梓辄在亲吻她的耳垂,在她的耳根后留下一阵湿吻,湿热的触感,加上耳朵是敏感的地方,温桐不由得弓起了身子。

“小桐,你要不要我,恩?”温热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耳畔,喑哑的声音在循循善诱着她。

温桐眸里波光潋滟,被他磨了好一会,她贝齿缓缓轻启,“要。”

“要什么?”

“我要你。”声音酥软,时刻令人会疯狂起来。

宋梓辄好看的眉目霎时之间熠熠生辉起来,薄唇勾起,并且,在温桐承认想要他的时候。

他的吻更加有力,像是在奖励人儿那般,深情又喑哑的声音,一直在喊温桐的名字。

十指相扣,两人手心的温度,真的很烫人,仿佛要燃烧起来了。

“小桐,小桐,小桐…”

这时楼下已经开桌吃饭敬酒了,他们迟迟不见上楼的温桐和宋梓辄下来吃饭的某些人开始好奇,最后不言而喻的笑了,他们,大概是明白为什么了。

“怎么大哥大嫂这么久不下来,要不要上去催催他们。”宋烟雨好奇的开了口,伸手又夹了一块红烧肉进嘴里。

“不用催了。”宋祁回她。

“为什么?”

“你说呢。”然后是异口同声的几个宋家少爷反问了一句。

片刻,纯情的宋烟雨终于一脸恍然大悟,脑中立马闪现她大哥和大嫂滚床单的画面,不好意思的咳嗽了两声,低头吃饭。

宋宝一直很乖没有哭闹,桌上的菜他都吃不了,加上先前温桐已经喂过他吃母乳,不一会他在宋老太的怀抱里嘟囔一下嘴巴,睡着了。

很快,一个年纪稍微大点的佣人过去把他抱上了二楼,放回了婴儿床,让他继续睡。

宴会没有那么快结束,有些客人还没来,很快温妈妈等人跟在宋老太身边跟人敬酒。

时间过去一个多小时,此刻宋梓辄的房间里,才吃了半饱的男人抱着人从氤氲的浴室里出来,给人吹干了头发,给人穿好了衣服。

温桐的脸埋在了枕头里,耳根子都还是红的,离宴会过去的时间都过了那么久,楼下那群都是聪明人会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宋梓辄在换衣间换了一身衣服,瞧见这一幕,唇边的笑意越来越深,过去床边坐下。

感觉有人坐了下来,温桐把脸从枕头上抬起来,唇红齿白,脸颊熏染着淡淡的粉。

“小桐,他们很识趣的。”

男人不提还好,一提正戳破了她的心思,温桐窘了一下,“你还说。”

宋梓辄牵起温桐的手在她手上亲了两口,哄着人,“乖,我们下去吧。”

过了会,温桐已经完全的调理好心态了,理了理头发,她跟宋梓辄一块下了楼。

楼下的客人已经换了一批,已经吃饱的宋烟雨等人开始忙着招呼客人。

宋老太见自己大孙子终于领着媳妇从楼上下来,嗔怪的看了一眼宋梓辄才上前跟孙媳妇道,“小桐,你今早都没怎么吃东西,快先吃饭。”

温桐点点头。

“还有阿辄,你也不先忍着点,不看看今天什么日子。”

宋梓辄墨眉一挑,老人家当场戳破他们倒不好说什么,他淡道,“奶奶,有个词语叫情不自禁。”

宋老太咳嗽了一声,“行了,先吃饭吧,奶奶说不过你。”

宋梓辄领着人,面无异色,在佣人带领下坐在了一桌已经上了菜,但没人坐的圆桌上。

一路对男人挤眉弄眼的少不了宋傲陆成远那些人,温桐干脆装作看不见。

菜很快上桌,那么大的圆桌不可能只有温桐跟宋梓辄坐,在宋梓辄给温桐盛了碗汤,她准备动筷之际。

“不介意我坐在你旁边吧?”

声音略微耳熟,温桐抬起头看到了谢怡心,谢怡心比她早怀孕两个月,此刻她的身材比起之前的骨感她长肉了些,人看起来比之前多了一种柔美。

“你坐。”

谢怡心微微一笑,坐了下来,她道,“我看了你们儿子的照片,生的真好。”

温桐收下她的赞美,“谢谢,你呢。”

“也是男孩。”

“恭喜。”

谢怡心跟严楚涯结婚的事只有双方父母知道,外界并不知晓他们已经扯证,她给严楚涯生的孩子叫严枭,乳名豆芽。

他们算是隐婚,至于不公开的原因,是因为她跟严楚涯之间有个条约,那就是他们可以结婚,但不能公开。

不过严楚涯扯证结婚的消息有放了风声出去,但并不知道对象是谁,外边的人只知道严大总裁的隐婚妻子给他生了个孩子,所以,豆芽已经名正言顺的成为了严家的小少爷。

对于能嫁给严楚涯,谢怡心已经算满足了吧,她已经不奢求他会爱上自己,但现阶段依然试着努力让他能够爱上自己。

只是她已经没有勇气再花一个十年了。

很快有别的客人跟着入座,入座的客人见和宋梓辄温桐夫妻两一桌立马热情的迎上了笑容和祝福。

两人回了谢谢。

这画面,谢怡心看着这画面莞尔失笑,豆芽的满月酒她并没有以母亲的身份出席,好比现在这种场合,她跟严楚涯还是分开来的。

一天,很快过去,吃饱饭的温桐和宋梓辄脱不了身,来来去去的客人都要招呼,期间还上楼宋宝喂了一次奶水。

温桐站得腰酸腿疼,她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歇息喝口水,随后看了看时间问,“阿辄,妈确定回来了吗?”

温桐口中指的是远在美国的何向晚,身为医生她真的很忙,她刚生的那会,何向晚已经想要回来了,可是一直跟医院请不到假。

本来这次已经订了机票说要回来,却硬是被一个手术给耽误了。

宋梓辄早上有打了电话,他道,“妈没有回电话。”

这种情况通常会有,如果何向晚做手术十几个小时一般过了隔天才会回。

这时宋少将在旁就提醒了一句,“你要不要找人去你妈医院瞧瞧。”

宋梓辄在美国有人,找人过去看看不是什么大问题。

“恩。”

然后宋梓辄就拿出电话拨了碧昂斯的电话。

美国那边才凌晨七点,碧昂斯被电话的铃声催促醒来,在他旁边,有个身材火爆的女人躺着。

“嗨,碧昂斯,你的电话。”

碧昂斯的俊脸埋在枕头,“宝贝别吵,让我再睡会。”

“亲爱的你还是先接电话,来电显示是你BOSS的电话。”

于是,碧昂斯彻底没了睡意。

老板一大早给他打电话,有什么事?通常没事根本不会有他一通电话进来,都是他打过去的。

碧昂斯给了火爆美女一个湿吻,搂着她的小蛮腰按了接听,“BOSS?”

宋梓辄,“碧昂斯,你上班前先去我母亲医院看看,有事没事都给我通报一声。”

碧昂斯怔了一下,“OK,没问题,不过BOSS你打算什么时候再回美国?”

每次两人进行通话,碧昂斯必须问一次,他要让宋梓辄时刻记着他的身份,K集团的执行总裁。

宋梓辄,“挂了。”

碧昂斯,“BOSS,你还没回…”然后嘟嘟嘟的,电话已经被挂断。

噢,有这么任性的老板真是他的不幸。

挂了电话,碧昂斯起床穿上浴袍,往浴室的方向去。

床上那火爆的美女拉住了他的浴袍袋子,“亲爱的时间还早我们要不要再来一次?”

碧昂斯笑眯眯的,“宝贝,你不知道规矩?我从不白天跟任何女人做爱。”

美女脸上的笑容一僵,不太情愿的放开了人,她知道的,只是人都会有好奇心并且想要知道为什么,可惜,前一刻温柔,后一秒变脸的男人实在让她无法理解。

在碧昂斯进房间浴室后,她开始捡起地上自己的衣服,往套房客厅外面的浴室去,淋浴了一下,穿上衣服就离开了。

他洗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澡出来,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拿了车钥匙出了酒店,开了一辆蓝色的跑车飞驰离去。

碧昂斯是情场浪子无疑,不过跟他有过关系的女人通常有个现象,那就是从此都不会再联系他了。

他去了医院,医院那边称abby医生(何向晚的英文名字)在手术后就离开了医院,而手术结束的时间是前一刻钟。

碧昂斯打了何向晚的电话,发现是关机,于是驱车往何向晚的住址去了。

此刻,美国早晨的太阳高高挂起,非常明媚,K集团大楼,员工已经有条不紊的吃早餐,准备今天一天的工作行程。

K集团门口,一辆加长版的劳斯莱斯停下,高级的豪车在他们这一地带并不少见,所以说没什么好好奇的,再说他们的老板还有私人的飞机。

只是从车里下来的美女却频频惹人注意了,她下车关上门往K集团的一楼客厅进去。

集团里的员工似乎都认得她,前台接待对她还颇为恭敬的,“早上好,艾默尔小姐。”

艾默尔朝她们点了点头,笑了笑,“早上好,两位可爱的小妞。”

“艾默尔小姐好久不见,请问你是来找总裁的吗?”

K集团的前台小姐很久没有见过艾默尔。尤丽娜了,她既是英国贵族,长的又漂亮脾气还好,跟他们总裁关系是朋友,只是她们听说她跟他们总裁表白被拒绝了就消失了。

尤丽娜点头,“他在吗?”她没有给里森电话,两人已经很久没有联系了,不过唐突的拜访又显得突兀,礼节上她是要让他的员工通报一声比较好。

“很抱歉艾默尔小姐,总裁他回中国好些日子了。”

艾默尔听挺意外的,里森居然回中国那么长时间?除了中国新年他会在中国住上几天,大部分时间都会在美国,要不然就是出差。

他家里出了什么事吗?

而宋梓辄回了中国的事在集团里并不是什么秘密,毕竟中国才是他们老板出生的地方,不过艾默尔小姐不清楚他们总裁在中国已经结婚的消息吗?

他们总裁结婚的那段时间在美国还引起了一阵热议。

尤里娜哦了一声,低垂了头,没有注意到前台一脸难言之隐的样子。

“那,碧昂斯在吗?”她再度询问。

“碧昂斯总监还没来公司。”

“好吧,那真是遗憾。”

“是的,艾默尔小姐。”

尤里娜来K集团似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既然她想见的人都不在那她只好先离开了。

前台看她离去,心想,艾默尔小姐不知道他们总裁结婚的消息真的没问题吗?

而碧昂斯那边已经去了何向晚的住处,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有人来开。

倒是旁边,她的邻居道,“你是来找abby医生的吗?不用按门铃了,她不在,一直没有回来过。”

所以老板母亲失踪了?

碧昂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他脸色微微一变,将得到的消息转而告诉了在中国的宋梓辄,他驾车回集团,准备派人在仔细查查。

于是,何向晚在美国失踪的事情在宋家瞬间传开了。

“向晚在美国一个人住确实不安全,这时候阿辄不在美国,哎,真让人担心。”

“不知道怎么样了。”

宋君庭颇为担心的,美国的治安说好又不好。

房里,温桐在给他收拾行李。

何向晚失踪一刻都拖不得,宋梓辄比较担心,所以立马订了回美国的机票。

温桐想跟男人一块去,但是宋宝又不能离开她,再说还那么小坐飞机怕他会难受,想了想,跟男人一块去美国的念头被打消了。

房间,宋梓辄进来,温桐对他道,“行李收拾好了,你该出发了,妈有消息就给我们通知一声。”顺便叮嘱男人在那边要注意安全之类的话。

宋梓辄抱住她亲了一口,恩了一声,到了出发的时间,坐车赶往了机场。

------题外话------

新福利传群里了,有要看的全文订阅加群发给管理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