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他不是在做梦?/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放下手机,迎了上去回了句,“恩,宋宝的护照下来的很快。”

她几乎不用等,去到那里就已经有工作人员等着给她办手续了,兴许是宋家那边有跟他们打了招呼。

“哎,你在美国多顾保姆看着孩子,就你一个人,我都不怎么放心。”要是孩子能脱离母乳,把孩子给她们照顾会方便很多。

现在他们还要兼顾着安老爷子,就不跟着温桐跑美国去了。

温桐笑了笑,现在宋宝刚出生,都快成为他们的心头之宝了,她只好应道,“知道了,妈。”

这次飞美国,时间是明天早上十点的飞机,露茜正好要去美国纽约参家全球华美服装设计大赛,正好组个队一块去。

清晨的阳光,洋洋洒洒大地,空气清新,帝都机场已经来来往往很多人了。

露茜坐在机场的等候座位上,她一个人带着耳机假寐着,在旁边,是同样去纽约参加设计大赛的其他设计师,她们似乎聊得很愉快。

毫无疑问,露茜有种被孤立在旁的感觉,毕竟她身上顶着的光环是令设计师无比羡慕的。

夺得冠军的是个叫景静的25岁的姑娘,她的穿着打扮潮流时尚,颇有网红的风格,她估计是最看不惯露茜的,明明只是季军,凭什么比她人气还高,加上露茜又不会笼络人心,自然所有人很快都偏向了景静。

露茜倒无所谓,跟她们,她估计有交流障碍。

这时,办理登记手续的助理拿着她们的资料回来了,其中一位助理道,“露茜,跟你说件事,你的座位可能出了点问题,你坐经济舱没问题吧?”

中国华美协会分会给设计师们办理的都是商务舱,比经济舱会舒服很多。

露茜的音乐开的不大声,她听到助理说话,不是很满意的皱了皱眉,“什么意思,座位不是早就已经预定好的吗?怎么还会出问题。”

对于露茜的逼问,助理的眼里有点闪躲的意味,“我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你要是坐不惯经济舱,看有没有人肯跟你换。”

有谁能大方到跟她换位置。

“我看这是露茜第一次坐飞机出国吧。”

“就是,她不是农村出来的吗?”

在这些人里面,个个学历都挺高的,最重要的是,她们都是城市户口,在家庭条件方面,她们自然看不起露茜农村出来的,所以说话的时候难免嘲讽。

露茜不爽的看了过去,“怎么,我农村出来的得罪你们了?你们吃的大米蔬菜还是农民伯伯种出来的,有本事你们不吃饭吃土去啊。”

“我们说的是事实,你生什么气呀。”

露茜懒得理她们。

“好了,你们赶紧拿好行李准备检票飞机了。”

“你们先去吧,我等人。”

于是他们拿好东西就赶着上飞机了,他们去检票楼没一会,温桐到了,是陆二少开车送人过来的,给温桐提着行李,而她则抱着宋宝。

宋宝是醒着的,他大眼睛看着温桐的脸在发呆,时而听到有音乐,胖嘟嘟的藕臂举起来挥舞几下,戴在他手上的银铃铛铛的响起来。

温桐和露茜在说好的地点汇合,露茜跟两人打过招呼后,开始逗宋宝玩了,温桐把孩子给她抱,他不会哭,不怕生人。

“小桐,我怎么觉得你家宝宝很容易骗啊?”露茜抱着宋宝,宋宝咿呀的叫了一声,她道。

温桐接过陆成远手里的行李,听到她那么说,抬头看了宋宝一脸蠢萌的样子,突然真的感觉,要是有颗糖,说不定真能拐走。

露茜给宋宝擦了擦从嘴角流出来的口水,开玩笑道,“你跟宋老板都是那么聪明的人,会不会有可能会正正得负啊。”

“嘿,说不定真有那个可能。”陆成远跟着打趣。

看看,宋宝呆萌呆萌的样子,这么可爱的小家伙,居然会是那个腹黑狡诈的奸商的小蝌蚪,啧啧·;·;·;人类基因,真是一种伟大而又神奇的存在。

温桐倒无所谓,他们的孩子,活的快乐就行,不强求什么。

“好了,还有闲时间开我玩笑,走吧,我们登机去了。”

“恩,好,我行李少,给你抱孩子。”露茜行李箱都不带,一个旅行包,直接背着。

“恩,那你把护照机票给我,我帮你拿着。”

两人和陆成远道别便去了登记口,排队的时候,她看了一眼露茜的护照机票,挑眉,“你怎么是经济舱?”华美协会的分会这么抠脚,居然连商务舱的机票都买不起?

“哦,本来是商务舱的,不过工作人员说中间出了什么错误导致我只好坐经济舱了。”

“只有你一个人坐?”

“恩,是啊。”

温桐倒没说什么,她猜想应该有什么人估计挤兑露茜,于是她直接联系了机场工作人员,给露茜换了头等舱的座位。

飞机起飞,宋宝感觉不舒服,直接哭了,婴儿的哭声在整个头等舱嘹亮的响起,温桐只能轻柔的哄着他,看他难受眼里满是心疼,也许这就是当母亲对孩子的一种牵绊,好不容易等他困了终于睡着了,她才有机会眯一会眼。

……

在尤金娜知道宋梓辄已经结婚的时候,她在茱莉娅面前表现的还很冷静,可是等她一个人的时候已经无法遏制的悲伤。

敞篷跑车上,她开着车,等红灯的时候她父亲给她打了电话,“尤里娜,你什么时候带你喜欢的对象回来给我看看?”

尤里娜心里苦涩不已,她好不容易说服了她父亲给她一次机会,没想到没等到机会,那个男人已经离她越来越远了。

而这时,她的家族已经都知道她有喜欢的人,个个人都等着她带里森回去看看,毕竟,在她的家族,所有的人都很很看好她,因为她的优秀,他们认为世界上没有她搞不定的男人。

她深呼了一口气,“爸爸,你再给我点时间,里森他,还没有时间。”

“宝贝,我们都很好奇你喜欢的对象,如果他抽不出时间过来英国,我们可以坐飞机过去。”艾默尔。杰克道。

“不,不用了,爸爸…”

“我们不会觉得麻烦,就这么说定了,先不说了,爸爸约了好友打高尔夫。”

艾默尔。尤里娜的脸色再度变得很差劲,她真是厌恶自己放不下面子,又讨厌她的亲人多管闲事。

如今纽约,宋梓辄回来,颇多新闻媒体追踪他的消息,更多人对他的新婚妻子最为好奇了。

在纽约下飞机,是纽约时间凌晨十二点。

而在纽约机场门口,已经有一位穿着燕尾服的管家等着她了,见到她出来,他立马严谨的迎了上去,“请问,您是wing小姐吗?”

“我是。”

“您好,我是陆少爷吩咐来接Wing小姐的司机沃林,请上车,我送您到宋少爷的住处。”

“好的,谢谢。”

陆成远是个贴心的人,连专属司机都给准备好了。

“露茜,你住的酒店在哪里,先送你去酒店入住我再离开。”上车前,温桐对露茜道。

露茜奋力点头,她有好车不坐,跟他们挤的士,她又不是傻,果然跟着老板就是有肉吃。

于是,在那几个人艳羡的目光下,露茜跟着温桐上了豪车离开了。

送露茜去了入住的酒店,温桐跟她道别后,沃林才送她去了宋梓辄如今住的地方。

在美国,宋梓辄住的地方是纽约最高级的公寓,他一个人,似乎不喜欢过于空荡的别墅式的屋子。

夜晚不怕塞车,半个小时左右就到达了宋梓辄的住处,男人住在三十五楼,这个高度,足以仰视整个纽约城市的夜景,她按了好久的门铃都没有人回应。

“wing小姐,如果宋少爷不在,您可以到陆家的别墅休息一晚。”

温桐抿了抿唇,她这时惊喜给不成,反倒把自己给困住了,叹了口气,她试着输入开门密码,把自己生日输入进去,门叮的一声开了。

看来,男人跟她在一起把自己身边一切都弄成了跟她有关系的了。

“沃林先生,看来是不需要了。”

沃林先生见状,很善解人意的笑了笑,“好的,wing小姐,还有我想说的是陆少爷吩咐给您安排保姆,我给您筛选了两位,明天会过来这边为您带孩子。”

“好的,如果保姆过来,麻烦让她给我带点新鲜的食材。”

跟沃林管家道别,温桐拎着行李进去,她的东西带的都不多,行李箱里的东西,都是宋宝的。

宋宝睡的很香,她把行李放在玄关门口,开了灯打量了一下房间的设计,洁雅大气,光敞明亮,参观了几眼,然后进了男人的房间。

深蓝色的两米大床,被褥整齐,墙上挂着两人的结婚照。

温桐看了脸微微烫了一下,男人的房间里,很多她的照片,掀开被褥,她把宋宝放下,给他盖好被子,转身出去拿行李进房间的隔间,那里是换衣室,她把衣服拿了出来,放了进去,拿了一件棉质的衬衫,换洗的内衣,洗澡。

她真的很累了,洗完澡出来说要给宋梓辄打电话都忘记了,打着哈欠,掀开被子一躺进去,闭眼,就没意识的睡了过去。

而此刻,宋梓辄正在西雅图参加一个商业宴会。

“里森总裁,这么晚了你还要赶着回纽约吗?”

“是的。”

宴会的主人公一脸遗憾的样子,他今晚灌了他不少酒,没想到,眼前这位烟酒不沾的男人酒量还不错,“那就不挽留里森总裁了,如果有机会合作估计我会觉得非常荣幸。”

宋梓辄漠漠的跟他道别,转身离去。

碧昂斯跟在身边,“boss,你的胃又不舒服了?”

毫无疑问,男人能有现在的成就,除了他天赋异禀,天生有当商人的才华,归根结底,他还是一个工作狂,一忙起来,饭都顾不上吃,因为这个,他没少被abby阿姨斥责过。

上了直升飞机,他淡淡的恩了一声。

虽然说是这么说,碧昂斯还是去找了胃药给他吃下,感觉老板情绪不太对劲他问,“BOSS,你心情不太好?”

过了一会男人才沉道,“小桐她今天没有准时给我打电话。”她不接电话,男人自然会担心,于是打电话就问了温妈妈,温妈妈说在忙着照看宋宝。

碧昂斯,“······”

温妈妈找了这么一个理由搪塞宋梓辄,其实怪不好意思的,挂断电话就跟一旁的温爸爸道了,“现在的年轻人啊真会搞浪漫,像我们那个年代,哪会知道这些玩意,我怎么不知道小桐是浪漫主义者了。”

“她不是浪漫主义者,她只是爱阿辄而已,再说夫妻之间增多一点情趣,也是培养感情的一种方式。”

“也是。”

片刻,温爸爸摘下眼镜又道,“还有,谁说我们那会不浪漫,你还记不记得我以前为了追你给你送了十多天的油菜花,结婚后每次纪念日都跟你一起去照相馆拍照。”

温妈妈想起油菜花事件,瞪了温爸爸一眼,“你还敢说。”

从西雅图回到纽约,纽约时间凌晨三点多,宋梓辄才回到公寓,沉毅的线条轮廓紧抿,今晚喝的酒度数略高,他的胃此刻仿佛正麻辣的的难受着,进了屋里,没有开灯,直接进了浴室洗澡。

洗完澡身下披了一件浴巾就出来了,他躺在床上,呼吸有些重,身上的温度有些烫人,掀开被子在他手臂触及到不属于他肌肤温度的时候,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了,睡在他旁边的人,他光是看背影,就知道是谁了。

一瞬间的事,温桐感觉背后有熟悉的味道,直接一个翻身,滚进了男人的怀里,长腿缠了上去,头靠在他的肩窝,睡得香甜。

“小桐?”

温桐是被热醒的,她本想推开压着自己的人,手一触到烫人的温度,立马就清醒了。

宋梓辄解开了她衬衫的扣子,正亲着她的颈项,又沿着肩窝亲上了脖子,在吻住了她的唇,缱绻的亲吻,他一点都不觉得耐烦。

温桐根本推不动男人,耳根渐渐被他吻得红了起来,两人这么大的幅度,万一吵醒了孩子怎么办,果不其然,感觉到床在晃动的宋宝,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不知道是不是飞机后遗症造成的。

好在宋宝这么一哭,宋梓辄怔了一下,目光落在被他勤住了双手,正红着脸的温桐,两人目光对视,他,不是在做梦?

一会,床的摇晃停住了,宋宝很快止住了哭声,咂砸嘴巴,继续睡。

“小桐?”男人的声音有些喑哑,有些意外。

温桐恩了一声,眉目一弯,双臂缠上了男人的脖子,亲了亲他的唇,“你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从实招来。”

宋梓辄的眸色很深沉的看着她,“去西雅图参加了个晚宴,晚宴结束后我就回来了。”回答完毕,男人立马把人从床上抱起来,她只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身子已经落入了柔软的沙发,湿热的吻,缠了上来,几乎让人窒息的甜蜜。

原来,打电话找不到她,纯属是因为,温桐偷偷瞒着他,跑过来找他了。

“阿辄,你是不是不舒服?”

宋梓辄手抱着人,“恩,西雅图那场晚宴喝了不少酒。”

“家里有食材吗?”

“应该有剩。”

“我去看看。”

温桐起身去厨房冰箱看,有淮山,红枣,能煮一个养胃的粥给男人吃了再睡。

温桐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依然睡得很香,而宋梓辄今天也没有去公司,至少,他今天估计是不会去公司了。

不过,尤丽娜在十点多,出现在了K集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