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突然上门拜访的尤丽娜/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有如愿以偿的见到里森,不过,她倒是见到了碧昂斯。

碧昂斯见到尤丽娜,眼神里有些无奈,他上前,跟她拥抱亲吻脸颊,“嗨,尤丽娜好久不见。”

尤丽娜笑着回拥他,道,“碧昂斯,你又帅了不少。”

碧昂斯还喜欢和尤丽娜聊天的,她是一个很能聊天并且很风趣幽默的女人,可惜的是她爱上了不该爱的人,他们总裁,去年十二月的月底在中国和他心爱的女人结婚了,每次回M国心里想着的估计都是他远在中国的娇妻。

助理给两人冲了咖啡,在休息室尤丽娜跟他叙旧了会,问,“里森在吗,我有些话想跟他谈谈。”

碧昂斯瞧这个点道,“总裁不在,他昨晚去西雅图参加了一个酒宴喝了不少酒,回来的时候胃不太舒服,这会估计在公寓里休息了。”

尤丽娜闻言,蹙了蹙眉头,“他不要紧吧?”

“应该。”碧昂斯不太确定,他回公司准备打电话过去问问的,没想到一来就遇到了尤丽娜。

碧昂斯瞧尤丽娜担忧的样子,道,“唔,尤丽娜有件事不知道你听说过没,我们总裁他结婚了。”他这句话有提醒的意思,同样希望尤丽娜不要做太出格的事情。

尤丽娜沉默片刻才又道,“刚知道不久,说实话,我挺难过痛苦的,他结婚的事情太出乎我意料了,不过就算知道他结婚,我喜欢他的心情,一刻都不会改变。”

碧昂斯喝着咖啡,没在说话。

尤丽娜要是明知故犯,不是个明智之举,他只是个外人,跟她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会才不插手她的事。

“我准备去里森住的公寓看看他,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

“可以,我跟你一起去。”

碧昂斯还是担心宋梓辄的身体状况的。

公寓那边。

温桐睡得很香,不过两个中国人保姆过来按了门铃她就醒了,其中一位率先开口问,“宋夫人你好,没有打扰到你休息吧?”

“没有,你们很准时,不知怎么称呼?”

两人赶紧把自己的名字告知了温桐,她们都姓蔡,是堂姐妹的关系,很多年前两人一同到纽约发展,做起了保姆,有好多年照顾孩子的经验,大的那位温桐称呼她敏姨,另外一位则称呼她珍姨,她把两位保姆在客房居住。

两人带孩子果然有一套,在温桐喂了孩子母乳后,她们麻溜的给宋宝换了纸尿裤,带一边客房玩去了。

温桐抽空出来给男人做早餐。

男人醒来的时候发现睡在旁边的人已经起来了,他起身在换衣间随便挑了一套便服穿身上出了客厅,见厨房里传来动静,往那边过去,站在厨房外,默默的看着温桐。

温桐察觉到,莫名的感觉小腹一紧。

“醒了去洗漱过来吃早饭。”

宋梓辄上前亲了她一口,眸光深沉,“小桐,你穿白衬衫真好看,我很喜欢。”搁在腰间的手往下一滑。

温桐感觉腿上的酥痒以及有往上的趋势,温桐赶紧把男人的手拍掉,耳根又发烫了,她道,“一大早耍什么流氓,家里还有别人在呢。”

人儿快炸毛,宋梓辄轻柔的哄着人,在占够了便宜才心满意足的转身回房洗漱。

“敏姨,珍姨,你们吃过早餐了吗?没有吃,那就过来一起吃吧。”

“夫人不用了,我们已经吃过了。”

“你们那么早赶过来,想必没什么时间用餐,一起吃吧,不用客气。”

敏姨珍姨为难了下,两人确实没有吃早餐,大老远挤地铁从另外一个区过来这里,见温桐确实是那种善良好说话的雇主,半推半磨,就答应了。

这时,温桐刮了刮宋宝的小鼻子,把他抱起来举高高,“走咯,跟爸爸一块吃早饭。”

餐桌前,坐着的年轻男人给敏姨珍姨一股沉沉的压力,两人在纽约生活了很长一段时间,又经常看报纸,她们很快认出来他是K集团的执行总裁里森,原来他就是那位宋先生啊,他是个很有生意头脑的华人,她们为他的传奇感到骄傲,毕竟异国一个华人那么优秀出色十分不容易,她们都是中国人,自然感觉备有面子。

“坐吧,不用拘谨,宋宝就麻烦你们照顾了。”

“应该的,宋先生。”

一顿早饭,吃的很和谐平静。

敏姨珍姨吃完后争着洗碗筷,男人在客厅的沙发上,陪宋宝玩。

宋梓辄手里拿着一个铃铛,坐姿慵懒随意,把铃铛要得铛铛响,宋宝伸出短短的藕臂要拿的时候,他恶意的放的远远,仿佛在逗弄一只猫。

温桐打电话跟家里人报平安,“恩,知道了,我会照顾好孩子的,放心吧,成远找了两名保姆跟着带,好,没事就先挂了。”

好不容易挂了电话,门铃响起,温桐正好方便去开门。

门开的一瞬间,最先愣住的人是碧昂斯。

温桐的出现太令人感觉到意外了。

碧昂斯热情道,“夫人好久不见,你居然来美国找总裁了。”

温桐笑着回应,“恩,昨晚到的。”

艾默尔。尤丽娜刚扬起的笑容慢慢的消失,她细细的打量着在里森家给他们开门的中国女人,她就是里森的妻子吗?片刻,她重新扬起笑容,“你好,我叫艾默尔,尤丽娜,是里森的为数不多的好朋友。”

碧昂斯才反应过来,真糟糕,他怎么忘记了尤丽娜也在这回事。

为数不多的好朋友吗?温桐挑了挑眉,其实尤丽娜不这么说她还不觉得有什么,但是重点说了,倒觉得她有些刻意。

“你好艾默尔小姐,你称呼我wing就可以了。”温桐伸手跟她交握了会,“进来说话吧。”

两人换鞋跟温桐背后进去,一眼望去,只见宽大的沙发上,放了一些小孩的玩具,胖嘟嘟的婴儿嘴里吐着含糊不清的叫声,在旁边,是谪雅俊美的男人,手里拿着一个铃铛在逗弄着他,还玩上瘾了那般。

宋梓辄抬眸,有些意外尤丽娜也在。

碧昂斯好奇的看着宋宝,“总裁,他就是你跟夫人生的儿子吗?”

“恩,你们来有什么事吗?”

尤丽娜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白,里森,他连孩子都有了。

“来看看你是否安好,没想到夫人倒把总裁你照料的很好。”碧昂斯挤眉弄眼的,夫人说昨晚就到了,想必凌晨从西雅图回到纽约的老板见到夫人,那个画面,太浪漫了一点。

整理好厨房卫生的敏姨珍姨把宋宝带离沙发,抱回了客房里带。

宋梓辄眸里似乎染上了点点笑意,说实话,昨晚他确实惊喜到了,温桐就在他怀里,那么真切的。

尤丽娜的处境真的很尴尬,她笑了笑,“看到你没事,我放心了。”

“谢谢,我很好。”

温桐倒了两杯橙汁出来递给他们,坐在了宋梓辄的旁边。

宋梓辄手自觉的揽上了温桐的小蛮腰,平静的介绍着,“尤丽娜,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妻子,你可以称呼她温小姐,也可以称她Wing。”

碧昂斯真想溜之大吉,他答应陪尤丽娜来总裁公寓真是错误的决定。

温桐有发现尤丽娜一直在克制自己的情绪,眼前长得跟洋娃娃那么精致漂亮的女人,该不会又是男人的爱慕者?

尤丽娜深呼吸了一口气,“里森,刚才我和wing小姐在门口已经互相认识过了,你的妻子很漂亮,跟你站在一起很般配,真的很抱歉,我还有约会,先走了。”

从沙发上站起来,她夺门而出。

碧昂斯干巴巴的眨着眼睛,对于尤丽娜而言,最打击的事情莫过于自己爱的人已经结婚生子,她注定只会是个杯具。

“总裁,你跟夫人好好休息,我先走了。”然后,碧昂斯随后跟着出去了。

宋梓辄闻言,淡然的恩了一声。

温桐无奈的笑开了,对于男人的魅力到底有多大,不管在哪里都能见识到,兴许等他过了三十岁更成熟有魅力,那会儿,岂不是要翻天了。

不过她不是随便乱吃醋的女人,对于宋梓辄,她有一定的信任。

但是她有种感觉,艾默尔。尤里娜和他们之间的纠缠不会那么快结束,女人的第六感,有时候真的很糟心,因为刚才她感受到了尤丽娜身上爆发的一股执着倔强。

不过她好奇的是,宋梓辄那么优秀,在他们在一起之前就没有别的女人?

“阿辄我问问,你以前有和别的女人交往过吗?”温桐纯属是好奇。

宋梓辄侧过头看向了温桐,臂一用力,温桐直接跨坐在了他的腿上,他注视着她,认真道,“你是第一个,也会是最后一个。”

没遇见温桐之前,他连结婚的念头都没有过,她是宋梓辄第一个,那么想要得到的女人。

宋梓辄从来就不屑宋家那一套,他对未来的另一半的要求就是他能够喜欢,如果连这个都没有,在一起几乎是不可能的事,说白了,他是感情的洁癖者。

……

何向晚用了一晚上的时间去理清她跟卡伦特之间的事,之后,宋梓辄一通电话,彻底把她的心思放在了温桐和孙子的身上,上次的手术结束她跟医院请了假,本来打算回国的,现在温桐带着宋宝来了美国,她就不用回去了。

“宋宝真是可爱,比阿辄小时候可爱多了。”何向晚在宋宝的脸颊上亲了好几口,笑的很开心,“小桐,你身体恢复的怎么样?”

“妈,身体恢复的挺好的,没什么问题。”温桐对于怀孕后的修养还是很注重的。

两人在外面逛街,此刻,在人流络绎不绝的大商场里逛街,已经做奶奶的何向晚,压根不像做奶奶的人了,她打扮穿着都很时尚,保养又好,敏姨珍姨看到的时候,还以为是宋先生的姐姐之类的,没想到是母亲。

“恩,那就好,不过你要是不想要第二胎那么快,和阿辄房事的时候最好让他注意些。”

温桐红了脸,她怀疑男人直接的性子是不是遗传了母亲的,“恩,我知道了,妈。”

“哥,你在看哪位美女?”在一家女士大牌子专卖店,一个十几岁的褐色头发小女孩换了衣服出来,挽上了自家哥哥的手臂揶揄道。

被她挽着手臂的男人西装没有一点皱褶,他五官深邃,英俊高大,手腕带着瑞士著名的一款名表,乍看之下,就是一个非常富有并且成功的男人,他听到自己妹妹的打趣,笑了笑问她,“劳拉,你买好泳衣了吗?”

劳拉可惜的收回目光,她刚才顺着他哥哥的目光看过去,只看到一个高挑背影,并没有看到那女人的正面,“哥哥,我已经买好了。”

瑞安,“那就回家吧。”

温桐来美国已经有三天了,她有去酒店探望过露茜一次,华美协会那边知道温桐跟着在美国对露茜的态度终于有些好转,不敢轻易得罪,宋宝除了要吃奶的时间,平常有敏姨珍姨带着,她可以玩乐的时间倒是突然充裕了起来。

于是同样有假期的何向晚不知为何突发奇想带着温桐去室内游泳。

当天来回,温桐喂饱了宋宝跟了何向晚出门,不过怕宋宝饿着,她特地把母乳挤出来用消了毒的奶瓶装着些。

纽约十月的天气已经在十几度左右了,何向晚带温桐游泳的地方是一处大厦顶端的高级游泳池,透明的玻璃可以看到纽约城市的车水马龙,室内恒温,很暖,别看天气冷了,来游泳的人依然不少。

不过,她们所选择的是VIP的游泳池,人略少。两人去换衣间换了泳衣,温桐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觉得有些奇怪的蹙了蹙眉。

何向晚笑眯眯的看着自家媳妇,“走了,妈教你游泳。”

披着浴巾一路到了泳池,在河向晚的指导下,温桐扑腾的学起了游泳。

“首先,你得学会闭气,小桐,等你学会了游泳,有机会我们可以去马尔代夫潜水。”

温桐捏了一下鼻子,沉入了水底里面。

何向晚坐在泳池旁边悉心教导,在博客顺便发了一个十秒钟的小视频,温桐从水底冒出来深呼吸的过程,用何向晚的话形容,像一条快溺水急需氧气的美人鱼。

午休的时间,员工餐厅里,碧昂斯有关注何向晚的博客,所以在跟林子阳,林寒等人享用午餐的时候,顺便把何向晚最新博客给他们看了,“abby阿姨的形容真的挺符合夫人的形象的。”

林子阳摸摸鼻子,阿姨带着夫人去公共的室内泳池游泳真的没问题吗?应该是,老板看到夫人这个视频真的没关系吗?

就在他疑惑问题的同时,碧昂斯把链接直接发送分享给了宋梓辄。

毫无疑问,当宋梓辄看到视频的瞬间,用咬牙切齿形容也不为过。

在水里扑腾了两个多小时,温桐终于能在水里游动了,尽管,她的姿势有点挫。

与此同时,在泳池的不远处,一个身材不错的男人正在耐心的教着自己妹妹游泳,“劳拉,你的腿要用力。”

劳拉嘟着嘴,泳池不深,但是她需要泳圈维持身体平衡,“哥哥,学个游泳怎么那么难?好累,我要休息一下。”

瑞安没意见,“恩,那就休息一会在继续。”于是,不经意他的目光似乎落在了温桐的身上。

温桐从水里上来,小心的踩着阶梯,上去后,拿起放在躺椅上的浴巾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拿起果汁,喝了几口。

“哥哥,你是在看那位漂亮的中国姐姐吗?”劳拉问。

瑞安怔了一下,“劳拉,你真是人小鬼大,没错,哥哥是在看她。”

说实在话,瑞安没想到上次在商场碰见的那位漂亮的中国女人,他无聊之际一眼看到的人,没想到被她身上的温雅大气给吸引住了,更没想到,今天还能幸运的再次遇见她。

“哥哥你什么时候成胆小鬼了?”

“哥哥不是胆小鬼,只是听说中国的女人比较矜持而已。”

劳拉甜甜的笑了笑,她把套在身上的游泳圈脱了上了岸,在瑞安疑惑的目光下,往温桐的方向过去了。

------题外话------

你们说给宋老板整的情敌,我整出来了。

艾玛,突然觉得一个太少了,起码要两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