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希望你不要给BOSS造成不必要的困扰/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瑞恩先生?”她眸里藏有疑惑的再度称呼他的名字。

劳拉偷偷伸手拉了拉她哥哥瑞恩的衣角,她都想捂嘴偷笑了,这是她温柔沉稳的哥哥吗?

瞬间,瑞恩出窍的灵魂终于收了回来了,他似乎不太满意自己刚才犯蠢的样子,不过他真心觉得眼前温雅的女人像一颗珍珠一样,灼灼其华,他脸上露出温暖的笑容,“不好意思,Wing小姐,我失礼了。”

温桐扬眉,随后笑了笑,说了一声没事,不必道歉。

瑞恩又看向了温桐,他拥有和劳拉一样好看的蓝色眼睛,看着人的时候有一股温柔流淌,他不惜赞美,“你是我见过的最有气质的东方女人。”

他喜欢东方女人的典雅娇美,而站在他面前的女人,与他心里梦中情人的样子非常接近,所以第一次在商场见到她浑然被她迷住了。

温桐怔了一下,难道是她想的那样?她道,“谢谢,瑞恩先生,你真会说话。”

瑞恩不禁更失落了,他对她的赞美,似乎起不到作用,她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还是那么的谦虚礼貌,真是个很难接近的人。

温桐从包包里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抱歉,时间有些晚了,我该回家了。”

劳拉似乎还想给她哥哥制造相处的机会,“Wing姐姐,你有车吗?没有的话我们可以送你回去。”

这时,温桐从包包里拿出车钥匙在手里晃了晃,“劳拉,谢谢你的邀请,我有车。”

瑞恩看见她手里的车钥匙是兰博基尼标志的,顿时目光又隐晦的看向了温桐。

在他们的目光下,温桐往停车场的方向去在一辆黑色的兰博基尼的车子前打开车门上了主驾驶的位置,她上车,从包包里拿出锦盒拿出游泳前摘下的那枚戒指重新带回右手的无名指,抬起手观摩了两眼,满意的眯了眯眼睛。

戒指刚好合适,不过游泳戴戒指很容易滑脱掉水里,所以游泳前她都把婚戒摘了先放好,勾了勾唇角,发动车子,扬长而去。

跑车经过劳拉瑞恩身旁,劳拉遗憾道,“哥哥,Wing姐姐开得起这么名贵的跑车唉,这样子的话,哥哥你失去了一个有力的追求她的条件。”

他们本森氏在纽约是开健身房连锁经营的,她哥哥现在是连锁健身房经营的老板,在外人眼里,他既富有又高大帅气,所以很受欢迎,但是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是哪个美女都爱吃他哥哥这一套。

“还有哥哥,Wing姐姐有没有男朋友我们都不知道呢,万一···”

劳拉提出的问题瞬间堵得瑞恩难受极了,是的,他一点都不了解Wing小姐,只知道她是中国人,她的交友情况一概不知。

温桐回到家里,把浑身奶香的宋宝从敏姨手中接过。

宋宝小嘴微张,来到美国对他倒没有多大影响,照样吃喝睡,还养胖了些。

温桐亲了她两口,他嘴角好像扯开了一个憨憨的笑容,不过,嘴角的口水怎么都止不住,她拿过他的小毛巾给他擦着嘴角,眸中柔意满满。

她这次出国,最舍不得宋宝得怕是宋老太和宋老爷子,隔三差五开视频就为了看宋宝一眼。

男人下班回来看见温桐在客厅铺好的地毯上陪宋宝玩耍,她笑的眉眼弯弯的把孩子抱起来亲一口,他目光深深看向宋宝一眼。

凯恩在结束通话之后,气呼呼的跑去了医院,在尤丽娜面前说宋梓辄的不是了,“尤丽娜,里森真的太过分了,他连探望你一下都做不到吗?真想揍他一顿。”

尤丽娜脸上扬着苦笑,但她同样不理解便问,“凯恩,你又不是第一天认识里森,你这么气做什么。”

凯恩能不气吗?打的那通电话,直接被男人一句你是谁给击溃,好歹他们大学的时候就认识了,居然连他的手机号码都没有备注,简直够丢人的,还有或许是因为嫉妒吧,嫉妒他的一切。

他眼里隐含着不甘心,“尤丽娜,你就不能换个人喜欢?为什么偏偏是他,你知道的,我很喜欢你,如果你愿意···”

“好了凯恩,我不喜欢你,比蒂和你在一起非常合适,希望你别辜负她。”尤丽娜听凯恩那么说,脸色立马变了。

凯恩不再说话,病房里,很快沉静的诡异。

在凯恩走了后,尤丽娜乱掉的情绪没办法平稳,她父亲一通电话打进来,迫于无奈她只好接了,“嗨,爸爸。”

艾默尔。杰克的声音很畅快,听起来心情不错的样子,“嗨,宝贝,你现在在哪里,我跟你妈妈,还有你的妹妹一起过来了,我们就住在纽约机场附近的希尔顿酒店。”

“爸爸!你们怎么来了不提前通知一声,你们这样令我很困扰。”尤丽娜一手抓着被褥,气急败坏的样子。

“尤丽娜,没告诉你一声我们很抱歉,不过我们来都来了,你是否应该过来见见我们,当然,最好带上你说的那个里森先生。”

对于父亲的强势态度,尤丽娜真的力不从心,她支支吾吾了一会才道,“很…很抱歉,我出了点小车祸,住院了。”

“哦,好吧,哪家医院?我们过去看看你。”

尤丽娜说了医院的地址,疲惫的结束通话了。

车祸并不严重,大腿擦伤,并且有些脑震荡而已,她住院观察了几天,已经快可以出院的了。

第二天一早,尤丽娜的家人就到了医院探望她,她的妈妈,妹妹,浑身名牌,喷着浓郁的香水,两人的香水味不是同个味道,于是整个病房开始混杂着奇怪的香水味道。

她妈妈梅莉道,“尤丽娜,你看起来特别的憔悴,怎么出的车祸?”

她的妹妹乔嘴里含着棒棒糖,带着耳塞,穿着束腰的裙子,背挺得很直,细看之下,他们浑身上下都充满了一种叫英国的贵族礼仪。

“意外而已,妈妈。”

艾默尔。杰克看着她,“我们来之前问过你的医生,他说你现在没什么问题了,那么现在我们把话题说回那个里森身上,你现在可以把她叫过来给我们看看了。”

尤丽娜蠕动了嘴唇。

“当然,我们不见他也可以,只要你回英国和德霖先生订婚,我们可以当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提到一个叫德霖的男人,尤丽娜似乎很反感,瞬间带刺的看向了自己父亲,深呼吸一口气,咬了咬唇,拿起手机,往病房外的阳台走出去了。

犹豫了片刻,她还是拨了宋梓辄的电话。

电话接通的那一刹那,低沉醇醇的嗓音像鸿毛一样划过她的心扉,“喂?”但是他的声音,同样是疏陌没有温度的。

尤丽娜有些尴尬,“嗨,里森。”

宋梓辄淡淡的嗯了一声,停下了批阅文件的动作。

他的沉默,似乎在等她开口继续说下文,她酝酿了一会情绪,“你还记得大学的时候,你欠我的那个人情吗,我想使用那个人情的权利,所以你现在能到医院找我吗?”说完,尤丽娜都快自愧不如了,她居然卑微到这种地步了。

宋梓辄大学的时候,曾经有一份数据存在了U盘里,但是不慎丢失了,之后是尤丽娜捡到并且送还给他,所以当时他说过自己欠她一个人情。

既然是人情,自然是要还的。

宋梓辄沉默片刻,答应了会过去。

只不过,貌似事情没那么简单。

尤丽娜打完电话,内心忐忑不已,如果他过来发现是这种情况,会不会对她失望之极?就在她坐在床上胡思乱想的时候,时间一下子过去,直至安静的病房,因为门外的一声敲响,把她的思绪给唤了回来。

容貌清俊的男人,推门而入。

西装革履,衬的他更英俊挺拔,宋梓辄进来后,眸光一眯,深沉如海。

随后跟着进来的林子阳手里捧着一篮水果,瞧着里面坐的人,随之一愣。

艾默尔。杰克看着进来的男人,视线一落,充满审视打量,等观察完了,转身对尤丽娜说了一句,“就是他?”

尤丽娜保持着一个笑容,嗯了一声。

她父亲道,“样貌还不错,怪不得你会喜欢他。”他板着一张脸,又看向了宋梓辄,“年轻的中国小伙子,进来坐吧。”

尤丽娜紧张的看着宋梓辄,看到他抬步走进来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林子阳面色古怪跟着一块进去,把水果搁在了桌上。

这时,艾默尔。杰克假装咳嗽了一声,尤丽娜才缓缓开口道,“里森,介绍一下,这是我的父亲杰克,我母亲梅莉,我妹妹乔。”

尤丽娜借着人情的事把他们老板叫到医院来就是为了见自己的家人,她这么做难道不觉得不合适吗?

宋梓辄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在那样的眼神下,尤丽娜感觉穿心刺骨的疼。

整一个过程似乎很漫长,在艾默尔。杰克领着她的妻女离开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只不过她不敢面对宋梓辄,不过她必须解释,“里森,很抱歉利用人情把你叫你过来,但是这种情况我可以跟你解释,那是因为···”

然,她的话已经被打断,宋梓辄平静的看向她,“尤丽娜,你只要清楚一件事,我来的原因,是因为还你人情,不管你出于什么原因在家人面前撒下的慌,麻烦你尽快解决,我不会在配合你第二次。”

人情一还,再无情面可讲。

“里森,你一定要对我这么无情吗?”尤丽娜声音伉俪的问他。

这种问题,显然宋梓辄直接无视掉了,他的感情,从头到尾,只属于一个人,没有多余的分给任何人。

等不到的答案已经是答案,尤丽娜是个聪明的女人,她不会不明白。

“尤丽娜小姐,希望你往后不要在做错事,你家人的误解会给Boss造成不必要的困扰。”

言尽于此。

已经离开的艾默尔。杰克一家人,计程车上,“尤丽娜喜欢的那个男人看起来不错,不过他配不上我们艾默尔家族。”他们是英国的贵族家族,而他的女儿尤丽娜值得更好地,能有利的帮助到他们艾默尔家族。

梅莉没说话,在整个家庭里,她没什么主权,毕竟有一个那么大男人主义的丈夫。

就在杰克说完那句话,一直拿着平板手机在玩的乔打破了车里的平静,“爸爸,那个里森是个很出色的企业家,天呐,你看纽约时报,他是K集团的执行CEO,M国富豪榜排行第六,绝对比德霖先生好。”

艾默尔。杰克一听,忙把乔的平板拿了过去,今天坐在他们面前的年轻男人,居然是这么的优秀出色?

另一边,隔三差五去练习游泳的温桐,已经可以很灵活的在泳池里游动了,有个奇怪的现象就是,她只要来,都能遇见劳拉,而瑞恩,隔两天会来教劳拉游泳,劳拉一直游不好,不过水性已经没那么差了。

游了一圈,差不多的时间,她已经准备回去了,淋浴一遍身体,擦干身体的水珠,套上衣服,出来吹干头发,把换衣柜里的包包拿出来。

劳拉淋浴的时间长一点,她心情很愉快的哼唧着歌,她出来后问道,“Wing姐姐,你今天能送我回家吗,我哥哥今天很忙,好像没时间来接我。”

温桐嗯了一声。

两人一道下楼准备离开,只不过,温桐去到停车场,看到她那辆黑色的兰博基尼的车轮胎干瘪瘪的,眉目一挑。

“谁这么缺德居然干这种事?”劳拉一脸的怨念。

温桐想起今天来的时候,遇到两个金发碧眼的美女说停车位是她们的,让她把停车位还给她们,像这种公共的停车位,她们还贴了属于自己的专属停车位的标签,她自然不会搭理她们,所以车胎被放了气,兴许可能是她们干的。

“Wing姐姐,我打电话问问我哥哥有没有空过来接我们。”

温桐还没来得及说不用,劳拉一个转身跑去一边拿出手机给她哥哥瑞恩打电话了。

瑞恩听到温桐的车被放了气,没车回去了,自然很是爽快的放下工作过来接她们了。

正巧宋梓辄的电话来的很及时。

------题外话------

有点卡文,啊啊啊啊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