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被老板欺负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温桐眸里潋滟了一波温柔,按了接听,“喂,阿辄?”

轻柔细致的声音,就像细细的泉水流淌过心扉。

车内,男人终于称得上是和颜悦色了,并问了,“还在科莫大楼?”

科莫大楼,高几十层,最顶层就是露天的室内泳池,一杯美酒,趴在泳池,眺望整个纽约城市的美景,所以这里十分受欢迎,不过办理会员卡的费用并不小。

“准备回去了,不过我刚发现我的车轮胎被放气了。”温桐弯了弯嘴角,唇边梨涡浅浅,她又要求道,“你过来接我。”

点点撒娇的语气,十分难得,不过只有温桐能这么肆意妄为了。

宋梓辄愉悦的眸子微眯,清俊容颜挂着丝丝笑意并语气柔宠,“遵命,老婆大人。”

低醇的嗓音声线微微挑勾起起一个度,霎时之间十分撩拔人的心弦。

温桐听着感觉耳朵都快要怀孕了,她想宋梓辄这是又犯规了。

“嗯,路上注意安全。”没在聊下去,她结束了通话,过了会,劳拉才跟她哥哥瑞恩聊完电话。

“Wing姐姐,我哥哥说过来接我们,我们在科莫大楼先找个地方坐坐?”

温桐看向她,淡淡笑道,“劳拉,你哥哥来接你就好。”

劳拉奇怪的看了一眼眼前笑的眉目盈盈的女人,是她错觉吗?Wing姐姐的心情似乎挺欢愉的,在她给她哥哥打电话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吗?

“wing姐姐有人过来接你了吗?”劳拉问。

温桐点头。

劳拉抿了抿唇,“是帅哥吗?”

温桐忽然笑的更甚,他啊,生的确实是好,那份脱俗谪雅的气质更令人难忘,“嗯,是个大帅哥。”

劳拉撇了撇嘴角,她双手抓着背包的两边,她待会倒要看看什么人比她哥哥还帅,看来她哥哥的追求之路真是困难重重。

她其实还想问那大帅哥是她的男朋友吗,只不过那样问会不会太冒味了,犹豫着就没有机会开口问。

这时,外面开始下起了一点小雨,为了避雨,两人在科莫大楼的十五楼的咖啡厅坐下来等着人,这咖啡厅放了很多书籍,温柔的音乐流淌,氛围很好。

温桐给男人发了自己的坐标位置,随意拿了一份杂志,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差不多的时间,瑞恩果然来的非常速度,他很快出现在了五楼的咖啡厅,有些风尘仆仆。

两人见面依然只是很礼貌的打了招呼便没有下文了。

瑞恩想自己真的中毒了,温桐就坐在哪里,慵懒闲散的,他居然觉得很美很动人心魄。

“哥哥,坐下来休息一下,我的甜品还没吃完。”劳拉点了一份提拉米苏,她正吃的津津有味。

瑞恩显得很拘谨,他对爱情明明不是一窍不通,但在温桐面前,显得很浮躁。

好半响他才很郑重其事的道,“wing小姐,我可以拜托你一件事吗?”

温桐疑惑的抬头看了过去,“什么?”

“呃…是这样的,今晚我有个Party需要一个女伴陪同出席,我可以邀请你陪我一起参加吗?”瑞恩发出了邀请,眸里殷切真诚的看着温桐。

劳拉看向她哥哥,哥哥要表明心迹了吗?

温桐顿了几秒,像参加聚会这种事外国外通常如果男人对你有好感就会发出邀请,如果在Party里看对眼他们私底下会联系。

一句话来说,他们喜欢一个人会中国要来的坦然直接。

温桐合上书本淡漠的回绝他,“抱歉,瑞恩先生,你可以找别的女孩跟你一块去,我相信她们会很愿意陪你。”

瑞恩眸里失落不掩,但他更想让她知道自己的想法,“我更想邀请你一起去,wing小姐,你别那么轻易拒绝我,真的很令人受伤啊。”

劳拉在旁跟着道,“wing姐姐,你考虑考虑嘛。”

然而不管怎么样,在温桐已经明确的感受到瑞恩对自己有意思的情况下,她会选择避免跟他有过多的来往。

就在她要说什么的时候,她发现瑞恩和劳拉的目光越过她,仿佛在看她背后。

她背后有什么人吗?

瑞恩本来是在看温桐的,不过在一个面貌非常俊美的男人走过来就停在了她身后,并且用非常冷漠的眼神在看着他,下意识瑞恩也看了上去。

那是敌意满满的一种眼神。

瑞恩一时之间屏住了呼吸,他会是wing小姐的男朋友吗?要不然不会用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感受到疑惑的温桐转个身抬起头,双手插在裤口袋的男人,黑色的西装外套被雨水打湿,他的头发有细小的水珠,他抿着薄唇,一双墨眸深沉危险。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眼前的人带有一股禁欲的美感。

温桐蹙了蹙眉问他,“怎么淋着雨就上来了?”

用的是中文,所以瑞恩和劳拉听不懂,但知道他们果然是认识的就对了。

宋梓辄低眸看向了温桐,好一会才回道,“没有备伞。”

温桐无奈一笑,从包里拿出干净的纸巾,拉过他的手坐在了自己身旁,细细的给他擦着脸上的雨水。

亲密无间的动作,男人理所当然的享受着。

瑞恩瞧见,脸色一变,眼里很快也浮现了一抹嫉妒。

不过他深知自己没有权利嫉妒,所以很快嫉妒成了一种羡慕。

羡慕坐在她身边的男人,那种感觉并不怎么好。

宋梓辄心里的警钟长鸣,淡淡的口吻询问,却充满了醋意,“他是谁?”

温桐挑眉,“游泳认识的朋友。”

宋梓辄沉默,温桐把他们当朋友他懂,不过对面的外国男人对她估计不那么想。

瑞恩做好了心里准备那般,“wing小姐不介绍一下你的朋友吗?”

对于对方称呼的朋友,男人尤其不满,“谁跟你说我们是朋友?”

男人的反应,温桐莞尔失笑,她缓缓道,“瑞恩先生,劳拉,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丈夫,你们可以称呼他里森。”

不是男朋友,而是丈夫了?

瞬间,瑞恩脸色憋的通红,很吃惊,一阵失魂落魄。

劳拉惊愕的嘴巴张开,“wing姐姐,你结婚了?你看起来还很年轻,我以为你是单身的。”

不仅如此,他们两人看起来还非常的恩爱,那她哥哥…

好吧,她哥哥注定了悲剧。

年轻是对女人的一种赞美,温桐还是个宝妈,如果说出来劳拉估计会直了眼,不过有些事情不必说的太多,他们已经明白了就好。

她只是道,“游泳的时候我怕结婚戒指丢失所以没有带在手上。”

不过温桐没想到,眼前叫瑞恩的男人会想追求她,毕竟两人没认识几天,要不是他今天表现的明显了,她估计还没发觉。

宋梓辄这一趟不算白来?赶跑了一个对温桐有意思的男人。

只是对温桐有着过分独占欲的男人心里估计还是醋的很在意的很。

瑞恩和劳拉只能沉默,温桐继道,“时间不早了,我们先走了。”

温桐把小包收拾挂在了身上,宋梓辄牵过她的手大步离开了咖啡厅,走到电梯口,才停下了脚步。

“阿辄?”

温桐叫了他一声。

沉静了一会,宋梓辄诱哄的口吻,“小桐,你要是喜欢游泳,下次我带你去私人别墅游,我们不来这里了。”

生完孩子的温桐,她的身上无形之间都散发着一种魅惑,温婉,但细细一看,她柔和的五官,有种妩媚的勾人,也许这就是女孩跟女人的一种差别。

这样的她,放在人群中,都是闪耀的存在,他怎么还敢把她放在外面。

温桐嗯了一声,男人的紧张她看在眼里,于是嘴角不禁翘起。

宋梓辄冷硬的线条轮廓终于柔和了不少,在她脸颊亲了亲,“戒指,我给你带上。”

温桐从包里拿出锦盒,宋梓辄伸手拿过,打开锦盒将戒指重新戴在她葱葱玉指上,十指紧扣,两人手上的婚戒散发着璀璨夺目的光芒。

电梯一听,门一开,里面并没有人,宋梓辄牵着人走了进去,关上的瞬间,男人以身高的压制,长腿驱入,严严实实的把人压在了电梯的一边角落。

“小桐,我吃醋了。”宋梓辄深深的眼神看着她。

温桐伸手掐了一把他腰间,淡道,“宋先生,想追求你的人还少吗?”她都想给男人起了万人迷的称号了。

爱情都是自私的,自私的想要拥有对方的全部,两人亦是如此,因为信任和包容,所以感情很稳定。

不过宋大少爷分明是更小气些的,他又理直气壮道,“只要是有心想要接近你的男人,我都小心眼。”

突然之间,宋梓辄充满秦月的一吻令温桐措手不及,安静的空间,并且随时有可能会停在某一层楼会被人看见,再说,还有监控之类的,不过监控是在男人身后,他已经完全的把她挡住在角落。

她小巧的耳朵发丝被温凉的手指撩到了耳后,绵热的湿吻朝她袭来,炽热的呼吸洒在她白皙的肌肤上,不一会就泛起一阵阵诱人的粉色。

宋梓辄环在她腰间的手嘞的很紧,温桐氤氲着眼眸,喘着息,微张着嘴,很快,她的呼吸里全都是男人清冽的味道。

心正突突的跳个不停,惴惴的,宋梓辄的侵略迫使她闭上眼睛承受着,越吻越深,越吻越用力,她耳边仿佛全是男人沉稳有力的心跳声。

电梯下到一楼,强势的亲吻随之结束,温桐还有些云里雾里。

男人已经没有动作了,而她的脸还烫的要命。

外面要进来的人正在看着他们,年轻点的脸上不言而喻的都浮现了同样的笑容,她双颊染着红晕,唇被吸吮的泛着光泽,一看就像刚被滋润过的样子。

宋梓辄沉默而柔溺的看着她,眸里似笑非笑。

受不了那些人看过来的暧昧眼神,温桐推开他,低头迈步出了电梯。

宋梓辄低低的笑出了声,抬步追了上去。

外面的雨还淅淅沥沥的下着,林子阳已经买好了伞在等候着,他见到温桐扬起手打起了招呼,“温桐,这边。”

温桐停下脚步,回应了他一声。

宋梓辄很快追上,眸里含笑,伸手牵住了她,牢牢紧握,继续哄着人,“小桐,今晚吃不吃牛排,我给你做。”

而林子阳发现温桐的脸红红的,这···明显是被老板欺负了吧?

在她们离开之后,瑞恩备受打击,那么美好的一个女人,已经心有所属。

劳拉不知怎么安慰自己哥哥,她虽然小,但有些事还是看的清楚,估计以后都不会再见到wing姐姐了,毕竟刚才的那个男人看起来很在乎wing姐姐,而且,他的醋意和对自己哥哥的敌意,表现的非常赤裸。

不过,回到家里的温桐和宋梓辄看见何向晚在陪着宋宝玩耍了,温桐觉得奇怪。

不等他们温,何向晚郑重其事的说了句,“我可能要过来和你们住上几天。”

------题外话------

卷卷又挖了一个坑,=。=求收藏,新文: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