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我很爱我的妻子/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何向晚过来住是完全没有问题的,公寓构架大,两层式,主卧在二楼,一楼还有几间客房。

不过何向晚怎么会这么突然要搬过来和他们住?再说她们这边去到何向晚所在的医院还是有一定距离的,有十公里路程。

两人换好鞋进来,温桐问,“妈,你是遇到了什么麻烦?”

何向晚沉了沉脸色,用手撩了撩头发,“是遇到了点麻烦,就是我最近要搬家,不过房子出了点问题得过几日才能住进去。”

搬家?

宋梓辄抬眸看向自己母亲,问道,“之前的房子住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搬?”

何向晚叹了口气,她都是一个做母亲的人了,本来生活上的事不打算麻烦宋梓辄,不过这件事估计真的他儿子亲自出面给她解决了,她道,“就是你妈妈现在的第五任继父布朗尼。德恩,不久前他叫我我回了一趟他那边吃个饭,不过他给我介绍了一个给我大几岁的男人。”

何向晚讨厌布朗尼家族的势力,都不知道她母亲当初是怎么看上布朗尼。德恩这个花心大萝卜的,不过大概他们是各取所需,她母亲死了后,他立马迎娶了下一任妻子过门。

好端端给她介绍什么对象,不是另有所图?

能生出宋梓辄这么一个俊俏的儿子,何向晚的颜值并不低,布朗尼。德恩介绍的那个男人确实一眼就看中她了,正展开猛烈的追求,天天鲜花惊喜送上门,可对她而言,却是个噩梦。

至于她跟病人的哥哥,那位卡伦特先生,那次道别后就再也没什么联系了,他就像她生命中的过客,像迷烟一样。

“我看报道上说布朗尼家族的生意好像出了点问题,难道是真的?”何向晚蹙眉,如果真是那样,那她这位继父就是想利用她搞什么政治联姻?她都是多大岁数的人了,这种事居然还能发现在自己身上。

她把目光看向了宋梓辄,宋梓辄淡淡的恩了一声,不过眸里闪过了一丝不悦,“他找我借钱,我没答应。”

布朗尼。德恩在男人还在中国的时候就亲自到他公司找碧昂斯要了他的联系方式,问候了几句开始提要借钱的事,金额很高,被宋梓辄一口回绝,一点商量的余地都没有。

温桐弯着眼睛,打量着眼前跟男人五官有三分相似的面貌,从两人的对话当中,她了解的差不多了。

何向晚无比气愤,“这个老家伙真是脸皮厚,自己儿子没有出息经营好家族生意,现在出问题了就想到我了。”

“这件事交给我处理就好。”

何向晚是他母亲,布朗尼家族把歪心思放在他母亲身上,宋梓辄自然是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她点点头,“关键时刻,儿子还是有点用处的。”

宋梓辄瞥了自己母亲一眼,往厨房的方向走去,洗了个手,把牛排拿出来解冻。

这时,敏姨珍姨从房间里出来,两人手里拿着宋宝的衣服尿布,温桐把宋宝抱起来,“妈,我带宋宝去洗澡。”

“小桐,妈跟你一块给宋宝洗。”说完,目光再度落在厨房那头的宋梓辄身上,“儿子,牛排妈要八分熟的,最好把你珍藏的那瓶极品拉菲拿出来做辅料,一定特别美味。”

宋梓辄风轻云淡的回了句,“妈,我的牛排只做给我老婆吃,你想吃自己叫外卖。”

何向晚翻了个白眼,“就你会疼媳妇。”这是亲儿子吗?难不成还在为上次她发博客的事记仇着?

温桐顿时困窘了一张脸,脸颊两边微微泛着红晕美的不行,不过母子俩的相处方式,还…真是有爱。

何向晚的到来,整个公寓的氛围似乎更活跃了,温桐在跟她聊天的过程中,聊起了游泳的事,所以避免不了要说起瑞恩的事。

“小桐,原来那个瑞恩真的对你有意思,他妹妹劳拉还真是个鬼精灵,聪明的很啊。”何向晚叹了一句。

不过就算外人对她有意思,温桐也是她儿媳妇了,以阿辄的性子,估计醋意是少不了的,而且她还是个有魅力的女人,想必,追求者,不会只有一个瑞恩。

“劳拉确实是个聪明的小女孩。”这段时间,估计她都在给她哥哥牵线搭桥,所以下午的时候知道她结婚才那么吃惊。

两人聊着会天,时间过的很快,眨眼夜就深了,喝了点红酒,温桐有了着醉意,慢慢的开始犯困。

何向晚似乎好久没有这么畅快的和别人聊天,对象虽然是她儿媳妇,不过她们相处的来,所以不存在什么婆媳问题。

宋梓辄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从楼上下来,把染上了困意的温桐横抱起来,对他母亲道,“妈,早点睡。”

何向晚晃了晃酒杯,“行了,我喝完这点酒就去睡了,你快带小桐回去睡吧。”

一觉睡到天明,何向晚和宋梓辄都是要上班的人,温桐起的早,给他们弄了早餐,把两人送出门。

人在美国,但国内的工作,有些生意和会议还是要她过问的。

K集团,精英们的做事效率非常高,最重要总裁的心情还是感觉得出他的愉快。

在会议即将结束,某位助理向林子阳通报,“林助理,有一位称是艾默尔。尤丽娜小姐的父亲的男人说要见总裁。”

林子阳皱了皱眉头,“你让他在下面等等,老板还在开会。”

“好的。”

宋梓辄有一个原则,会议,除非事情跟温桐有关系才会终止会议,若是别的事情他通常不会理会。

宋梓辄还是单身的那会,会议上他的手机从来都是调静音,要不然就是不带。

只不过艾默尔。杰克这个男人,因为是英国贵族的原因,他的脾气,还有他的傲慢,没有人比得上他。

“他办公室在哪一层,要等我也要去他办公室等。”

“这位先生,总裁的办公室只有经过他的允许才能进去的,还希望你不要为难我们。”

回话的助理对他还算是客气,不过语气稍微冷漠了些。

尤里娜小姐那么漂亮温柔的人,居然会有那么蛮不讲理的父亲?

就算是尤里娜小姐亲自来,都要客客气气的。

“你什么态度,我要跟里森投诉你。”艾默尔。杰克瞪大着眼睛,有股凶残之气。

助理抿了抿唇角,她秉公办理,公司没有理由炒她。

只不过眼前的男人的话语听起来非常的严肃可怕。

这时,尤里娜已经知道了她父亲此刻就在里森的公司,所以在医院里的她立马打了电话过去,“爸,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

“爸你为什么突然去里森的公司,我拜托你不要做过分的事情。”

自从上次利用人情把宋梓辄叫去了医院,那时候她自己已经意识到两人可能连朋友都做不成了,还有她父亲明明对里森有很大的意见?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父亲知道了里森的身份,要不然…

“噢,宝贝,你放心,我很清楚你的情况,你喜欢他,而你并不清楚他对你的心意,我觉得他是个不错的男人,既然你不敢做的事,爸爸替你做。”

尤里娜一时之间不知说什么,她的父亲,在她的认知里就是那么霸道大男人主义,艾默尔家族如今在英国最有势力的贵族家族之一,而他父亲想要继承艾默尔家族,秉着这点,她毫无疑问成为了牺牲品。

不过碰上了里森,他父亲的招数估计行不通了。

她眸里灰暗不已,想起她读大学的那段日子,她的校友敬畏害怕她,其实都是她父亲在背后做的,久而久之成了一种她不好惹得假象。

出于对父亲的恐惧,她说不出口她跟里森之间并不是她父亲想得那样。

“好了,先挂了,晚点见。”

杰克慢条斯理的挂了电话,整了整衣领,目光再度看向了那位助理。

尤里娜呼吸一窒,再度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她父亲索性不接了。

等宋梓辄结束会议出来,林子阳禀报了艾默尔。杰克来公司找他的事情。

男人扔了一句回办公室,“不见。”

就在林子阳要通知下层的助理的时候,电梯门口一开,艾默尔。杰克威风凛凛的走了出来,目光扫量了周围一眼,“嗨,你是那天跟在里森身边的助理,真是个有实力的小伙子。”

带他上来的助理眼眶红红,仿佛受到了什么惊吓,“林助理,真的很抱歉,我实在没有办法,这位艾默尔先生…他…”

林子阳见她语无伦次,对她道,“先别说了,你下去吧。”

当初在医院见到艾默尔。杰克的时候就知道他不是个简单的人物,光从他身上那股阴暗的狠辣已经令人恐惧不已了。

小助理怎么会是他对手,自己对付不了,难道不会请安保部门那群粗鲁的家伙的吗?

林子阳再度看向他,“艾默尔先生,请问你找我们总裁有什么事吗?”

“当然有,是关于尤里娜的事,我觉得我跟你们总裁需要好好谈谈。”

林子阳皱了皱眉。

这时他电话响了,是宋梓辄打进来的,他漠然的说了一句,“让那个不要脸的家伙进来。”

用的是中文,林子阳听见,立马狗腿回了句好的,看来老板的火气不小。

“艾默尔先生,我们总裁请你进去。”

“谢谢。”

杰克一进去,站在落地窗前的宋梓辄用清冷的眸看向了他,“坐,艾默尔先生。”

杰克坐在了办公桌前的一张椅子上,“里森,你真是个出色的人,难怪尤里娜对你死心塌地,连我给她介绍的男人都给拒绝了。”

“艾默尔先生看中的人,想必很优秀。”

“可是尤里娜喜欢你不是吗?我这趟来纽约就是为了见她从大学之后就开始喜欢的男人,她为了你,到现在依然是完璧之身。”

艾默尔说的这些话无非是想表达他的女儿对宋梓辄的专情,并且控诉他的无情,不过语气处处透露着其实我对你很满意。

“艾默尔先生一定是个好父亲。”宋梓辄眸里藏着绵绵的针雨,眨眼恢复了平静。

就在他又想说什么的时候,男人又道了,“不过艾默尔先生,难道尤里娜没告诉过你,我已经结婚了吗?我很爱我的妻子,你在我面前说的这些话,是不是不太合适?”

杰克的表情果然很隐晦的起了变化。

“艾默尔先生,在你给我打电话的时候而我挂掉的原因,虽然我是在开会,但最主要还是你妨碍到我给我的妻子回短信了。”

此刻,冲了一杯咖啡敲门进来的林子阳听到这句话,心里感慨,老板果然是老板,就连说话都是这么能气死人不偿命。

杰克果然被气的不清,虽然眼前的年轻男人一口一口的叫他先生,可是他一点都听不到话语里有一丝一毫的尊敬之意,双眸危险的眯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