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全听夫人的/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他是个喜欢掌控的男人,加上,宋梓辄跟他的年龄有着差距,在心理上他想要这个傲骨铮铮的年轻男人心甘情愿的敬仰他。

不过杰克只感受了宋梓辄对他傲慢不屑一顾的对待,稍微的不悦,他嘴角蠕动了几下。

“艾默尔先生,这是你的咖啡。”林子阳把咖啡搁在了他旁边的小桌上。

香气腾腾的咖啡,艾默尔看了眼,就对林子阳说了句,“麻烦给我加两颗奶糖。”

这位英国贵族,貌似真的把自己当成了大爷了,能培养出这种德性的,在英国应该没少被当成女王陛下那般侍候,不过传闻尤丽娜的父亲确实跟英国女皇关系好像不错的样子。

英国某些贵族就像中国古时候的皇亲国戚,难侍候,又自以为是。

在林子阳出去拿了两颗奶糖进来给他后,他喝了两口还算沉得住气,又道,“里森,如果你真的很爱你的妻子,那你为什么还要接近尤丽娜,你不应该去医院探望她,还有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艾默尔先生,我会去在医院的原因,你可以问尤丽娜为什么,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要说,你可以离开了。”

面对杰克的质问,宋梓辄压根懒得回答,他对温桐的爱,不需要跟任何人说。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杰克仿佛听到了重点。

宋梓辄已经失去了跟他谈话的耐心,揶揄了一句,“艾默尔先生你倒还不算太笨。”一边说一边拨打了外面助理室的电话,那边立马接通,“来个人,送艾默尔先生离开。”

林子阳早就恭候在外面了,收到通知,立马又推门而进,要他说,这位艾默尔。先生是想借着尤丽娜的关系想攀他们老板这颗大树,无奈操之过急,尤丽娜跟他们老板之间的事都没有查清楚就开始想着怎么下手了。

艾默尔其实对宋梓辄是又做了调查的准备工作,不过他调查的是他的杂志访谈,还有关于K集团经济类的新闻,加上他对自己培养的女儿十分有信心,认为没有哪个年轻男人见到她可以把持的住的,间接着造成了一种误会。

林子阳,“艾默尔先生,请。”

艾默尔生气的站了起来,整了整自己西装的领带,“里森,借用中国的已一句话,我们后会有期。”

宋梓辄清冷的眸闪过一抹漠然,下次,他对他,就不会这么客气了。

依照杰克这种阴暗自大的男人,在宋梓辄手里栽了跟头,立马坐着回了医院找尤丽娜质问。

尤丽娜独自坐在病房里面,暗自流泪,见到她父亲已经回来,她直接恼怒的控诉,“爸爸,你太过分了,你为什么要去找里森,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里森会怎么看我。”她简直无地自容。

艾默尔。杰克看着她,“宝贝,你看看你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在英国你可是所有英国男人心目中的女神,不就是一个里森,你在他面前为什么要自卑否认自己?”

尤丽娜脸上带着泪痕,“我…。”

艾默尔。杰克的声音放的很轻柔,他说,“尤丽娜,你听爸爸说,结了婚的男人并不代表你就没有了机会,这个世界上一切皆有可能,就看你愿不愿意去改变。”

他还说,“有爸爸在,你不必伪装自己,有什么事我都会给你解决的。”

此刻,尤丽娜就像是在天堂地狱挣扎着,痛苦着,欲望和内心仅存的一丝理智在做斗争那般,十指紧紧的抓着被单,她咬破了唇,任由血腥的味道在她嘴里蔓延。

爱,真的能令人变得疯狂起来不是吗?

而此刻,在纽约参加华美大赛的露茜,在其中一场晋级赛里面,发生了一桩小事故,有个华美大赛的模特,还算挺知名的,她是露茜此次主要作品的模特担任,只不过,她却因为在走秀的过程鞋子断了,从T台上摔了下去,以她的说辞,在她质疑鞋子有问题的时候,露茜信誓旦旦的说了没问题,如今害她受伤,所以她非常生气的起诉了她,并要求华美协取消她的比赛资格作为惩罚。

华美协会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一时之间争论不出个说法。

对于露茜的比赛,温桐一直都有关注,所以在她出了事情之后,立马打电话询问了情况。

露茜在医院,想要找那位模特协商,哪知那位模特甩脸色,不肯见她,所以现在在她面前的是她的律师,关于赔偿医药费的事,因为那名模特给自己的腿买了保险,若是要赔偿,恐怕会是一笔不小的费用。

“小桐,你怎么打电话来了,你说走秀的事吗,鞋子我有认真检查过的,并没有问题,不知怎么到她的脚下就突然出问题了。”

突然出问题,不是偶然,只有必然,“会不会有人动过你的鞋子?”

露茜蹙了蹙眉,当时为了秀自己忙的团团转的,根本没有时间注意这个,不过依她跟其他设计师不合,却偏偏混得风生水起,这个可能性还是有的,“我没注意到。”

“你现在在哪?”

“纽约大学医学中心。”

温桐隐约听到她那边有人讲话的声音,语速非常快,好像在说什么赔偿的事,“你在那里等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她出门前,给男人打了电话说了露茜的事,宋梓辄直接道,“恩,路上开车小心点,律师,这边我给她安排。”

露茜坐在那位叫rose的模特病房外面的椅子上,那位律师比她还沉得住气,喝着速溶咖啡,手拿着电话在跟自己情人聊电话。

一个小时的时间过去,宋梓辄吩咐的律师比温桐先到,来的路上他已经搜集好了资料,“请问是露茜小姐吗?”

露茜精疲力尽,坐在椅子上差点睡着了,她听到声音立马惊醒,“啊,是的,请问你是?”

眼前出现的外国男人毫无疑问,看起来十分的精英,并且还很帅,“我是里森总裁派过来给你进行帮助的律师,亨利。”

“哦,亨利先生,你好。”

亨利问,“请问对方律师在哪里?”

露茜手指了指,亨利看了过去,噢了一声,嘴角露出公式化的微笑,“我过去找他谈谈。”

这时,露茜用手机偷偷拍了一张亨利的背影发了一条微信动态,并且艾特了温桐,并附带了一句话,小桐,宋老板给我找的律师好符合我心目中的花美男,求告知是否单身!

此刻帝都,被迫跟某个姑娘相亲的陆二少无聊刷动态,连看一眼坐在他对面的女人得兴趣都没有,在有好友的情况下,他看见了露茜发的内容,于是在评论底下飞速回了一句:本少爷不帅吗,怎么不见你花痴,出什么事了,连律师都找上了?

露茜发现有人评论自己,打开一看,发现是陆成远那个自恋男,翻了个白眼,回了句没什么,最后让陆成远回家照照镜子在出来说话。

顿时,陆成远气得七窍生烟,好你个露茜,这么损他。

一番谈论下来,露茜明显发现了rose的那位律师占了下风,脸色颇有些难看起来。

没一会,温桐跟着出现在了纽约大学医学中心,亨利还是第一次见到里森总裁的妻子,此刻一瞧,发现真是一个如明珠那般矜华的女人,他称呼了一声,“总裁夫人。”

温桐朝他点了点头,礼貌回应。

亨利继续道,“迈克律师,我们需要见rose小姐,请她拿出能够证明鞋子有问题的证据。”

那名迈克律师为难过后实在没有办法,眼睁睁的看着他们推开病房的门进去。

门推开的一瞬间,里面挺多人的,个个大长腿,身材非常好,想必应该都是模特,其中有一位,还是温桐觉得非常眼熟的,稍微回忆了一下,她想了起来,她跟宋梓辄婚礼的隔天有陪着他一起见他在美国读大学的那些朋友,当晚,上官徐扶了一个喝的醉醺醺进来的女人,是叫茱莉娅?

茱莉娅见到温桐的瞬间,觉得挺意外的,就算她那晚她喝的烂醉,脑海里对温桐的印象,还是非常深刻,即使过去十个月,她依然记得很清楚。

眼前的女人,就是嫁给了里森的温桐,她记得比蒂她们称呼她wing。

rose瞥向了自己的代理律师,“迈克,我不是说过除了我的朋友,我是不会见以外的人吗?”

迈克只好道,“rose小姐,对方律师要求你拿出证明当时鞋子是坏的证据,如果拿不出证据,那么这次的起诉,很有可能会被撤销申诉。”

rose目光沉沉的看着露茜。

露茜不以为然,她现在有恃无恐。

温桐把放在她们身上的视线收了回来。

露茜见到茱莉娅,眉头一皱,对她明显不太友好。

“我不是有人证吗?”

迈克又道,“rose小姐,人证的说词跟对方手里掌控的证据有些出入,请问你还有其他的证据可以证明吗?”

露茜很意外的看向了亨利,这么短的时间,他是怎么搜集到证据的,随后想想,能在宋老板手下做事的,哪个不是出色的人才,光是行动的效率就比这位rose小姐的代理律师要强的太多了。

那这么说来,她这桩事,其实并不是单纯的意外,而真的是有人故意要陷害她的。

rose的脸色霎时之间变得难看,翻着白眼看向了天花板。

很快,亨利递了一封律师函上去,起诉的原因是rose伤害了露茜的名誉权,索要精神损失费,毕竟这件事有在网络上报道,加上rose自己本人在她的博客讽刺了露茜身为设计师,没有尽到相对应的义务和责任。

温桐过来的目的是为了探查情况,见亨利处理事情的效率如此之高也放心了,就在她们准备离开的时候,茱莉娅突然开口了,“嗨,wing小姐,不知道你还记得我吗?”

温桐认识茱莉娅?

露茜虽然有参加温桐的婚礼,但来参加婚礼的人太多,她很多都记不住面貌和名字,而茱莉娅在婚礼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就离开了。

温桐回头微微一笑,甚是疏陌,“比起这个,我更希望你称呼我Madamesong(宋夫人)。”茱莉娅对男人的那份心思表现的那么赤裸,她何必对她表现的礼貌客气。

茱莉娅一手抱臂,脸上写满了不爽,颇有些气急败坏。

温桐很满意,对露茜和亨利道,“走吧。”

离开rose的病房,露茜道,“小桐,那个茱莉娅你跟宋老板认识?我听说这次华美大赛,他们家族有出资,而且其中有一位评审是她姑姑,她姑姑好过分,每次都给我打超低分,好在别的评委给的分数都很高,我才能晋级的。”

有些事,露茜没跟温桐说,毕竟是道听途说,有个跟她关系好的一个法国妞跟她说,说是茱莉娅在她姑姑面前说她坏话,只不过她又不认识什么茱莉娅,她怎么会得罪那个茱莉娅了?

“她是阿辄大学认识的朋友,在我婚礼后,我跟她有过一面之缘。”温桐解释。

不过她在听到露茜说茱莉娅的姑姑给她打超低分,眸光一凛,弯了弯嘴角,她能认为,茱莉娅知道露茜其实是她琪利亚名下设计师,所以想方设法百般刁难她,毕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

想要知道答案,查一查不就知道了。

出了医院,露茜挤眉弄眼,“小桐,你让亨利送我回去就行了,我相信总裁夫人说的话,一定非常有作用。”

温桐也随她,多接触一些优秀男士,说不定能触成一段好姻缘。

查露茜出事到底是不是茱莉娅背后搞的鬼,在温桐跟亨利说了之后,亨利就去查了,不是什么秘密,果真是茱莉娅搞得小动作。

晚上,温桐懒懒的躺在男人怀里,“阿辄,你说这件事要怎么解决,恩?”

宋梓辄在她额头亲了一口,唇角一勾,“全听夫人的。”

------题外话------

卷卷新坑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求收藏O(∩_∩)O哈哈哈~

都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在Z国有这么一位冷漠不近人情的医生,人们称他为——救世神,是Z国最矜贵的男人。

这位救世神心情阴晴不定,极其难侍候。

“医生你怎么才肯我救我一命?”曾经无比风光的富豪一脸哀求迫切。

男人俊美如天神降临,那双长腿笔直有力,只见他薄唇一勾,侧眸居高临下看他,“跪下来求我,如何?”

卫队长看着自家指挥官黑化的样子,依指挥官大人傲慢冷血的性子,真是去到哪里都不会有所改变。

但是···

在遇到九月小姐之后,是这样的。

“宝贝,你伤到哪里了,该死的,我说过你身上不能添一点点伤痕,你当我的话耳边风?”

有生之年,誓死娇宠,只要你要,只要我有。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