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他最讨厌洋葱/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熟悉的声音,杰西意识到自己的唐突,他眼眸里的光芒逐渐收敛住,对方还记得他,还不算做人太失败不是吗?

杰西目光柔和,用着熟络的语气,“嗨,wing,想不到我们还可以再次遇见,你看起来过得很不错。”

温桐笑了笑,眉目盈盈,“是的,我过的很好。”她实话实说,跟男人在一起生活的日子确实很充盈快乐,他们之间,也许已经密不可分了。

这时,她头微微抬起看了宋梓辄一眼,又抬头看向杰西,唇角微翘,介绍道,“这位是我的宋先生。”

杰西突然笑了两声,耸了耸肩,揶揄了一句,“wing,我跟你宋先生其实不久前见过一面,他让我在某桩买卖上亏损了不少的美金。”接着没想到他又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自己曾经心动过的女孩如今成了他的妻子,这种感觉真是酸爽。

温桐要偏颇的人,不用动脚趾头都能猜到是谁,她淡道,“生意有赚有赔,杰西,你明白我的意思的。”

是啊,他很明白,他非常欣赏的一个姑娘,从头到脚居然是个护犊子的人。

她的偏袒,男人觉得十分愉悦,举着酒杯优雅的抿了两口,他道,“杰西先生,我想在这桩买卖上,你运气可能不太好。”谁先抢占了先机,谁就是那个胜出的王者。

杰西很明白,不过是想调侃他几句,倒没想到给了他一个妇唱夫随的机会了,他笑容不曾间断,保持着绅士男人该有的风度,这一向是他的礼节,或许说他更喜欢沉静的等待,抓住机会,再乘胜追击。

他不理会宋梓辄,很快有人上前找他和鲍勃先生,他离开前,对温桐道,“我的好朋友,有机会一起出来喝个下午茶一起聊聊天。”

温桐对他点了点头,并且互换了联系方式。

宋梓辄沉默片刻,众目睽睽下,搁在她腰间的手用力,两人的身体紧贴在了一起。

温桐抬眸,“恩?”

“我们去跳舞。”

对于温桐身边的男性朋友,男人不会给他们趁虚而入的机会,如果有她的追求者,毁掉他们的希望就是了,至于心里的这点醋,他还是任由沉淀消化。

舞池里,两人随着轻音乐漫舞着,典雅俏丽的东方女人,旗袍衬得她身材玲珑有致,她的男伴,容貌更是清雅高贵。

尤丽娜的目光一直追随着她们,手晃着红酒,仰头一口饮尽,她依然跟着别人谈笑风生。

大概在这场宴会,大家都比较喜欢尤丽娜,毕竟温桐只是一个突然闯进了他们的世界的一个陌生女人,所以他们其实是更看好尤丽娜的。

“尤丽娜,你真的不要紧吗?”

“我看里森总裁好像真的很爱他的妻子。”

在她的周围,三言两语都在讨论着宋梓辄和温桐,言语里面少不了的羡慕,不过他们是真的佩服尤丽娜的勇敢和疯狂。

尤丽娜不停的喝酒,那双碧蓝的眼眸有股深不见底的幽深,她喝完最后一杯,对她们笑道,“抱歉,我去一趟WC。”

她晃荡着脚步朝着洗手间的方向过去,这时一个挺高大的黑人挡住了她的去路,明显很心仪她,想上前关心问候她的,哪知她先是一把揪住了他的领带,那张漂亮的脸有点狰狞,“滚一边去,该死的黑人。”

黑人还没反应回来,就被她猛地,十分粗鲁的推一边去了。

她抬眸,继续往前走,在她前方,茱莉娅目光疑惑的看向她。

尤丽娜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继续迈步。

茱莉娅用小心翼翼的口吻询问道,“尤丽娜,等等,你今天看起来好像和平时不太一样。”

平时的尤丽娜,说话绝对不会骂脏,时时刻刻保持着自己英国贵族的高贵优雅,而刚才她推开那黑人男人的时候,嘴巴一直说着污秽的脏话。

尤丽娜一手撩拨自己的波浪卷长发,“茱莉娅,你知道的我喝醉了,所以看起来有些蛮不讲理。”

好吧,她的解释还是没有任何破绽的。

茱莉娅还想说什么,但在她那不耐烦并且有些阴冷的眼神下她很快失去了勇气。

香榭奢华的高级酒宴,男女之间的笑容不断,很快,其中的男人女人开始拿出手机看什么。

与男人跳完一场舞的温桐挽着他的手臂,礼节不失。

忽而,几个女人并肩走过,推推撞撞之间,有个女人肩膀撞到了温桐,并踩了她一脚。

“sorry,你没事吧?”

温桐清秀的眉微微皱着,晃了晃手,见对方真诚的道歉,说了句没事。

宋梓辄颇为紧张,那女人的高跟鞋起码有十公分这么高,她体型微胖,一脚踩下去,怎么可能会没事。

他蹲下身子立马脱了温桐被踩到的那只脚,用手碰了碰被踩疼的地方,她下意识感觉到痛,缩了缩脚。

她们几个人并没走,站在旁边,目光已经从温桐身上落在宋梓辄身上的时候,都充满了好奇的打量。

“是不是很疼?”关心备至的问话。

温桐晃了晃头,“不碰就不疼。”

她白皙的脚背上已经开始淤青肿了起来,男人站了起来,“必须马上用冰敷一下。”

就在这时,人群里面有几个男男女女在送粽子和周围围成了一个圈,手里拿着粉红色的明信片。

顿时,非常的引人注目,周围开始安静了起来,看向了他们。

接着,他们开始朝着宋梓辄朗诵了一艘情诗,出自于英国著名作家卡多尔·安·达菲。

“不必送红玫瑰,也不送绸缎的心。”

“我送你一枚洋葱。”

“它承诺着光,就像小心脱去外衣的爱。”

“···”

一首深情的情诗在他们有节奏的朗诵下,周围的情景仿佛变得深情款款,以及旁人看向宋梓辄的眼神的时候是带着莫名的笑意的。

温桐余光瞥见了一处的尤丽娜,她用着宣战一样的眼神向她致敬,她已经感受了她那颗疯狂的心,与那日见到的人,不太相同。

然而,招待贵客上了二楼下来的鲍勃先生看到这样的场景,却觉得莫名的糟糕,那位尤丽娜小姐,还有他的女伴kaimi女士,真的很会给他惹麻烦。

情诗朗诵完,人群中真的有人递了一个小盆栽上去,小盆栽里放着的正是一颗带着笑脸的洋葱。

真是一个很懂的浪漫的女人。

宋梓辄面无表情的看着那颗洋葱一眼,很快移开。

这时,温桐伸手把洋葱接过,弯着眼睛,朗朗道,“我的丈夫这么受欢迎真是让我大吃一惊,不过某位告白的女士是不是用错了方式,他最讨厌的,就是洋葱。”

玩笑般的语气,配上男人一脸冰冷的嫌弃的模样,周围立马响起了滑稽的笑声。

把洋葱递上去的外国女人一脸尴尬,想要离开,温桐叫住了她,淡道,“稍等,谁给你洋葱,麻烦你送回去。”

接着,她灰溜溜的拿过洋葱混进了人群里面。

围成一个圈的那些人站着,面面相觑。

此时,男人已经把温桐脚受伤的温桐抱了起来,对着那些堵住他路的人,不耐烦一句,“滚开,别挡着我的路。”

言语间,非常的粗暴。

很快,有别墅的侍者上前,将宋梓辄和温桐带上了二楼的休息间。

鲍勃先生心情不太好,找来了人,将那几个陪着尤丽娜玩闹的男女人大方的请出了宴会,他的做法,明显是站在了宋梓辄那边的。

杰西好笑的看着尤丽娜。

尤丽娜虽然没有被请出宴会,但今晚再次的成为了人们眼里的焦点,只见她脸色保持着镇静,就像刚才的那处戏,只是饭前开胃菜。

二楼的休息室,侍者拿来了一袋冰块和药酒递给了宋梓辄,“先生,需要帮你请医生过来吗?”

宋梓辄点了点头。

“好的,请稍等。”

温桐沉思着,洋葱事件,她介意和回击是两码事,介意只能随着时间慢慢去释怀,兴许时间久了,以后还能拿出来调侃男人两句,但是回击,是必要的,谁让她心眼小。

宋梓辄打破沉静,抬头看她,“在想什么?”

温桐声音清响,“我在想,如果我们回国,尤丽娜会不会追杀到帝都,每天倾情给你上演一桩浪漫的告白戏码。”

“小桐,你想多了。”他怎么可能会给她这样的机会,先前不理会,他认为是他给她最好的答案,可没想过她会得寸进尺,硬是想要在他和温桐之间的生活添麻烦添堵。

温桐两手搭在他肩膀处,听到男人的回答,莫名她是感到有安全感的,因为宋梓辄对于心仪他的女人,从来都是干净利落的,所以并没有什么好担心。

隔了二十分钟,医生很快到了,给温桐检查了脚上的伤,确定没什么大碍,用冰消肿后走路小心点就没事了。

在今晚的宴会两人停留一会,已经准备回去了。

侍者送两人下楼,林子阳已经在门口处拿着温桐的衣服在静静等候着。

宋梓辄给人穿上了大衣,他对温桐的关心备至很多人都看在眼里,给人披好保暖的衣服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一口,“走吧。”

携手,上车,扬长而去。

这样看来,不管尤丽娜怎么淡然置之今晚的事,她应该都是最丢脸的那个人,因为K集团的里森总裁对她连回应都没有一个。

车内,温桐头靠着男人肩膀,包里的手里突然震动了一下,打开一看,是杰西给她发的短信,“wing,你要小心尤丽娜这个女人。”

杰西发完这条短信,是在担心她的情况发送的。

温桐笑了笑,其实杰西这个人还不赖,一个脾气看似温和其实却是个狠角色,两人认识的时候她还在英国留学,有段时间她常去一所孤儿院教那些孩子画画,杰西在某天出现了。

院长对他很恭敬,那天她教完孩子画画院长带着她经过她的课室,在院长的介绍下,两人有了基础的认识。

毕竟一个真正喜欢搞慈善的生意人,心地也不会坏到那里去。

第二天。

希尔顿酒店。

艾默尔·杰克在打探下知道自己女儿昨晚的震惊之举,不止没有阻止,反而还打电话鼓励她。

梅莉从来不明白他的心思,实在是太黑暗了,为了女儿着想,结婚的几十年,她终于想要反抗他的做法,“杰克,那个叫里森的小伙不是已经结婚组建了家庭,你为什么还支持尤丽娜去追求她,表面上外面的人都很看好她,但背地里肯定有人说她恬不知耻。”

艾默尔·杰克眸色冷漠的看着他言语无比激动的妻子,“尤丽娜是我亲手培养出来的孩子,我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叫里森的那个年轻男人,不稀罕他优秀的女儿尤丽娜就算了,居然对一个贵族还那么傲慢无礼。

梅莉咬着唇,尤丽娜是他们第一个孩子,她的丈夫对尤丽娜特别的严厉,但更多的时候,她只感受到他把尤丽娜当成了利用的工具,并且掌控着她的生活,“你从不问尤丽娜需要的是什么···”

“好了,你别在烦我,尤丽娜并不需要那些,她只要听我的话就可以了。”

艾默尔·杰克突然之间的暴怒,吓了说话的梅莉和玩着手机的乔一跳,两人对他都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很快,梅莉沉默的叫了乔一起回了房间。

就在艾默尔·杰克对于尤丽娜的做法洋洋得意的时候,宋梓辄那边,终于有了反应。

他在尤丽娜经常直播告白的直播间,唱了一首英文版的《告白气球》,男人低沉醇醇的嗓音,唱起歌来,容易令人沉醉在里面。

他唱完歌,立马消失的毫无踪影。

但谁都知道,这首浪漫的歌曲,是他送给自己妻子的告白情歌。

他用的手段,毫无疑问,一下子将尤丽娜筑起的高墙粉踏破碎。

风平浪静的过去了几天,而这几天,尤丽娜像消失了那般,没有再直播。

何向晚搬家的问题已经解决了,他继父布朗尼·德恩介绍给她的那个男人没有在缠着她,今天她要回儿子公寓那边把自己的行李拿走。

她开门,正好看见要出门的温桐,敏姨珍姨抱着宋宝。

“小桐还没出门啊,妈还以为你已经出去了。”

温桐穿好鞋,视线放在了何向晚的身上,“妈,你不是说今天不会过来拿行李吗,阿辄还准备让助理给你送过去。”

何向晚叹了口气,“本来有个手术要做,但是临时换了医生操刀,我想着有时间就自己过来拿了,你们出门小心点。”

温桐看了自己婆婆一眼,微微一笑,恩了一声,今天出门是要给宋宝买纸尿裤,玩具,她感觉何向晚应该有什么事,但她是后辈,就不窥探自己婆婆的心思了。

下午两三点,商场人流不多,坐在婴儿车里的宋宝完全无视外界的嘈杂,专心把玩着手里的糖果。

那是坐车的时候,敏姨给他的糖果。

宋宝不太喜欢坐车,十分钟的时间,一向安静的他就开始闹腾不安分了。

选了常用的纸尿裤的牌子,去了儿童玩具的区域,温桐开始挑选适合宋宝这个年龄该玩的玩具。

逛了一个多小时,把东西买好,选了一家吃下午茶的店坐下来休息,很多人坐着在聊天。

点好了东西,看着可爱的儿子,温桐想要拿出手机给他拍两张照片放家族群里,不过她翻了包里好一会,都没有找到手机,顿时,眉目深深紧锁。

“夫人你在找什么?”

温桐摇了摇头,“手机可能在刚才买东西的东西被小偷顺走了。”不过奇怪的是,为什么只顺走手机,钱包不顺走?

以小偷的心理应该会认为钱包里应该会有更值钱的东西,万一幸运的,还能偷到一个爱用现金买东西的人。

“夫人,手机有没有重要的资料,要不要找商场的负责人处理一下。”

“要不我去找商场的工作人员说说,阿珍,你跟夫人在这里等。”敏姨说完,拿过自己的手机,去找负责人了。

她的手机有简单的密码,里面有很多珍贵的照片,还有她跟宋梓辄聊天的信息都保存着,她觉得要是丢失了会觉得很遗憾,一会,她道,“珍姨,能借你手机给我打个电话吗?”

珍姨从包里拿出手机递了过去,温桐记得宋梓辄的电话,顺溜的拨了他的号码,一会直接系统回话暂时无法接通。

关机?

继而,温桐又拨打了林子阳的手机号码,那边很快接通,“喂,你好。”

“子阳,是我。”

“温桐?”

“恩,是我,我手机在逛商场的时候被偷了,刚才打阿辄电话一直打不通,他在公司吗?”

集团里上班的林子阳皱了皱眉头,突然意识到一个严重的问题,因为,老板跟他说是有人捡到温桐的手机,捡到手机的人约在了不远的地方让老板过去拿,但是温桐却告诉她,是被偷的。

“你的手机不是被人捡到的吗?”

刚才温桐还说老板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片刻,温桐已经浑身冰冷,抓着手机的手非常的用力,“不是。”

“温桐,我现在立刻去一趟信息技术部,先挂了。”

------题外话------

呼呼,(~o~)~zZ……

(~o~)~zZ

新坑暂时没那么快填哦,新文《恃宠而骄之美色撩人》,求收藏,求评论,文文依然走甜宠路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