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你闯大祸了(已修改)/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嘟嘟嘟几声响彻底忙音了,以林子阳挂电话的速度,从他的反应看来事情确实大条了。

温桐跟林子阳的对话之间,应该是有人声称捡到她的手机并且以还手机的理由把男人叫了出去。

把宋梓辄叫出去的目的应该并不单纯,或许说一开始目的就是他?

珍姨抬头看见温桐脸色很差,关心的问了一句,“夫人,你怎么了?脸色看起来不太好。”

温桐怔愣了半晌,整个人仿佛听不到外界一丁点的声音,耳边响着的只有她跳的非常厉害的心跳声。

“夫人?夫人?”

直到珍姨叫了她好几遍,温桐才恍然回神,她缓缓地深呼吸了一口气回,“我没事。”

气氛一下子凝重起来,珍姨不好再过问,可她没忽略掉温桐眼里那抹浓郁的担心,毕竟怎么遮掩都遮不住。

下临近四点,阴云遮天,空中层层叠叠的黑云,天仿佛就要塌下来那般,这个时间,来商场购物的人逐渐多了起来。

K集团。

林子阳把手里的文件扔在桌面,迈着流星大步出了办公室,他的样子让集团的员工整颗心都弦了起来,心想着,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他马不停蹄的赶到了信息技术部,路上他试着再度拨打了自家老板手机号码,一直显示是关机状态的。

“该死的。”他发出一声咒骂,意外来的来突然,简直让人措手不及。

过了几分钟,林子阳到了信息技术部,他猛地推开会议室的门,气有点喘,“碧昂斯。”

碧昂斯被门很大声的作响吓了一跳,视线疑惑的看他,“怎么了?”

林子阳说出前来寻他的目的,“你赶紧查一下老板手机关机前的ip地址。”

总裁的?

碧昂斯没有多问,先让会议室里的员工出去,喊助理拿他笔记本进来,他看向屏幕,十指已经在键盘上飞舞。

“你不是总裁特助吗?总裁去哪里,你不知道?还有他不是下午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开?”

碧昂斯连续几个问题轰炸他,林子阳只好简单的把宋老板半个小时前出去给温桐拿手机却失踪没影的事说了。

碧昂斯一脸异色,纽约是M国的经济之城,尤其是他们这经济区域是重点保护区域,居然会有人对他们老板下手?看样子还是有备而来。

“yan(林子阳)照你这么说,其实来还夫人手机的那个人说不定一开始目标就是总裁?”

“依我的推论利机率很高。”

不一会,男人手机关机前IP位置立马跟踪了出来,碧昂斯道,“在华林街。”

林子阳立马给自己大哥林寒打电话,让他带上人去华林街那边搜寻,看能不能查出点什么。

华林街离K集团并不算太远,他们暂时一点头绪都没有,只能顺着宋梓辄去过的地方查起。

林子阳有条不紊的把事情交代给了林寒,他继而给纽约警察局打了电话报警。

此刻,商场。

敏姨带了一位商场的工作人员回到他们休息的那家下午茶店。

桌上点的甜品已经端了上来放了好一会了,此刻并没有谁还会有食欲下腹。

“你好,这位夫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助到你吗?”

温桐朝她看过去,“我需要你们商场的监控记录,帮我找出偷了我手机的人,我要报警处理。”

她下车前检查过包包一次,手机还安然无恙的躺在里面,所以她很确定手机是在商场里面被小偷顺去的。

“好的,夫人,不过监控查起来有些麻烦,还请您详细说一下今天走动的范围,时间。”

温桐点头,商场的监控很多,想要找出她那段时间再商场走动的视频记录需要花一点时间。

等待的过程永远是漫长的,并且使人感觉到恐惧,焦虑。

林寒带着数十名保镖出现在了华林街,街道人并不多,此刻,一眼望去,自然是找不到他们总裁的踪影,他只好吩咐保镖,盘查周围的店家问问情况。

男人面貌清俊,在他们盘查的过程中,某家咖啡店的员工对他印象非常深刻,“我记得他,他进店里大概停留了十五分钟左右,还点了一杯冰美式,他是个很帅的中国男人,所以我目光经常注意他,我看见他本来要喝一口咖啡突然手机响,接了电话就出去了。”

一切不言而喻。

温桐在商场里等了二十分钟左右,商场安保部终于传来了切确的消息,她的手机确实是在买婴儿玩具的时候被小偷接近,小偷是惯犯,手法非常娴熟,把手机带走不过短短十几秒的时间。

等警察到了,录了简单的口供,留下了敏姨的手机联系方式,她们之后便没在商场逗留。

公寓楼下,温桐对敏姨珍姨道,“你们带着宋宝上去休息吧,我要去一趟公司。”

她们点头,“好的,夫人,路上注意安全。”

两人看着车子逐渐开远,眉头皱的老高,她们估计猜到了发生了什么,但是不敢在温桐面前提。

“真担心,希望不会出什么事吧。”

纽约警方那边接到林子阳的电话,立马派出了警员去K集团调查情况。

只见,那座辉煌的大厦门口,停了好几辆警车,这时,集团里已经炸开了锅,很快宋梓辄出事的事儿传的人尽皆知,甚至惊动了集团股东。

宋梓辄虽是华人,但身份非同小可,他若是出了什么事儿,跟大使馆那边不好交代,同样对他们而言是经济上的大损失,很快,纽约警方已经开始在纽约进行了大范围的搜寻检查。

纽约时间,五点钟,黑色的兰博基尼停在了集团大厦门口,自从温桐来过宋梓辄送了好几次午饭,集团里没有谁不认得她了。

“总裁夫人,下午好。”

一楼大厅的保安和前台见到她进来,朝她问了声好。

温桐嗯了一声,直接搭乘了电梯上去。

此刻,信息技术部门。

林子阳不知在跟谁通电话,视线突然落在了突然打开的电梯,他一眼就看到了从电梯里出来的温桐。

她看起来面无异色,但她整个人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平静了,平静的令人觉得压抑。

林子阳想,以温桐这种性子在处理紧急事情确定很冷静,但是,也有不好的一面。

温桐走近他身旁,问,“现在情况如何?”

林子阳如实回答,“已经找到了有嫌疑的人,林寒正在审问他们。”

碧昂斯调查了华林街那一片区域的监控录像,从监控里找到了几个看起来很有嫌疑的人,他们曾几次在那家咖啡店门口逗留徘徊,因为不太确定,所以并没有交给警方审问处理。

不过目前能确定一件事那边是,宋梓辄现在应该是处于安全的环境,目前至关重要的便是要查出到底是谁劫持了他。

“有消息了马上告诉我。”

“恩,好的。”

地下荒废的酒吧,墙壁上是五颜六色的涂鸦,一眼望去,狼藉一遍,地下破碎的酒杯,黄色和红色的液体交融,还有扑克牌和撒的满地都是的一元美元。

保镖,穿着西装面无表情的的站在一边守着,对此时此刻房间里响起的痛苦的呻吟求饶声一点反应都没有。

林寒看起来斯斯文文,只见三四个高瘦的国外男人被保镖架着不能动弹,他两手按着其中一人的双肩,曲起腿,膝盖朝他腹部用力的顶去,那男人瞬间痛苦扭曲一块的脸色,应该是非常的不好受。

他拍了拍那人的脸颊,眼眸如虎,“告诉我,人呢?”

几人被打的奄奄一息,倒地呻吟不起,硬是不肯交代,装着哑巴。

他抽了支烟,不耐烦的解松了松口的领带,吞云吐雾,“要是再不说,我让你们从此再也体会不到下半生幸福的滋味。”

此话一出,他们的表情一脸生无可恋,下意识的夹紧腿,心里莫名的感觉到一股害怕。

他们感觉得到眼前的中国男人是很认真的在放狠话,就在他们还挣扎着到底要不要说的时候。

外面闯进来了一个很清瘦,看起来非常年轻的外国女孩,她推开门,脸色惨白,眼里带有一股恐惧,她看向了林寒,“不要打他们了,我什么都跟你说。”

说实在话,他们这群人都是混在社会最底层的渣,没有正经的工作,有的是混混,有的是扒手,有的是流浪者。

他们只能靠着打着低贱的兼职赚点钱维持生活,而荒废掉的地下酒吧,是他们经常来喝酒聊天的地方,久而久之,已经培养了不错的革命友谊。

“是dai,他说自己接了一笔生意,如果顺利完成的话可以得到二十万美金,他找我们帮忙,要是计划成功了他会把十万美金给我们。”

清瘦的外国女孩从很旧的背包里掏出一台银色手机,怯怯的递了过去。

她继续道,“是dai三番四次的保证说不是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我们才答应他这么做的。”

人对于金钱都是有欲望的,尤其是他们这些非常缺钱的穷人,既然得到了保证,于是他们索性就答应了。

dai跟他们说雇主因为做错了事情想要求那个男人的原谅,但是那个男人一直不肯见她,所以才出此下策的。

她同伴把那个男人的朋友的手机给偷了过来,她就一直在等那个男人打电话进来。

而dai可能查过手机主人和那个男人通话时间的频率,让她耐心等那个男人打电话进来。

在两点四十六分左右,果然dai说的那个男人的电话打了过来,对方对她并没有多大疑心,她很成功的把人约了出来。

见面后,那个东方男人看起来并不好惹,他在察觉事情不对劲,他们好几个人上前想要制服他都没能成功,反而被打了一顿,后来是dai用了电棒从背后偷袭把他电晕了。

林寒接过那台银色手机,先是开机,屏保是他们总裁跟温桐的合照,显然这台手机应该就是温桐那台没错。

年轻的国外女孩又道,“该说的我都告诉你了,你要是想找那个东方男人就去找dai,是他开车把人从后门带走的,我的朋友已经受了很严重的伤,你不能在对他们施暴了。”

她自己心里清楚,要是通知警察过来解决,最后自身难保的肯定会是她们。

说不定眼前看起来很有势力的男人二话不说把他们送进去监狱,有钱就没有办不成的事。

林寒把温桐的手机收起来,冷漠的看了她一眼,“给他打电话。”

年轻的外国女孩抿了抿唇,犹豫了几秒,掏出手机打了dai的电话。

她在想,dai是不是被人利用了,因为dai那种不长脑子并且随意的性子很容易被骗。

她给dai打了电话,对方只要一接,碧昂斯就能窃取他们的通话搜查到他的ip位置。

响了两下,dia果然接了,年轻的外国女孩按了扩音,“dai,你在哪里,那个东方男人呢?”

dai声音爽朗,心情非常愉悦,“噢,lulu,十分钟前他已经在我雇主的飞机上了,我相信他们的误会会解释清楚的,跟你说啊,我的雇主是个很漂亮很有钱的英国女人,二十万美金已经到账了,我答应把十万美金分给你们,我不会忘记的。”

lulu的脸色突然很糟糕,“dai,你闯大祸了,你确定你的雇主只是想给那个东方男人一个浪漫的惊喜而不是有什么企图心,有一群人,一直在找他。”

“我的雇主非常的善良,她曾经帮助过我,在我很落魄的时候,她曾经给我递过面包…”

dai还喋喋不休说话,“你放心好啦,伤天害理的事我怎么可能会拖你们下水。”

林寒一把抢过lulu的手机,吼了一句,“你的雇主叫什么名字?”

dai顿了一下,听到对方极其低沉有压迫感的声音,下意识便脱口而出,“艾默尔·尤丽娜。”

一说完,他就后悔了,赶紧问,“你是谁,你把lulu他们怎么样了?”

但回应他的只有忙音了,林寒结束了跟dai的通话,手机扔回给了luku,带着人离开了地下室。

······

六点,被dai用电棒偷袭晕过去的宋梓辄已经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他目光扫过周围的环境,然后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某架直升飞机上。

一处阴暗的角落。

尤丽娜见他醒来,露出一个笑容,“嗨,里森,很高兴看见你醒了过来。”

宋梓辄听到她的声音,随之抬眸,视线落在了她的身上。

------题外话------

卡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