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她最后那根防线/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翘着腿坐在那儿,在她的头顶上,是一个小窗户,六点后的余阳落在她的头发上,头发上泛着红色的光泽,一双碧蓝的眼瞳含着不明觉厉的笑意,使她看起来有种疯狂。

在所有人的印象中,她一直是漂亮大方,有着高贵血统的英国贵族,她的优秀还得到了英国女王的认同,特地赐予她伯爵的头衔。

男人冷漠的不再看她,此刻,他的身体还处于一种无法用力的情况,大概是被注射了类似麻醉之类的药物。

尤丽娜见他没有开口问话,她咬了咬唇,眼里藏着不甘,“难道你没有什么问题想要问我的吗?”为什么不问问她到底要做什么,想做什么…

问题?

宋梓辄大概真的不会问出这么白痴的问题,他现在的处境已经是最显而易见的答案。

他牵起嘴角,冷漠的看着她,“尤丽娜,我没闲情听你废话。”男人对她这么做的原因根本不感兴趣。

如今心里头大概全都是温桐的身影,怕她担心。

“识时务为俊杰,你最好现在立马直升飞机掉头回纽约。”否则之后别怪他心狠手辣。

尤丽娜不是没听出宋梓辄话里的要挟,她的牙齿几乎已经把唇给咬的撕裂,过了会,她理所当然,缓缓而道,“里森,我爸爸从小教导我,得不到的东西那就毁灭。”

她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俊朗谪雅的男人,眼里透着痴迷,不甘,失落,如此干净的一个人,她一眼看到的时候,就已经钟情于他。

“我很喜欢你,所以我愿意用我自己的方式去尝试一切能够把你留在我身边的方法。”

因为他太看起来过于干净,她总怕自己身上的黑暗会让他觉得讨厌,所以在大学的那段时间,她一直表现的很温柔善良大方,后来她逐渐分不清,到底哪个才是真实的自己。

直至她在纽约追求宋梓辄的事情被她父亲知道,把她叫回了英国,还那安排了一个男人跟她相亲,她怎么可能会喜欢那种下流胚子的花心男人,为了坚持自己的选择,她长这么大,第一次反抗他父亲的决定。

他父亲有暴力倾向,那天她的脸几乎被她父亲打的红肿,慢慢的,随着时间,大概是她第一次为了一个男人如此固执的反抗他,她的父亲对里森起了兴趣,才有了她再次回纽约的机会。

尤丽娜做梦都想不到,在她不在的那段时间,男人已经结婚,并且有了孩子,简直晴天霹雳。

说起艾默尔·杰克,宋梓辄对他的印象只停留在衣蛾自视甚高的变态,第一次会面,他已经看出他是一个喜欢别人臣服他的男人,偏执并且有着极度严重的掌控欲。

这都是一个有权有势有地位的男人会有的表现,尤丽娜的父亲更具有代表性。

而尤丽娜应该也具有这种特征。

宋梓辄继续面无表情,他从来就不是坐以待毙的人,他更不会,让一个无关紧要的女人去毁灭了他的生活,感情。

这时,尤丽娜轻轻的笑了,笑的有些诡异,她道,“里森,你不要小看我,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她现在更想看到的的是,里森爱的那个女人的绝望···

此刻,在纽约夏威夷海的上空,一架直升飞机飞行在空中。

纽约警方人员锁定目标,派出了飞行警员秘密跟着那架直升飞机过去,但因为是在空中,为了避免意外发生,等直升机停了才能进行逮捕行动。

集团内。

林子阳端了一杯白开水递给了温桐,道,“温桐,你喝点水,警方已经追踪到那辆直升飞机。”

温桐伸手接过,“谢谢。”

她已经从林寒那儿得知,是尤丽娜花了二十万的美金搞得这么一出戏,握着水杯的双手收紧。

现在知道宋梓辄可能跟她待在一起,她根本没办法静下心。

夏威夷海的上空,海水很蓝,那架直升飞机本来飞的好好地,却砰的一声,巨大的爆炸的声响,像炸开的烟火消纵即逝。

直升机的残骸沉入了海中,一切发生的太快,导致后面秘密跟踪的飞行警员愣直了眼。

下一秒,立马将直升机爆炸的事情通知了纽约警局。

这时,碧昂斯的电脑屏幕上,正重复播映着刚才直升飞机爆炸的画面,他手猛的一震,搁在他手旁边的咖啡杯碰的一声掉落在地上,碎掉了,地下是一滩褐色的液体。

他被吓得脸上毫无血色,满眼的不可置信。

他们一直追踪的直升飞机就这么突然的爆炸了,而他们的总裁可能就在那架飞机里面。

所以尤丽娜最初的目的并不是要绑架他们总裁,而是想跟他们总裁一起死亡?

“碧昂斯,你怎么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碧昂斯转身,一个激灵,因为他看到了在林子阳旁边的总裁夫人,他支支吾吾,“那个…我…总裁他…”

林子阳急着问,“老板怎么了?”

在碧昂斯没办法说出情况的时候,林子阳的手机响了起来,是纽约警局的警员打过来的。

他按了接听,对方道,“yan先生,飞行警员刚才回报了一条消息,贵公司里森总裁所在的那辆直升飞机在夏威夷中心海发生了爆炸,爆炸的原因还在调查当中···”

纽约警方已经尽量不把事情说的太浮夸,但如果K集团的里森总裁真的在里面,那肯有可能已经···

爆炸…

爆炸…

林子阳的耳朵已经嗡嗡的作响,他睚眦欲裂,朝着电话一吼,“我需要知道我们总裁到底怎么样了?”

“生死不明。”

纽约警方人员找不到人,所以只能这样子回答,但是以那种爆炸的程度,要是里森总裁真的在里面,那种爆炸的威力,人估计会···

站在林子阳旁边的温桐嘴唇抖了抖,眼前,什么都看不见了,只有声音,虚幻不真实的在她耳边响起。

脑子嗡嗡嗡的作响,呼吸突然变得急促起来,她的心脏跳的太快,仿佛已经超出了负荷的程度。

“温桐!”

“总裁夫人!”

林子阳和碧昂斯不约而同的慌张了叫了一声。

男人要是出事,他们早该清楚最不能承受的人,就是温桐,她看似平静,其实整颗心已经系在了他们老板的身上。

全身的神经疼的仿佛痉挛,如果那架飞机里面,宋梓辄真的在里面,爆炸的话···

“阿辄···”

“呼···呼···”她的呼吸变得非常沉重。

软柔的声音居然变得沙哑艰涩,一声叫唤从她喉咙溢出,光是这一声叫喊,仿佛用尽了她全身的力气。

继而,神经噶然断掉。

林子阳把站不稳脚步的温桐扶住,平稳的把她放着,眼里充满了担忧。

“温桐,温桐···深呼吸,深呼吸···”

碧昂斯看到温桐近乎崩溃的样子,自己的心都跟着颤动了起来,到底是多爱才能听到这种消息,变得如此脆弱。

“我去叫医生。”

“你去开车,我们送夫人去医院。”



她就像沉入了海底里,没办法用力的呼吸,然后一直不断的下沉,不断的下沉,视线已经被剥夺,眼前剩下的,只有无穷无尽的黑暗。

温桐从一开始都没有把事情往坏的方向想,但是警方那边说宋梓辄在的那辆直升飞机爆炸了,又怎么不让她精神崩溃。

阿辄···

阿辄···

阿辄···

温桐的脑海里,一直重复着他的名字。

一辆直升飞机在夏威夷海中心发生爆炸,很快成为了纽约新闻头条,在记者的挖掘下,世人很快清楚的知道,这架直升飞机伤的人,可能是K集团的里森总裁。

“天啊,那个尤丽娜,居然绑架里森总裁一起殉情了。”

“我根本没想到她会这么做,太可怕了,我之前居然觉得她天天直播告白是一种正能量的行为。”

网络上,开始出现一个三十秒的视频,视频里,是尤丽娜率先上了那架直升飞机,一个有着卷毛的年轻男人扶着里森总裁上去,之后,从飞机里出来的人只有那个而卷毛男人,紧接着过了一会,飞机起飞了。

直升飞机的型号,正好是在夏威夷海中心爆炸的那一架。

“播报一则新闻,在纽约夏威夷海中心发生了一起直升飞机爆炸事件,经警方证实,该飞机乘坐的人员可能是英国贵族艾默尔·尤丽娜,还有K集团的总裁里森···目前,纽约警局已经夏威夷海中心进行搜寻调查。”

外面已经闹得沸沸扬扬,此刻,希尔顿酒店。

梅莉看了这则新闻,大惊失色,慌张的整个人跌坐在了沙发上,很快,她痛苦鼻涕起来,“尤丽娜,我的孩子···”

乔看见伤心欲绝的母亲,想起她的姐姐,跟着一起哭了起来。

艾默尔·杰克从外面回来,看见自己的妻女哭的伤心伤肺,就觉得闹心,“你们哭什么,赶紧收拾东西,我们回英国,该死的,外面的记者真是太烦人了。”

他的尤丽娜,真的给了他好大的惊喜,措手不及的。

他承认,在尤丽娜喜欢那儿东方男人的事情上,他失算了,他根本没想过,原来他的女儿真的那么喜欢他,甚至到了这种地步。

“杰克,如果不是你那该死的好奇心,让尤丽娜回了纽约,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梅莉很清楚,她的丈夫同意让尤丽娜回纽约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尤丽娜因为那个里森反抗了他做的决定,之后在里森那里吃了闭门羹,接着为了让自己好受些,一直教唆尤丽娜使劲破坏别人的生活。

“梅莉,你居然敢对我大吼大叫?”

“杰克,你就是失败的父亲,你从头到尾把尤丽娜当成了娱乐的玩具。”这样的男人,如果真的成为了艾默尔贵族的下一任家主,被女王赐予公爵的头衔的话,只怕会更无法无天。

艾默尔·杰克不由分明的一掌呼了上去,力道很重。

梅莉被一巴掌打的天旋地转,踉跄一把,直接倒回了沙发上。

“卑贱的女人,如果你不想失去你现在拥有的富贵生活,最好给我乖乖闭嘴,马上去收拾东西,听见没有。”杰克的神情变得狰狞。

而此时此刻。

在医院里的何向晚已经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包括宋梓辄还不知是生是死的事,但现在最令人担心的还是温桐。

病房里,温桐正在打点滴,她躺在床上,呼吸很缓慢,不过已经没什么大碍了。

公寓里。

宋宝已经饿了,醒来的时候见不到妈妈,加上有了饥饿感,毫不犹豫的放生大哭了起来。

哭的时候眼睛通红通红,像个小兔子,珍姨敏姨看着一向乖巧的孩哭成泪人,眼里充满了心疼。

好在何向晚知道宋宝暂时没有脱离母乳,清楚温桐现在没有办法给孩子喂奶,只好在医院了要了不错的母乳,嘱咐林子阳送了过去。

宋宝吃是吃饱了,但是依然见不到温桐,很快,又哭了起来。

断断续续,哽咽的哭声一直在公寓里响起,两人哄了好久,宋宝哭累了再度睡过去他们才松了口气。

但如果再次醒来见不到温桐的话,估计又得哭了。

然而,大使馆那边,已经开始自乱阵脚了。

宋梓辄是谁。

他可是帝都宋家的人,宋家在中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如今出了事,他们这边根本没办法跟他们交代。

但必须得给交代。

大使馆深深地感觉到了一股乏力感,但他们同样不会放过英国艾默尔家族,狗屁贵族,所以M国大使馆这边的高官立马联系了英国那边的大使馆,即刻向英国女王讨伐艾默尔家族。

次日,天才微微蒙亮,躺在床上的温桐已经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环顾四周,最后目光看着头顶的天花板,昨日发生的事情瞬间历历在目,她的瞳孔开始剧烈收缩。

在旁边趴着入睡的何向晚醒来,她握住了温桐的手,大喊了她一声,“小桐。”

好一会,床上的人才声音沙哑的回应,“妈~”

何向晚脸色看起来很憔悴,昨晚应该没有睡好,“你醒了,身体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饿不饿?”

温桐晃了晃脑袋,“我不饿。”

何向晚蠕动了一下嘴角道,“我去给你买点粥,昨天子阳把你送到医院,都快吓坏我了。”

她又道了,“警方昨夜打电话跟子阳说了,那架直升飞机,尤丽娜和阿辄应该不在那架直升飞机里,但是驾驶员已经不幸的遇难了,警方在海里找到了他的尸体碎片。”

至于尤丽娜为什么要这么做,可能有两个原因,第一应该是为了避开警方的追击,用了声东击西的办法,第二大概是她本人心理上有问题,所以才这么残忍。

言下之意,宋梓辄还生还,但是不知道尤丽娜把人带去了哪里,纽约警方暂时搜查不了她的行踪。

温桐听着,最终沉静的点了点头。

何向晚握着她的手,看了她情绪已经平稳,转而出去,昨天温桐当场听到那样的消息,她当场出现了休克的症状,想必阿辄在她心里是她最后防线。

但她同样明白,温桐是个冷静理智的女人,阿辄现在处于安全的处境,只要她缓解好情绪,应该没多大碍了。

她醒来,在何向晚的照顾下,喝了点粥,不过食欲不大。

珍姨敏姨带着醒来的宋宝到了医院,宋宝哭的鼻子通红通红,见到温桐后,终于安心了。

温桐坐在病床上,抱着宋宝,孩子的软香,她伸手摸了摸他的脑袋,拍着他的背,温柔的哄着。

何向晚莫名的觉得心酸,明明她儿子不跟女人纠缠,偏偏就是有无理取闹的女人缠着他。

但有些时候,有的事情不可抗力,不可避免,挡不住的桃花不意味着他有了伴侣而消失。

不过尤丽娜这朵桃花,真是危险。

这时,几个医生护士从外面进来,何向晚道,“小桐,做完检查就可以出院回家了,宋宝妈先帮你抱着,你先去做检查。”

温桐嗯了一声,把哄乖的宋宝交给了何向晚,“妈妈去一会就回来,宋宝你乖乖跟着奶奶知道吗?”

宋宝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温桐,好像听懂,好像又没听懂。

做完身体检查,确定没什么大碍,林子阳安排的保镖助理把温桐他们送回了公寓。

帝都那边,宋家人收到了大使馆给他们的消息,宋少将二话不说,前往M国纽约。

此刻,不知哪个国度,哪个界线的一处荒岛,到处灌木丛生,一眼望去,有淡淡的烟雾缭绕,树林阴森恐怖。

尤丽娜摘开给宋梓辄带上的眼罩,宋梓辄睁开眼睛,感觉手腕处的异样,只看见,她已经用手铐将两人的手铐住,她当着男人的面,将钥匙扔进了海里。

利用声东击西的方法混搅了警方的追踪来到了这里,她的计划毫无疑问,近乎完美。

“里森,除了我那位忠诚的仆人,没有谁会知道我们在这里。”她切掉了一切的通讯,完全的将自己和宋梓辄绑在了一起,留在这座小岛上。

“我有些时候很讨厌外面的世界,我喜欢待在安静的地方,现在有你跟我一起,我感觉很不错。”

宋梓辄沉默的看她,尤丽娜完全自顾自的说话,不管男人应不应她。

就在似乎很熟悉这里的环境,带着宋梓辄往里面走进去的时候,她突然顿住了脚步,转了个身。

铐在男人手上的手铐已经被他解开,尤丽娜本来就是想禁锢宋梓辄的行动,才会想要用手铐铐住他。

但没想到,手铐会这么容易被他解开。

用纸片解手铐?

她哑然,并且不知道说什么好。

“里森,你会的真多,但你别以为这样就能离开这坐小岛。”

宋梓辄抬眸看她,视线轻轻浅浅,“尤丽娜,你要庆幸你是个女人。”

“但是,里森,小岛并不安全。”

就在尤丽娜想要劝说宋梓辄跟在她身边的时候,突然周围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很快在暗处,走出来几个黑人,对准了他们,并问,“你们是谁?”

突如其来的变化,艾默尔双眼充满了惊恐,并且觉得奇怪,“我是这座小岛的主人,你们又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座小岛,地理位置偏僻,靠近加勒比海,在她被英国女王封为伯爵的时候,是英国某位非常富有的富豪赠送给她的礼物,小岛中心建筑了一栋城堡,她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来过这里。

小岛的主人?

几个黑人面面相觑,目光突然变得贪婪起来,举着枪,开始迈开步伐朝他们靠近。

这样的变化,那双墨眸一直沉静的看在眼里,眸光清冷,唇角一勾,真是戏剧化的改变。

时间眨眼过去一个星期。

宋梓辄的行踪,还是没有下落。

但此刻,艾默尔家族在英国大使馆的威压下,终于,收敛了他们嚣张的火焰。

宋少将先是到了美国,探望了温桐后,转而去了英国大使馆。

帝都那边知道宋梓辄失踪的消息,都很担心,不管是宋梓辄,还是如今孤身一人带着宋宝在美国的温桐。

温爸爸和温妈妈一颗心都系在了美国温桐的身上。

“要不我们去美国看看小桐?”

温爸爸沉声,“还是先别去吧,再等等消息。”

而英国女王了解状况,她表现的很震惊,她一向看好的艾默尔·尤丽娜居然做了那么可怕的惊世之举。

二话不说,立马摘去了她伯爵的头衔,而艾默尔·杰克可能会成为公爵的机会,一并失去了。

杰克此刻正在家族里被艾默尔家主,也就是他的父亲训斥,“杰克,你这个该死的混球,瞧你教的好女儿,惹出来的大祸。”

杰克被骂的脸色通红。

但于事无补。

接下来等着他们的,不止是女王殿下对他们家族的失望,也许会因为女王殿下不管他们了,加上有人虎视眈眈着他们,说不定很快就会走向落魄。

美国纽约。

露茜在路上买了点吃的,此时,已经出现在了温桐此刻住的公寓。

全球华美大赛已经结束了,她夺得季军,冠军是一个加拿大女孩。

温桐给她开了门。

“小桐。”

温桐点头,朝她笑了笑,真心的祝贺她,“恭喜你。”

露茜上前,直接抱住了她,“你瘦了很多,小桐,你要好好吃饭。”

她拍了拍她的肩膀,“我有好好吃。”她每一餐都有吃,但是吃的并不多,强行吃下去,却会反胃想吐。

抱着人一会,露茜才放开,看着那张白净娟秀的脸,叹了口气,都不敢提宋老板。

白天,温桐真的是没什么异常,她还分心思在了K集团,把宋梓辄的工作安排的井井有条,并且还分出了心思去整顿艾默尔家族在英国的生意。

“进来坐吧。”

露茜进了屋内,把外套搭在了沙发边上,她看到保姆正在跟宋宝玩。

半个小时后,门铃又响了。

露茜去开门,发现是个很高大的英俊男人,“请问,wing在吗?”

温桐端了一杯温水出来,正好看到门口站着的人,眸光徐徐,“杰西?”

杰西手里抱着一束开的很漂亮的百合,他看到温桐的一瞬间,眉头皱了几下,“不介意我进去坐吧?”

“恩,欢迎。”

露茜还愣在了原地,突然意识道自己挡在了门口,尴尬的侧了侧身子,让道。

这个英俊的男人带了花,对温桐满怀关心,说话还温柔,她摸了摸鼻子。

突然之间,她脑海里闪现了一脸淡漠的宋老板那张英俊的脸。

“这是给你带的花,我希望你能保持好心情。”杰西知道了里森发生的事,如今警方依然没有消息,那位里森先生,此刻就像消失了一样,他很担心wing的处境,于是就过来了。

温桐接过花,说了一声谢谢。

杰西说出今天来的目的,“wing,我听说你除了去k集团,就一直待在公寓里不出去,我认为你有必要出去走走。”

其实这正好也是露茜来的目的,何向晚怕温桐憋在公寓里,就算她没有什么奇怪的反应,但一直这样不是办法。

“是啊,小桐,要不我们带着宋宝出去逛逛吧。”

“这位杰西先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推荐?”露茜连忙跟着道。

杰西点了点头,去的地方自然多得是。

于是,在珍姨敏姨跟着一起劝说下,温桐没办法,答应了下来。

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

宋梓辄已经在这座小岛里呆了足足七天。

小岛上那些黑人,其实是北美洲那边的犯罪分团伙,在半年前发现了这座隐秘的小岛,逐而把这里当成了制毒的工厂,每隔一段时间,会有人来这里,将制作好的毒品流出去黑市卖。

紧闭的门突然打开。

躺在地上的尤丽娜五指突然动了一下,门一开,她就看到了宋梓辄跟在一帮黑人,笔直的站在他们的身边。

男人依然冷峻,目光深沉危险,因为是男人的缘故,对于那些犯罪分子来说,还有可利用之处。

尤丽娜感到害怕,她听到声音,眸光里立马充满了惊悚。

谁也才想不到,她在自己的小岛上,被好几个男人凌辱了整整七天,对她而言,

本来以为是美好的牢笼,最好成了她的噩梦根源,并且绝望。

“今天轮到我先上了。”

于是,门啪的一声,再度关上。

尤丽娜真的想放声尖叫,瞳孔已经涣散,从里森对她见死不救的态度,她已经知道了男人对她的厌恶程度。

此刻,在外面吸着大麻的两个黑人已经迫不及待的模样。

“里森,这里已经没你的事了,帮我盯着那一群小兔崽子有没有好好工作。”

同样在小岛里,还有十几个个被犯罪团伙带来这里干黑活的年轻孩子,最大的,也才十六岁。

宋梓辄点了点头,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开。

离开前,他听到那两个黑人男人催促里面的伙伴,“嘿,兄弟你快点,别忘了今天晚上外面会派人过来运货。”

宋梓辄在他们面前一直表现的言听计从,所以他们很喜欢使唤他做事,多一个囚犯,对他们来说没什么差别,但他们并不知道,男人的危险。

至于尤丽娜,房间里一直传来断断续续的呻吟,男人的嘶吼,想必战况,很是激烈。

纽约,晚上六点。

温桐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带着手套,帽子,裹得挺严实的,在她身边,还有露茜跟着。

珍姨敏姨站在门口送她们出门,“路上小心。”

杰西在旁微微笑着,很绅士的请了她们两人先进电梯,随后才跟了进去。

------题外话------

唔,唔·····

事实上,有读者说转折的逻辑有点不符合常理,我认为并没有哪里不对劲,上个章节已经做了修改,看不懂回头连着看一下,就酱。

下一章宋老板已经没事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