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安然无恙的回来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位美丽的小姐,请上车。”杰西绅士的打开了车门,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露茜露齿,扬着笑容,说了一声谢谢,不管怎么样,有个熟悉纽约的人能陪着她们出去,是件好事。

温桐唇边笑容浅浅,弯腰,走了进去。

车内有暖气,但她依然觉得浑身冰冷,坐车,头有点晕晕沉沉的错觉,她靠着车微微侧着头,假寐着。

一家有名的法国菜餐厅,有着温柔的钢琴曲流淌,来这里吃饭的人,表情都非常的愉悦高兴。

“wing,我发现你最近瘦得太厉害了,你要多吃一点。”杰西递了一杯新鲜榨好的橙汁给她,看着她气色不怎么好的清秀小脸,他眼中露出了一抹心疼。

温桐抬头看他,眸里丝毫没什么表情,伸手接过,“谢谢。”

杰西笑了笑,他自己清楚,眼前的人,估计只有在听到那个男人的时候才会有一点情绪波动。

坐在温桐旁边吃着意大利面的露茜甚不是滋味,她怎么会让这个叫杰西的男人陪着她和温桐出来放松心情呢。

这时,在她们后座的方向,有两个女人的目光一直落在静静吃东西的温桐身上。

自从宋梓辄失踪,温桐好几次在纽约报纸上过头条,比如,里森的妻子今天参加了集团某个重要会议,比如,里森的妻子因为尤丽娜,迁怒了整个艾默尔家族,受够了他们家族在英国的生意。

诸如此类,逐渐的大家也都认识了她,其实不止她们,稍微有点眼色的都知道坐在那静静吃东西的东方女人就是K集团总裁里森的妻子。

“她真可怜,我很同情她。”

“警方现在都找不到消息,尤丽娜太能藏了,万一一辈子都找不到怎么办?”

“那她就永远的失去了她的爱人。”

“嘿,你这个假设太可怕了。”

从她们聊天的内容,看出她们并非真正的替温桐感觉到不值得,倒像是无聊的灯餐前一种无聊的谈话。

两人一边聊着一边笑。

露茜英文虽然不太好,但还是能听得懂她们说的话,她气愤的一拍桌子,回头冷眼的看着她们,“把自身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之上,很有趣?”

那两个女人吓了一跳,自知理亏,一脸悻悻然的。

温桐微微仰着头,把那杯橙汁喝了一半后放下,她用纸巾擦了擦嘴角,沉静着脸,朝她们认真道,“他是我的男人,我相信他不会让我等太久。”

她们怔愣了几秒。

温桐目光朝杰西和露茜道了,“我去一趟洗手间。”于是,拎起包包,询问了服务员,踩着缓慢的步伐过去。

露茜没有跟上去,她感觉现在的温桐可能是需要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叹了口气,她视线落在了杰西身上,“杰西先生,你想过河拆桥?”

杰西双手一顿,看着眼前防御心很重的露茜,“你想多了,我今天的目的很单纯。”

露茜不太相信他。

“如果那个男人在不回来,我不介意过河拆桥,wing,她是一个值得别人去爱的好女孩。”

露茜撇了撇嘴巴。

洗手间,一个女人补完妆洗了手拎着包出去了。

安静的空间里,只有她一人。

胸口钝痛。

呼吸困难。

水龙头的水哗啦啦的流着,那双被发丝遮掩住,氤氲波光的眸充满了思念,痴缠,她真的想他了,全部的他。

指节骨微微泛白,她在坚忍着。

夜,仿佛更冷上了几分,在法国餐厅的门口等了一小会,杰西已经开车停在了他们面前。

“啊,纽约真的很冷。”上了车,露茜抱怨的说了句。

温桐裹得很严实,但她的手脚依然是冰冷的,她目光朝前,问道,“杰西,现在要去哪?”

“美术馆,今天我有位朋友会在那儿开展览,他是一位不错的艺术家。”能开的起自己展览的艺术家,想必他创作出来的东西应该挺有艺术价值的了。

去的路程不是很远,一路顺畅。

车停在美术馆前,杰西给她们开了车门。

美术馆大门已经很多人了,一路进到展览的大厅,厅内是砖墙的结构,深色的木地板,白色的天花板,通风管,明亮而现代。

厅里很多人,手里都端着酒杯在期间来来去去,欣赏着那位大师所创作的画。

露茜还是第一次参展,眼里充满了好奇。

很快,有一个穿着西装的男人迎上前来,他有着金色的卷发,灰色的瞳孔,他走到了杰西的面前,跟他打了招呼。

“杰西,我的画展都进行了一半了你才来。”

杰西笑了笑,“莱恩,我来不来不都一样吗,我看得出来,很多人都喜欢你的画。”

随后,他领着莱恩介绍给了温桐和露茜。

温桐微微笑着,目光放的有些悠远。

露茜发觉她有点不太对劲,抬头问她,“怎么了?”

她摇了摇头,笑而不语。

此刻,医院,何向晚脱去了身上的白八卦,准备收拾东西过温桐那里。

这时,她放在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起看了一眼,接了,“君庭?”

宋君庭恩了一声,他刚和美国大使馆这边的人从英国赶回来了,现在在车里,“小桐怎么样了?”

何向晚道,“我今天让露茜带她出去走走了,她在家闷了这么久,对身体和精神也不好。”

一方面,温桐太隐忍自己的情绪了,这样子下去,迟早会出事。

而他们都清楚,唯有宋梓辄,才是温桐的良药。

宋君庭沉着脸,如今除了纽约警方,英国女王那边同样吩咐了人寻找他,不放过一个可能性。

同样他相信自己的儿子不会连在一个女人身边都没有办法逃出来,一个星期,已经够长了。

宋君庭道,“恩,最近这几天,你辛苦了。”

何向晚跟宋少将聊了会电话,才刚挂下,准备拿好东西出办公室的时候,被门口突然出现的黑影吓了一跳。

“卡伦特,你怎么还在医院?”

卡伦特的眸子深深的看着她,他看起来很一丝不苟,浑身上下都带有一种荷尔蒙,那是何向晚没办法解释的魅力。

卡伦特道,“我妹妹说想吃夜宵,我给她带了过来。”

何向晚看着他,“噢,好吧,那你怎么来我办公室了?”

卡伦特,“来看看你,我听说你的儿子失踪了,你还好吗?你的脸色看起来憔悴了不少。”

“我还好,谢谢关心,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何向晚只是觉得,有卡伦特的地方,她总会觉得呼吸困难,有种溺水将要窒息的错觉。

卡伦特静静的看着她离开,没有阻拦。

等她离开后,他才重新回到自己妹妹swan的病房,她妹妹正在吃着夜宵,见到卡伦特回来,揶揄了一句,“大哥,你怎么还没追到abby医生。”

卡伦特没说话,“你慢慢吃,我先走了。”拿起自己的黑色外套,把病房的门关好,随后从衣服口袋拿去烟盒和火机,步伐缓慢的出了医院。

swan扁了扁嘴巴,她大哥的性子太沉闷了,所以跟kaxi离婚后至今没有伴侣,当然,不是什么人都能够成为她大哥的伴侣。

Kaxi麻,呵呵,她讨厌这个女人。

平静没有波浪的海面,一座小岛被朦胧的烟雾环绕着,树林的中心闪着微弱的光影。

一个瘦得宛如皮包骨的小女孩端着水盆站在了外面,她低着头,等黑人离开后,才走了进去。

“真tm爽。”

一路走,他们话里少不了污秽的粗言粗语。

小女孩走了进去,房间内散发着糜烂的荷尔蒙味道,躺在床上的女人,披头散发,奄奄一息,身上少不了青青紫紫的痕迹。

小女孩沾湿了毛巾,给她清理身体。

“别碰我!”

歇斯底里的大吼,吓得小女孩毛巾从手里滑掉了下去。

“该死的黑种人,都该死的,全都该死。”尤丽娜神色狰狞,她声音沙哑,眼神恶毒。

“他为什么不救我,为什么看着我被人玷污,他好无情,他好残忍,为什么。”

尤丽娜的声音变得怨念,“他明明身手很好的,要解决那几个人渣根本不是问题,他宁愿看着我被虐待。”

“里森,你个残忍的家伙。”

小女孩吞噎了一抹口水,重新拾起毛巾,给她擦身子。

此刻,在城堡地下酒窖,十几个孩子正在有条不紊的在把那些毒品包装放进箱子里。

一个黑人,两个白人,坐在四角的桌椅喝着酒,赌牌,时而会对那些孩子嚷嚷两句,“动作快点。”

宋梓辄站在地下酒窖的外面,慵懒的靠着墙。

突然,里面传来小孩子稚嫩惶恐的惨叫,他身子动了动,往里面去。

一个黑人拿着皮鞭往一个小男孩身上抽去,在小男孩旁边,是一包不小心摔坏了袋子,冰粉洒了一地。

男人将身上的风衣脱了丢在了一边,挽了挽袖口,他的目光,此刻如一只危险的野豹。

孩子们突然看向他。

只见男人一手在旁边的酒架上拿了一支酒,猛的往那个黑人的脑袋瓜子砸了上去。

酒瓶一碎,伴随着尖叫。

其余两个白人反应回来,咒骂了一声,作势就要掏出搁在腰间的枪支。

酒香在地下酒窖里缭绕,红色的液体不小心撒在了男人白色的衬衫上,凌乱的发丝,危险的眸光,白皙结实的胸膛若隐若现,他有种狂野的性感。

地上,躺着三个痛苦呻吟的黑人。

宋梓辄坐在了椅子上,一脚踩在了其中一个人的脑袋上,“别鬼叫,听着烦。”

小孩子们纯真的眼神看着他,仿佛看到了某种希翼的光芒。

城堡的后花园,一辆直升飞机缓缓飞了下来,回旋浆发出巨大的声响。

很快,又有三个黑人从外面进入了地下酒窖,脸上还残留着刚才干了一炮的美味滋味。

宋梓辄手里举着枪,在最先下来的那个人的腿上打了一枪,他狼狈的滚了下来,小孩子见状,拿出绳子绑住了他的手脚,不给动弹。

霎时之间,又是两声枪响,枪枪都命中了他们的腿部,不一会的时间,都被生擒制服了。

直升飞机,已经降落停靠。

这时,舱门一开,下来两个人,长得人高马大,带着墨镜,身上都有枪。

他们应该不是第一次来运毒品,对城堡的地形很熟悉,熟路的走到了酒窖的门口,推开门,走了进去。

在他们进去后,几个十岁上的小孩,把地窖的门给轻轻的关上,他们有的人手里拿着铁锤,木板,铁钉,手忙脚乱的把木门给封上了。

进去的两个人发觉的时候,已经为时已晚。

把门给严密的封锁上后,他们欢欣鼓舞的往直升飞机的方向去了。

“大哥哥,你会开飞机吗?”

宋梓辄伸手揉了揉问话的小孩子,“会。”

“哇,大哥哥,你好厉害。”

很快,宋梓辄在他们眼里已经成为了一个什么都会的大英雄,会打坏人,还会开飞机。

“人齐了吗?”

“我来数。”

其中年龄最大的小孩开始点人,数好后,他道,“齐了。”

“不过大哥哥,你不救那个女人吗?”有个小女孩弱弱的问了一句。

宋梓辄唇角一勾,泼墨的眸甚是无情,“飞机坐不下那么多人。”

他们一脸似懂非懂,但并未深究男人话里的含义。

反正不会救就对了。

直升机的回旋浆又挥动了起来,砰隆隆的声音,宋梓辄坐在了舱头的位置,带好了安全带,起飞,扬长而去。

此刻,温桐已经回到了家里,由于露茜还住在酒店,只好麻烦杰西把她送回如今的住处。

她回到公寓里,屋内只留有壁灯。

珍姨从房间里出来,“夫人,你回来了。”

温桐点点头,“恩,宋宝睡着了吗?”

和珍姨在客厅聊了一会,温桐转身上了二楼,进了房间,拿出换洗的衣服进浴室洗澡,出来吹干头发,看了一眼铺盖整齐的大床,她咬了咬唇,掀开一脚,躺了下去。

她全身,仿佛都被宋梓辄的味道袭满。

不禁,喉咙哽咽了一下,她发现自己,更想念他了。

天灰蒙蒙的亮起,纽约时间,八点半。

不知怎么的,今天公寓里,除了何向晚,还有宋君庭,露茜,就连林子阳,碧昂斯,林寒都在了。

他们手里提着早餐,林子阳刻意压低声音讲话,“我买了豆浆,油条,还有吐司,红豆糕,你们喜欢吃什么,不够我再去买。”

“够了够了。”

“坐吧,先吃早餐。”

林子阳等人,已经坐在了餐桌面前,他关心的问了句,“温桐呢?”

敏姨道,“前几天夫人一直很浅眠,昨晚终于回房间睡了,刚才我过去看了一下,她睡得很沉。”

宋君庭坐在沙发上看报纸,“再让她睡会吧。”

于是,一伙子开始默默的吃早餐。

此刻,一辆警车停在了公寓楼下,车门一开,宋梓辄从里面出来。

手臂上挂着风衣,衬衫,西裤,都已经脏了,不过却依然很帅气,俊雅。

“里森先生,你真的做了一件大好事,解救了那么多的无辜孩童,我替他们谢谢你。”

一名警官跟着下车,话语里充满了敬意。

宋梓辄点了点头,没说话,转身进入了大楼。

那名警官笑了笑,随后上车,警车缓缓开走。

他们吃着早餐,就在氛围变得很安静,只剩下吃东西的声音的时候,紧闭的门突然咔擦了一声开了。

齐齐的目光朝那边过去。

门被推开,宋梓辄走了进去换好鞋子,进去,不一会,就发现了他公寓里,满满的人。

“阿辄。”

“总裁。”

几乎是异口同声的众人,客厅里对突然出现的人,眼里充满了震惊,喜出望外。

宋宝坐在婴儿车里,他似乎也是许久没有见到自己爸爸了,圆溜溜的眼睛看了过去,挥着小手,开心的咿呀了一声。

宋梓辄点了点头,对他们道,“抱歉,让你们担心了,有什么话想说等我洗完澡再说。”

于是,对于宋老板的冷静,一下子,什么煽情的戏码都没有了。

他上楼,他们的眼睛就一直看着未曾离开。

直到林子阳的电话响了,电话显示是911,应该是纽约警方打过来的。

房间门被男人轻轻的推开,合上。

宋梓辄的目光已经落在了床上睡着的人人身上,他走了过去,用手轻轻撩开了遮住她脸上的发丝。

温婉秀雅的脸已经没有以前那么圆润,清瘦了很多,清秀的眉紧紧的锁着,眼睫毛上沾着水珠,两手紧紧的揣着被子,呼吸轻轻的。

男人眼中满是心疼,倾身,在她额头上,留下一个吻。

他看了好一会人,才起身,往浴室的方向去。

楼下,因为纽约警方打过来的电话,松了一口气,雨过天晴,他们一下子阔朗了。

据纽约警方人员说,宋梓辄不止解救了十几个年轻被拐卖的孩童,更因为这次因祸得福,让警方逮到了北美洲一个犯罪团伙入网,并且缴获了几百斤的毒品。

“里森先生真的是一个足智多谋的男人。”纽约警方人员夸赞了一句。

“关于那位艾默尔·尤丽娜小姐,我们警方已经将她关押入狱,不出意外的话,她将会已绑架和杀人罪的罪名入狱。”

之前飞机爆炸牺牲的那名飞行员,才是真正的无辜被牵扯而失去了生命。

在跟纽约警方挂断电话后,何向晚很开心的说了,“赶紧打电话回家报平安,他们应该很担心这边的情况了。”

此刻,二楼。

温桐的睫毛动了动,她仿佛听到了浴室传来的淋浴的声音,哗啦啦的,她睁开眼睛,屋内已经是一室的明亮。

她睁开眼睛,觉得外面的光芒很刺眼,此刻,她的脑子好像还没清醒过来。

水声?

错觉吧。

她掀开被子起身过去想要把窗帘给拉上。

浴室的门开了。

男人从浴室里出来,用一条白色毛巾正在擦头发,上身什么都没穿,身下只系了一根浴巾。

他的身材看起来很棒,结识的腹肌和坚韧的线条,肌肤白皙,但看起来很健朗。

温桐的身体,一瞬间的僵硬了,她的视线,忽地落在了男人的身上。

她的喉咙发不出一丝的声音,眼睛恍然就红了起来,拉着窗帘的双手,仿佛都在颤抖。

此刻,宋梓辄已经发现本来睡着的人已经醒了,见她光脚踩在地板上,穿着单薄,他扔下毛巾靠近她,把她抱起,重新放回床上。

“你有没有好好吃饭,恩?”

“怎么不多睡一会。”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

然而,温桐并没有说话。

宋梓辄见她浑身发颤,眼眸里蓄满了泪水,一声不肯,瞬间,他的心都跟着疼了起来,双手一揽,已经把温桐抱着坐在了自己的腿上。

这时,温桐的手伸了起来,抚上了男人的脸颊,感觉手心的温度,她才松了营口市那般,是真实的,宋梓辄真真切切的出现了在她面前···

霎时之间,温桐双手捂着脸,开始哭的像个小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