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我应该在心狠手辣些/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星期漫长的等待,在宋梓辄平安归来后,她如释重负,将心底里压抑的恐惧宣泄了出来。

泪水从她十指的间隙里渗透,汨汨而下,啜泣的声音让宋梓辄听着,整颗心都慌张起来,跟着抽疼了那般。

“小桐。”

宋梓辄将她捂着两颊的手给拿开,发现向来冷静的人儿此刻连手都在颤抖,她咬着唇,秋水剪眸里满是泪水,抽泣的时候,胸膛此起彼伏,他轻轻的用指腹给她擦着不断溢出的眼泪。

楼下,何向晚已经打电话给宋家人还有温爸爸,温妈妈等人报了平安。

宋君庭见那三人吃完了早餐还不打算离开,他看了看手表,都半个多小时了,于是好心的提醒了下,“你们还是先去公司吧,阿辄估计一时半会不会下来了。”

林子阳等人目光往二楼的方向投了过去,想想也是有道理,在他们老板眼里,小桐才是他心里的第一人,再说,温桐大概被吓坏了,那场直升飞机爆炸,对她心底里应该残留了很大的阴影,毕竟谁都以为男人就在那架直升飞机上面。

“宋伯父,那我们先回公司处理事务了。”林子阳率先站了起来,当代表说话,林寒和碧昂斯随后跟着站了起来。

宋君庭点了点头,“恩,这一个星期,辛苦你们了。”对于宋梓辄身边培养的下属,他个人认为,他们是一群可靠有实力的家伙,难怪宋梓辄在M国的生意能做的那么大。

“应该的。”

露茜随后跟着站了起来,“我也先离开吧,嘿嘿。”

四人离去,出了公寓,即使外面天气是阴天,他们都觉得头顶上挂了一轮太阳,明媚的很。

房间里,男人大概是第一次见到温桐那么伤心的哭泣,手忙脚乱,不知怎么处理。

“小桐,别哭了,我心疼。”

滚烫的泪水滴在他的手上,简直像火烧那般刺痛着他。

他一直都清楚,温桐不爱哭的,在一起这么久他从没见她如此哭过,如此的伤心。

“阿辄。”眼泪止不住,温桐终于出声,喊了一声男人的名字,带着痴缠的想念,她想说好多的话,但是喉咙像被灼烧了那般,讲不出任何的言语。

宋梓辄拿起她的手,凑近嘴里亲了亲,“恩,我在。”

清朗的声音醇醇朗朗,这一刻,温桐什么事都不想做了,伸出双手揽住了他的肩膀,头枕在他的肩窝,感受着他的体温,还有平稳的心跳。

男人亲了亲她的头发,把温桐搂的更用力了些,几乎想要把他揉进自己的血肉里面。

过了许久,温桐的情绪终于恢复了些许的稳定,她没再哭了,但眼眶还是红红的,哭的有些红肿,突然之间,猛然她抬起了头,声音略微沙哑,慌张的问,“你有没有受伤?”

于是,双眸开始打量男人的身体。

在那种近乎认真专注的眼神下,宋梓辄深邃的眼眸不禁沉了几分,喉结一滑,身体已经起了反应,想要亲吻她的冲动,一直在体内喧嚣翻滚。

宋梓辄把温桐放在了床上,翻个身,倾覆而下,嗅了嗅她发间的淡香,头窝在了她的颈项处。

温桐略微苍白的脸上终于浮现了浅浅的红晕,因为男人的靠近,她的心脏终于活过来了那般,跳的平稳有力。

他说道,“小桐,我很想你。”

在岛上的每一天,他心里面想的全都是温桐的影子,怕她因为他不在而慌了手脚,怕她不能好好照顾自己和孩子,如今一看,她是把孩子和别的事情都照顾的很好,偏偏,除了她自己,一塌糊涂。

温桐主动亲了亲他的唇,“我也想你。”接着为了表达她那几天的思念,她又补了一句,“很想,很想。”

茶饭不思,她总算体会到底是什么滋味的了。

其实最让她接受不了的,是尤丽娜故意制造的那场爆炸,让她瞬间的以为宋梓辄就在那架直升飞机上,让她以为,自己可能要永远的失去他了。

瞧她最近过得如此糟糕,她有些明白为什么尤丽娜要制造这样的假象欺骗她。

她想了想原因,尤丽娜恐怕是为了报复她。

宋梓辄眸中含笑的看了她一眼,不再说任何言语,他的吻,落在了温桐淡秀的眉宇间,睫毛,鼻梁,唇上。

他的亲吻很温柔,充满了怜惜,温桐近乎沦陷在里面,她想要的更多,仿佛这样才能填充她现在不安浮躁的心。

唇齿之间的交缠,相互倾诉着心里的情意,她乖巧的迎合,主动的回吻,撩拨,几乎把男人逼疯。

两人的十指紧紧的缠在了一起。

穿在温桐身上的白色衬衫已经乱开,扣子开了几颗,松垮的滑了一边去,露出性感的香肩,她眼眸迷乱,唤着,“阿辄。”

宋梓辄亲吻她的耳垂,在她耳边回应着,用低哑富有磁性的声音嗯了一声。

温桐眯了眯眼睛,红唇微微张着,她双手抱着男人的脖子,缱绻深情的又唤了一声,“老公。”

软柔的声音闯进心扉,男人身体一顿,眼睛,耳朵,都染上了红色,喉结深深的一滑,理智近乎瓦解,他哪里禁不住温桐这般有意的撩拨。

然而,她的手已经搁在了他腰间的浴巾上,只要稍微用力,就能轻松的扯掉了。

她脸上染着漂亮惑人的绯色,轻轻的吐着气,大胆的索求着,“老公,要…”

温桐觉得自己很幸运,能够得到宋梓辄的宠爱,得到他的情有独钟,她可以在他身上,使用一切的权利,此刻,她毫无疑问,把权利使用的淋漓尽致。

这时,原本上去想要看看情况的珍姨一脸不好意思得走了下来,何向晚和宋君庭用脚趾头都能猜到,他儿子跟儿媳妇在上面缠绵恩爱了。

何向晚抬起手看了看时间,“我回医院了,下午有个手术。”

宋君庭更不想待,“我跟你一块走。”

于是,两人套上外套,拿好东西,一块下楼了。

珍姨问,“要不,我们带宋宝下去附近公园散散步?”说一不二,两人给宋宝穿好衣服,带了他喜欢玩的玩具,去了附近公园。

缠绵欢好。

宋梓辄从她身体里退了出来,在怀里的人儿微湿的头发亲吻了两下,温桐双手搭在了男人的腰间,疲惫的困意席卷上了她的心头,她闭着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男人眸里盈盈的光影,他把人横抱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去。

宋梓辄平安归来的消息,外界暂时还不知道,毕竟,警察不可能到处宣扬这种事情。

艾默尔。尤丽娜被抓,暂时关押在纽约监狱的事,艾默尔家族很快收到了通知,不过她的状况不太好,当警察找到她的时候,她神智已经恍惚不清,时而会笑的很疯狂,时而会突然落泪。

她的母亲梅莉带着小女儿乔去监狱探望她了,她们从警察口中得知,她女儿被一群黑人搞了,而且身上还背负着杀人的罪名,大概后半的余生只能在监狱里度过了。

而艾默尔·杰克如今只顾得家族里生意,哪里还有闲情逸致去管尤丽娜的死活,在他眼里,权利金钱地位才是最重要的,但现在他手里掌控的东西正一点一点的被抽走,宛如脚踩在了碎玻璃上,刺痛难受的很。

中午十二点左右。

带着宋宝出去散步的敏姨和珍姨回来,看到宋梓辄在厨房里忙碌着,两人相视而笑。

宋宝玩的很开心,嘴唇水嘟嘟的,脖子下挂着一条白色的小手绢,是两人给他擦口水用的。

男人正在煮盖浇面,动作生疏,看起来应该是第一次煮。

敏姨道,“宋先生,你怎么不多休息一会,这几天在外面,应该没有好好休息过。”他们都知道宋梓辄一个星期里都在跟一群犯罪分子游走,佩服之间,更多的是对他的关心。

宋梓辄道,“中午了,我在给小桐煮面。”

“最近得给夫人好好地补补身子才行,前几天夫人一直吃不下东西,稍微吃多一点,反胃都给吐出来了。”珍姨道。

宋梓辄一听,眉头紧锁,他的眸光里似乎藏有一些疑惑,此刻,面已经煮好,他关了火,目光看向了敏姨珍姨。

要说失踪,找不到人,不至于受那么大的刺激,但温桐整体的表现在印证一件事,她好像受了刺激才会造成那般小心翼翼。

两人似乎收到了来自于宋梓辄的疑惑,敏姨忙解释,“是这样的,宋先生,你出事那天,大家都以为你在那架发生爆炸的直升飞机上,以为你可能遇难了,而夫人当场休克晕了过去。”自此之后,短短几天,整个人宛如大病一场。

“哎,幸好宋先生你没事,不过可怜的是那个飞行员,就这么失去了生命。”

直升飞机爆炸?温桐休克?

于是,他此刻才突然明白,尤丽娜当时在飞机上说的话原来是这层意思,她混淆了大家,让所有人以为他死了,她完完全全的,是在玩命的跟温桐玩心理战术。

怪不得···

怪不得···

以他对温桐了解,这一个星期一定是在压抑自己的情绪,要不然不会在见到他那一刻,突然之间哭的像个泪人,那是只有他才能看到的脆弱。

就在珍姨敏姨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在厨房里煮面的俊朗男人,面色沉沉,上楼去。

至于为什么要跟宋梓辄说这么多,大概都是女人,她们就是想让他知道,现在跟他一起生活的姑娘,如此深爱他。

爱,不就是要让对方知道吗?

房间里。

温桐从梦中惊醒,她猛然从床上坐直,目光环顾着四周,十分安静。

她掀开被子,慌张的下了床,鞋更没有床,踩着光凉的地板,开门正要出去,男人已经推门进来了。

温桐见到人才松了一口气,她感觉到自己的冒失,耳根子开始微微发烫,“阿辄。”

宋梓辄伸手一揽,把人完完全全的禁锢在自己怀里,“你醒了。”

她唇边梨涡笑的浅浅,终于心安理得的窝在男人的怀里,舒服的靠着,惬意的恩了一声。

经常抱温桐的男人很了解温桐的三围,此刻,他把温桐抱在怀里,感受到怀里人的清瘦,他目光深沉,颇为冰冷的说了句,“我应该对她再心狠手辣些的。”

温桐笑了笑,虽然她并不清楚尤丽娜目前的处境,但听起来,她应该没什么好下场,不过她玩的这一把心理战术,温桐自认为自己输得一败涂地,毫无还手之力,但尤丽娜这么做只能证明一件事,她只是一个卑鄙之人而已。

现在,宋梓辄能安然无恙的回到她身边,足以。

上面好一会没动静了。

珍姨看了眼厨房里那一锅面,她顿时朝楼上喊了声,“宋先生,夫人,面再不吃就要糊了。”

宋梓辄听到珍姨的声音,亲了亲她的脸颊,带着人回到床边,给人穿好鞋,“我给你煮了面。”

“那我要多吃点。”

···

晚上,当露茜再度从酒店过来公寓这边的时候,是温桐给她开的门,温桐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整个人看起来精神了不少。

果然,宋老板一回来,温桐整个人都不一样了。

“小桐。”

“露茜。”

露茜今晚过来的目的,就是为了蹭吃蹭喝的,她在酒店里一个人,做什么事都是无精打采。

“我们今天晚上打火锅,不过还要等一会,汤底还没弄好。”

露茜换了鞋,进去把外套一脱,“有没有要帮忙的?”

“要是待会门铃响了,你负责帮忙开开门,我去洗菜。”温桐道。

露茜做了OK的姿势,她坐在沙发上,目光时而瞥过去厨房那边,那张温婉娟丽的脸,笑容清浅,眉目弯弯的。

正好,宋老板站在旁边给她当下手,两人不知道在说什么,宋老板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露茜窘迫了一下脸色,在这种偶然的情况下,她又一头栽在了狗粮的盆子上了。

没多久,林子阳等人上门了。

碧昂斯见到自家总裁和总裁夫人再厨房,他凑了上去,问,“总裁夫人,你感觉还好吗?”

温桐点点头,“没什么大碍了。”

碧昂斯又问,“总裁夫人,你在做什么菜,闻起来好香。”

“拍青瓜。”

“我听说过这道菜名,夫人,原来你也会做的。”

对于碧昂斯的热情,还有他的问题,温桐有问必答。

最后还是宋梓辄受不了碧昂斯的啰嗦,一个冷漠的眼神投了过去,他才心不甘情不愿的再度回了客厅,安静做个等吃的美男子。

?客厅一下子热闹了起来,露茜最近很迷网络打麻将,于是四人联网凑成一桌,开始打起了麻将。

宋少将到的时候,何向晚还没到,于是主动的给她打了电话,“阿晚,你怎么还没到,大伙儿都在等你了,什么?你车坏了,在半路?要不要···”但他话还没说完,电话突然挂断了。

宋君庭皱了皱眉,在通话记录那找到何向晚的电话,又拨了过去。

川流不息的人流,何向晚的车停靠在了马路边上,她的手机突然从她手中不翼而飞,她一个转身,发现卡伦特把她手机抢走,并且挂断了电话。

“卡伦特?不···不是,你干嘛挂我电话,把手机还给我。”

“你车坏了?我送你。”

何向晚弄了弄头发,“不用了,会有人来接我。”

正巧,宋君庭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卡伦特看着来电显示中的姓氏,毫无疑问,他猜到了,打电话来的,应该是何向晚的前夫,他拿着手机不动,何向晚尴尬的看着他。

“手机。”

“我送你。”

言下之意就好像在说,你不让我送,想要回手机免谈的错觉。

何向晚眼里充满了无奈,她语气颇重,“那就麻烦你了,卡伦特先生。”

卡伦特果是很信守承诺,把手机递还了回去,他给她车门,“请,abby女士。”

何向晚给他报了地址,然后给宋君庭回了电话,“恩,不用担心,我很快能到了,呵呵···路上遇到了一个朋友,他送我。”

那边,宋君庭挂上电话,他一脸奇怪,最后跟宋梓辄说了句,“你妈是不是有对象了?”

宋梓辄没反应。

但是温桐在喝水,莫名被呛到了。

宋梓辄立马把她手里的水杯给搁在桌上,拿纸巾给她擦了擦嘴,眸里含笑的看着她,“怎么喝个水也呛到了。”

明知故问。

温桐窘了脸,她想起了那天何向晚给她打电话的时候,突然出现的男人的声音。

宋君庭继续,问,“小桐,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温桐只好答,“爸,你多心了,不过妈要是有伴侣了,要是稳定下来的话她应该会说的。”

宋君庭想了想,觉得也是,何向晚的性子向来直,她要是能找个伴侣照顾自己,也是件好事,至于他们两人啊,亲情至上,无形之间的羁绊已经斩不断的了。

这时,本来在跟林子阳他们在联网打麻将的露茜,突然嗖的站了起来,“小桐!”

温桐只好把视线放在她的身上,疑惑地看着她。

露茜一脸不好意思,“你还记得莱恩吗?”

温桐两手一顿,突然觉得莱恩的名字有点熟悉,但是···好像又忘记了,她又喝了口水,表示自己有点印象。

“就是昨天晚上杰西带我们去看的那个画展,那个画师就叫莱恩,他不知道从哪里知道我的联系方式,现在,他好像想约我。”露茜解释道,她向来男生缘不太好,因为她对于男人的戒备心很重,并且不怎么信任,谁让她从小就有一个烂赌爱喝酒的父亲,以前不止一次输光了家里的积蓄。

温桐恍然大悟,“噢,是他,如果你对他没兴趣,拒绝就好了。”

露茜点点头,她当然会拒绝,她对国外的帅哥都只是抱着欣赏的态度,不管是亨利,还是现在这位艺术家莱恩。

“麻利点,露茜,我们还等着你。”林子阳朝露茜道。

“来了来了。”

露茜回了一条短信给莱恩,联网再度跟他们打了起来。

然而,宋梓辄的注意力根本没在露茜说的莱恩身上,他只听到,那个叫杰西的男人带她们去画展了。

宋梓辄抱着人,“小桐,他带你们去看画展了?”

温桐点了点头。

男人的目光变得很阴郁,似乎很介意看画展的事,温桐是学画画的,早在之前就说过对画展,艺术之类的东西非常感兴趣,那位杰西先生,还真会投其所好,再者,露茜肯定只是一个陪衬的。

宋梓辄继续追问,一点也不掩饰他的醋意,“他还带你们去哪里了?告诉我。”

温桐不禁微微红着脸。

这男人,难道不会好好地看一下场合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