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你怎么还上钩了/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事实上,宋先生要是会看场合,那就不是他了,他对温桐的在意一向不会顾及到底是哪里,尤其是他现在还知道他不在的时候,杰西那个男人有找过温桐。

听这语气酸的。

宋君庭一把年纪了,本来平静的面色突然难言的抖动了两下,不过,这种场面实在难得有机会看见,在座的人视线几乎投了过去。

温桐如实告诉他,“普通简单的吃了一个晚餐。”

露茜最有发言权了,她想了想那晚吃的法国菜,非常的美味,于是道,“那家法国餐厅做的菜很好吃,我觉得回国前可以再去吃一次。”

身为美食主义者的碧昂斯饶有兴趣的问,“哪一家法国餐厅?”

露茜沉思了一下,“在Eataly美食广场附近122号。”

碧昂斯道,“我知道,是不是那家高档的贝西姆法国菜餐厅?”

露茜用力的点了点头,“恩,是那里。”

“他们那儿的法国菜确实很好吃,很受欢迎,因此很难预约到位置,不过对于莱姆斯·杰西来说应该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两人聊得很起劲,一边打麻将,一边说着。

宋梓辄的沉默,很能渲染氛围,四周立马有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不过稍纵即逝,他纵使有不满,于事无补,只能想着他不会给杰西有第二次和温桐出去吃饭去看画展的机会。

温桐唇角弯弯,关于露茜和碧昂斯讨论的好吃,美味的问题,很遗憾的是,她那天一点都未曾感受到,因为心里惦记的都是宋梓辄,除了他以外的事情几乎都被她忽视了。

这时,露茜抬头看了她一眼又道,“小桐,我们都点了海鲜浓汤,你不觉得味道很棒吗?”说完,她舔了舔唇,对海鲜浓汤念念不忘的样子。

温桐拿起水杯又喝了一口,淡淡的恩了一声。

片刻,她又嘿嘿笑道,“哎,算了算了,你当时的心思肯定不在美食上。”

一语戳中。

温桐倒不别扭,再度点了头。

宋梓辄低垂下眸,黑眸宛如浩辰一样明亮,他握住了她有点温凉柔滑的手,紧紧地。

没等多久,何向晚已经到了公寓楼下,她跟卡伦特道了别,“卡伦特先生,谢谢你送我一程,拜拜。”

何向晚一瞬间身体有点僵硬。

卡伦特大手握住了她的手腕,“你的车我已经派人给你处理,祝你有个美好的夜晚,abby女士。”说完,随之松了手。

何向晚低垂下眼眸,恩了一声。

她很快的消失在卡伦特的视线当中,她站在门口,深呼吸了一口气,在密码锁上按了密码,进去。

“妈,你来了。”

温桐见到她,迎了上去。

“恩,路上车子出了点问题,刚好遇到一个朋友,他顺便送了我一程。”何向晚脱了外套,放好包包,换了鞋,进去先是洗了手。

温桐听到何向晚的解释,唇角笑了笑,没说什么。

她洗好了手,随着众人一起坐在了餐桌上,桌上摆了很多小菜,有西洋菜,土豆片,羊肉等等。

在何向晚左边坐下的碧昂斯鼻子嗅了嗅,才道,“abby阿姨,送你回来的应该是一位先生吧,而且他非常的有品位,还有他用的古龙水非常的昂贵珍稀。”

碧昂斯话一出,何向晚抿了抿唇,没否认,“碧昂斯,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林子阳夹了西洋菜放进锅里烫了两下,沾了调料,接着道,“晚姨,该不会是你的追求者吧。”

何向晚当下想要拿勺子敲林子阳那颗榆木脑袋,在她儿子和儿媳妇,前夫面前谈论她的追求者,有没有考虑她当下的心情能否接受这么大的刺激?

宋君庭没说什么,目光落在了何向晚身上。

何向晚面无表情,“中国的餐桌礼仪你都忘得一干二净了吗?”

显然,应该是追求者,但她不太喜欢谈论这方面的事。

宋梓辄对自己母亲何向晚的感情生活不感兴趣,他手拿着筷子,一直给温桐夹吃的。

一顿火锅下来,温桐吃了八分饱,先前胃一直受不了,所以何向晚特地嘱咐暂时不能吃太撑。

晚上九点多,温桐送他们离开了公寓,去了宋宝的房间给他喂了奶,回房,拿过睡衣准备去洗澡,突然,放在床头柜边上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是杰西,不禁挑了挑眉。

“喂,杰西。”

杰西此刻手端着红酒杯,穿着浴袍,他好像在酒店,此刻眺望着外面世界的车水马龙,“嗨,wing,今天感觉还好吗?”

温桐唇边勾起淡淡的笑,“我很好,谢谢你的关心,还有,谢谢你昨晚的晚餐。”

杰西知道温桐是在跟他客气,“不用跟我客气,我们是朋友不是吗?”他心知肚明,在wing的心里,没有任何人可以代替那个男人的位置,但,他有权利担心她最近的状况。

温桐愣了一下,明白他的意思,“恩,是朋友。”

正聊了几句,宋梓辄从外面进来,看到温桐坐在床边,唇角带着微笑的在跟谁聊着天,并没有注意他进了房间。

他迈着长腿,上前,靠近了温桐,伸手揽住她的腰,眨眼,温桐已经侧坐在他的腿上了。

两人的距离,他很容易听到电话那头,是一个男人的声音,有着地道标准的美式口音,认真一听,就知道是谁打来的,“杰西?”

温桐点了点头,恩了一声。

宋梓辄抿了一下唇,没说什么。

电话那头的杰西愣了下,他毫无疑问,是听到了电话里传来的一个男人低沉的声音,不禁挑了挑眉,抿了口红酒,“你男人安全回来了?”

“恩,是的,杰西,抱歉,刚才没跟你提起,他今天早上,已经平安归来。”

杰西知道宋梓辄就在旁边,于是故意的又说了句,“他要是再不回来我可不介意亲自照顾你。”

顿时,回应的,只有电话被切断的嘟嘟嘟响,他对着电话自言自语一句,“真是个小气的男人。”

电话在宋梓辄手上拿着,他平静着脸挂断了电话。

温桐侧坐在他腿上,一手搭在他的肩,稍微窘了一下脸色。

杰西真的很会踩宋老板的地雷,他恶趣味的样子,跟他成熟稳重的形象有点反差感。

“小桐,我要把他电话拉黑。”

“你不能阻止我。”

温桐顺毛,亲了亲男人的脸颊,“他分明只是为了气你,阿辄,你怎么还上钩了。”

宋梓辄冷嗤一声,头慵懒的抵在她的肩窝,狭长的眸微微眯起,高贵又慵懒,杰西敢踩他的地雷,就得承受他的报复。

顺了一会毛,见男人没在那么耿耿于怀刚才电话的事,她道,“好了,我要去洗澡了。”

男人搁在她腰间的手微微收紧,舔咬了她的耳垂,引得温桐身子娇颤了一把。

不一会,他已经把温桐抱了起来,往浴室的方向走去。

此刻不用说任何言语,温桐已经明白宋梓辄此刻的举动代表什么意思了。

浴室很大,宽敞,头顶上的灯光是泛着古典的昏黄色,宋梓辄坐在浴缸旁边,正在放热水,浴缸里的热水,正烟雾袅袅的升腾起。

温桐站在旁边,咬了咬唇,秀娟的脸颊闷得红红的,但视线一直停在他的身上,唇边的弧度越来越高。

他就坐在那,偏偏,让她没办法忽视宋梓辄此刻身上那种雅痞流氓的气息。

就在她发呆之际,他不知何时走近了她,眸里含笑,“小桐,热水已经放好了。”

她缓缓回神,哦了一声。

很快,温桐听到了他嗓中溢出的低沉的并且愉悦的笑声,此刻,他眼神很温柔,“小桐,不要害羞,过来。”

温桐抿了抿唇,没在犹豫,往他身边靠了过去。

此刻。

只见温桐坐在浴缸旁边,在旁边,放着一瓶紫色瓶装的洗发水,修长润玉的十指在温桐发间穿插,空气中,淡淡的薰衣草味道非常的宜人。

她的神情很放松舒适。

“力道可以吗?”

温桐甜甜的嗯了一声。

宋梓辄今晚的举动,着实有些出乎温桐的意料,不过她想,男人应该是想她身体和大脑放松一下吧,显然,他的做法令她很喜欢,挠的力度,很舒服。

然而,她不知道的事,注视她颈项和耳朵的视线,深沉而灼灼。

洗了头,温桐整个人感觉精神爽朗多了。

此刻,穿在她身上的衬衫因为洗头发的过程溅了水,紧贴着她白皙的肌肤,内衣包裹的玲珑,若隐若现,凹凸有致的曲线,她拿着毛巾擦着头发,“那瓶精油闻着好舒服。”

今晚洗头是次要,最主要的是,宋梓辄给她按摩头部时用的那瓶精油,闻着味道,令人心旷神怡,她很喜欢。

“你喜欢以后我都给你弄。”

温桐点头,转而问,“阿辄,你要不要试试,我帮你弄?”她的语气有点雀雀欲试。

宋梓辄却笑着把人圈入怀中,手放在了她翘臀上,他亲了亲她的唇,不掩饰眼底的欲望,“比起这个,我更喜欢另外一种舒服的方法。”

夜还很漫长。

···

第二天,宋梓辄已经精神抖擞的回集团处理手头的工作了,集团里的员工见到老板已经安然无恙的回来,并且依然帅人一脸,她们的内心是无比欢喜的。

不知媒体从哪里得知的消息,一大早的在集团楼下等人,但男人并未接受采访,而是由林子阳面对那些各大时报的媒体回应了一句没事,就再也没下文了。

但能捕捉到宋梓辄一个镜头,足以让当天报纸的销量增加了几倍。

网络上,对于宋梓辄的平安归来,网友表示可喜可贺。

很快,纽约警方的博客回应关于那位无辜失去生命的飞行员,有了新的回应,艾默尔·尤丽娜将会在十二月一号,在纽约最高法院进行判决。

尤丽娜以悲剧收场,可因为她的举动,英国艾默尔家族同样不好受,他们家族的生意一直受到打压,要不是艾默尔的祖先曾经立马过汗马功劳,说不定艾默尔家族贵族世家的头衔会被英国女王收回去。

艾默尔·杰克看着英国报纸刊登了他女儿的丑闻,气的直接将那份报纸撕碎,餐桌上的早餐被他一推全摔在了地上,高傲自大的面孔,依然狰狞的可怕。

现在的艾默尔家族,只要他们一出席某些活动,收到的只会是他们的嘲讽。

这时,他们家的女佣唯唯诺诺的上前,“杰克先生,刚才登恩先生打电话过来通知,说您父亲让您回家族一趟。”

杰克面色一变,“知道了,你下去吧。”他父亲找他回去?是准备原谅他了吗?

他换好了衣服,不紧不慢的赶回了艾默尔主宅。

他回到住宅的时候,发现主宅里的佣人少了不了,他进了屋,被佣人领去了后花园。

只见在后花园,他父亲坐在椅子上,带着老花眼镜,正在看一本看起来非常厚重的书,见到他,他父亲非常冷漠的道,“你来了。”

艾默尔·杰克点了点头,“父亲,你身体还好吗?”

艾默尔家主冰冷的看了他一眼,“行了,收起你的假惺惺,你不是一直在背后诅咒我快点死,好把家族的生意交给你管理吗?”

杰克的神情一下子变得难堪,“父亲,你听谁胡说八道?”

“我今天找你来,是想告诉你,你的女儿尤丽娜,从今往后不在是我艾默尔家族的人,至于家族的生意,我已经全权交给了你大哥管理,而你,我已经不想在管你了。”

艾默尔家主的神情全是对他的失望和无情。

“父亲,你怎么可能那么无情,尤丽娜她已经···”

“这是唯一能保全家族名誉的方法。”

只能撇清关系才能遏制住外界对艾默尔家族的非议。

艾默尔·杰克的神色就像狗吃屎了那般,他父亲还是一如既往的天真,就算把家族和他们的关系撇的一干二净也无法改变他们姓艾默尔的事实,现在艾默尔落魄了,他杰克,还看不上眼。

当下,他冷哼了一声,转身离开。

父亲,你要是心狠,别怪我对家族无情。

十二月五号很快来临。

今天是尤丽娜被判决的日子,宋梓辄作为被害人的身份,被邀请出席了今天的判决。

法院,永远是那么高高在上,神圣庄严。

纽约时间,早上九点。

温桐醒来看着时间,猛地从床上下来,她站起来,手扶着发酸的腰揉了揉,她明明调了八点二十分的闹钟,结果没响?显然,她的闹钟应该是宋梓辄给调了。

匆匆的刷好牙洗了脸,往脸上涂涂抹抹,换了衣服,她下楼。

宋梓辄已经穿戴整齐,翘着长腿,坐在沙发上,背靠着,手里拿着一份文件,看的很入神,时而还会皱眉一下。

而向来睡得早醒得早的宋宝坐在旁边,手里拿着新的玩具,一副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

那是露茜给他买的人偶娃娃,宋宝拿着在手里猛地一晃,人偶的头脱离了身体,直接滚落到他父亲的脚边,他睫毛很长,眼睛明亮,看着人偶落地,硬是没什么反应,就一直看着。

温桐刚好看见,无奈的笑了笑,走了过去,把人偶的头捡了回来重新安装上去,在宋宝软软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吧唧的一声,顿时引起了在旁看文件男人的注意力。

宋梓辄眸光落在宋宝身上,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

她意思到男人的不满,转而在他额头落下一吻,“阿辄,早安。”

宋梓辄勾了勾唇,却一本正经道,“下次早安吻先亲我再亲儿子。”

宋老板,一大早就跟自己儿子争宠。

温桐,“……”她无奈失笑。

宋梓辄把文件放了下来,起身去厨房把牛奶加热,“先吃早餐。”

等温桐吃完早餐已经九点十五分了,法院对尤丽娜的判决是在九点四十分。

此刻,纽约高级法院,离开庭的时间只剩下五分钟了,但是宋梓辄还没有出席。

观众席已经坐了不少人,尤丽娜也已经被关在了一旁,她瘦得很厉害,双眼无神空洞,双手铐着手铐,整个人看起来憔悴不已。

因为飞机事故出事的那个飞行员的家属在观众席上,哭红了眼睛。

然而,有不少人对艾默尔·杰克给他女儿请的律师团队非常的疑惑。

“嗨,伙计,艾默尔家族不是被整顿的很惨吗,他怎么还有闲钱请得起这么精英的律师团队?”

“谁知道呢,兴许他有点积蓄。”

然而,艾默尔·杰克穿着非常整洁的西装,梳着一个三七分的头发,手上戴着价格不菲的名表,与落魄的形象真的相差千万里,他微仰着下巴,坐在那儿,静等开庭。

时间一过,法院对于尤丽娜的判决已经正式开始。

尤丽娜的神色一滩死寂。

过了十分钟左右,宋梓辄携着温桐出现在法院门口,而法院门口聚集着许多记者。

宋梓辄小心的护着温桐下了车,记者想要上前,无奈,已经被保镖隔得远远地,没有办法对他个人进行访问。

两人进去,找了地方坐下。

尤丽娜在见到宋梓辄的那一瞬间,毫无波动的眼睛里终于有了情绪,她猛地起身,双手紧紧的抓住了木柱,处于了失控的状态。

艾默尔·杰克见到他,神色隐晦一变。

而法院早已经对尤丽娜判了死刑,缓刑五年,但因为艾默尔杰克对此判决提起申诉,所以不得不重新判决。

“如各位所见,艾默尔尤丽娜的情绪精神并不稳定,早在之前,她的父亲艾默尔杰克先生给她请过精神专家就诊过,证实了她曾拥有严重的精神疾病,所在基于这种情况下,法官是否应该对她的处决重新进行判定?”

法律条例上,对于拥有严重精神疾病的病患,如果他犯了法是可以不用接受法律制裁的,但必须得拥有精神科主治医生的鉴定书证明。

尤丽娜的代理律师递上了一份检测报告。

法官们看了报告,开始交头接耳,像在讨论。

在尤丽娜被送回纽约的时候,她精神确实处于一种崩溃的状态,因为医生有说过她得了恐惧症,毕竟她被几个男人轮流做了,可照情况看来,她精神疾病是之前就存在有的?

温桐看到这种情况,不由得皱了皱眉。

宋梓辄静观其变。

艾默尔杰克嘴角勾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他有恃无恐,眼神里充满了挑衅。

谁都在看她女儿的笑话,依他的性子,怎么受到了自己女儿锒铛入狱,至于精神鉴定书的事,其实还是有一番小故事的。

鉴定书上有某个精神医院专家盖得印章,但法院还需要对此鉴定书进行确认,所以这次的审判没有结果而结束,尤丽娜暂时被送进了看守所呆着。

“走吧。”宋梓辄牵起温桐的手,在他认为此次的判决没有任何意义后,动身准备离开了。

温桐恩了一声,携手离开。

尤丽娜的目光一直追随着他们,并且用了一种很怨毒的目光放在了温桐的身上,若是普通人,恐怕会觉得毛骨悚然。

从法院出来后,温桐问他,“阿辄,你怎么一点都不吃惊?”

宋梓辄道,“依她父亲的性子,我一直认为事情不会那么快结束。”而此刻,男人的眼神同样变得非常的危险。

------题外话------

接下来继续虐渣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