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界对于尤丽娜这次法院判决充满了热议,心灰意冷的莫过于死去的飞行员的家属,他们气愤但什么都做不了。

只是一份精神鉴定报告书她就不必承担法律责任,世态苍凉,真是不分国度。

“总裁,法庭上艾默尔·尤丽娜的代表律师是英国一个有名的律师团队,他们打官司,只要有钱,就接。”车内,林寒递了apad给坐在车后的男人,上面,有今早法庭上那名律师的资料。

当然,聘请那个律师团队的律师的佣金费用很高昂,不是普通的老百姓能支付的起的。

再说现在的艾默尔家族怎么可能还会花钱在她的身上,显而易见,打官司的钱是艾默尔杰克的私房钱?也许···他还有什么值得令人惊喜的地方。

真是深藏不露的好家伙,不过想要跟他们总裁争个高下,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宋梓辄接过apad大概的看了一眼,目光清寒。

温桐头搭在男人的肩膀,伸出手滑动屏幕,澄澈的眼眸像一汪深潭,毫无波澜,她翻看完,冷淡的说道,“包装的挺好的。”

各行各业,形象塑造必不可少,身为律师,人际关系也是他们打赢官司的重要点之一。

林寒闻言,笑了笑。

温桐话里的言外之意,他倒是听出来了,这律师团队确实很会包装自己,赚钱的速度都是别的律师团队的几倍之多,但到底有几斤两重,时间很快能证明一切。

男人把ipad递还回去,“查查艾默尔·杰克的底细。”

艾默尔·杰克不惜花重金给他女儿打官司,还故意有向外界证明透露他的富有那般。

林寒点头,他们的总裁要动真格了,做下属的,自然是要鞍前马后的做起了幕后帮凶。

事实证明,他是一个有暴力倾向的好下属。

宋老板的办公室里。

门半敞开着,外面站着一干助理,她们手里都拿着笔,本子,还有一叠资料文件。

温桐手里捧着一本书,催促他,“你快去开会。”

宋梓辄在她面前,手里拿着羊毛毯子盖在她身上,不紧不慢,他亲了亲她的眉眼,“让他们等。”

声音不大,但是在安静的空间里,站在办公室外面的一票人是听得一清二楚。

他们都是宋梓辄的助理,大部分的都会讲或者听得懂一点中文,不禁,她们纷纷两两相望,不约而约的嘴角浮现了笑容。

如果把集团的丰功伟业形容成是江山,总裁夫人是祸水的红颜,那么总裁定然是被美色所惑,丢弃江山的昏君,而且他还很任性妄为。

林子阳是见怪不怪的,老板在温桐面前,是一点底线都没有的。

但是M国的同事大概是第一次见识这种情况,眼睛里全都是八卦,恨不得眼珠子能穿墙看到里面去。

羊毛毯子盖在身上,温桐顿时感到一阵暖和,她浅浅一笑,道,“阿辄,你在这样,我就成罪人了。”

今天,是她不想回去,想要跟他待在一个地方,不过她并不是想干扰到男人的工作。

温桐要是罪人,宋梓辄甘之如殆。

外面一票助理又等了十多分钟,他们的总裁终于从办公室出来了,他道,“琳达,你留下来照顾夫人。”

琳达点头,“好的,总裁。”

宋梓辄去开会,温桐背后垫着一个枕头,靠躺在沙发上,她侧过视线,看着外面阴霾的天气。

时间过得很快,眨眼又临近年底了,再有两个星期,就是国外最热闹的节日——圣诞节,好半响,她收回视线,专注的看着手里的书籍。

好书都是值得慢慢品味着,有时候看书,仿佛是在品尝人生。

她兴许是没睡够,不一会眼皮意外的沉重,过了几分钟,她一手拿着书搁在小腹上,卷翘的睫毛重叠,宛如一只停息蝴蝶羽翼。

小憩一会。

期间琳达有敲门进来,发现本来在看书的人睡着了后转而又出去了。

她好像做了一个噩梦。

梦里面,周围一片黑暗,她越是挣扎就会陷入的更深,一双腥红充满了怨毒的眼睛在静悄悄的注视着她,稍微不留神仿佛就会万劫不复。

琳达在前台座位上正在发送一份邮件,突然听到总裁办公室里传来一声水杯砸落地板破碎掉的声音,她立马起身,敲了门推开进去。

原本睡在沙发上的人儿已经坐直了身体,她看起来不太好,脸色有点白,还留了很多汗,地上是碎裂的水杯。

“总裁夫人,您是做噩梦了吗?”

温桐点了点头,心里惦记着什么就会梦见什么,人的身体总是会出现这种定律,她大概是在法院的时候,耿耿于怀尤丽娜看她的时候怨恨的眼神,果然,要把人彻底铲除了,她才能安心。

“不好意思,能重新给我倒一杯热水吗?”

“好的,夫人您稍等。”

琳达出去,叫来了保洁阿姨清扫办公室里的玻璃碎片,自己重新倒了一杯热水拿了进去,犹豫了下,还是给他们总裁汇报了。

过了几分钟,她很荣幸的看到他们总裁从电梯里出来,她愣了一下。

门再度被推开,进来的却是宋梓辄。

温桐把水杯放下,依然笑的清浅,抬眸询问,“你怎么回来了?”她睡了大概三十多分钟,不过今天的会议似乎很重要,应该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宋梓辄走到她面前,把人拥入怀里,温凉的薄唇抵着她光滑的额头,“琳达说你做噩梦了,我不放心你。”

她很少做梦,跟她生活一起这么长时间,她睡觉一向安安稳稳,做恶梦,只能证明她有心结,而她的结,男人应该猜到是什么了,他泼墨的眸沉了沉,她的心结,他会亲手帮她斩除掉。

她恍然怔了怔,乖顺的躺在他怀里,心底荡开淡淡的暖意,勾了勾唇角,“我没事了。”

而现在偌大明亮的会议室,一干高层面面相觑,最后碧昂斯扯了扯领结,朝他们说道,“接下来的会议,由我代理总裁继续主持,现在讲到系统技术问题···”

会议由碧昂斯继续主持,男人把今天的工作全都推了,带温桐一起离开了公司。

*

露茜还留在纽约,暂时没有回国,她夺得全球华美服装设计大赛季军,光是她身上这份荣誉,已经足以让她在时尚圈站稳脚跟,不少著名的设计团队纷纷邀请她,愿意把她捧的更红,更高。

但她都拒绝了,并且对外声称,她是琪利亚工作室旗下的设计师。

琪利亚在国外如今还是默默无闻,但惜才的人都想知道她呆的工作室的情况,避免不了一番调查。

这个牌子去年才在中国网购平台上兴起,但是发展迅速,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全国已经有几十家的实体店面,她们每期迎新的作品都能够大卖,最后他们还发现,这个品牌居然还找了国际超模奥黛丽当过品牌代言人。

奥黛丽绝对是模特界身价排行前五的超级模特,代言费用尤其昂贵。

他们猜这个琪利亚的创始人,在中国的身份背景应该不简单,殊不知其实在国外,她的身份依然足够令人羡慕震惊。

十二月八号,今天似乎是全球华美服装设计大赛结束的庆典活动,邀请了不少的明星模特,时尚圈的名人红人被邀请参加。并且多的

“露茜,今天我们不是要展示一件自己最为满意的作品吗,你找到御用模特了吗?”

换衣间,同样参加了比赛并且夺得前十名的一个设计师问她。

露茜狡黠一笑,“当然,我的模特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设计师专用的化妆间里,有十多名设计师,把自己目前自我感觉创作最好的作品穿在了各自的模特身上。

今晚的T台秀,是庆典活动其中一个内容,台下的人看中他们的作品会进行叫价拍卖,此刻,只要想想,她们都觉得心情无比的激动。

晚上七点。

温桐已经到了举办庆典活动的酒店,她刚下车,迎面吹来一阵冷风,如冰刀一样,刮得脸生疼生疼的,她缩了缩脖子,弄了弄围巾裹住脸,朝里面进去了。

酒店里很暖。

她从旋转门进去,露茜已经在休息区的沙发上等着她了,两人碰面,露茜很兴奋的拉着她进了电梯。

温桐清净的眼底闪过一丝笑意,“露茜,担任你的模特,我的报酬打算给什么?”

露茜作了一个沉思的动作,一会才道,“我卖身契都跟你签了,桐老板,你还要什么报酬。”她露茜,是个懂得知恩图报的好姑娘,如果没有温桐对她的支持,也许她设计的梦想,早就不知道被她丢去哪个角落淹没了。

“不错,没有被人拐走。”

露茜一脸狗腿,拍拍胸脯,“那是,小的只跟你一个人混。”

两人聊着天,很快步行到了化妆间,里面的设计师见露茜带回了一个温婉秀雅的东方女人,她眉目清浅,明眸皓齿,是个很灵动生息的女人,但仔细一看,她身上透着若隐若现的矜贵高雅。

“露茜,她就是你找的模特?”

露茜点头,“恩,是啊。”

其中有人道,“怎么不找有名气一点的,对你更有好处。”

露茜挑了挑眉,不说话,她找的模特会没人气吗,唔···有点好笑,这次居然没有人认出温桐是谁。

温桐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她看了眼周围的模特,几乎都是担任过维多天使的,一番比较下来,她貌似挺不尽人意的。

她拿出化妆包,“小桐,你先去洗把脸,我给你化个妆。”

温桐点头,拿了一瓶洗面奶出去洗脸。

她肌肤养的好,白里透红,滑腻细致,多亏平时都有保养,露茜摸了一把,贼水嫩,她喜欢给温桐画眼妆,只需要拿眼线笔稍微描绘两下,涂上眼影,她的眼睛,就会像磁铁一样吸人。

时间,悄然流逝,很快到了庆典开始的时间,在富丽堂皇的大殿内,聚集了时尚界不少的大咖人物,投资商,巨星名人。

唇,是明媚的橘红色,泛着诱人的光泽。

飘顺的长发被露茜用卷发棒卷成了波浪形,紧贴美丽的腰背。

露茜设计的这款礼裙,才刚遮到温桐的大腿间,尾部剪裁的细碎有层次感,像挂着璀璨的流苏,稍微一晃动,在灯光下,就会泛着银色耀眼的光泽,柔软的布料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段,V领,白皙的颈项有条银色的发带缠致背后系着,清纯却无比的小性感。

露茜打量一番,“果然,你的肌肤很衬银色。”

温桐用手动了动颈项挂着的银色小铃铛,铃铛清脆响起,她耳根有点烫,无法用言语评价露茜此次设计的作品。

此刻,庆典大厅。

镁光灯已经聚集在大厅的T台上,主持人正在说话炒热气氛,事实上就算不用他炒热氛围,今晚来的大人物,足够让台下的女人尖叫。

莱姆斯·杰西首当其冲,他毫无疑问,一来到庆典,已经成为了众多女人眼里炙热铁手的对象,正好他今晚并没有携带女伴参加,可以想象源源不断的女性朝他出击的场景。

还有鲍勃,贾谷斯,约翰等有权有势的富商出席。

杰西笑着拒绝了邀请他当男伴的一个女人,再度抿了口红酒,眼里已经多出了一抹不耐烦。

“嗨,杰西。”

身穿裸肩蓝色礼裙的女人端着香槟,站在了他的面前,一头很直,亚麻色的长发,纽约好莱坞当红影星奈奈安。

杰西见到她的时候,眼眸不着痕迹的闪过一丝变化,语气有些疏陌,“你也来了。”

奈奈安是他曾经为数不多的交往对象,在她不是很红的时候,两人有过一段美好的过往,但随着她的大红大紫,两人能在一起的时间几乎很少,久而久之,就分了。

“好久不见,你怎么不带女伴来,这样你就可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了。”

杰西微微笑,“我的秘书请假了。”

面对她的冷漠,奈奈安抿了抿红唇,眼眸里藏着一丝失落的情绪,只好不断找话题跟他聊天。

大概她站在他的旁边,没有人在上前邀请杰西当男伴,两人曾经有过一段轰轰烈烈的爱情是总所周知的事。

这时,庆典大门口很快又出现一抹清俊的身影。

众人一看,不免疑惑,怎么产业没有涉及时尚圈的K集团总裁也出现在庆典了,而且,身边还跟着一位危险又英俊的男人,阿尔达比。盖伦,只要去过拉斯维加斯的人,一定会听说过他的大名。

“里森,我千里迢迢过来找你叙旧,你带我来这里作甚么?”盖伦皱着眉,显然对庆典毫无兴趣。

宋梓辄身形颀长挺拔,清隽的脸如冰削般,浑身散发着贵公子的气息,他语气淡淡的回道,“是你自己要跟着来。”

盖伦的脸色宛如吃了屎那般,“你到底来这里干什么?”

他不作答。

人群中,伊诺大师似乎发现了宋梓辄,朝他方向过去。

今晚的庆典,他作为国际时尚圈的领军人物,被邀请参加,大师站在男人面前,问,“里森,你怎么来了,wing呢?”他多少知道前几天发生的事,他甚至觉得艾默尔家族真是丢尽他们英国人的脸。

宋梓辄在桌子上端了一杯红酒,抿了一口,“她被露茜邀请担任模特。”他依稀记得,在舞台上的温桐,是多么的耀眼夺目,今天温桐是有给她说过要给露茜担任模特,今天她很早的就过来庆典了。

男人眸光沉了沉,心里明显很在意今晚温桐会站在T台上走秀这件事,要不然不会机场接了盖伦后,直接过来这边了。

伊诺大师知道露茜这个姑娘,在华美大赛上展现了光华的东方女孩,“wing真是有眼光,露茜这个姑娘,设计天赋不赖,是根好苗子。”

盖伦性感的薄唇一勾,他这位好朋友,如今真的是事事以妻子为最。

后台化妆师内,眼见今晚的秀就要开始了,一名设计师邀请的模特还没到,她已经在原地着急的团团转,“噢天啊,我真的要疯了。”

“hebe,别着急,模特说不定已经再来的路上了。”

那个叫habe的设计师抓着头发,不满道,“她太过分了,我给她打了十多个电话,她一通都没有接,我最开始对她就不是很满意,但因为她是我工作室给我找来的,并且已经签约,没办法换人,所以才用的她。”

就在十万火急之际,模特才姗姗来迟。

她推开门,手里捧着一束的玫瑰花,风光艳艳的走了进来,“噢,抱歉,我来晚了。”

“天啊,tina你为什么不接我电话。”

叫tina的模特耸了耸肩,“噢,我没听见。”

就在hebe抱怨她的时候,周围响起一阵议论声,是几个已经化好妆在旁休息的模特,闲不住,聊起了天。

“她不是那个跟艾默尔杰克在海边一夜浪漫的女人吗,我听说,她是那个男人在外养的年轻情妇。”

最近,艾默尔家族红遍欧美,艾默尔杰克又是跟名人有染,正好被狗仔拍照,自然而然的就上了娱乐报纸新闻。

“我还听说艾默尔杰克的妻子已经再跟他办理离婚手续了,不知道是真是假。”

身为名人,小道消息自然是多。

温桐站的离她们不是很远,她们聊天的话,穿入耳里。

艾默尔杰克养的情妇吗?也就是说,今晚的庆典他也许也在。

她站在镜子前理了理额头的刘海,tina换好衣服出来,大摇大摆的从她身后经过,忽而,她脚步一顿,停在了温桐的身后,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我知道你,你是K集团里森总裁的妻子wing。”

她话一出,周围的目光都落在了温桐的身上。

露茜邀请的模特是K集团里森总裁的妻子?设计师的目光放在了露茜的身上,据她们所知,露茜所在的琪利亚工作室就是里森总裁妻子所创的,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也是因为先前发生了rose的事,才有小部分的人知晓。

顿时,刚才跟露茜说她不出名的设计师脸色一烧,不好意思了,里森总裁的妻子,大概比这里任何一名设计师出名的多了。

tina又轻轻的笑了一声,指控道,“你这坏女人把艾默尔家族害的那么惨,还连累了杰克。”她一副自以为是了解真相的模样。

坏女人?

温桐转身,一如既往地清若淡然,把她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你是谁?”

tina一顿,脸色突然莫名的难堪,她只是杰克其中一名情妇,她要怎么介绍自己的身份,“你管我是谁。”

“你是艾默尔杰克的情妇?”温桐微微拉高的弦音带着一种慵懒的高贵,见她不说话,继而又淡道,“眼光不是一般的···垃圾。”

tina脸色乍得一下变了,“What?你···”

露茜在旁吞了吞口水,不禁为温桐身上那股逼人的气息而折服,她看得出来,温桐非常讨厌听到艾默尔的字眼,再说,艾默尔杰克还是尤丽娜的父亲。

艾默尔杰克对待女人,圈子中稍微知道一点内幕的都知道他很垃圾。

她伸出涂着红色指甲油的手就想打温桐一个耳光,离她最近的露茜眼疾手快,擒住她的手,反手闪了她一个耳光,打完,她才下意识的反应过来,“抱歉,一时手快。”

hebe见状,上前拉住处于暴怒中的tina,“tina,现在是你的工作时间,你有什么事,等庆典结束后再说。”

露茜看hebe劝不动她,恐吓道,“你要庆幸我刚才拦住了你,要是你在她身上留下一点痕迹,我敢说,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不对,兴许病态宠妻的宋老板真的会让她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题外话------

求月票,求评价票,求花花(ˇ?ˇ)欢迎给宋少投票~\(≧▽≦)/~啦啦啦,你们的支持,就是卷卷的动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