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该罚/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庆典里,来来回回有那么两个人一直往厕所里跑,每次出来的时候一脸舒爽了,不过一会,腹部的绞痛,害他们不得已继续跑厕所。

艾默尔杰克还是有点头脑的,知道自己被设计了,他脸色惨白,拉的脱虚的样子,分明就是被下药了,“shirt!”他一脚踢向了厕所旁边放置的垃圾桶,他估计是有史以来,在高级的宴会里成为拉肚子出名的人物。

毕竟他三番四次的往厕所跑,厕所的人也是进进出出的,很容易发现他的不对劲。

*

奈奈安一直想办法接近杰西,大概是想有再续前缘的想法,她脸颊红通通的,眸眼迷离,靠近杰西,“和你分开之后,我···我一直···”

杰西紧锁眉头,似是不想在跟奈奈安纠缠一块,突然两个挺高壮的黑人引起了他的注意力,他们的行为并不可疑,可疑的是,其中一人手机上打开着的是温桐的照片,他,像是在确认。

wing?

眼见他们快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杰西放下手中端着的酒杯,追了上去。

突然出现两个黑人要找温桐,绝对不简单,幸运的是,在这之前,温桐已经和宋梓辄率先离开了,完美的与他们来了一个擦肩而过。

奈奈安本来整个人差点要倒向了杰西,没想到他突然离开,身体失衡差点摔倒,幸好她一手撑在了旁边的桌子上才避免,她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男人牵着温桐出了庆典的大厅,直接拐个弯,在旁搭乘了电梯上了酒店的最高层。

随着走动,铃铛的声音一直没有间断过,铛铛铛的,清脆的响着···

温桐伸手碰了碰颈项的铃铛,脸有点发烫,挺想把系着的铃铛给摘下来,铛铛的响声,着实令人浮想联翩。

宋梓辄偏过头,目光落在了温桐白皙颈项上缠着的银色铃铛,他郁郁沉沉的吐了口气,绷紧着脸,未说片语。

停在某个门前,房卡滴的一声作响。

还在庆典里的露茜,郁郁寡欢的喝着红酒,端着酒杯,心思不知飞到哪里去了。

碧昂斯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她旁边,扬着迷人的笑容,“露茜,你今晚设计的作品真棒。”

露茜脸一黑,听出碧昂斯的调侃,她撅了下嘴巴,“碧昂斯,我听出了你的嘲笑。”过了会她按耐不住,问,“宋老板会不会秋后算账?”

碧昂斯没有正面回答,“你说呢。”

他们总裁看似性子淡然随意,可跟在他身边工作了那么多年,还是知道他某些性情的,比如,他不喜欢别人没经过他同意碰他的东西,好比有一次,他着急要一份文件的资料,去了他办公室翻找,明明最后他看完顺手整齐放回原位,结果他们总裁回来,还是知道他去过他办公室翻找过资料。

他随便进入他领地找东西的后果就是加了一个星期的班。

因此可以看得出来,他对于贴上自己标签的东西有严重的洁癖感和独占欲,不允许别人碰,稍微碰一下,挫骨扬灰啊,当然他相信,总裁夫人是个例外,她可以任意自由的在他的领地撒野。

所以露茜这一出,怎么看都像她触碰了他们总裁其中一个禁忌雷区,毕竟,他可是完全的将温桐归类为他的所有物。

碧昂斯过后安慰一句,“安心吧,你有夫人这颗大树替你挡着,怕什么。”

对啊。

她有温桐的大腿抱着,纵使宋老板要秋后算账,还得顾着温桐肯不肯,于是她心安理得了,抛却烦恼,快活如小鸟。

进了房间。

正巧的,温爸爸给温桐打电话了。

她只好先放下安抚男人情绪的念头,专心的跟温爸爸聊起电话。

“小桐,你跟阿辄什么时候回来啊?”温爸爸心里老惦记女儿跟外孙了,再说国外没有家里来的好。

温桐站在落地窗前,一手举着电话,“爸,我得问问阿辄什么时候能忙完手里的事。”

温爸爸就知道自家闺女一颗心都系在宋梓辄身上了,“过不久,又是一个年了,能趁着年前回来就行了。”

温桐微微微一笑,“知道了爸,你跟妈,还有爷爷在家里要注意身体。”

聊的家常便话,兴许是父女两很久没聊天了,一时半会结束不了通话,偶尔,温妈妈还插上两句,安老爷子有他两的照顾,身体比以前好了不少,平时多注意些就好。

很快,温爸爸让温桐把电话转给了宋梓辄,男人接过,跟岳父聊了起来。

宋梓辄倒是很有耐心的,过了十多分钟,才挂了电话,挂上电话后,他走到酒柜前,洗了酒杯擦干净,开了一瓶红酒,倒了半杯,开始喝了起来。

拿着红酒放在了桌上,他一手端着红酒杯,指腹轻轻的磨沿着杯沿,动作有说不出的优雅,以及容易让人心漏了一拍的危险。

灯亮着。

温桐从他手中接过手机,她才发现,男人的手背的指骨,有点不正常的红色,她淡眉一蹙,拿起他的手看了几眼,最后,抬起眸,“阿辄,你打人了?”

男人倒是大方的承认了,他恩了一声,他是打了一个满嘴污秽的混蛋,不禁薄唇一抿,身上忽地散发着冷漠的气息,“他该打。”

而被他揍的那个混蛋此刻已经躺在了医院病房里。

温桐没问为什么打人,她直觉一向灵敏,兴许是跟她有关?她抿了抿唇,握住他的手,轻声问,“你手淤红了,疼不疼?”

她生平第一次在男人面前有做错事的既视感,所以,说话的声音都比平时轻柔。

“你生我气了?”

见男人沉默不回答,她继而追问,身体靠过去了一些,随着她一动,铃铛又轻快的响了起来,实在是很不应景,温桐顿时有点窘迫。

铃铛的声音,男人自然是听到了,脸色更阴沉了,片刻过后,他才道,“小桐,你以后不许给露茜当模特。”

温桐点头,恩了一声。

然后,铃铛,又轻快的响了。

男人当下暴走,脸色乌云密布,“小桐,露茜那家伙欠收拾。”

她的脸颊染着浅浅的绯色,温桐哑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也不知道露茜居然有这等癖好,喜欢设计比较情趣的衣服,怪不得昨天在微信里神秘兮兮的找她询问,宋老板会不会跟着一起去,她说了男人不会去,本来今天宋梓辄说了要跟盖伦叙旧的,但不知道怎么就来了华美庆典了。

温桐只好符合,哄着人,“是,宋先生你明察秋毫,露茜她···确实欠收拾了,所以不气了好不好。”

放柔的语气,总是有股酥软在。

宋梓辄难得情绪失控,全拜露茜所赐。

她乖巧的顺从,男人多半是心软了,紧绷的脸色缓了不少,温桐瞧见,唇角微微弯起,笑容明媚动人。

只不过,今晚不应该只有情绪失控。

大概,生理上,恐怕也会失控。

没有再多说任何片语,在温桐没反应过来,他不知何时已经把红酒杯放下,已经把人横抱了起来。

温桐坠入柔软大床的一瞬间,铛铛铛的声音继续响起,宋梓辄脱了外套,系好的领带,正不急不慢的把它摘下,接下来,是扣好的衬衫扣子···

一边慢条斯理的脱着上衣,一边认真道,“小桐,你没有问清楚状况就答应帮她也该罚。”

罚?

温桐听着,心有点颤。

但已经没有可逃的路了。

很快,阵阵低沉而暧昧的喘息声交织着,回荡在偌大的房间里,久久没有停下。

冬日的夜,越深越静。

不知不觉间,华美庆典已经结束了,热闹的大厅已经只剩下酒店的服务员在清扫着卫生,那些穿着光鲜亮丽的男人女人已经坐上豪车逐渐远去,清冷的大街,某个阴暗的角落。

杰西追着他们出了酒店,本以为跟丢了,顿时,小巷传来了几声痛苦的呻吟声,他身子一顿,立马走了进去想探个究竟。

盖伦在抽烟,地上躺着两个奄奄一息的黑人,“把他们扔到警察局自生自灭。”

跟在盖伦身边的人,立马应了一声,“是,BOSS。”

杰西上前,目光先是落在两名黑人身上,才又看向了盖伦。

盖伦的身份,稍微有点眼力的人都能认得出来,他虽然洗白了,但他家族庞大的黑暗势力依然存在着,他还知道,他跟wing的男人关系不错。

盖伦发现了他,吐了一口烟,“莱姆斯·杰西?”

杰西恩了一声,问,“他们是谁。”

盖伦把烟头扔在潮湿的地上,踩熄灭,道,“大概是有哪个坏心的家伙透露了她的风声给black组织,他们是来找她的。”

black?他在新闻报纸上看过他们的报道,应该是北美那边一个较大的犯罪团伙,正好他们其中一个制毒区,被那个男人毁了,团伙被北美警察抓捕,显然,眼前两名黑人,应该是余党,漏网之鱼。

没有被完全剿灭的敌人,依然危险性十足。

漏网之鱼应该还有些,而且还想要报复。

盖伦双手插着裤兜,两名黑人已经被他手下拖走送去警局,他没必要再留下来吹冷风。

杰西见他离去,索性也走了。

宋梓辄只是一个商人,比如black余党的情报,他就没办法掌控,他需要阿尔达尔·盖伦的情报网,大概这就是他为什么会从拉斯维加斯过来纽约的原因了。

纽约时间十一点左右。

敏姨和珍姨见温桐和宋梓辄都没有回来,正觉得疑惑,想要打电话问问情况的时候,珍姨的电话响了。

珍姨接了,便道,“是林先生吗?”

林子阳恩了一声,“阿姨,今晚总裁和夫人不会回去了,你们早点休息吧,明天一早,我过去一趟,拿点东西。”

珍姨一听,哦了一声,宋先生和夫人不回来了啊,“那行,这样我们放心了,林先生你也早点休息吧。”

时间滴答滴答,过了十二点,天空开始下起了飘雪,纽约这座城市,静悄悄的了。

房间里。

铺盖的整齐的大床的被褥,已经凌乱有了皱痕,娇羞的一缕光亮,窥视着缠绵的一幕,照映着床上交叠的身影,他们依然紧紧的缠着,并且有愈发激烈的现象。

她不知何时结束了,温桐感觉累极了,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了,白色素净的被子,微微露出一截白藕般的小腿,白皙又漂亮,赏心悦目。

眉目俊朗的男人沐浴了一边出来,瞧见,眼神温柔,握住她的小腿塞回了被子里去,在她睡颜柔美的脸上亲亲的落下一个淡淡的吻。

晚安,宝贝。

第二天,温桐醒了,腰酸腿软,浴袍遮掩下的肌肤,大概全是男人留下的痕迹,可想而知,昨晚男人失控的有多厉害。

宋梓辄已经穿戴整齐的坐在了床边,“醒了?”

温桐恩了一声,声音沙哑,人还有点迷糊。

男人手里拿着一杯水,放了吸管,“先喝点水。”

等温桐吃过了早餐,他才带着人离开了酒店。

林子阳已经在下面恭候着,昨晚的事他都听碧昂斯那个风骚的男人说了,此刻,见迷糊一副没睡醒,迷糊的任由男人牵着走的情景,他脸上露出了神秘的笑容。

谁说不是呢。

在爱的人面前,谁能圣人,显然,宋老板也做不到的。

上了车,林子阳才提起一件事,“老板,昨晚你出手打的那个男人今早递了一份律师函到公司。”

那个男人在医院醒来之后,愤怒之下叫来了律师,向法院提起了诉讼,并索求赔偿费用十万美元。十万美元,折合人民币,已经是几十万的数目。

宋梓辄神情不变,“让亨利处理。”

而愤怒的人还有艾默尔·杰克和tina,他们拉了整整一晚,等腹泻的情况好了一些,才找了酒店负责人,要去找出昨晚给他们送酒的那个服务员。

只是,昨晚的服务员很聪明,监控视频,没有一个是拍到他的脸的,就算艾默尔杰克想要找他也于事无补,顿时,脸绿着离开了酒店,一脸的誓不罢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