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阿辄你真棒/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默尔·尤丽娜的二次判决会在十七号举行,在这之前她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不得保释。

*

酒吧里的璀璨的灯光肆意飞舞,各类各色的人品着美酒,搂着美女亲昵,身体随着激情的音乐而性感的扭动,在往里面,门隔着的另一边,是一个小型的高级赌场,里面的人手里都拿着筹码。

“先生,你真是好运气,才玩了半个小时,就已经赢了三十万美元。”

在旁边,不少赌徒开始对那位先生阿谀奉承,说着好话。

艾默尔杰克端着酒杯尝了一口酒,醉眼迷离,左右两边靠拥着两个金发长腿的大美女,他哈哈一笑,笑声里难掩的豪气,“三十万美元算什么,老子有的是钱,我不过啥是在打发一下时间而已。”

他似乎很喜欢这种纸醉金迷的生活,疯狂的沉沦于此。

纽约身为经济之城,在高级的场所,总是会有一些默默无名的富豪的,他一番有的是钱的嚣张话语,引起了隔壁桌在赌金花的富豪,轻松的赢下一局,他站了起来,上万的高级西装,腕上的手表价值百万,他看起来很平凡,但最不平凡的,是跟在他身边的一个穿着黑色蕾丝裙的女人,她像一朵蛊惑人的罂粟散发着致命的气息,勾人媚眼的风波,走起路来有一阵迷人的香气摇曳。

赌场里的男人的眼睛几乎落在了她饱满的丰胸,亦或者是笔直纤细的美腿上。

富豪道,“这位先生,既然你跟我都是无聊来打发时间的,倒不如我们赌几把如何?”

艾默尔·杰克色眯眯的落在她的身上,跟他身旁的两个女人比较,显然,他身边的女人显得无比黯然无光,黑色蕾丝裙的女人性感妩媚彻底的诱惑了他,他敛了敛神色,回道,“你想赌什么。”

“都可以。”

艾默尔杰克勾起一抹自大的笑容,“如果你输了,我不要你的钱,但是····”

富豪朝他看过去,“哦?”

他继道,“我要你身边的女人。”

富豪瞬间哈哈大笑,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不是很在意,语气同样自信,“噢,原来你是看上我的情人slina了,不过先生说话未免太自大了些,你未必能赢的了我,当然,如果你真的赢了我,我答应把她给你。”

女人,仿佛成了一种不值钱供他们娱乐消遣的玩物。

slina脸色难以置信的看向了富豪,可浑身散发着不可亵渎的气息,而男人,通常有着极强的征服欲,她这样子,令人更想要征服她了。

艾默尔·杰克淫秽的舔了舔厚唇,“come,on。”

他们赌大小,三局两胜的赛制,他们身上都贴上了有钱多金的标签,在这么多人面前,当然不可能把筹码赌的太小,一局一百万美金,三局就是三百万美金。

两人都信心十足,两个富豪赌钱的戏码,已经吸引了不少的赌徒在旁围观,看他们一决高下。

摇骰子的是赌场的工作人员,他朝两人微微一笑,开始耍杂技般的摇着骰蛊,猜大小,在不作弊的情况下,完全是个人的运气,要不然除非你受过专业训练,能听得出大小。

第一局,艾默尔杰克把筹码下在了点数大,周围的赌徒瞧见,有的跟着压了,当然也有人跟着富豪压了小。

当工作人员搭在骰蛊的时候,三五六点,点数大。

霎时之间,跟着艾默尔杰克下注点数大的赌徒欢呼了一声。

第一局,艾默尔杰克取得了胜利。

富豪很冷静,让工作人员继续第二句,他同样压了小,如果这局他压小还输的话,艾默尔杰克就可以抱得美人归了,在工作人员把骰蛊打开后,三一一的点数,他赢了第二局。

第三局。

短短的几分钟过去。

富豪看着骰蛊里的点数,甚是遗憾的道,“噢,好吧,是你赢了。”

艾默尔杰克脸上扬起了丝丝的得意。

富豪无情的道,“我说话算数,你要是喜欢slina我可以把她给你,反正对我而言,只是可有可无的情人。”

周遭的人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她。

slina站在原地沉默着。

很快,富豪从西装里掏出一枚金戒指待在了无名指上,原来,他还是个有家室的男人,难怪对情人这么冷酷,他带上戒指,笑了笑,转身离开。

艾默尔杰克的目光落在了slina的身上,深情款款,“噢,宝贝,真是遗憾,他对你真差劲,待在我身边,我会对你好的。”

好一会,slina才缓缓开口,声音溢满了伉俪的悲伤,“喝一杯吗?”

酒,是一种好东西。

就算那人的嘴巴很严实,碰到了酒精,就没有问不出的秘密。

艾默尔杰克起初只是想把她灌醉,大概是看她喝的如此潇洒痛快,他逐渐喝的也有点多了,slina见状,眯着的眼睛滑过一丝狡黠。

寒意弥漫的纽约街头,纷纷攘攘,大概快到了圣诞节了,街上的店面风格迎合了圣诞的主题,一家琪利亚的新店在纽约某个街边展露头角,店里面不用怎么装修,只需要找师傅把门面给改头换面就可以了。

琪利亚的名字,大概放在纽约街头随便问一个人可能都不会知晓,但是放在时尚圈里,恐怕琪利亚已经出名了,借此机会在纽约开一家分店再适合不过。

温桐和露茜正在店里的休息室坐着,桌上搁置了两杯暖茶,还有很多款式衣服的图片,她们像是在挑选要在纽约上市的款式。

“小桐,这附近的服装品牌都是一线大品牌,新店选在这儿,会不会不起眼?”露茜问出自己的疑惑。

温桐低头看着手里的衣服款式,都是琪利亚的设计师设计的新品,她回道,“不会。”

来这里逛街的人,大概都清楚附近的服装店都是知名的一线大品牌多,突然冒出一间不起眼的店,肯定能引起他们的关注,果不其然,在装修师傅把门面给装修好后,路过的人,纷纷好奇的抬头看了一眼。

琪利亚,很陌生。

但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在这地段的店面租金非常昂贵,不知名的牌子,大概没有那个本钱在黄金地段开店。

入夜。

温桐和露茜关了店里的灯,锁好了门,“走吧,我送你回酒店。”

露茜依然住在酒店,毕竟她一时半会抽不出身回国。

把人送到酒店楼下,温桐跟她道了别,转而驱车回公寓,路途经过了超市,她顺便买了菜。

自从敏姨和珍姨来了后,两人照顾宋宝的同时还很有空闲,领着那么高的工资她们又不大好意思,所以珍姨负责了打扫卫生,而敏姨,她炒的菜都挺好吃的,所以,温桐嫌少下厨。

敏姨见她买菜回来,“夫人,今晚你打算下厨吗?”

温桐把菜拿进厨房,系上围裙,又洗了个手,“恩,今晚我来做。”

敏姨不是第一次吃温桐做的饭,相比较下,她做饭不及温桐要做的美味,而且她会的菜式比自己多,“好的,夫人,我帮你洗菜。”

纽约时间,晚上七点左右。

宋梓辄从公司回来,换了鞋进去,视线浅浅的落在了在厨房里正在弄着柠檬黄花鱼的人儿身上,他站着看了好一会,正巧口袋里的手机震了一下,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步伐一转,上了二楼书房。

过了二十分钟,温桐做完最后一道菜,把煎的颜色灿黄的黄花鱼从锅里铲起放在了精致的碟里,挤了柠檬汁洒在上面,最后把两片柠檬放在碟边装饰。

敏姨给端了出去。

珍姨见菜都弄好了准备上二楼叫宋梓辄下来吃饭,这时温桐脱了围裙洗了手出来,“珍姨,阿辄回来了吗?”

“恩,宋先生在二楼书房。”

温桐踩着小碎步上了二楼。

珍姨会心一笑。

她推开书房的门,在书桌的位置上,男人身形挺拔,穿着灰色英式的针织衫,浅色的真丝绒裤,暖色的搭配,本来清冷的一个人,此刻看起来多出了几缕的温暖,修长的手指敲得键盘啪啪的作响,十分有节奏。

温润如玉,清俊无双。

公子清贵的妻子,他诠释的淋淋尽致。

温桐走到他跟前,低声询问,“还在忙工作吗?”

宋梓辄抬眸,见着嘴角含笑,眸色干净的人儿,他把人拉到怀里。

椅子不大不小,温桐坐在了他的前面,男人顺势把头抵在她的肩上,一侧,他在人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双手越过她,“不是工作,等我几分钟。”

不是工作?

温桐歪了歪头,疑惑了一脸。

男人像是感受到了她的疑惑,眸里含笑,风轻云淡道,“我入侵了艾默尔杰克的电脑。”

艾默尔·杰克这个人做事倒是谨慎,就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还有秘密的经济来源。

她眨了眨眼睛,“他电脑里有什么秘密吗?”

“林寒找人接近了他,知道他不管去哪里,随身都带了一台电脑,那台电脑,设置了三层高级密码,普通黑客很难入侵。”

听起来很博大精深,这么紧张那台电脑,显然是有什么密码。

不过听男人的口气,那三层高级密码的保护,对他而言不是什么困难的事。

很快,宋梓辄的电脑屏幕上,显示了破解成功的英文,如今,艾默尔杰克的电脑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

温桐看着屏幕,唇角淡淡一笑,“他操股。”而且,每支股投下的金额只高不低,温桐对股票金融一知半解,看着他操的那几支股,汇率都不错的样子,稳赚不赔的买卖,难怪他要随身携带电脑。

“是个行家。”宋梓辄随意的浏览了几眼。

难怪艾默尔家族的生意都快不行了,他还肆意的挥霍金钱,当然,这方面外界媒体并不知道,他们所知的是,是艾默尔杰克伪装成一名爱女心切的父亲,为了女儿,宁愿花光积蓄给她请律师打官司。

温桐转了个身,她坐在了男人的腿上,饶有兴趣的问,“这样就能看出来了?”

宋梓辄单手搂着她的腰,说起了他以前大学闲暇无聊的时候,就涉及过股票方面,再说,一个会程序代码的男人,要是不玩点技术性的东西,实在说不过去。

艾默尔杰克自信的本钱就是他操的这支股,如果毁掉,他会如何?

她耐心的听着,过后她由衷的称赞了一句,“阿辄,你真棒。”

面对心爱女人的夸奖,男人心情似乎不错,微微眯了深邃的眼眸,他看着温桐,含笑问她,“哪学来夸人的话。”

温桐窘了下脸色,才道,“今天网上看了一篇文章,文章的作者说适当的情况夸一下自己男人,可以促进感情的发展和培养。”她觉得挺有道理的。

哪知,引来男人爽朗低沉的笑声。

“去吃饭了。”她觉得,话题可以结束了。

宋梓辄手一收紧,她动弹不得,他的唇覆在了她的耳边,用磁性的嗓音轻声说了句,“小桐,那位作者一定是个外行人。”

随着男人的话语,她忽的想起了以前有那么一回跟男人深入的交流沟通,她完全被吃的死死的,连反抗的余力都没有,兴许,宋梓辄是指这件事?

白皙的颈项已经透着淡淡的粉,再往深处一点,有他先前留下的吻痕,不过浅了不少,男人低头以唇又轻轻的覆了上去吸允了一下,柔白的颈项,又冒出了一个玫瑰色的吻痕。

淡淡的酥麻传入温桐的神经,她颤了一下。

而宋梓辄,埋头在她馨香的颈项,继续胡作非为。

温桐红着脸,她要收回刚才夸奖他的话,他是坏死了!

而此刻,在某间酒店的房间里,大床,是睡的跟死猪似的艾默尔杰克,那个叫slina的女人,坐在沙发上,抿了口红酒,风情迷人的模样,过了会,她站了起来,拿过外套披在身上,潇洒的离开了。

次日。

艾默尔杰克醒来的时候,只看到桌上放着一个高脚杯,高脚杯上有女人的红唇印,他觉得有点古怪,内心里还有些疑惑,他拿起手机打了昨晚slina给他的手机号码,只见接通后,那边传来一个爽朗的女人的声音,“先生,早上好,欢迎致电xxx男科医院,请问您是有性功障碍还是···”

他脸霎时之间就绿了,猛的挂了电话,嘴里怒骂,“shirt!”

毫无疑问,他彻底的被这个叫slina的女人给耍了,昨晚的事他记得不太清楚,但隐约记得自己好像跟她说过什么,瞬间,他非常怀疑她是不是有人故意安排接近他的。

于是,他的目光紧张的落在了客厅上,他的电脑,他立马走了过去,打开,发现是输入密码的界面,他啪啪啪的输入密码,检查了一下电脑,看有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检查过后,发现没有,便松了一口气。

法院开庭的时间很快再度来临,由于是刑事案件,陪审团的成员大概在二十人左右,而法院对于尤丽娜的判决,还要参考陪审团的意见才能做出适当的判决,陪审团的成员都是M国的公民。

艾默尔杰克穿戴整齐的出现在了法院门口,记者纷纷给他进行了采访,“杰克先生,你对今天法院开审有什么想法吗?”

“你认为你的女儿会被无罪释放吗?”

“艾默尔先生,听说你正在跟你妻子办理离婚,不知情况是否属实?”

“艾默尔先生,你在外面有多少情人?”

记者的问题很多,偏有攻击性,但毫无疑问,他火了。

------题外话------

卖萌打滚求票票,求评论区冒泡,求耐我,嘤嘤嘤,┗|`O′|┛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