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原来是害羞了(甜)/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艾默尔杰克整了整衣领的领结,面朝记者,脸上挂着笑容,“抱歉,我现在不接受记者任何采访了。”他把记者无视,跟在他身边的保镖给他开路,进了法院。

还有几分钟就到了开庭的时间。

他自信满满的坐在了尤丽娜旁边亲人家属的空椅子上,翘起二郎腿。

尤丽娜的视线一直放在了法院门口,她紧紧的盯着,一刻不离,兴许是在期待还能见到谁,直至法官说了可以开始开庭了,门口依稀没有出现她想见到的人。

他连来都不屑来了。

她坐在椅子上,双手抱着双臂,弯低了腰,咯咯的笑出了声,好一会她才收住声音,陷入了一遍死寂。

艾默尔杰克侧过头,内心一个冷笑,瞧瞧他的女儿,为了一个男人堕落到这种地步,他的目光太过于冷漠,完全不像在之前的采访上露出对她女儿的疼惜和担忧。

他要的只有一个结果,他的女儿会被无罪释放就足够了。

*

刚过九点,温桐设定的闹铃唤醒了她,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男人那张清隽的脸庞,五官深刻,眉眼上的温柔容易令人沉醉。

宋梓辄坐在旁边,他翘着腿,伸手把床头柜上的闹铃给关了,俯身在人儿的脸上亲了一口,“醒了?”

她点头,笑弯了眼睛,双手从被窝里伸了出来搂住了男人的颈项,“今天法院开审了,你不去?”

“交给子阳处理了。”

温桐噢了一声,“不用去公司?”

宋梓辄画般的眉轻轻一挑,又亲了亲她的眼睛,淳淳的嗓音娓娓道来,“宋太太,我今天休息。”

一声宋太太,唤的深情缠绵,仿佛有股细微的电流,硬是把人浑身的骨头都给电的酥软了。

她心口一震,莞尔一笑,甜糯糯的道,“宋先生,先前你周末可都不怎么休息。”她来了纽约后,宋梓辄除了平时能按时的回来,别人放假休息的时候,他依然去公司处理事务,她明白宋梓辄之所于能够每天晚上准备回家吃饭,是把饭局全都推托了。

他回国那么长时间,工作上虽然有碧昂斯等人给处理,但实际上他的行程安排估计很满,要花不少时间解决,大概他想要快点结束在M国的行程,好带着温桐回帝都。

男人倒不介意说出周末休息的原因,“我想带你出去逛逛。”

温桐侧头看了眼没有被窗帘遮挡的窗,周末的天气难得晴朗,雪停后的冬日阳光灿烂明媚,她从床上坐起身子,在男人脸颊亲了一口,“我去刷牙洗脸。”

宋梓辄看着温桐打开衣柜挑了一套衣服往卫生间的方向去,他勾了勾唇,耐心等待。

然而,法院开审的时间隔了二十分钟,当法官判决上回上述的精神鉴定书无效处理的时候,艾默尔杰克的神情宛如晴天霹雳,他猛地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质问,“法官我女儿的鉴定书不可能有问题,为什么无效处理?”

其实,尤丽娜精神有问题的事儿他是在她出事之后才知晓的,她曾经瞒着他找了心理医生做了精神鉴定,鉴定书上,明显证明艾默尔尤丽娜精神分裂二级,以及狂躁症。

狂躁症的表现在于,她平时表现的像个普通人,但如果发病的话,她会做出很疯狂的事情,例如有的患者狂躁症发作的时候她脱光了衣服在大街上游荡狂奔。

法官冷静的回答,“艾默尔先生,给尤丽娜治疗的医生做出回应,她的病情在治疗了三年已经恢复,往后惯例检查再无发病的迹象,所以她的犯罪行为,是在她精神正常的情况下发生的。”

怎么··可能!那名心理医生,他自认为处理的天衣无缝,他答应过如果有人问起尤丽娜的事是不会说出真相的,事情过后,他会给他一笔巨额的封口费,然而,为什么关键时刻···除了背后谁又动了手脚,要不然剧情不会发生逆转。

法官见他表情宛如踩了狗屎那般臭,又诙谐的说道,“看来你并不怎么关心你的女儿。”

艾默尔杰克被堵的哑口无言。

最后在陪审团的适度建议下,尤丽娜被判决了二十年上的有期徒刑,被剥夺了英国公民的身份,她漫长的人生,再度陷入了黑暗。

不过她对于法院作出的判决毫无在意。

审判结束,她被两名持枪的警察铐上了手铐,准备带回纽约监狱看守,她经过了她父亲的身边停住了脚步,看着艾默尔杰克一脸气急败坏,她幽幽的说了句,“爸爸,你是斗不过他的。”

说到底,她父亲如此费尽心思想要让她无罪释放,不过是他无聊的人生,想要寻求一点刺激感,优越感,并且想向男人证明,他才是真正掌控局面的人。

呵呵,多么自大的人。

她相信,出席的陪审团,多半都是站在他那边的。

她又开口说了,“他很聪明,又才华横溢,可惜他怎么都不会是我的,但是爸爸你自私又自大,你只能掌控比自己弱小的人,并且手法卑贱···”

尤丽娜的话,像锋利的绵针戳着他的脊梁骨,他忍不住怒吼一声,性子原形毕露,“闭嘴。”把艾默尔家族名声败坏的她凭什么这么跟他说话,无声的在指责他是失败的男人,失败的父亲吗?

突如其来的一声怒吼,在法庭里响起一阵刺耳的回音,没有离开法院的人纷纷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

尤丽娜轻轻发出一声笑,“爸爸,你好自为之。”

林子阳同样在庭内,法官手里的资料,是他给了陪审团,而陪审团看了之后递给了法官。

遇难的飞行员的家属正在感谢他,却因为艾默尔杰克的怒吼而愣了一下,一会,飞行员家属的姐姐无比嘲讽的道,“我想他应该才要去看看心理医生,简直像个修养尽失的疯子。”

尤丽娜再度迈出步伐,侧门的门口,关押的警察已经等候她多时了。

纽约不愧是M国人流量最高的一座城市,光是帝国大厦,一天的人流量已经达到了数十万之多。

曼哈顿北区,中午。

街上的人流量已经很密集,在温桐眼里,纽约这座城市,你抬头看的时候,会被周围的高楼大厦遮挡住了阳光,而你就像坐在井里的一只青蛙,视线非常窄小。

她坐在街边的座椅,阳光倾泻而下,落在她的身上,她把玩着手里的摄影机,玩的正起劲。

路过的人经过的时候都会看她一眼,她看起来实在是太过于美好,秀美的面容,勾勒着浅浅的笑容。

她透过摄影机,迎面向她走过来的身影挺拔的男人,他穿着黑色的风衣,站在人群里手里拿着雪糕,清隽俊雅的他看起来非常醒目,她按下快门,捕捉了几个小细节。

宋梓辄拿着雪糕回来,温桐放下单反,伸手想要拿,哪知,坐在他旁边的男人把雪糕举高,眉目柔宠,却又无奈,“怎么突然想吃雪糕?”

“馋了。”

温桐看着他手里的雪糕,舔了舔唇,她知道自己的要求,男人一向不会拒绝,而且冬天吃雪糕,是她高中的开始就爱干的事儿。

男人只好把买回来的雪糕递给了她。

温桐接过,开心的,倾身在他的唇上落下一个亲吻。

此番举动,实在不像她平时的作为,再说,在多人面前的时候,对于和他的亲昵,她一向羞涩。

宋梓辄挑眉,伸手将她柔顺的头发揉了几下,唇角微微翘着,他以后是不是该多哄她开心,这样子他享受的福利可以更多?

对于她,男人总是很贪心的。

于是,提了要求,“再亲一下?”

温婉的人儿目光落在了他温润如玉得劲俊脸上,男人的薄唇,有股说不出的性感,她耳根逐渐发烫,却毫无顾忌的在他唇上又快速的落下一吻。

生的俊朗的眉目此刻更熠熠生辉,他道,“小桐,我喜欢你的主动。”

温桐双手捧着雪糕,耳根软软的,她呢哼一声,这样的话她不是第一次听了,但每次听心脏会因为他而跳的飞快。

她开始吃起了雪糕,浓郁的甜香在她嘴里一融即化,在阳光下吃着雪糕,倒不会觉得冷,反而是件很享受的事。

她洁白的贝齿咬着雪糕的边缘,沾了嘴角的话会下意识的伸出舌头微微的舔两下,温桐吃的很享受,以至于忽略了身旁男人看她吃雪糕时眸里浮现的一丝深沉。

十多分钟的时间,足以让她把雪糕消化完毕,她拿出纸巾擦了擦嘴巴,在涂点润唇膏,起身把垃圾扔向了垃圾桶后,她执起男人的手,“走吧。”

她的手因为拿雪糕而变得有点冰,男人握紧她的手揣向了衣服的口袋里。

大都会艺术博物馆中心,在这里挂着展示的有很多著名画家的作品,来参观的人很多,安静的博物馆此刻人声鼎沸,两人牵着手,闲散的逛着,时而还能讨论一下。

只有喜欢的人在身边,不管去到哪里,大概都是幸福的。

在博物馆逗留了四十分钟,又去了中央公园,进去唯一的感觉,仿佛进了什么绿洲一样,很干净,没什么人乱扔垃圾,有很多树木,绿化环境弄得非常不错,他坐落在满是高楼大厦的中间,显得很特别。

“累吗?”

温桐摇了摇头,她不累,不过走路太久,双脚已经疲惫了。

突然之间,本来牵着手走的两人变换了位置,宋梓辄很轻松的背起了她,往中央公园的大门出去。

“阿辄,你放我下来,我可以走。”温桐羞窘,被男人背着一路出去,回头率简直太高。

男人闻言,低沉朗朗的声音回响在她耳边,“乖点,别动。”

温桐再说什么都于事无补,男人有时候就是那般,偏执疯狂的对她好,忽然,她感觉眼角有点酸涩,搭在男人肩膀的手微微收紧,头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膀。

出了中央公园,林寒已经在外面恭候了,天色已经变黑,整个城市变得更喧嚣热闹,温桐看着有父母牵着小孩经过,她又想起了在家里的宋宝,出门前,她备留了母乳倒不怕他会饿,“不知道宋宝今天有没有哭闹。”

偶尔有时候宋宝醒来是会找她要抱抱,不过依男人的话,碧昂斯给了他两张电影票,估计接下来的行程,还有一场电影要看。

哪知,背着她的男人的大手突然在她翘臀上用力的打了一下。

温桐身子一僵,羞愤欲死。

林寒见自家总裁是背着人儿出来的时候,露出一个匪夷所思的笑容,他们家的总裁大人,真是把自己身上所有的浪漫细胞,用在了温桐身上了。

这时。

宋梓辄把人放了下来,脸沉沉的,一脸不满,用着吃醋的口吻,“小桐,你今天已经提了他七次了。”期间,还打了两通电话回去询问保姆情况。

温桐红着脸,自知理亏,眼前的男人真是时时刻刻都在跟他儿子吃醋,她不知说什么好,转身往前走,一会,往车里钻了进去。

林寒抬头望天,他发誓,自己刚才真的什么都没有看见。

男人跟着进去,砰的一声,车门被关上。

车内气氛很安静。

“小桐,你在生气?”

气什么啊。

温桐欲言又止,脸色越发的绯红。

见她不说话,男人很快想起自己刚才打人屁股的行为,瞬间,眸里满是深深的笑意,啊,原来是害羞了。

去到电影院,还有十分钟才可以开场,据碧昂斯说,这部剧很火,每场的场次都是虚无坐席的。

林寒站在电影院门口,“夫人,你说电影是碧昂斯推荐的?”

温桐点了点头。

“哪部电影?”

温桐想了一下,说了电影的名字。

于是,林寒的脸色瞬间变得非常精彩,他嘴角含着神秘的微笑,“噢,祝您和总裁看片愉快。”

------题外话------

推荐好友今苏《惹火密爱,前夫求休战》顾男神语录:睡觉可以,恋爱免谈。【秀恩爱篇】

有人采访顾南巳的时候问他,“顾先生,您和顾太太的爱情保鲜秘诀是什么?”

“爱她,爱她,深入的爱她!”

夜晚,顾太太便深刻的体会到了,这个粗暴的男人,有多么,深入的爱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