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4/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片愉快吗?

温桐没想歪,更没注意到林寒脸上神秘的微笑,诚心的收下他的祝福。

晚上的影院很热闹,有带着小孩出来看儿童影片的大人,更多的是,紧紧相拥笑的非常幸福的情侣,真是平静又惬意的一天。

等宋梓辄手里端了两杯热茶回来,林寒才离开影院。

“唔,真暖。”她手里拿过一杯,两手捧着,露出清浅的笑容,喟叹一句。

“电影快开始了,我们进去吧。”

宋梓辄伸出手,温桐把自己的手递了过去,与其十字紧扣。

检票的女员工长得很漂亮,有着灰色瞳孔,穿着正装,轮到他们的时候,她看了看她们手里的票,再抬头看了看他们,大概是两人的样貌过于清雅脱俗,似乎对他们要看的电影有些出乎意料之外了,不过没说什么,撕了一半的票根,“八号厅。”

来看电影的人很多,但携手来的情侣几乎都是聚集在了八号影厅,看来碧昂斯推荐的片子是很受情侣们喜欢热衷的那一款。

两人的位置在六排的十三十二,算是最佳的看电影的位置,还有两分钟电影就要开场了。

坐在位置上,温桐喝了口茶,“阿辄,碧昂斯介绍的是爱情片?”

宋梓辄恩了一声,“应该是,我没看过影片介绍。”

说起来还是碧昂斯信誓旦旦的保证说电影他一定会喜欢,他对于碧昂斯推荐的影片已经投入了几分期待值,当然,要是影片不好看,碧昂斯离凄惨之日不远了。

温桐歪了歪脑袋,搭在男人的肩上。

不一会,整个影院漆黑一遍,几秒,荧幕重新亮起,等演员介绍完毕之后,进入了今天电影内容。

她在英国留学那段期间,英文对她而言早已经熟悉透彻,所以没有中文字幕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问题,要是有比较难懂晦涩的词语不会,还可以请教宋老板不是吗?

看了开头五分钟。

温桐的第一反应是这部电影应该是那种老掉牙的总裁灰姑娘的剧情,影片中,女主是男主资助的大学的文学系的高材生,她的好朋友本来周末的的时候要去男主公司给他进行一个采访,奈何临时有事去不了,只好女主亲自上阵。

男女主都是颜值系的,演技不错,不会让人看起来尴尬。

然而,电影在播放到十五分钟后,原本抿了一口茶水的温桐因为接下来的剧情受到了意外的惊吓,安静的影厅响起她的咳嗽声。

宋梓辄侧头,给她顺了顺背,不是很暗的情况下,他可以看到身边的人儿,被呛的小脸透着绯色,他从她背包里拿出纸巾,给她擦拭嘴边沾到的茶水,唇边的弧度越来越大了。

现在,他是明白了碧昂斯为什么说他会喜欢这部片子的。

他认为,没有那个男人是不喜欢的,尺度如此之大,从小受过虐待的男主有SM情节?大体而言,不是什么价值高的片子,但因为剧情和玛丽苏,有人还是愿意花钱看的。

温桐窘态着,好在别人没有注意她的不对劲,她很快恢复平静,若无其事的把目光再度投向荧屏。

忽地,他们惊呼了一声。

快到接电影结束,温桐已经拉过宋梓辄的手离开了有着暧昧气氛透露的影厅。

等接触到外面的冰冷,她才感觉到周围空气的清爽。

男人手里挂着一件温桐的驼色外套,他给她穿上,笑而不语。

就是如此这般,温桐才觉得窘迫,她仰起脑袋看他,“你没有要说的?”

他做出一副思考的样子,“差评。”

于是。

温桐满意了。

林寒把车留在了影院的停车场,而他坐上了跟随的保镖的车回去了,两人离场,在回公寓的路途,有人发消息通知他,他的父亲正在医院。

宋君庭自来纽约有一段时间了,宋梓辄已经没事了,他还没打算回帝都,丢下手头的工作休了长假,经常会去钓鱼,攀登,到处游玩,然而,能坐到少将的位置实属不易,身手自然会比普通人要来的强壮灵活,如今受伤,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爸他怎么受伤了?”

宋梓辄还不太了解情况,只好转了个弯,驱车往医院的方向去。

宋君庭接收包扎治疗的医院是何向晚所在的医院,等两人赶到医院的时候,发现脸上挂彩的宋少将旁边坐了一个面容冷峻,同样威严逼人的外国男人,他的气度颇令人不容忽略。

“爸,妈。”

何向晚正头疼着,突然听到身后传来温桐的声音,她回过头见到自家儿子和儿媳妇携手站着。

“你们怎么来了?”

温桐解释,“阿辄收到消息说爸受伤了,我们就赶过来了。”

宋君庭回了句,“我没事,小伤而已。”他以前在部队受过的伤可比这个严重多了。

宋梓辄眸光掠过他们三人身上一眼淡问一句,“怎么回事?”

何向晚都还还没想好怎么解释她跟卡伦特的关系,听儿子问起,只好敷衍的回答,“误会。”

不过误会倒是真的。

那会她跟卡伦特在讨论两人之间关系的问题,奈何,卡伦特不同意她的说辞,所以拉住了她,正巧不知道宋君庭会突然出现在医院找她,又正巧的看见这一幕。

宋少将的脾气向来火爆并且直接,以为是哪个无赖缠着何向晚,抡起拳头,上去就是给人一拳。

谁知卡伦特的身手并不赖,两人就这么在医院打了起来,幸好两人不是年轻小伙,都知道适可而止,双方脸上都挂了彩,又瞧何向晚气炸的模样,最终停手了。

卡伦特原本是坐着的,他站了起来,伟岸的身躯是往宋梓辄的方向过去,友好的伸出了手,声音沉稳的道,“你好,我是夏罗·卡伦特,你母亲的追求者。”

伸出来的手干净,指甲修的整齐,见他风度,是个沉稳可靠的男人。

宋君庭倒没说什么。

倒是何向晚,并不是很自在,大概是因为宋梓辄在的缘故。

听到他的名字,宋梓辄的神色明显知道些什么的样子,片刻,宋梓辄回应了他,“你好,里森。”

两人简单的聊了几句。

宋梓辄表现的很落落发放,毕竟那是对人该有的礼貌。

片刻,外面进来了几个穿着黑色燕尾服的男人,看起来应该是卡伦特身边的人。

“abby,我先回去了,有时间我们在好好谈谈。”卡伦特在她手背上落下一吻,朝他们露出一个笑容才转身离去。

等他走了后,宋君庭跟何向晚说了,“他看起来不简单,你要是想跟他一起生活,可是要好好先了解他。”他动了动身子,骨头发出清脆的响声,“下手真重,早知道我就用全力对付他了。”

“至少我现在是没有想跟他生活的念头。”何向晚都一个人过这么多年了,一下子要做出选择,她还真给不出答案。

从今天宋梓辄的回应看来,他应该对卡伦特没有多大的意见,只能说,他尊重何向晚的选择。

“要不阿辄你查查他底细?”宋君庭婆妈的又道。

宋梓辄听到自己父亲的话,抬头看了他一眼,恩了一声。

时间不早了,本来他今天找何向晚是想跟她吃个晚饭,“好了,我该回去了,让你们白跑一趟了,早点回家休息吧。”

何向晚收拾东西,跟着离开了。

出了医院目送他们离去,寒风潇潇,再度回到车里。

温桐疲倦的靠着,眸光氤氲着雾气,一会打了个哈欠,沉沉的睡了过去。

她今天大概真的很累了,但是宋梓辄能陪着她,她很快乐,也很满足。

男人见她上车就睡着了,怕她冷着,从后座拿起羊毛毯子盖在她身上,再把车内的暖气开大一些,做完这些,才安心的开车。

回到公寓,已经十点左右,这个点,宋宝本来应该睡得了,但整整一天没有见到妈妈,他破天荒的今天还没有睡觉觉。

温桐换鞋进来。

珍姨抱着宋宝出来,宋宝见到温桐,立马欢腾的咿呀咿呀好几声,脸上终于有了高兴的表情了。

看儿子可爱呆萌的模样,温桐心都软了,从珍姨手里接过宋宝,摸了摸他柔软的头发,今天的疲惫感仿佛消减了不少。

“阿辄,你先去洗澡。”

宋梓辄薄唇抿着,伸手捏了一把宋宝的脸,知道温桐今天心里想着都挺惦记孩子的,恩了一声,上楼。

温桐陪着宋宝在他房间里玩了一会,没多久他安心的在温桐怀里睡着了。

宋宝睡着后,她轻手轻脚的关上门,才转身上楼回了房间。

男人已经洗好澡吹好了头发,穿着深蓝色的丝质睡衣,再披一件外袍,他坐在台灯旁边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一本书,惬意的看着。

等温桐拿了衣服进了浴室,才发现男人掐准了时间似的,给她放好了洗澡水。

舒服的洗了澡,浑身舒爽,她拿毛巾擦拭着头发出来。

男人给人吹干了头发,把吹风筒收起来,而温桐则坐在梳妆台前,给肌肤补充水分。

弄的差不多了,温桐上床准备睡了,刚靠着想要躺下,旁边的男人温暖的手突然握住了她的小腿,顺势拉向了他那个方向,接着,他卷起她的裤脚。

肌肤的碰触,温桐脚缩了缩,想要脱离他的掌控,躲进被子里面,奈何,挣脱不了钳制,她提醒着,“阿辄,今天很晚了。”

宋梓辄修长的指弹了弹她的额头,话里满是戏谑,“夫人,你以为我要对你做什么,恩?”

听出他的戏谑,温桐干脆保持沉默。

一会,男人的手在她小腿的肌肉揉按了几下,力道适中,他细心的举止,令人心里暖暖的,直到他按摩完毕,两人才相拥而眠。

*

圣诞节那天。

一早,纽约的街已经很热闹了。

今天是琪利亚在纽约开第一家实体经营店的日子,衣服找了一家工厂加工生产已经出了一批货,露茜帮忙招聘,一名店长,一名收银员,还有三名导购员,三名华裔,一名加拿大户籍,都会讲中文,她们的年纪都在二十六岁上,有的是嫁过来这边定居了,有的是从小在这边出生长大。

温桐正在门口弄着圣诞树,店里面,开着暖色的灯光,美妙的音乐静静的流淌着,露茜则和员工们在里面弄着衣服。

周边都是一线知名的大品牌,他们今天似乎都搞了特价活动,几乎每家店都非常多人进去疯狂购物。

店已经开张,但进去逛的人并不多,但好在她们进去,并不至于两手空空的出来。

中午,店员很清闲的享用了一个午餐。

露茜给他们派了一个现金红包,“圣诞节快乐,这是老板给你们开业红包。”

红包摸起来很厚,她们很感谢的收下了。

而温桐在办公室里坐在椅子上,腿上放了一个热水袋,双手正灵活的打着围脖,偏灰色,大概是给男人织的。

突然,一个身姿妖娆,带着墨镜,穿着军绿色风衣的人出现在了店里。

“欢迎观临。”

导购员迎了上去。

谁知在她摘下墨镜后,迎上去的导购员一脸惊呼,她捂着嘴,“偶买噶,奥···奥黛丽?”

科帝伸手勾起她的下班,笑的迷人,“嗨,小宝贝,请问你们老板在吗?”

被调戏的导购员脸红红的。

这时,露茜已经看到了她,“阿,奥黛丽小姐,你来了。”

奥黛丽的风情万种却高不可攀,她恩了一声。

很快,露茜通知了温桐。

温桐停下织围脖的动作,出去跟他问了声好,奥黛丽真实身份是男人的事没多少人知道,至少,露茜还不知道。

“你男人给我开了那么大金额的支票,说吧,今天是想我来干什么?”

他的语气听起来很欠扁,温桐让员工搬了一张桌子摆放在了门口,对他道,“你收到的支票是我开的,其实今天的任务很简单,你只要坐在门口,给消费的客人在他们赠送的海报上签个名就可以了。”

“什么?”

科帝不相信,温桐居然如此暴殄天物的对待他。

他很贵的好不好。

但不可否认,他要是坐在门口给人签名,明天绝对会上各大新闻报纸的头条。

牺牲他的色相来打广告,而且这广告价值连城。

温桐出招,够狠。

不过对他而言是个新鲜的体验。

科帝在自尊心和新鲜体验两者之间选择了后者,她大大方方的坐在了琪利亚的店门口,霎时之间,吸引了无数回头客。

露茜手里拿着一个广播器,“在本店消费的客人,可获赠一张奥黛丽本人亲笔签名一张。”

彼时,温桐继续回办公室里赶着织围脖收尾的部分,很快完工,她细细的看了一眼,总算还算的过去,她找了一个四方的礼盒,把它叠好放了进去,想了想,最后拿起一张贺卡在上面写了一行字:此情无处可消除,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题外话------

我想,正文大概没有多少字就可以完结了。

唔。

天气天冷,好冷啊。打字好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