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5宋宝尿了爸爸一身/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难以想象,姚单曾经会是混混堆里的一员,平时西装革履,被媒体杂志评为“帝都五大钻石单身汉之一”的他真是令人觉得匪夷所思。

她花了好长时间才适应他就是云云的父亲,这该死的臭男人。

姚单侧着身子,搭在她腰间的手突然用力一手,本来和他有点距离的向初瑷滚进了他的怀里,被子下,男人有力笔直的长腿缠着她的腿。

向初瑷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抵着他的胸膛,伸手不解气的戳了戳他的脸,翻了个身,手指在屏幕键盘敲下一行字。

【他才没有那个本事管我。】

她很有自信才会这么说,因为,姚单这个男人只要不踩到他的底线,他几乎对她是唯命是从,叫东不敢往西,叫西不敢往东的。

没本事吗?

她怎么觉得姚单才是那个扮猪吃老虎的人,他为人看起来虽然斯斯文文,可是武力值爆表的啊,平时她有听向初瑷提过他们之间的事,单方面虽然是向初瑷压制了她,而在温桐眼里,姚单更胜一筹。

谁让她有双慧眼呢。

【小瑷你确定?】

向初瑷咬着红唇,坚决不想承认事实本质,坚定立场,在她再度想要敲字的时候,躺在她旁边的姚单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了,他的头抵在了她的肩窝,刚睡醒的声音有点低沉的沙哑,“你在玩什么?”

没有预兆的,她被吓了一跳,忙假装镇静的锁了屏,“没干什么。”

姚单怎么可能那么好唬弄,堂堂一个公司老总要是发现不了自己女人的猫腻他是有多愚蠢,翻了个身将人压在身下,声音平静的问,“你确定没有?”

他的身材很健壮,两手撑在她脑袋两边,隐约的光透了窗帘折射进来,可以清晰的看见他手臂上的肌肉线条非常的结实完美,视线稍微往下,是会引人心浮气躁的腹肌。

姚单刚才匆匆一瞥,看到她跟温桐在聊天,至于为什么要在他面前躲躲藏藏,大概聊天的内容脱离不了他,并且他身下的女人还说了他不好的话?要不然就不至于如此这般做贼心虚。

“确定没有。”向初瑷双手抵在他的胸膛推了推他,“你醒了就起床,今天还要陪云云出去玩。”

姚单不动,长腿驱入分开了她双腿,硬是占领了一席之地。

向初瑷惊慌,感觉不妙。

“姚单,你一大早又发什么情,你昨晚···”

力量上的压制,他一边进攻,声音则沉稳的回她,“没够。”

禽兽啊!

“唔···你个混蛋。”

辗转之间,低沉愉悦的闷哼和女人的娇喘再度充斥在房间里,手机啪嗒的掉在了地上,无人问津,随着姚单的动作,床摇晃的厉害。

那头,温桐迟迟没有收到向初瑷的回复,明明刚才还她这里还显示对方正在输入信息···眨眼人就不在了?莞尔,她嘴角露出了意味深长的微笑。

车停在了公寓楼下的地下车库,宋梓辄侧过头,发现身旁的人笑的正欢,他解开了安全带,靠了过去,“跟谁聊什么,这么开心?”

温桐转过眸跟男人对视,“跟初瑷,她给我发了一个520的圣诞红包。

现在一到什么节日,网络上发红包已经成为了一种盛行。

宋梓辄眉目一挑。

温婉的人儿微微仰起了头,笑的眉目盈盈,调侃说着,“宋先生,我有没有圣诞礼物收?”

宋先生他低头在她唇上印下一个吻,磁性的嗓音震的人心里酥酥麻麻的,“要礼物没有,要人有一个。”

温桐咬住他的下巴一口,她可是还记得两人第一次过七夕的时候男人说过差不多的话,她伸手握住了男人的左手,碰了碰戴在他无名指上的结婚戒指,“你又耍赖。”

他人早就是她的了。

宋梓辄风轻云淡,“小桐,我以为你已经里里外外的把我摸清了。”

宋老板说话,还真是有内涵,内涵的让她无力反驳,并且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什么把他里里外外摸清了之类的话很容易让人令人浮想联翩,真是一言不合他就开始不正经了。

刚才还企图讨要好处的人儿要打退堂鼓了,每次她都占不了上风,她明智的选择不再跟他争辩,果断开车门下车,往乘坐电梯的方向走去。

宋梓辄眸中的笑意很深,他拔出车钥匙跟在了她的身后,他伸手放进口袋,继而,从外套的口袋里套出了一个高贵紫色的小锦盒。

圣诞礼物他确实没有准备,不过生日礼物,他倒是提前准备了。

回到公寓,珍姨和敏姨似乎挺喜欢过圣诞节的,公寓里放着欢快的歌,在客厅里,有一颗圣诞树。

宋宝坐在铺了毛毯的地上,在他身边全都是他的小玩具。

他的头顶上带了一顶圣诞帽,胸口垫着白色的小毛巾,水润润的唇微微张着,唇角处,有不明的透明液体滑下。

温桐走过去在他旁边坐下,拿起他胸前垫着的小毛巾擦了擦他嘴角的口水。

宋宝见到妈妈,两手扑腾的欢快。

随后进来的宋梓辄走了过去,伸手掐了掐他的脸,面无表情道,“不准对着你妈妈犯花痴。”

温桐,“....”

宋宝歪着小脑袋,不懂父亲说的话的意思,继续往温桐身上靠过去。

“阿辄,你是不是重女轻男?”温桐抿了抿唇,问。

宋梓辄自然不会说他其实更喜欢女孩子多一些,他柔声道,“没有,你生的我都喜欢。”

温桐把孩子抱在怀里,宋宝理所当然的在她怀里蹭着,寻找着舒服的位置。

男人瞧见,面色一沉,立马把宋宝抱进了自己怀里,双手举着他。

宋宝圆溜溜的眼睛透着迷惘,他咿呀咿呀的,还蹬着小腿,目光湿漉漉的看向了温桐,显然,他喜欢温柔的妈妈抱他多一点。

瞧那小眼神,温桐想把宋宝重新抱回怀里,奈何男人不让。

“小桐,你不能惯着他。”宋梓辄一本正经的说着。

话是没错,宋宝是九月九出生的,至今才三个多月大,现在探讨这个问题是不是过早了。

“阿辄,你果然...”

话还没说完,温桐便发现男人的脸色更沉了,她定眼一看,发现男人身上的针织衫已经湿漉漉了一块。

宋宝静悄悄的就在男人身上尿尿了。

霎时之间,温桐唇角忍俊不禁的勾了起来,她假装润了润喉咙,眸光贼兮兮的看着他。

给宋宝拿纸尿裤的珍姨从房间里走了出来,她哎呀了一声,忙过去把宋宝从男人身上抱了起来,把宋宝开了裤裆的裤子给脱了。

珍姨本来是想给宋宝换干净的纸尿裤,先前垫着的已经给她扔进了垃圾袋里拿出去扔了。

温桐起身拿了干净的毛衣沾湿热水拧干递给珍姨给宋宝擦屁屁,她走到男人身边,眉眼笑的弯弯,“阿辄。”

宋梓辄恩了一声,给自己儿子尿了一声,大概是他最无声的反击。

他叹了口气,瞧自己女人笑的眉眼弯弯,“我上去洗个澡。”

温桐上前,在他唇上落下一吻,“去吧。”

等珍姨给宋宝换上了新的纸尿裤,穿上干净的裤子,她重新把宋宝抱进了怀里,“宋宝,你尿了爸爸一身知道吗?”

男人有洁癖,她知道的,所以才会想笑。

宋宝傻乎乎的玩着手里拿着的一只绒毛玩具。

珍姨觉得孩子在自家父亲身上尿尿,是正常的事,有的时候,孩子想要尿尿,根本是毫无预兆的。

在珍姨把玩具捡起来放好,又把可能沾了宋宝尿尿的毛毯给收了起来,重新铺上一张新的,她做完这些,笑道,“夫人,孩子给我吧,时间不早了,你跟先生早点休息。”

温桐点了点头,把在她身上昏昏欲睡的宋宝给珍姨抱回了房间。

回到房间里,她能听到浴室里传来水声,男人在洗澡。

忽而眸光一转,她看到了梳妆台前放了一个紫色的锦盒,她颇为疑惑,上前打开一看,是一对颜色非常润玉、小巧的耳环。

锦盒没有任何牌子的标志,依情况看,耳环应该是定制款。

要定制的珠宝首饰通常要提前预定,温桐目光变得柔柔。

浴室的水声一停宋梓辄已经洗好澡出来,在她想什么出神的时候从背后抱住了她的腰。

温桐转了个身,“不是说没有礼物吗?”

宋梓辄将遮住她耳朵的发丝撩到了耳后,一手拿着耳环,给她戴上,“生日礼物。”小巧精致的耳环果然很适合她,衬的人儿更加的清雅脱俗。

去年,温桐的生日是在31号那天,不过今年会提前几天,会在圣诞节的第二天。

耳朵传来阵阵的冰凉,她伸手摸了摸耳垂上的耳环,不过,要不是宋梓辄提醒,她估计忘了明天会是她的生日,“谢谢。”

带着耳环的耳朵,透着点粉色,男人情不自禁低头轻轻的在她耳垂上咬了一口。

在柔和的灯光下,是尽情拥吻的男女。

情已动。

温桐被放置坐在了梳妆台上,放在上面的瓶瓶罐罐发出Duang的响声,她秋眸若水,时而喉咙会逸出惑人的娇喘,白皙的肌肤已经敏感的泛起了粉色,衣衫尽落,一室缠绵。

纽约时间十二点整,在帝都的温爸爸和温妈妈也知道美国那边的时差,就没有打电话过去打扰到他们的睡眠,只好在微信上给温桐发了短信,也学了年轻人的爱好,给温桐发了一个红包表示祝贺她生日快乐。

不止两老,宋家人,还有几位好友倒也记得温桐今天生日,微信上纷纷留了祝福,可惜她现在没有时间去回复他们的信息。

一晚缠绵,隔天温桐差不多九点半才起床,她起身掀开一看,外面到处都铺了一层厚厚的雪,视野全都是白茫茫很纯净的景色,洗漱之后下楼吃了早餐,她才拿起手机看微信上大家留给她的信息。

宋梓辄书房里忙着手头里仅剩的一些工作,而回完消息的温桐,已经开始收拾回国的行李了。

珍姨和敏姨很多年前就在美国打拼了,如今已经在纽约定居,两人知道他们要回国了,于是跟着帮忙收拾宋宝的东西放进行李箱。

下午,宋梓辄打电话通知林子阳在酒店订了吃饭的包间。

等天快黑的时候,他们已经在酒店的包间里坐等上菜了。

酒店门口,杰西手里提着包装精致的盒子,走过了回旋门,他手里的,应该是要送给温桐的生日礼物。

“杰西?”

随后,奈奈安也进了这家酒店,她身边经纪人和助理跟着,她看到在等电梯的杰西,一脸的惊喜。

杰西没想到会碰到她,脸上明显起了变化,他笑了笑,淡淡的跟她打了招呼,“奈奈安。”

奈奈安看到他手上的礼盒包装的很精致,不像是送给家族的亲戚小孩,而杰西,除非是重要的人,他才会亲手送上礼物,要是情人的话,他根本不会亲自送,一般都是让助理亲自送过去的。

能让他亲自送礼物的,应该是重要的人,这么一想,她心里难免堵着一口气了。

跟在奈奈安身边的助理经纪人都知道杰西的大名,也了解他曾经是奈奈安的前男友。

电梯到达了杰西要去的楼层,他甚至没有跟奈奈安说拜拜就走了出去,并进了一间包间。

“马克,你帮我查查包间里的人是谁。”

------题外话------

月底了,有票票的不要留着哟,小天使们,免费票票快投来,(ˉ▽ ̄~)~

再度感谢这个月送花花,送评价票,月票的小伙伴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