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老虎上的毛可真难拔/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有这么一回事?

闻言,温桐觉得好笑,她要不要回去问问杰西什么情况,瞧她,一副好像很了解杰西一样,不过她的礼仪和教养,着实令人不可恭维。

她眸里冷漠尽显,“这位小姐,我并没有义务要回答你的问题,麻烦让开。”

奈奈安不让,用手挡住不给温桐离开,“你跟杰西要是没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说出来,分明是内心有鬼,我警告你,你最好离杰西远一点。”

在她眼里,女人的心就像无底洞,永远也满足不了,她不就是一个例子吗?再说她在娱乐圈混的日子,早已经见证了各种各样女人膨胀的虚荣心,和贪婪。

胡乱猜忌的女人真的令温桐觉得无语,她言下之意是在说她跟杰西纠缠不清?本就是清清白白的关系,她凝着的眸一下子冻结,“在你不清楚状况就胡说揣测,我认为你已经是在诽谤我的名声。”

奈奈安被那般冷漠的眼神看的浑身不自在,她攥紧手,感觉到了她身上凛然的气势,眼前的女人,真的浑身透着一股高贵从容。

就在她坚持半开着的洗手间,外面走廊突然传来外人的声音,“嘿,小姐,这里是不允许拍照的,嘿,你别走…”

突发的状况,奈奈安感觉不对劲,猛地推开卫生间的门,踩着高跟鞋就这么跑追了出去,会偷拍他们的肯定是记者,没想到居然有记者跟踪她,如果刚才她们谈话的内容一爆出去,事情就大条了。

一名女服务员跟女记者在电梯口纠缠了一下,最后还是被女记者一推到在地,她进了电梯,门一合上,给她逃了。

女服务员快速的拿出呼叫机,通知了一楼的保安,务必要把人给追回来。

女记者既然能混上来,说明是有点路子的,想要抓住她应该不会那么容易。

电梯里,女记者拿着手里的录音笔,微型摄影机还抓拍到了奈奈安的正面照,她开心极了,奈奈安刚才嘴里提到的杰西应该是莱姆斯集团的总裁吧,当初两人分手成为一大热议话题,现在奈奈安的状况明显是想挽回旧情?并且争风吃醋,威胁杰西的新情人?

“oh!yes!拿到独家新闻了。”

温桐则一脸淡定的从洗手间里出来,以她刚才一直背着门,记者根本没有机会拍到她的脸,理所当然会查不到她的身份,所以,尽管记者怎么凭空捏造是非,都跟她扯不上半点关系。

温桐刚想要回去包间,露茜从里面出来了,她见到温桐,“小桐,你回来了,正想要去洗手间寻你。”

她确实在洗手间呆的有点久,她笑了笑,“你吃饱了?”

“今天都吃撑了。”露茜拍了拍鼓鼓的小肚子,想着明天可以回国了,她很开心。

奈奈安不知道怎么处理被偷拍的事,只好拿出手机给马克打了电话,她情绪颇为激动,她语无伦次的说着。

露茜听到她的声音,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她是自己最近追的一部挺火的美剧的女二号,“她不是奈奈安吗?”果然来大酒店,遇见明星的几率甚高。

“你知道她?”温桐问。

“恩,我为了提升自己的英语口语,特地找了一部美剧看,她演里面的女二,她现在挺红的。”露茜解释。

如果一个当红明星要是爆出丑闻,估计形象大跌,现实的情况给了她一个血得教训,做人要谨言慎行。

很快马克从包间里出来,上前就呵斥,“你怎么搞的,我不是说过在外要注意吗,记者到底拍到了些什么。”上个洗手间都不让他省心。

奈奈安咬着唇,目光乍地落到了温桐的身上,半响才说出实情,“我让那个女人离杰西远一点。”

马克的视线落在了温桐的身上,一脸吃屎的表情,“你有没有搞错,她明明是是k集团总裁的夫人。”奈奈安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猜忌心太重,如今红是红了,但是她的脾气太糟糕了,“再说你已经跟杰西没有任何关系了,你并没有那个资格说这种话。”

一旁,露茜听到他们之间的谈话,她眨了眨眼睛,“小桐,该不会是我想的那样吧。”

那是事实,温桐点头承认。

“噗嗤…”露茜突然发出了一声很响的笑声,她无语道,“神,神经病!”

奈奈安听到,一阵面红耳赤。

“刚吃饱笑肚子会痛。”温桐好心的提醒她。

“我实在忍不住。”露茜一脸歉意。

包间的门没有关上,宋梓辄隐约听到声音走了出来。

男人身姿颀长挺拔,面貌清俊,奈奈安并不陌生,他是K集团的总裁里森,只见他温柔的目光落在了他的妻子身上。

温桐走到他的身边。

宋梓辄牵起她的手,目光环顾周围一眼,见到了电梯门口的奈奈安和马克,“有什么热闹看吗?”

温桐挑了挑眉,“闹剧算不算。”

闹剧吗?

不一会,碧昂斯他们跟着出来,类似想凑热闹的样子。

杰西尾随其后,他看见了奈奈安还有她的经纪人,她的经纪人拿着手机在打电话,好像出了什么事。

奈奈安唇失去了血色。

她看着杰西跟他们站在一起,她眼睛突然一阵酸痛,原来,时间在走,事物在变,她自以为了解人,其实她已经摸不透他了。

露茜笑了一会,果然肚子有点痛了,她伸手揉了揉。

温桐转头看向了旁边的杰西,“杰西,她是你前女友?”

杰西点头。

得到杰西的答案,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测,大概是她想要跟杰西复合却误会了什么,所以才一言不合的就上前找茬。

“她找我谈话了。”

宋老板神情不禁冷酷的看向了杰西。

杰西目光藏有疑惑,同样他没忽略宋老板的表情,他抿了抿唇,表示自己同样不清楚状况,奈奈安找wing做什么?

“她好像误会了什么。”继而,温桐淡淡叙说刚才的情况。

听完后,杰西的表情颇为阴郁的看着奈奈安,

奈奈安离他们并不是很远,自然是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她咬了咬唇,“没错,我是心里还有杰西,想要跟他重修于好,所以才会在意,但是她对杰西而言,确实很特别不是吗,并且我说的也是真的,他以前从来不亲自送女性礼物。”

那刚才温桐收到的…。

于是,一票人的目光落在了杰西的身上,难道这家伙对温桐有什么非分之想不成,要是表现的有那么一丁点,友好度要变成负数了。

奈奈安近来的表现,杰西猜测她可能是想重修于好,不过他的态度难道她还认不清楚现实吗,并且还搞出这么大一个乌龙,他很无奈。

“奈奈安,你该成熟一点了,我跟你已经成为过去,你凭什么认为时间过去了那么久,你还很了解我。”

万物都在变,何况是人。

他叹了口气,“我承认你跟我分手后,有段时间我过得很灰暗,因此才在英国认识了wing,跟她相处的时间我觉得很开心,不可否认,那时候我对她有了心动的感觉,不过仅限于心动。”

谁的人生里,没有一两次的心动对象。

奈奈安亲口听到他的答案,眼里隐约闪了泪花,心里大概接受不了杰西和她不可能有复合的机会,她伤心的坐了电梯离开。

马克一边打电话,还得跟着她。

杰西兴许是上一段感情的失败,或者可能是不够喜欢,他选择了沉默,如今,他是欣赏wing的性格为人,选择跟她做朋友是最明确的选择,既然是朋友,他认为把她当成重要的人对待,没什么不对吧?

温桐脸上微微的扬着笑容,明白他所想表达的意思。

杰西见某男人的神色,他突然面带微笑,语气颇为揶揄,“里森,你应该庆幸当时我没追求wing。”他认识wing的时候,还是单身的,当时还是孤儿院的院长告诉他的。

沉默的画风突转。

众人想,杰西你怎么肆意妄为的挑衅宋老板真的好吗?天知道宋老板眼里容不得温桐身边有一粒沙子灰尘碍眼。

温桐哭笑不得,“杰西…”

宋老板道,“我很庆幸她现在的归属是我。”他一见钟情的女孩,他为了她飞蛾扑火,千里迢迢从国外追回了国内,想方设法一步一步的接近她,不是谁都能够拥有这份勇气。

他很清楚杰西没有,至于时不时要面对他的挑衅,宋老板表示不能忍。

杰西顿了一下。

老虎上的毛,可真难拔。

他索性放弃,杰西面对温柔的笑意对温桐说道,“wing,我用我的生命起誓,你永远都是我最重要的朋友,没有之一。”

“噢,谢谢,我们一直都是朋友。”

于是,宋老板的表情终于隐约有龟裂的痕迹了。

此刻酒店里的保安出动想方设法要追回记者,毕竟酒店有一部分的失责,奈何她贼溜,还是给跑了,马克想,奈奈安这次怕是要吸取惨重的教训了。

“你们怎么都站在门口了?”何向晚抱着宋宝走出来,见情况,大概是吃的都差不多了,准备打道回府了。

“站着聊天消化消化肠胃系统。”露茜笑呵呵道。

林子阳等人点头迎合。

宋少将立马一脸嫌弃状,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

杰西抬起手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我想我该回去了。”他跟何向晚,宋君庭告了别,又对温桐说了,“wing,天气很冷,注意保暖,再次祝你生日快乐。”

温桐跟他道了别,“杰西谢谢你。”至于说谢谢的原因,大概是因为他说她是最重要的朋友的那句话挺让她感动的。

何向晚道,“你们赶紧收拾好东西,我们在下面等你。”于是两人和保姆抱着宋宝率先坐电梯下去了。

走廊里,就剩下温桐和宋老板了。

温桐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脸颊,蹦的有点紧,果然…是在意的。

他们各自回到住处。

公寓里,一楼的客厅里已经放置了三个行李箱,那是他们准备回国的行李。

温桐放下手里提的礼物,上楼先洗了个澡,珍姨和敏姨带着宋宝进了房间,等她洗完澡出来,把礼物拿回了房间,她决定拆开今晚他们送的礼物放好,她数了数,发现好像少了一份,是杰西的那份?

男人是默默的把杰西的礼物给拿走了?她楞了一下不禁嘴角勾起浅浅的弧度,她把别的礼物拆了出来放进了柜子里。

晚上,同床共枕。

她躺在男人的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一会她唤了男人一声,“阿辄。”

男人显然还没睡着,恩了一声。

忽而,搁在他腰间的手忽而往下,夜色里,她眸里含着点点的羞涩,最终,柔软的小手放在了男人的平坦结实的小腹。

黑夜中,那双沉静的眸缓缓睁开,他并没有阻止她的举动。

温桐感觉到男人的呼吸有了变化,她主动抬起头亲了亲他的唇,沿着有点渣的下巴,一路亲吻了下去,她喜欢男人的喉结,还有他的味道。

安静的空间,软柔的嗓音时而会深情的唤着男人的名字。

她趴在男人的怀里,脸色变得有点红,温桐想,她都做的那么露骨了,男人还一点动静都没有?

感官上一直刺激着男人,在她的手隐约要停在他身体某个部位的时候,他把她的手抓住,紧紧得困在怀里,宋老板的眼里,是抹深沉不见底的笑意。

他今天确实稍微有些不愉快,噢,当然,那份礼物太碍眼了,他顺便拿走了。

只不过温桐的举动,实在是出乎他意料之外了。

“我把他送你的礼物拿走了。”宋老板突然说,语气很理所当然。

“宋先生,我发现了。”温桐淡然的回。

宋梓辄还想问温桐怎么不问他把礼物怎么处理了,她已经笑着问他,“阿辄,你确定现在要讨论这个问题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