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忍得不难受?/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被柔软的小手抚摸过的肌肤诚实的做出了反应,像一块被炭烧过的铁块那般炽热,宋梓辄稳了稳气息。

此刻,静谧的夜色,将纽约的夜景全挡在了外面,可房内的良辰美景还继续上演着。

男人沉住的眸星澜灿烂,细致的柔情在发酵,听着她的温声细语,搁在她腰间的手稍微搂进了些,低头附耳,沉悦的嗓音悄悄划过人的心扉。

“有个一举两得办法。”温热的气息落在她的耳朵,痒痒的,她很敏感的躲了躲。

“恩?”

“边做边谈如何。”没有商量余地得口吻。

刚才还处于上风的温桐,隐约的处于下风,她羞红了脸,杰西啊,真是给了她一道难题,今晚重点不在礼物,大不了明天她起来翻找一遍屋子,肯定能找出来放好。

就在她思绪飘远的时候,宋梓辄搁在她腰间的手缓缓移下,细长的中指勾住了裤头,没几秒的时间,她只剩下一件薄薄的内裤。

蚕丝棉被时而起起伏伏掀起波澜,温桐缓缓吐气,眸眼充满了水雾,明明他还什么都没做,自己倒先缴械投降了。

男人太熟知她的身体,一碰她的敏感点她就没法子了,浑身发软使不上力气,偏偏还要抵御心里想要他的念头。

其实宋梓辄何尝不是,一直压抑着内心里的蠢蠢欲动。

然而,温桐太了解宋老板了,她对他而言,没有自制力可说。

她继而扬起头在他薄唇上柔柔的亲着,时而会磕碰到他的牙关,时而会诱发出一两声的娇喘,几乎逼得男人疯狂,她双手搭着他的颈项,“老公,你一定要这么煞风景吗?”

男人沉默,手臂上的青筋隐现。

温桐伸出手解着他的睡衣扣子,眉眼弯弯,低声又问,“你忍得不难受?”

此刻。

宋梓辄翻了个身将她压在身下,清俊非凡的脸染上了浅浅的绯色,他的身体很烫,衣衫敞开,露出线条完美结实的腹肌,然而目光犹如野兽般令人觉得心颤,他声音沙哑,吐出两个字,“难受。”

正因为太了解他,温桐才感觉到他身上传来的危险的气息。

呼吸交缠,她唇边的梨涡浅浅,再度吻住他的唇。

人类最原始的结合,其实有利于身心舒缓调节。

凌晨三四点,已是将近黎明,此番折腾的行为才结束。

宋梓辄穿好睡衣坐在了床头,给疲惫睡的香甜的温桐盖好被子,他神色慵懒淡然,整个人处于放松的状态,他从床头柜里拿出一包烟和打火机,披上一件外套走出了阳台,抽出一根烟点燃,细长的两指夹着,时而用指尖弹弹烟灰。

事后一根烟,赛过活神仙。

不得不说,杰西这个男人真的很会踩他的雷区,他的弱点,他的弱点不就是温桐吗,细长的凤眸一挑,至于他为什么要踩,大概是天生的不对盘,互看不顺眼罢了。

抽完一根烟,等烟味消散去了,他才重新回到房里,躺上床,把累的够呛的人儿抱进怀里。

温桐自然而然的在他胸口蹭了蹭,手搭在他的腰上,呼吸平缓,依然睡得很沉。

次日。

敏姨把还在熟睡的温桐叫醒吃早餐,她进了两人的房间,老脸差点都要红了,宋先生可真是不知节制啊,今天不是要回国吗,还这么折腾人。

温桐红着脸在旁穿好衣服,双脚着地,一阵发软,她站稳后问,“阿辄呢?”

敏姨开始整理床,回道,“今早我起来弄早餐的时候看见宋先生穿着运动装准备出门,应该是去晨跑了。”

她洗漱完,把公寓里都给翻遍了一边,并没有找到杰西送的礼物,宋老板可真能藏,找不到也罢,她相信男人不会真的丢了,杰西的心意她心领了。

温桐找不到只好坐在餐桌前,一手端着牛奶,嘴里咬着吐司,享受早晨的时光。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她吃的差不多,正翻阅着某杂志出行的最新的时尚杂志。

他穿着黑色的运动装,简单干练,身形显得更加的高挑挺拔,耳朵插着耳塞,发梢上有晶莹细小的水珠。

宋梓辄换鞋进来,摘掉耳朵两边的耳塞,他上前在温婉的人儿额头亲了一口,“早安,夫人。”

男人清冽的味道混着淡淡的烟草气息,还有晨跑后的汗味,不会难闻,她嘴角弯弯,“早安,宋先生。”

她眸光突然落在了男人颈项处的一条红痕,瞧起来大概是她昨晚弄上去的。

宋梓辄发现她的目光,他勾了勾唇,昨晚温桐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可不少,尤其是背上,想着,他俯身撅住她的唇,虏获她嘴里的甜美。

好一会,温桐喘着息推了推他,“赶紧上楼冲澡换身衣服下来吃早餐。”

宋老板被催促也显得不急不缓,挑了挑眉,恩了一声才上楼,等他冲完澡下来,只看到睡躺在沙发上的人儿睡了过去,手里拿着的杂志,掉在了地上,他上前拾起地上的杂志。

正好,敏姨拿了羊毛毯子出来,宋老板接过给她盖上。

一晚纵欲,抵死缠绵,温桐自然是抵不过宋老板的索求,虽然睡了几个小时补充了睡眠,但还不够,要不然不会看了会杂志又睡过去了。

宋宝养的好,现在已经可以吃辅食了,他起来的时候,见到睡在沙发上的温桐,咿呀咿呀的叫了两声,发现没动静,他倒坐在铺了毯子的沙发边上,自己玩了起来。

敏姨给煮了小米粥,珍姨负责给他喂食。

中午,林子阳已经开了车到了公寓楼下,他是来送人去机场搭乘坐回国的飞机的,他带着两名保镖上楼去拿行李。

这时,温桐已经睡醒了,她穿上大衣,背了一个包,不算沉,里面都是宋宝的东西。

宋梓辄兼顾起了照顾宋宝的重任,他给宋宝带上了一顶小帽子,单臂托举着宋宝的小屁屁。

敏姨和珍姨挺舍不得的,两人倒是想跟着回国,不过国内她们已经没有了亲戚,老公和孩子都在纽约定居,自然是不能跟着温桐他们回国。

“宋先生,宋夫人,一路顺风啊。”

“是啊,要是回到家了给我们发个短信。”

温桐唇边荡着微笑,点了点头,跟他们挥手道别。

机场,露茜,宋少将已经坐在候机室里等候了,何向晚是来送他们上飞机的,她在纽约呆习惯了,倒没想过要回国发展,兴许以后她拿不动手术刀了,或者不想当医生了,她在想想要不要回国养老。

宋少将不是没跟她提过回国发展的事,毕竟当医生,在国内同样可以当,“你在这边要注意了,有什么事记得找阿辄的下属帮忙,别搞得像上次失踪,闹得人心惶惶的。”

何向晚听着宋少将的说教,“行了,我都在这边生活多少年了,上次纯属是个误会,不过你也好好照顾自己吧。”

卫湄玉的事情,宋君庭不可能不受到伤害,两人现在处于没有离婚,却分隔两地,没有握手言和的机会,若是一辈子都没有机会和好,他怕是要孤独终老了。

宋君庭恩了一声。

不久,宋梓辄和温桐带着孩宋宝去到了机场。

何向晚在宋宝的脸上亲了一口,“乖孙子,春节奶奶在回国看你了。”

宋宝手上的银镯子随着他的挥动发出铛铛铛的响声。

何向晚看着白白胖胖得乖孙,笑的更乐了。

这次他们倒不是坐航空公司的飞机回去,想来也有五个人,还带着宋宝,直接坐私人飞机回国便成。

纽约,午后的阳光明媚灿烂,驱逐了寒冷,何向晚和林子阳在机场看着飞机起飞,风微微拂过。

林子阳回到集团开始忙了起来,手头要处理的文件实在太多了。

当然相对的,林寒可能轻松多了,他坐在办公室里,长腿交叠的搁在桌面上,正玩着市面上很火爆的一款5v5对战手游王者荣耀,手机屏幕上,频频出现天下无双的字眼。

“经理,出事了。”

林寒玩的起劲,一名穿着制服的保安没敲门冲了进来。

林寒头也不抬,“敲门再进来。”

保安哦了一声,合上门敲了两下在打开门道,“经理,出事了。”

“什么事?”

“集团大厅出现了一个持枪的男人,说要找总裁。”

林寒一听,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顺便把手里的手机扔给了保安,“先帮我玩着,必须要赢。”

保安双手接过他们经理的手机,极度认真待在了林寒的办公室,认真的帮忙玩了起来。

大厅内,许久不见的艾默尔杰克头发凌乱,身上穿的西装很久没换了的样子,整个人看起来宛如生活在天桥底下的流浪汉,他双手持枪,目光狰狞,“把你们总裁给我叫出来,天杀的,一定是他,一定是他。”

林寒出到大厅,认出了他,“唷,艾默尔先生,看你的样子,破产了?”

艾默尔杰克双手抖着,“闭嘴,fuck!”

门口,安保部门的薇恩踩着五厘米高的高跟鞋走了进来,她原本在打电话的,突然一股蛮力害得她手机砸落掉在了地上,而枪口成功的抵在了她的太阳穴。

K集团的安保部门,分两种人,一种是集团里的安保,还有另外一种,便像林寒薇恩这种的,有持枪的证书,并且身手不错,负责保护集团高层的保镖。

艾默尔杰克劫持者薇恩想要乘坐电梯上楼。

此刻,集团外面,警笛的鸣叫声很响亮,看情况警察应该是赶到了。

等他们进来的时候,看见艾默尔杰克原本劫持的女人在离电梯门口不是很远的位置,漂亮的踢出了一个狠狠的回旋踢。

艾默尔杰克倒在地上,眼花缭乱的。

警察立马上前给他拷住了手铐,带离k集团大厦。

林寒笑意满满的看着薇恩。

薇恩弄了弄衣服,她休假才回来第一天上班就被人抵着太阳穴,她努了努嘴,没说什么,捡回手机。

艾默尔杰克之所以落到如今的地步,确实跟他们总裁脱离不了关系,他背地里控股被他们总裁知道,他们总裁又是一个技术顶尖的程序员,悄无声息的给他电脑种下个病毒,他的股票就玩完了。

*

帝都,温爸爸正在修建院子里生长的杂草,在别墅的小院子里,搁置了不少的盆栽。

安老已经不在老宅那边住了,在澳门养生了半年回国,他已经彻底的跟温爸爸和温妈妈住在了别墅,他带着老花眼镜,手里捧着一本聊斋,读的津津有味。

温妈妈推门院子的门正要进去,外面经过的几个邻居,她们都是有钱人家的太太,经常约出去做美容逛街之类的,这时见她笑容那么灿烂,便问,“温太太,你今天心情好像不错啊。”

他们住在这里也挺久了,好相处的邻居基本他们都认识了,温妈妈道,“这不女儿女婿带着孩子回国了。”

她们一副难怪的样子。

温妈妈站在门口跟她们聊了一会才进来,“智南,待会可是要去机场接阿辄和小桐,你怎么还不换衣服,还弄什么草坪啊。”

温爸爸见她忙里忙外,“嘿,我说你急什么,阿远不是说过他来接我们去机场前会先打电话通知我们吗。”依他看,温妈妈就是闲不住,刚才跑去他两人的住处把被子拿出去晒,又亲自去超市买了菜给冰箱填满。

高兴的不止温妈妈,还有宋老爷子和宋老太,两人自从回国后,一直留在国内,虽然到处去,但回宋家的频率多了起来,如今知道他们的曾孙快到了,心里想念的都是宋宝。

就在他们准备去机场接机的时候,宋老爷子让勇叔把一辆木质的婴儿床抬上了车。

宋民航发现,额头满是黑线,“爷爷,你这也太夸张了吧,去接个机,你把婴儿床给一块弄去。”想当年他出生的时候,爷爷可都没这么激动,怎么一个曾孙出生,爷爷疼的跟块宝似的。

宋老爷子白了他一眼,“不正好一块送去他们家吗?”

“大哥他们家又不缺婴儿床。”宋民航道。

“臭小子你懂什么,你爷爷弄得婴儿床是外面的可以比的,这木可是用了上好的百年檀香木,夏天能防止蚊虫叮咬,还能定神。”冬天还没过,宋老爷子已经想到了夏天的事情了。

要说宋老爷子这么疼宋宝的原因,其实还是因为宋宝是他的第一个曾孙,自然得多疼爱些。最重要的是,宋老太疼爱曾孙啊,宋老爷子跟着爱屋及乌。

宋民航,“······”也是,爷爷奶奶有六个孙子一个孙女,对他们来说,廉价了。

帝都机场,他们刚才飞机。

这边的天气比纽约的要暖和很多,露茜尽情的享受着大帝都的气息。

宋宝还睡得很香,他的头枕在了男人单边的肩膀,带着帽子,远远一看,像糯米团子一样,他一手牵着温桐。

身后有机场的工作人员给他们推着行李,要知道,对于航空公司而言,男人绝对是贵宾的存在。

机场川流不息的人群,目光纷纷投向了宋梓辄,向来去到哪里都会引起注意的男人现在单手抱着孩子,形象更加惹人注意了。

等温桐注意到在机场门口不远的一行人后,她愣了愣,莞尔一笑。

露茜啧啧的叹了一声。

宋君庭无语,一会问他们,“你们怎么都来了?”

他们耸了耸肩,大概是被他们的爷爷奶奶渲染了心情,加上宋民航频繁在群里说大哥和大嫂今天会回到,莫名其妙的推掉了工作,就过来了。

宋老太见到大孙子抱着宋宝,瞬间眉开眼笑,她乐呵呵的回了宋少将一句,“我们是来接宋宝的。”

睡着的宋宝,“······”

宋少将,“·····”

温爸爸和温妈妈在旁笑着,先前知道宋梓辄失踪,可是提心吊胆了好多天,最担心的还是温桐,他们女儿的性子,这么多年早摸清了,现在见到女儿就站在自己面前,心里就舒缓了一口气了。

温桐上前跟温爸爸和温妈妈拥抱了下。

此刻,陆成远把目光落在了露茜的身上,见她懒懒的在旁打着哈欠,他上前一手勾住她的脖子。

露茜整个人显得有点滑稽,她差点呛到,“陆成远,你有毛病对不对。”

“瞧你容光焕发,在纽约的日子过得不错啊。”陆成远笑眯眯的。

“喂,你该不会还记仇上次微信的事吧,你帅,你最帅行了没大爷,快放开我,要嗝屁了。”露茜不跟他淑女,要知道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她就已经是对他翻白眼的类型。

陆二爷咬牙切齿,听听,这语气多敷衍了事,可惜他又不能真的把她脖子给拧了,他放开她,整了整衣服,他多的是机会找露茜报备践踏了自尊的仇。

露茜深呼着气,瞧这长相妖孽的男人,想不到是个小肚鸡肠的。

一行人没在机场逗留,趁闹出大动静之前,纷纷离开了。

车上。

宋宝睁开湿漉漉的大眼睛,发现抱着自己的人变成了一脸慈眉目善的老奶奶,他一脸迷茫。

宋老太见曾孙醒了,“哎哟,宋宝可睡醒了,想太奶奶不?”

宋宝憋着一张脸。

他环顾了四周,发现没有爸爸妈妈的影子,于是扁了扁嘴巴,眼里充着湿湿的雾气,大人一看便知他想哭了。

一旁,宋老爷子拿出一个摇鼓,摇的咚咚响,他的注意力一下子转移了,眼泪自然而然的缩回去了。

他坐在太奶奶的腿上,晃着手里的摇鼓,发出咚咚咚的响声。

此时,在纽约的何向晚他们已经知道宋梓辄等人已经安全抵达了帝都。

下午五点多,宋家几位大人忙完手里的活,驱车往香苑去。

香苑环境优美,颇有古典的风韵的一座酒楼,同样是帝都很受欢迎吃饭的地儿。

除了他们,还有姚单和向初瑷,他们接了现在在帝都念小学一年级的云云,同样赶往了香苑。

齐聚一堂,整个厢阁热闹不已。

云云站在婴儿车面前,盯着宋宝看,宋宝面无表情的盯着云云。

“妈妈,弟弟长得好漂亮。”云云抬头,很兴奋的看向了向初瑷,用着清脆的声音道。

向初瑷摸了摸她的头发,一脸无奈,“宋宝弟弟是男孩子,不能用漂亮来形容。”

云云歪着脑袋,可是宋宝弟弟看起来真的很漂亮啊,她也好想要个漂亮弟弟。

大人们对于云云的形容只是看戏般的笑了笑,再说,宋宝五官长得确实精致,而且呆萌的可爱,外人一看,特别喜欢抱他的那种。

云云跑向了姚单,伸出手抓住了姚单的大手,在知道姚单是她爸爸后,她现在已经很喜欢粘着姚单了,她晃着姚单的手,“爸爸,爸爸。”

姚单正在跟宋家那几位少爷讲话,听到云云叫自己便低下了头,“怎么了,云云?”

云云仰着脸,“爸爸,你跟妈妈也给云云生个漂亮弟弟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