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蛮不讲理的宋老板/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晓晓鼓着嘴巴不应他,眼珠子瞪得直直的,而迈巴赫已经绝尘而去。

她不是傻子,从刚才卓亦凡的态度貌似知道那个女人是谁的样子,她眼睛里带着审视的疑虑,问:“亦凡,你是不是知道她是谁?”

卓亦凡眼眸沉了沉,认识肯定是认识的,索性他坦然的点了头,继而道:“你才来帝都没多久还不太了解这边的情况,刚才那个女人,其实是天威集团的董事长,她也是宋家长媳。”

天威集团,帝都四大集团,她萧晓晓就算刚才还是听说过一点的,还有宋家,他父亲天天挂在嘴边。

萧晓晓眉目一横,眼神变得颇为幽怨:“那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害我出了那么大的糗。”

卓亦凡讪笑了一下,不敢说刚才见到温桐做贼心虚一下子没反应回来,总而言之,两人没有认出他,他心里庆幸的成分最高。

毕竟他不能能萧晓晓他卓亦凡名义上还算是温桐的堂姐夫,以温桐一家和温家的关系,纵使她们现在认祖归宗姓安了,但和温家的关系斩不断的。

于是,他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好啦好啦,宝贝,是我的错,谁知道你突然做出那么可爱的举动,我可也被你吓了一跳。”

萧晓晓脸乍得有些红了,她甩支票的举动被卓亦凡说成可爱,她嘴角隐隐翘了起来。

“好吧,我原谅你了。”

二十岁的小姑娘,身边有一个温柔浪漫又会说情话的男人,自然芳心被搅得大乱。

而且卓亦凡情场老手,像萧晓晓这般年轻的小姑娘他自然很容易把人哄好,并且死心塌地的。

而他跟温月欣,自从他父亲认知到温月欣一家对他一点用处都没有,对她逐渐刻薄不爱搭理了,再说他卓亦凡对她也是一时兴趣,既然孩子都生了,还有她温月欣什么事,最烦的是,温月欣不肯跟他离婚,但他已经对外宣称他自己已经是离婚的了。

卓家唯一受到的好处就是依然沾了温桐和宋家的光,在生意上一路顺风顺水,如果说宋梓辄在B市创立的智腾集团是地主爷,那他们卓氏则是小地主,而他卓亦凡和几位朋友在帝都刚创立的蓝天集团,有萧晓晓是股东的关系,规模已经越发壮大,拿下了几个跟国家有关系的大工程项目。

此时,温桐和宋梓辄已经去到了一家大超市,蔬菜区。

宋梓辄伸出中指在身旁的人儿的额头上点了一下,“小桐,你想什么,想的那么入神。”

温桐伸出手握住了男人的手指,笑了笑,“刚在宠物店遇到了一男一女,我感觉那男长的好眼熟,就是记不起来是谁了。”她刚才脑海里在搜索着记忆,看能不能想出个大概。

宋老板一臂把人拉回了怀里,两手禁锢着不给她动,磁性的嗓音带着不满,“所以你在你老公面前发呆的原因是在想另外一个男人?”

又不是什么值得在意的人,温桐居然花时间想他是谁。

温桐愣了一下。

直至周围的目光似乎隐约落在他们的身上,她渐渐红了脸。

“阿辄。”

宋老板吃味起来,压根蛮不讲理,微微扬起眉,一副静等下文的模样。

温桐颇为窘态,但对宋老板独裁的行为无可奈何,“我不想了,你可以放开我了。”想了一会都没什么头绪她还想来干嘛。

宋老板颇为满意她乖顺的模样,松了松对她的牵制,亲了亲人的额头,“再想我就罚你。”

温桐跟他站开一点距离,听着他的口气不禁噎了一把,便知道男人又得寸进尺了,她忍不住伸手在他手臂上掐了一把,下一秒,她转身拿起新鲜的莴笋,扬长离去。

小惩罚之类的。

宋老板权当夫妻生活之间的调味剂了。

旁人见那眉目生的如此清俊的男人脸上扬起的淡淡笑容,瞬间感觉受到了一万点的伤害。

买菜花的时间不长,大概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两人出了超市便回家了。

给二哈取名字没浪费温桐多少脑细胞,见它它蜷缩着身体的时候,看起来圆鼓鼓的,着实可爱,宋胖墩的名儿因此而来。

回到家温桐把它从笼子里放出来,起初它发现自己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很陌生,躲在笼子里瑟瑟发抖,好在温桐有耐心,把狗粮放在了笼子外面,它大概也是饿了,等温桐没注意它的时候,爬出来吃了。

过了两天,宋胖墩已经褪去了刚来时候的陌生,它饿的时候喜欢围着温桐的脚下转圈,有时候,宋宝坐在婴儿车里,他喜欢跑过去舔他的脚丫子,每次温桐看到这个想象,莫名的想笑。

趁着天气好,宋老板找人送来了木板,亲力亲为的给宋胖墩盖一座狗窝在院子里。

*

陆成远的订婚宴正好是在一月三号,阴云蔽日,天气算不上好,但是依然阻止不了陆妈妈今天的美好心情,两人的订婚宴会选在了万豪酒店,只见一辆一辆的豪车停放在酒店门口,进进出出,毫无疑问,是帝都的名流之众。

“陆成远,你把你妈的话当耳边风是吧,居然还跟那些纨绔子弟在外面风流一夜,你是想把我气死对不对。”陆妈妈看着眼前满脸青渣,一脸昏昏欲睡的路二少爷,气血涌上了心头。

陆二少爷打了个哈欠,贼贼一笑,“妈,我看你春光满面的,阎王爷肯定不收你。”

陆妈妈瞪了他一眼,“想挨你爸的鞭子了?总之,今天你乖乖听妈的,好好完成这个订婚礼,凤欢这姑娘,人不错,气质也好,你哥和你爸都觉得她不错。”

陆二爷沉默,他连那个凤欢长啥模样都记不得。

陆妈妈见他不说话,看了看时辰,忙吩咐李叔带他去洗漱换上干净的衣裳,而她,则出去跟陆爸爸招待客人了。

陆爸爸也是个爱妻之人,要不然不会听从老婆的意思,办了这场订婚典礼。

凤家的人自然欢喜,好歹陆家是帝都数一数二的名门,女儿要是能嫁进陆家,他们凤家在帝都变得更加有体面风光,对他们而言是一桩大喜事。

凤欢跟在陆家人身边,穿着胜似白雪的礼裙,纤纤腰身盈盈一握,挽着头发,用一支精致的簪子固定住,她唇边带着得体的笑容,乍看之下,是个落落大方,气质出众的人儿。

“陆总,陆夫人,恭喜恭喜。”

穿着银白色西装的中年男人笑着迎上了前,他身后还跟有几名助理保镖之类的,而挽着他手臂的,是笑的一脸清甜的萧晓晓。

陆刑天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客气了,萧书记。”

萧海清是去年刚从L省调任过来新任书记,帝都这种大经济之城,能在这当官的,没有几分实力哪成,这萧家在L省也是个政治家族,虽然比不上宋家,可也差不到哪儿去。

陆刑天显得并不热情也不冷淡。

萧海清命助理送了一份小礼物,助理倒是聪明,直接递给了在一旁站着的凤欢。

凤欢含着羞涩的笑接过,“谢谢萧叔叔。”

陆妈妈见人家这么热情,倒不好把人就这么晾着,她目光一转,落在了萧海清身旁的萧晓晓,“这位是?”

“我小女儿,这不去年考上了s大,便跟着我一块过来了。”萧海清道。

萧晓晓,“陆叔叔,陆阿姨,欢欢姐,我是晓晓。”在大人面前,她倒是很好的收敛了自己的大小姐脾气。

陆刑天是个商人,除了宋家,他在帝都基本不跟任何政治家打交道,所以这种场面只好交给了陆妈妈,陆妈妈完全游刃有余,夸奖人的话说的是一个顺溜。

“刑天,阿琳。”

宋川携带妻儿出现,见到陆氏夫妻,便同他们打起了招呼。

陆刑天是沉默寡言类型的,不过见到宋川,脸上有了一丝缓和,比较平近易人了,“宋川,季宁。”

陆妈妈见到他们露出高兴的笑容。

宋民航在旁,跟他们打了招呼,“陆伯伯,陆婶婶。”

“你两来了,那宋大哥他们呢?”陆妈妈跟宋家兄弟从小认识,见他们没来,便问了。

宋川表示他们可能晚些。

季宁见一旁的凤欢便小声的跟陆妈妈说起了悄悄话,“不错啊,这凤欢看起来气质挺好的。”

陆妈妈也觉得好,但是想到自己风流成性的二儿子,她真的感觉快疯了。

凤欢,“宋川叔叔,季宁阿姨,你们好。”

萧海清倒是有意想要跟宋家结交,奈何宋家人似乎眼里根本没有他这位新上任的书记,平时饭局都没能好好说过话。

萧晓晓见到宋民航,露出激动地模样,“民航学长。”

宋民航在S大挺出名的,阳光健朗,打篮球一级棒,唱歌好听,而且各种极限运动都擅长,如今还是S大公认的校草,萧晓晓刚入学没几天就听说过他大名了,两人还有过一次校活动接触。

宋民航听到有人叫自己,抬头看了过去,发现是个很陌生的女人。

萧海清见自己女儿好像认识宋川的儿子,正想因此搭个话。

哪知,宋民航一脸冷漠,“你是谁?”

于是,萧晓晓脸上的笑容冻结了几秒,偏偏还要假装没事,“学长,我是播音系的萧晓晓,一年级生,之前有一次校园活动跟你有过接触,不过你应该是不记得我了。”

宋民航向来没心没肺,他哦了一声。

宋川季宁真想拍死宋民航这个熊孩子。

气氛顿时围绕了一股尴尬。

凤欢立马接了一句,大概是想给萧晓晓台阶下,“这么说的话,你们都是我的学弟学妹了。”

萧晓晓呵呵的笑着,扬着笑容跟凤欢聊了起来。

只不过宋民航好像不太喜欢凤欢,她跟他讲话,都不想搭理,颇为敷衍。

“欢欢姐,你气质真好。”

凤欢抿着唇微微笑着,“晓晓,你长得也好看,在学校里怕是没少人追吧。”

尽管有她在旁做调味剂,只是没能化解大人之间的尴尬,彼时,陆成远的大哥陆之慕出现,对他们道,“爸妈,宋叔叔,宋阿姨,阿辄跟小桐他们来了,你们要不要过去?”

听到宋梓辄和温桐来了,他们自然是要过去会面一趟的,“阿慕,你招呼一下萧书记,不要怠慢了人家。”

陆之慕恩了一声。

凤欢自然得跟着陆氏两人一块去,一脸不舍的跟萧晓晓道了别。

温爸爸和温妈妈听说是陆成远的订婚礼,就跟着女婿女儿一起来了,毕竟陆成远跟两老关系还挺好的。

场上的嘉宾目光落在了他们一家身上,很幸福的一个家庭,此刻他们内心满怀的感叹。

温桐抱着宋宝,清秀的眉目透着一抹温柔,闪耀的光华是那般吸人眼球,像一颗已经被磨的剔透的珍珠,清雅,却又高贵,倒是不愧帝都最矜贵的女人的名称。

能让外人给她取这么了得的头衔,功不可没的人便是站在她旁边的宋老板了。

宋老板散漫的环顾四周一眼,最后敛回视线,他一手拿着温桐的包包,一手放进裤口袋里,灰色西装衬的他身姿挺拔,清隽之中带有一股沉稳。

“阿辄,小桐。”

“四叔四婶,陆伯伯,陆婶婶。”

陆刑天他们见到温爸爸和温妈妈,索性跟两人聊了起来,

宋民航在一旁抱怨,“大哥,大嫂,我也在啊,你们怎么不喊我。”这口气,颇像一只小狗,在跟两人卖萌。

温桐朝他笑了笑,见他跟先前的样子不太一样,“民航,你换了发型了,这个看起来很帅。”

宋老板目光一落,很快收了回去。

宋民航得意了,“是吧,换了发型之后我觉得自己更帅了,大嫂,我有没有比大哥帅多了?”

温桐说心里话,“你大哥还是比你帅。”说完,她自己顿了顿。

宋民航想,他大嫂的耿直,简直让他欲哭无泪···

一旁,宋老板唇角一勾,荡起一个令人目眩的轻笑。

宋民航感觉到了从他大哥身上散发出的轻视。

此时,凤欢踩着高跟鞋,走的稍微比他们慢了些所以落在了后面,她抬起头,目光落在了对面站着的人身上,本来挂在脸上的浅笑,减了几分。

温桐微微抬头,见到她的时候,眉目倒是微微一挑。

眼前的人,两人说是陌生人吧,但还是有点渊源在里头的,凤小姐,原来指的是就她凤欢啊。

------题外话------

噢,头疼。

哎。

越写的没自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