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我会对你负责的/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旧的记忆在她脑海里播映了一边,温桐回忆完,清莹的眸底闪过一抹意味不明。

温妈妈和温爸爸见到站在陆氏夫妻旁边的年轻女孩,她身上倒也透露着一股清秀灵动的气韵,颇像书香世家出来的,不过吧,他们在她的身上倒看到了自己女儿的几分清影。

陆妈妈牵着她的手,“欢欢,介绍一下,他们是温叔叔,温婶婶。”介绍了长辈,她才又转而跟凤欢介绍了宋梓辄和温桐。

凤欢重新带上了清浅的笑,一一朝他们问了声好,她表现的得体大方,怎招人不喜欢?

“小桐啊,孩子你抱着多辛苦,把孩子交给李叔带着吧。”一直抱着孩子不是办法。

宋川,“是啊,给李叔帮你看着,你好轻松一点。”

温桐垂眸,宋宝喜欢黏她,从车里一直抱到现在,她的手臂确实有点酸了,“恩,那便麻烦李叔了。”

宋老板见状,坚决的把宋宝从温桐身上抱过去,等陆刑天把李叔叫来,他才转而把孩子交给了李叔。

李叔熟练的抱着孩子,宋宝倒没哭,一点都不怕生。

“这孩子真是乖巧。”陆妈妈感叹一句,话里透着对宋宝的喜爱。

宋宝长得精致,泛着瑰色的唇亮晶晶的,看着惹人怜爱,陆夫人觉得心都酥了,她多想要孙子孙女,偏偏陆之慕跟儿媳结婚有三年了,却一直没有要孩子的打算,陆成远更没指望。

宋老板的心思都在温桐的身上,见她手垂下无力的甩了甩,他执起人儿的手,开始轻轻的揉捏着她手臂的穴位。

一会,“手还酸不酸?”

揉捏的位置正好,温桐舒服的眯了眯眼睛,像一直缱绻被主人侍候的很好的猫儿,一会她回答:“恩,不酸了。”

宋老板继续揉着。

“真的不酸了。”

宋老板恩了一声,惯性的执起她的手,她的指甲修的整齐,五指纤长,他微微俯身在她白皙的手背上亲了一口,才有自然的拽紧放下。

温桐脸红耳热。

宋民航觉得,他们薄情寡淡的大哥已经成为了一名货真价实的妻奴,心里对温桐的崇拜油然又升了几分。

大人们见怪不怪,依然轻松的在谈着他们之间的话题。

凤欢抿了抿唇,目光在而复杂的落在了眼前清浅的人儿身上,“温学妹,不知你还记得我吗?”

一时间几双眼睛齐齐向凤欢看去。

温桐点头,语调平静:“凤欢学姐。”

陆妈妈表现很惊喜,“欢欢,你跟小桐还认识?”

凤欢抿着唇扬着笑:“恩,虽然我比温桐大一届,但是我们都参加了学生会,所以经常会见面。”下一秒,她露出遗憾的神色,“不过温桐后来退出了学生会,那会我还纳闷呢。”

正常人大概都会疑惑温桐为什么退出学生会,想要一探究竟。

偏偏,温爸爸和温妈妈目光调转落在自家闺女身上,重点压根不在为什么退出,温妈妈问:“小桐你还参加过学生会?”

“怎么小桐参加学生会很奇怪吗?”季宁忍不住问。

温爸爸笑呵呵就答了:“是有些奇怪,小桐从小就不太热爱集体活动。”

既然不是感兴趣才去参加的,大家更不会问为什么会退出了。

温桐语气淡淡:“同学拉着去的。”她抬起眸,又看了凤欢几眼转而才微微垂下眼睑。

陆夫人总觉得凤欢跟温桐两人之间有什么端倪,偏偏两人面色淡然瞧不出什么劲,她想,万一以后凤欢真的成为她儿媳妇,跟温桐合不来怎么办?

不对,她怎么就突然有这种念头了。

于是陆夫人忧郁了。

“唷,另一位主人公登场了。”

“陆二少,今天的你比昨天还帅了。”

“你的未婚妻可等着你啊。”

宴会厅内,响起来不少人的揶揄声,一番梳洗打扮,先前昏昏欲睡的陆二少终于有了精神,一双狭长的桃花眼微微一促,风流倜傥的一个劲,就出来了。

陆成远手里端着酒杯朝他们举高敬酒,听到他们谈起未婚妻的字眼,脸上没有半点笑意。

众人一看,面面相觑。

陆之慕见状,忙用手臂推了推他,“平时不是嬉皮笑脸的吗,怎么今天拉着一张死人脸。”

陆成远喝了口酒,视线落在了站在陆妈妈身边的女人身上,“那女人不是我的菜。”

陆之慕没说什么,一同看了过去,凤欢这姑娘,行为处处都得体大方,让人找不到她的缺点,正因为如此,才觉得奇怪。

陆家两兄弟往他们方向过去了。

不远处,萧海清带着萧晓晓一直跟帝都的名流举杯谈的甚欢,不少名流倒是挺巴结萧海清的,萧家在L省可是大家族,他如今又是市委书记,那么大的一个官,此刻不赶紧攀交情,更待何时。

“那位萧书记倒是比宋家人好说话。”

“可不是嘛,哪像宋家人,清高不可一世,偏偏一直掌控帝都政军两方势力。”这人的语气,颇像在形容宋家人占着江山不放手,并且咬牙切齿的。

生意上的事,有时候难免得受到限制,当官的,恒古不变,一直压制着商人。

几位生意人凑在一起,嘀嘀咕咕的说着宋家不好。

萧晓晓跟着她父亲,已经显得有些心不在焉了,在温桐进来后,她有注意到,前两天穿着普通的女人,梳妆打扮起来,既是清新绝俗,又矜贵雅气,身为女人,见到比自己优秀的,自然不会有多喜欢,再说先前宠物店,她就觉得温桐讨厌。

“爸,我看那个温桐并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啊。”萧晓晓说道。

萧海清闻言,只能说她女儿还是太年轻了,看不清楚人的本质,天生好福气还有实力才是人生赢家,“说说就好,这里不是L省,你可千万别给我惹是生非。”

萧晓晓不太喜欢她爸说教的语气,“我能惹出什么麻烦事啊。”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那个姓卓的事。”萧海清冷着脸。

萧晓晓听出他父亲不爽的语气,“亦凡不挺好的吗,踏踏实实的做生意,还照顾我。”

萧海清没说话了,卓亦凡的动静他自然有派人去查,见他一心照顾萧晓晓,没动什么歪心思,加上他刚调任来帝都,很多事儿都要亲力亲为,就没阻止两人交往,交往三个月,那小子倒是安分,至今没跟他女儿发生关系。

不过是不是别有心思,还得观察一阵子。

陆成远两手都端着酒杯,他上前把酒递给了宋梓辄。

宋老板一手接过,与陆家兄弟碰杯。

男人慢条斯理的放下酒杯,闲淡的说了句,“恭喜,订婚!”

凤欢见到陆成远,脸颊嫣然一红,眸里含羞带怯的看着他。她喜欢陆成远倒不假,只是他对她,似乎还没有上心。

“订婚典礼还不是没开始吗?”陆成远阴阳怪气的说道。

温桐笑了笑,“订婚而已,成远,你看起来很紧张。”

陆成远:······

陆妈妈见他来了立马把凤欢的手搭在了陆成远的臂弯处,“你来了就行,凤欢就交给你照顾了,我跟你爸去招待别的客人。”

陆刑天对温爸爸,季川等人道:“今天我们会很忙,招呼不周,你们随意就成。”

他们点头。

陆成远怎会不知道他妈的意思,无非是想给两人相处交流的机会,他很想把搁在他臂弯的手给一把甩掉,但是他忍住了。

很快,不少年轻一辈上前,找陆成远和凤欢谈起了话。

陆之慕身为大哥,要为家庭分担解忧,很快被人叫走。

温爸爸和温妈妈跑去舞池跳起了华尔兹,想必两人早晨经常出去,学识了不少东西。

宋老板给人拿了果汁和一点小点心,给温桐填肚子。

时间过得快,中午时分,大厅人满为患。

温桐心里惦记着宋宝,见宋老板被一群生意人围堵上了,她背后靠近他,唇贴他的耳朵,“阿辄,我去看看宋宝。”说完,人没入了人群里。

李叔托了两个有照顾孩子经验的酒店服务在休息室里照看宋宝。

等温桐去到休息室的看到,看到宋宝坐在婴儿车里,自顾自的玩耍那般,两名较为年轻的服务员拿着手机拍照。

见到她进来,她们两人收敛了行为,略带歉意的笑了笑。

“夫人,真不好意思,我们看宝宝太可爱了,所以忍不住想拍照。”

温桐,“没关系。”

这个点,离他进食的时间差不远了,温桐干脆给他喂了奶。

休息室里很安静,突然门一开,几个穿着光鲜亮丽的女人出现在门外,似乎想要进来。

酒店的服务员赶紧把她们拦在了外面,“几位小姐,抱歉,这里你们不能进来。”

温桐正在给孩子喂奶,衣袖垂落而下,露出了一小截白皙的肌肤,听到外面传来声音,倒也不慌张。

“这里不是休息室吗,为什么不能进?是这样的,我们有位朋友不小心弄脏了衣服,想要进来换一身干净点的。”

“十分抱歉,这一间是独立个人的休息室。”

她们一脸不满,目光朝里面想探了究竟,奈何隐约只能看到里面有个背影,一会,弄脏了衣服的人实在是受不了身上的黏腻,催促走了,她们才相继离开。

宋宝吃饱了,脸埋在温桐的肩窝,闭上了眼睛。

过了几分钟,她才把宋宝放在了休息室的大床,掖过被子的一角,盖在他身上。

温桐对房里的两人道,“孩子麻烦你们看顾了。”

两人点头,她们都是领班,今天外面服务员都忙的晕头转向,而他们只是派来看顾孩子,是个轻松的差活,自然要好好干。

温桐转身出去,关上了休息室的门。

“怎么样,衣服还合适吗?”凤欢的声音隐约传来。

“合适,谢谢你啊,欢欢。”

“都是同学,说什么客气话。”

她抬眸朝前方看去,见几个盛装打扮过的女人围着凤欢。

还真是狭路相逢。

“温桐。”凤欢用了轻快的声音喊了一声。

跟在凤欢身边的女人听到这个名字一点都不陌生,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见她是从所谓的独立个人的休息室里出来,几人脸色稍微有了变化。

她们跟凤欢是关系较好的同学,学校里关于她们之间的事知道的一清二楚,那时候人人都说温桐不及凤欢优秀,后来她传出设计剽窃,校友落井下石的没少数,谁知如今,温桐一举成为了帝都最矜贵的名门贵妻,不过凤欢如今跟陆家二少爷订婚也差不了哪里去。

为何要拿两人做比较还是有一番缘由的。

温桐恩了一声。

凤欢上前,“刚才我们都没能好好说话,成远跟你老公是好朋友,以后我们多多光照了。”她话里透着想要交好的信息。

温桐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没有明确的表明她的态度,“好说。”

凤欢不傻,她知道陆成远跟宋家兄弟十分要好,以陆成远现在对她的态度,想要他对自己有所改变,不妨可以从他的朋友下手。

此刻,迟迟不见温桐回来的宋老板,打电话寻人了。

温桐拿出电话,背对着她们,话语温柔:恩,刚哄宋宝睡觉,我现在过去。

挂了电话,温桐朝她们微微笑之离开了。

等她走后,凤欢身边的同学为她不平,“瞧她什么态度。”

凤欢是想跟温桐保持友好的关系,不过这个想法很快就没办法实现了。

主持人在台上致辞,接下来快要进行订婚仪式了,在热烈的鼓掌声后,“有请新人陆成远先生。”

一会,陆成远没有出现。

陆夫人着急了,找来李叔,“成远去哪儿了,刚才不是还在厅里招呼客人的吗?”

李叔,“夫人别着急,我派人寻一下二少爷。”

“这死孩子,我看他今天那么乖,心里大概是接受了这次订婚,他倒好了,关键时刻掉链子。”陆夫人咬牙切齿。

陆刑天一脸无奈的看着自己妻子,他依然一脸平静。

主持人,“有请新人陆成远先生。”

过了两分钟,还是没人。

凤家的人着急了,场上的人窃窃私语了。

凤欢的父亲凤朽山脸色隐隐一变,跟凤夫人说道,“你去问问陆家人怎么回事?”

酒店里的安保还有陆家的保镖全都被派去找陆成远了。

某个安静没什么人的走廊。

陆成远似是抵着一个女人靠着墙,丝毫不给她一点退路,两人姿势暧昧不已。

露茜脸红红的,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害羞了,“陆成远你个龟孙子,你到底想干嘛。”这个死不要脸的妖孽男,自己被家里人逼着跟陌生女人订婚,居然想拖着她下水,这梁子算是结下了。

“上回我帮了你,这回换你帮我,不公平吗?”陆成远眯着眼睛,道。

露茜自从回国,身价水涨船高,她家里人自然高兴,之后他那酒鬼父亲不知怎么回事给她说起了亲事,跟她相亲的对象是她家那边的人,也在帝都工作,她为了不让父亲难做,跟那男人见了一面,哪知他倒好了,见过一面之后缠上了她,偏偏这种事还给陆成远撞见。

露茜,“我又没让你多管闲事,快放开我。”

陆成远哪乐意啊。

露茜气的火爆三丈,嘴巴一张,直接在他手臂上狠狠咬了一口。

陆成远冷抽了一口气,脸都白了,真是好辣的一条辣椒。

露茜见状,弯下腰就像从空隙钻走,最好趁别人没发现两人拉拉扯扯之前,赶紧逃。

陆成远双手抓住了她的两手,举之头顶桎梏住,狭长的眼睛燃了两团火苗,他覆身吻住了她的唇,来个以口还口,以牙还牙。

露茜的眼睛瞪的大大的。

卧槽!陆成远个二世祖来真的,于是拼命反抗。

“再乱动,就走火了,我要是忍不住把你办了,你说怎么办,不过你放心,我会对你负责的。”路二爷赤裸裸的调戏。

谁稀罕!

露茜感觉他身体过高的体温,身体僵硬了,张嘴想骂,“陆···”

没给她机会,陆成远再度咬住她的唇,猛烈的攻击掠夺着,眼里迸发出的,是一种疯狂。

于是,等李叔带着一群人找到他的时候便看到了如此火辣辣的画面。

李叔赶紧通知了陆夫人,等陆夫人来的时候,她差点气的要晕倒了,最重要的是,他自己儿子吻的女孩子不是别人,是温桐身边跟着的姑娘,露茜。

然而,陆夫人身后跟着的人,还有宋梓辄,温桐,凤欢等人。

温桐发现了陆成远亲的人居然是露茜的时候,眸眼一眯,露出了一丝危险。

陆成远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唇,他亲了亲露茜的额头,小声在她耳边来了一句,“合作愉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