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我又没调戏你/宋少独占婚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露茜瞪了他一眼,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踹爆他的蛋蛋!

陆成远摸了摸她的头发,小声的又说了句:“你乖乖不要说话。”

踏上了陆成远这条贼船,以后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煽情火辣的一幕,随之而来的人早已经看的目瞪口呆了,处境最为尴尬的是凤家了,陆成远这巴掌打在他们脸上,火辣辣的抽疼着。

凤朽山直接摆起了脸色:“陆夫人,发生这种情况,你们是不是该给我们女儿一个解释?”

凤欢站在原地,两手紧紧的攥住,白皙的手背上青筋隐现,她眸里波光闪闪,咬着唇,一声不吭。

陆夫人脸色铁青了,吼了一声:“陆成远!”此时,她一句骂人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露茜吞噎了一抹口水,她真的没脸见人了,要是说她跟陆成远一点关系都没有,那刚才的吻又怎么解释,那么多双眼睛看着,她能狡辩什么,说不定还会给外人一种自己很轻浮的感觉,她才不想这样。

陆成远牵着她的手,勤勤恳恳的来了一句:“爸,妈,我没办法跟凤欢在一起,我爱的人是露茜。”他声音充满了真情实意,坦然着胸膛,一副光明磊落的样子。

陆刑天沉默的看了自己儿子一眼。

陆妈妈被噎了一脸,想从自己儿子脸上看出什么端倪来。

他要是去演戏一定拿个影帝回来,露茜心里吐槽,外加有点小别扭不自在。

凤家就不乐意了,你他么喜欢别人还跟凤欢订啥子婚,他们的颜面何在。

凤夫人正要为自己的女儿打抱不平,陆成远占了先机,朝凤欢道:“一人做事一人当,凤欢,我对不起你,露茜她一直不肯跟我坦白她的心迹,我只好将计就计,用这种办法逼她。”

陆二爷一脸诚意的在致歉。

一个将计就计,直接把所有的错揽在了自己头上,表示他们的父母并不知情,毕竟在外面面前,陆家是很精心准备订婚宴,听说光是给凤家聘礼的订金就是上千万的数额,还有凤欢身上穿的礼服,首饰,样样都是精心挑选,价值千金。

凤欢目光落在了露茜的身上,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轻而易举的得到了陆家二少的喜欢重视?陆二少奶奶的位置她原本唾手可及,如今成了遥不可及。

她莺莺的声音充满了怜人的幽怨,“陆成远,你就没想过我的感受吗?”

陆二爷顿了一下,感受不到她的伉俪情深那般,低垂着头,“对不起。”

陆成远的态度,凤家骑虎难下。

凤家何时这么憋屈过,凤朽山冷着脸:“就算你这么说我们就不跟你计较了?我女儿可是喜欢你才答应这门亲事,你就这么伤害她,岂有此理。”

凤欢是他最为出色优秀的女儿,帝都不缺乏想要跟他凤家结亲的名门,偏偏,成了炮灰的存在。

陆二爷继续装可怜:“对不起,凤叔叔。”

凤山脸色狰狞抽搐着,被气的肺腑都发颤了,他转而对陆刑天道:“我们凤家跟你们陆家想必无缘成为亲家,这门亲事我看就这么算了。”讲完,转身疾走。

凤朽山一走,凤家的人自然不会留下来,继而他们跟着离开。

凤夫人拉着凤欢离开了。

走廊上眨眼寂静,谁都没有说话,好在宾客没有跟着出来,要是给他们看见了,凤家指不定更加丢脸。

陆刑天对他们两人道:“你们跟我来。”

大厅内等着订婚仪式进行的众人云里雾里,一会,陆之慕回到大厅,把主持人手里的麦克风拿了过去,他朗朗的声音想响起:“各位来宾,十分抱歉给大家带来的不便,订婚典礼因为两家私人原因,取消了。”

于是,场下喧哗了起来。

温桐看着陆成远拉着露茜跟着陆家人往一处房间去,她见状对露茜喊道:“我待会有话要跟你说,好了打电话给我。”

露茜听闻,恩了一声。

温桐抿着唇,因为还不太清楚状况,所以她保持沉默,她可不相信,短短时间陆成远能跟露茜发展出什么奸情。

陆成远知道温桐可不是好唬弄的人,再见她平静的脸色,感觉头皮发麻。

温家两老和宋家心中倒是有疑惑,露茜跟温桐的关系他们都知道,眼下看温桐似乎并不知情的样子,索性就没问了。

因为今天来得宾客很多,如今纷纷离开,可能会有点通道堵塞,温家两老和宋家人在休息室坐了大概半个小时,宋川提议回去。

用宋家兄弟的话来形容:他们凳子都没坐热就又得离开了。

温爸爸和温妈妈想着家里行动不便的安老爷子,虽然有佣人照顾,不过不是很放心:“我们也回去吧。”

之后,宋梓辄开车送温爸爸和温妈妈回去,温妈妈把宋宝带上了。

宋家人一路出了酒店跟宋梓辄,温家两老道了别。

彼时,宋民航笑的贼乐:“幸好那个什么凤欢,陆二哥瞧不上。”

季宁见状,“闭嘴吧你,这话要是被人听见了,指不定给你陆伯伯家带来更多的麻烦,还有,你的休养去哪儿了,人家跟你搭话的时候,你爱理不理的,存心找事是不是。”

儿子的教育留给了季宁,宋川保持沉默。

宋民航理直气壮:“妈,我就是不喜欢她,不想跟她说话。”

反应这么激烈,宋家等人疑惑的看向了他。

“人家看起来有礼貌有气质,你看陆婶婶对她多钟意啊,你怎么就觉得她讨厌了?”季宁觉得有必要好好说教一下宋民航。

宋民航嗤之以鼻,“妈你都不知道,大嫂读大学的时候可是因为她,没少被人说闲话。”

然后,宋家人异口同声问:怎么一回事?

宋民航:······

温桐在帝都名声鹊起,去年有段时间在在S大的校园网传出了一搜帖子,那搜帖子便是关于温桐和凤欢的话题,说起来是温桐刚入S大的事了,她因为气质好,颜值清秀,她又是以高考状元的优秀成绩进了S大,在新生会上她作为代表上台致辞,一度成为校园名人。

正因为清雅温尔的气质,被人拿去跟大二的凤欢比较,据说还发生过好几次不愉快的事。

宋家人听宋民航说了温桐和凤欢两人在大学之间发生的事,于是,他们站在统一战线,一起讨厌她。

*

等宋老板再回来酒店寻温桐的时候,陆家那边似乎还没解决问题。

宋老板把车钥匙往桌上一放,坐了下来,展开臂一抱,把人抱坐在了他的腿上,淡淡的馨香萦绕。

“你在担心露茜?”

温桐一手搭在男人的背上,“担心。”她要是跟陆成远牵扯了,她的名声总会因为介入了陆凤两家的事而被外人说闲话,“陆成远,太欠揍了。”

宋老板手臂收紧了些,亲了亲她的嘴角,磁性的嗓音带有宠溺的味道,“恩,是该揍。”

而陆成远,此刻,确实是被家法伺候了。

陆家有个祖训,凡是犯错者,理应当家法伺候。

没有皮鞭,陆刑天只好用皮带抽了陆成远二十多下。

露茜在给他上药,见他背上留下纵横交错的红色伤痕,她看得心肝都跟着疼了,自然不是心疼他,而是心理反应,她边给他涂药边道:“你这不是犯贱吗,在订婚礼前跟你家人说清楚不就完事了,非要闹出这么大的事。”

陆成远倒不介意受点皮肉之苦,只要他妈别硬塞女人给他,他眨眼嬉皮笑脸:“唷,露茜,你这是在心疼爷了?”

露茜脸一黑,拿着棉签的手用力一按,冷冷一笑:“心疼你?我掐死你的心就有。”

陆二爷龇牙咧嘴,果然,小辣椒就是惹不得。

正因为露茜是个清清白白的姑娘,陆家对陆成远才没辙,如今,两个人已经是绑在一条绳上的蚂蚱,暂时想要撇清关系,是没可能的了。

给他上完药,陆成远起身,当着她的面把衣服给穿了起来。

露茜见他细皮嫩肉的,没想到身材还蛮有料的,再配上那张妖孽无害的脸,难怪把外面那些女人迷得七荤八素。

陆成远勾勾唇角,把西装外套撩起:“走吧,我陪你去温桐那。”

露茜想要推拒,但想着房间外面的陆家人,叹了口气,嗯了一声。

宋老板见陆成远陪着露茜一块来了,二话不说,清俊的脸淡漠的很,挽起了衣袖,抓着陆二爷的衣领,一顿暴打。

温桐顿了一下,没出声阻止,分明应允了宋老板这般蛮横的行为。

宋老板下手知轻重,陆成远最多受点皮肉之苦。

露茜见他被揍的无还手之力,道了:“宋老板你下手轻点,他刚被陆叔叔痛打了一顿。”

陆成远冷抽几口气,脸上身上好几处又挂彩了:“宋大老板,我是个伤患,打不过你。”

宋老板一脸淡然:“你没受伤也打不过。”

憋屈的陆成远:······

温桐见露茜一副于心不忍的样儿:“露茜,你跟陆成远真好上了?”

一边的陆成远嚷嚷答:“小桐,我两是一对了啊,你怎么不祝福我们。”

“你跟露茜要真的是一对,我就祝福你们。”温桐看着他的眼睛,无比认真。

陆成远愣了一下。

露茜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她往温桐旁边坐下:“我两之间除了互相帮忙的关系,是一点奸情都没有的。”两人都被家里人逼着处对象,他们同样不想家里人介入自己的感情生活,虽然,今天的事是陆成远逼着她上了他的贼船。

听到露茜的话,温桐可不觉得陆成远只是这点心思,看他今天亲露茜那股劲,分明很投入。

温桐眉目流转间透着一股波澜,提醒着他:“露茜好不容易才走到今天这一步,陆成远,你可别给她添太多的麻烦。”

陆成远已经是一脸正经:“知道了。”他要是态度还不摆正,相信以后他有的是苦头吃。

陆成远虽然经常吊儿郎当,在外面风流,可却并没有给自己惹得一身腥回来,某些时候,他总会表现出成熟靠谱的一面,说白了,他就是两面人。

露茜喉咙泛着一股酸涩,温桐待她,情同姐妹,这份恩情她一直铭记于心:“小桐,谢谢你。”

温桐愣了一下,笑了笑:“谢什么。”

露茜当着宋老板的面,感动的上前抱了一下温桐:“嘿嘿,我不说你都懂得。”

温桐抿唇笑了笑,摸了摸她的头。

外面,阴云的天气,突然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

此时,宋老板&温桐已经跟路家人告了别出了酒店,两人带着一股清冷的气息上了车,外面的风吹得很大,宋老板几乎把伞全往温桐身上遮了,自己身上倒是沾了不少的雨水。

温桐拿出纸巾:“给,擦擦。”

宋老板,“你帮我。”

温桐把他沾了雨水的外套放到了后座,她一手捏着男人的下巴,眸里含笑拿着纸巾给他擦着脸上的雨水。

她清澈的眼眸里倒映着男人那张清隽的脸,温桐很专注,眸里含着柔光。

温凉的双手触碰着他,看着眼前眼里只有他自己的人儿,渐渐的,宋老板似乎起了生理反应?

温桐想要换一张纸巾,眉目低垂下来的时候,脸色瞬间烫了起来,她抿了抿唇,抬眸看向了他。

宋老板目光坦然,双手捧着她的脸,亲了亲她的唇,颇有种邀宠的姿态。

温桐推了推他:“我又没调戏你。”

宋老板一脸正经学了某露说的话:“我不说你都懂得。”

温桐:······

外面的雨如柳絮般纷飞,把车窗给打的朦朦胧胧,她轻轻的呼了两口气,柔软的小手伸向了男人腰间的皮带,皮带松了,她转而摸索着男人的裤链,安静的空间,传来哗的一声细响。

宋老板眸里满是笑意,他将遮住她脸颊的发丝潦倒了耳后,亲着她的眉眼,磁性的嗓音叫了她一声。

车里,阵阵传来男人舒服的闷哼声。

与此同时,凤欢抱着双臂,目光一直放在了窗外的车水马龙。

一旁,凤夫人正在打电话,她似乎派人查了露茜的身份,得知到的消息气的她脸都快铁青了。

凤朽山问:“怎么样?”

凤夫人沉着脸:“本以为陆家小子喜欢的姑娘有什么过人之处,可她就是一个普通的市井百姓,做设计的,一个小县城出来的女孩,他看不上我们欢欢,眼睛是不是有毛病。”

凤欢沉默着,她居然还比不上一个市井百姓吗?况且,她在温桐面前可算是丢尽了脸,对于这一点,她心里颇为在意。

订婚礼取消,陆家倒是把事情处理的很好,给足了凤家面子,凤家隔天,就把陆家之前送的聘礼全部归还给陆家。

*

?连着好几天下了好大的雨,阳光,已是好久不见。

卓亦凡开着一辆超跑把萧晓晓送到了S大的门口,银色的名牌跑车停在门口,引起不少校门口的学生的瞩目。

萧晓晓抱着卓亦凡的手臂,撒娇般的语气,“老公,我不想和你分开。”

卓亦凡一脸的温柔,“好了,乖,晚上我过来接你,然后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萧晓晓不情不愿的拿过包包,“好吧,那我走了。”在她转身之际,他又一把把人拉回了怀里,把萧晓晓吻得脑袋昏沉沉的,引得她脸红心跳。

萧晓晓大概就是吃他这霸道总裁的范。

等把萧晓晓走远,他才整了整衣服,在他人的视线里回到车内。

这时,她放在车里的手机响起了起来,他目光沉沉的看着手机里的来电显示——温月欣,眼里尽是不耐烦,随手就挂掉了,继而把这个号码给拉近黑名单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